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6)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6)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6)     

重生之世家子弟227 敲一記悶棍

陸景送了何叔叔離開。羅女士做了幾樣小菜從家里送過來,讓陸景再去醫院的食堂里面打了米飯、韭菜炒雞蛋、青椒肉絲,一家人在特護病房吃著飯。
  陸景夾著絲瓜吃著,“媽,你手藝越來越好了。”羅女士笑瞇瞇的道:“不是我手藝好了,是你拍馬屁的水平越來越好了。”
  “咳。”陸景差點嗆到,緩了口氣,“媽,你等我把飯咽下去再說吧。”老頭子坐在床頭笑著道:“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羅師長明察秋毫嘛。”
  羅女士放下碗,揉著眼睛說道:“行了,用不著你們爺倆變著法哄我開心。”
  陸景拍羅女士的馬屁純屬習慣使然。把老媽哄好了才有福利啊。老頭子那話才是明顯是哄人開心。
  羅女士昨天拿到老頭子最終的檢查結果,歡喜的哭了大半夜。不說頑疾盡去,但是至少身體沒有什么大礙,精心保養之下,和正常的老人沒什么區別。
  陸景昨天知道結果時也是心情大好,第一時間打電話給大哥匯報了結果。
  吃著飯,老頭子說道:“小何準備去嶺南省任職,過來和我聊一聊。”陸景忙把嘴里的米飯咽下問道:“什么位置?”
  “省長。嶺南是‘兵家必爭之地’啊。”
  羅女士說道:“行了,你好好養病。不要費腦子想事情,閑得慌讓你兒子賠你下棋。”
  老頭子連忙不說這個,轉而說起奇談軼事。陸景也不好問。吃了飯出來,陸景給大哥打了一個電話才算是知道詳情。何叔叔調任嶺南。而楊修武調任建業市市長。部|委里面幾個一貫由靠近江南系的干部出任的位置全部換人。
  嶺南歷來是政治版圖的必爭之地,但是歷來又是事故頻發之地。從來沒有哪一派系能讓這個經濟重省發出統一的聲音。何叔叔想要坐穩位置何其之難。
  倒是楊修武的位置極為不錯。蘇江省是秦系和江南系半分天下,他在那里估計很難受到真正強有力的挑戰。
  或許他選擇的是一條平穩之路。仕途坦蕩,大路通天。但是相比于大哥的荊棘之路他無疑會遜色很多。只要大哥能浮上來,且看看江南系的干部們會倒向誰?
  陸景腦子轉了一下,他倒是有件事情可以和何叔叔聊聊,助他一臂之力。
  …
  咖啡館里叮咚的輕音樂連續的響著,營造著一個舒適的午后下午茶氛圍。
  葉文俊打量著自己這個古典韻味十足的侄女,確實是美貌無雙,國色天香。當初用她聯姻白家真是一個錯誤的決定。誰能想到盛極一時的白家會在一樁走|私案后灰飛煙滅。不過話又說回來了,真正的頂尖家族也不會和他們葉家這樣的商人世家來聯姻。
  現在葉家不得不尋求新的政治力量來依靠。本來大哥想讓她回蘇江省陪陪蘇城的魏書記。但是想不到她居然有勇氣拒絕家里的安排。
  “小四,現在過得怎么樣?”
  葉妍拿著手里的英文版《自然哲學之數學原理》隨意的翻了翻,“還行。”她最近在燕大旁聽經濟學的課程。日子枯燥而又充實,仿佛又回到了年輕時在英國女校里面求學的日子。
  葉文俊笑了笑,低頭喝著咖啡,指著她手里的書,“怎么想著重溫高中時的物理課程?”
  葉妍姿態優雅的把書本放下,露出神往的神色:“里面還有哲學部分。高中的時候不覺得,現在才有些感觸。二叔。有話你直說吧,我能幫上忙自然會幫,不想幫你也拿我沒辦法。”
  葉文俊搖了搖頭,“你啊。這個脾氣要改改。女人的脾氣不能太硬。”你在京城這么久,對新虹百合和天藍國際的商業競爭怎么看?”
  葉妍喝了口咖啡,輕聲說道:“我覺得這更像是一場游戲。我認為陸景要是愿意可以隨時摧毀天藍國際。”
  葉文俊從來沒想到葉妍會給出這么一個答案。這根本就不像一個正常的結論。天藍國際每年的利稅不少。怎么可能被一個世家子弟摧毀。就算陸景如今名頭正盛那又怎么樣?商場、政壇的險惡風波他見識過嗎?
  “沒那么簡單。咱們國家的商人分三種。第一等的是官|商,一身榮辱盡系于政治勢力的興衰。所獲得的收益最為豐厚。第二等的是半官半商。游走在各路勢力之間。因為與政治勢力結合的不緊密,不會受到**太大的影響。第三等的是純商。做的是產品和市場。按規矩辦事,該拜的菩薩和小鬼一個不拉。他們不沾政治勢力的邊。當然大部分人是想燒香找不到廟門。
  照我看,天藍國際就是半官半商,陸景想要一下子打垮天藍國際是不可能的。”
  葉妍喝著咖啡沒有爭論。但是也不服氣。葉強文昨天打電話邀請她來赴約時說劉松被陸景打了一記悶棍,很有可能近期要出國避避風頭。
  由此可見她的判斷未必有錯。
  葉文俊來見侄女自然不是為了和她爭論什么,“我聽小六說你和陸景的關系還不錯。景華通信公司打算怎么進入手機制造行業?”
  葉妍就知道他精明無比的二叔不會無事來找她,前面打了半天的溫情牌不過是要套取情報,只是她對景華通信的事情了解的也不多,況且這種核心的機密她怎么可能知道?
  “我最近在讀書,不清楚這件事。”
  葉文俊深深的看了葉妍一眼。要求郵電|部放開國內資本進入手機行業限制的企業越來越多。葉家也想進入這一領域。恒躍集團從事電子商貿、電子產品代理多年,深知這里面的利潤有多高。
  他想借鑒陸景的公關路線。在兩眼摸黑的情況下他先要搞清楚郵電|部里面那些人是贊成放開這個口子的,然后才好實施公關。
  從報紙上景華通信公司的報道可以推測出來。景華通信一定會積極的推動這件事。具備了研制實力之后首要目標當然是投入生產把研發經費賺回來,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
  當然。景華通信自吹自擂的“研制實力”里面有多少水分就不得而知了。
  葉文俊笑的很和藹:“恩,不清楚是正常的。但是。你可以嘗試著了解。你不是一直想著兌現你在家族基金里面的股份嗎?這是一百萬,你先拿著。事情做好之后,我會幫你把那剩下的九百萬兌現出來。”
  葉文俊很隨意的從手包里拿出支票本添了一個數字壓在桌上遞給葉妍。
  葉妍的呼吸變得有些急促,拿起咖啡慢慢的喝著。午后的陽光透過窗戶照在她臉上有著一絲緋紅。
  “我考慮考慮。”葉妍不敢再看那支票一眼,她怕她會忍不住拿起來。但是她二叔的錢哪里是那么好拿的。她要仔細的思考一下,不要進了什么圈套。
  葉文俊看著葉妍離去的背影皺了皺眉頭,看不出來落魄之下的侄女居然能拒絕一千萬的誘惑,這和兒子提供給他的資料完全不符。
  要知道她在京城到現在都還沒有買一輛代步的工具,由此可見她經濟的窘迫狀況。一個習慣了開車、坐車的人突然去坐出租車。迫使她這樣改變生活習慣的原因除了經濟出現問題外還有什么?
  看來,接下來還是要和董坤明接觸啊。龍盛國際的資金鏈出了點問題,他們有意出售手中天藍國際的股份。葉家如果出面購買一部分天藍國際的股票。想來他會賣力的打聽消息吧?
  …
  黃鴻奇欣賞著正在小口吃著皮蛋瘦肉粥的莫心藍,美人吃飯實在是難得美景。
  昌湖茶餐廳是西單這里最有名的港式餐廳,提供各式港式風味的食物,味道醇正。
  黃鴻奇微笑著道:“心藍,你覺得景華通信拿到手機行業準入證的概率有多大?如果他們真的拿到一張手機行業準入證,我借給他的兩千萬美金就是幫了他的大忙。”
  莫心藍抽出紙巾擦了擦嘴,笑著道:“我認為概率不大。景華通信所謂的研制實力也就騙騙外行。我找人咨詢過,他們拿出來的應付市調查組的專利都是電路上很簡單的實用型專利。蒙不住郵電|部的專家。再一個他們私營企業的身份很成問題。郵電|部的主流聲音依然是認為開放手機行業會破壞國家|信|息安全。國有企業會是首選。
  陸景需要耗費大量的精力去公關,而且未必能通過。更重要的是,郵電|部的方部長可能會對他有看法。我聽嚴景銘說他得罪了方部長的孫女。”
  說著嬌笑道:“黃董不是和方部長有些交情嗎?黃董可以和方部長交流交流。”
  莫心藍用食指和中指捻起一塊臘味羅卜糕。神態輕松的咬著。她看得出來黃鴻奇的擔心。如果景華通信獲準進入手機行業,以手機行業的暴利償還經她的手借貸出的2億元人民幣的貸款利息輕而易舉。黃鴻奇和她謀劃的利用貸款利息拖垮景華通信的想法就會破產。
  但是對付陸景不能急于一時,要等待機會。陸景要資金有資金。開創的商業模式又沒有明顯的缺陷,很難在短期內將他壓下去。只能等待著他自己主動犯錯。
  這次狙擊景華通信拿到手機行業準入證的事情,她也只能出出主意。在這方面的資源她極為欠缺。特別是在劉松準備離開京城的時候。沒了這根紐帶她很難利用到劉家的政治資源。
  她現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香港樓市在六月下旬出現了崩盤的跡象,龍盛國際大批資金被套正在了香港樓市,資金鏈吃緊。
  這是她繼續增加對天藍國際控制力的好機會。龍盛國際持有天藍國際26.35%的股份,而她持有天藍國際42%的股份,只要吃下9%的股份,她將獲得絕對控股權。
  獲得絕對控股權之后,她才能大刀闊斧的改革目前天藍國際內部的問題。
  只是不主動和那個難纏的對手交鋒心里怎么隱隱的有一絲輕松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