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226 當前的形勢

陸景和周復生自然沒有協議,但是有默契。十萬支手機的代工訂單幾乎占到此時諾基亞在中國代工訂單的五分之一。
  周復生能繼續在諾基亞中國總裁位置上任職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為陸景通過景和電子給他提供了詳細的市場分析數據。這是他下定決心以及打動諾基亞總部的關鍵。
  摩托羅拉已顯頹勢,而愛立信售后弊端重重。他只要再堅持下去定可看到諾基亞走上中國區銷售冠軍的寶座。
  所以在他的職權范圍內再給景華通信一份十萬支手機的訂單完全是在情理之中。何況此前景華通信已經和諾基亞有過一次合作五萬支手機訂單的合作。
  至于景華通信要做手機制造商的消息周復生自然也知道,但是景華通信的研發體系是基于西門子的芯片與諾基亞沒有關系。
  或許能培育出一家國產廠商,或許不能。最后的結果誰都說不準。反正周復生是不看好景華通信這個才成立一年的公司。技術門檻不是那么好進的。
  “這次去江州有什么交代我的?”陳笑拿著高腳的玻璃杯子輕抿著紅酒。從客廳里看著外朦朧的夜色,覺得夜色靜謐,月亮的清輝灑在陽臺上,帶著夏夜的清涼感。
  陸景把筆記本電腦一推,舒服的靠在實木椅子上,雙手靠在腦后,笑著道:“你怎么不問我怎么去說服郵電_部。”
  陳笑眼睛笑得如同月牙,“我相信你唄。”說著,笑道:“你家里不是能量很大嗎?”
  陸景搖了搖頭。他原計劃是找聯信、華移、建業熊貓三家談貼牌生產的事情,積累一定的經驗在九八年再進入手機行業。但是突然間他拿到了大筆貸款,并且手機研發也很順利,同時還有謝晉文的渠道可以利用,他的想法也隨之改變,為什么不能在第一批手機行業準入證的時候進入呢?
  但是就目前這個半吊子研發產品,讓叔伯們介入進來幫忙說話有點不太合適。只能是走迂回路線。
  郵電_部黨組成員一共8名成員,除了方部長一共還有四名副部長。在這件事情上還有一名總工程師有發言權。
  最理想的情況是爭取方部長的支持。但是陸景內心里面并不覺得這一方案能成功。當然該做的工作也要做,至少不能讓方部長反對。
  他的想法是首先搞定郵電_部的兩位副_部長,讓他們幫忙同意景華通信進入手機制造行業。
  在景華通信已經具備自己制造數字手機的技術前提下,只要沒有強有力的反對者,有兩名副部長的支持拿下一張準入證應該不會有問題。
  “公關工作我來做。手機試產的事情,你盡安排江州那邊處理。”陸景站起來說道。現在已經是六月下旬,部_委的人事基本確定,不會出現大的變動。
  陳笑點了點頭,江州的事情不會有問題。陸景笑著將小美女抱到懷里,指著她的紅酒杯子道:“喂我一口。”
  “這怎么喝?”陳笑將杯子遞到他嘴邊。陸景壞笑著搖頭,“不是這樣,用嘴。”
  “虧你想得出來。”陳笑嬌嗔站起來,在他耳朵上揪了一記,不過最后賴不過,不得不屈從陸景的意思。
  陸景吮吸著她嬌艷地紅唇,裹噬她的香舌。將手伸進陳笑的底褲里,撫摸她地臀肉,手指在她大腿根部的細肉輕揉著。
  陳笑只感覺要被融化了一般,臀下的肌肉用力收了一下。****卻溢出晶瑩的玉露。嘴里喘氣著,沒多久就這樣泄了一次。
  洗過澡后,陳笑連忙返回家中休息。她可不敢再呆在這兒,否則定會被陸景吃了。
  香格里拉酒店的一間包廂內,陸景請胡紅軍吃飯。“你啊,叫我說你什么好?”胡紅軍哭笑不得的喝了一口酒,吃著五元神仙雞。雞肉鮮嫩可口,可以增強元氣。但是他吃在嘴里卻是很不得味。
  陸景借市局的饒副局長的手把西山那邊地下賽車的盤子給砸了。在外界看來這事是他胡紅軍做的。至于理由誰tm知道。
  陸景嘿笑道:“我這不是在給胡哥賠罪嗎?我敬你一個。”他和饒副局長聊了幾句西山地下賽車賭錢的盛況。饒副局長果斷出手拿下了這份屬于他的政績。
  饒副局長肯出手自然不會是因為陸景幾句廢話說動了他。而是因為這確實是一份政績,他不拿白不拿。況且陸景的話風里面透漏袁市長對此事很關注。
  景華通信涉嫌欺騙貸款的案子雖然沒有撼動馬市長的位置,但是最近他的聲音越發的弱了。市里面有傳言馬市長即將去職。接任者呼聲最高的自然是常務副市長李市長,而年富力強的袁市長想來也會順勢再小升一格。
  饒副局長有意往袁市長這座碼頭靠一靠。雖然各自背后都有大圈子,但是具體到京城市里面,各自又有小圈子。畢竟縣官不如現管,等袁市長升任常務副市長,他
  當然也能管到公_安局頭上。
  胡紅軍嘆著氣把杯中的酒干了,砸砸嘴說道:“我還以為你要用饒副局長的關系說服小芷,哪里想到你是搞這個名堂。”他要說有多么生氣也說不上。否則就不會來這兒赴宴了。只是心里難免有些想法。
  陸景剝著蝦殼,笑道:“胡哥,你要是知道地下賽車后面是誰罩著的,肯定就不會怪我。”
  “誰?這種事要擔很大責任的。”
  陸景喝了一口酒,“劉松。他不直接干預,但是他收地下賽車幕后人的錢。”
  “靠!我說呢。”胡紅軍一拍大腿。陸景搞劉家需要理由嗎?完全不需要。如果真的需要可以從他父親和劉老的恩怨細數,再加上他哥和劉衛家的恩怨。
  胡紅軍哈哈笑道:“你小子的了便宜要我替你背黑鍋。”又好奇的問道:“這事都能被你查到?”
  “蔣鴻哲泄露出來的。”這事是從夏思雨的口中說出來的。陸景前幾天找夏慶平談董家的事情時,夏思雨隨口說的消息。蔣鴻哲以前在她面前吹牛可以操控堵盤,被她套出了話頭。
  “那sb。”胡紅軍不屑的說道。他完全是出于前輩公子哥看不慣后輩公子哥的角度說了這么一句。
  “小芷這幾天不在京城?”
  陸景點了點頭,“去香港參加一個選角去了。放心,誤不了你的事情。她回來肯定絕口不提當明星的事情。后天她就會回來。”
  趙清芷這幾天在天辰娛樂的安排下練習舞蹈、表演,苦不堪言。這次送到香港去是進一步打擊她的自信心。選角不是說長得漂亮就可以選上。
  陸景完全有把握讓她心中三分鐘的熱度冷下來。回頭再給她許幾個好處,保管她絕口不提明星的事兒。到時候就輪到她爸兌現承諾了。
  胡紅軍笑道:“你辦事我放心啊。呵呵,我朋友昨天來京城了,你要不要見見?很有意思的一個人。”
  “行啊。晚上去漢宮廷,我請客。”
  胡紅軍的朋友叫邱尚斌,三十八歲,方臉,眼睛炯炯有神。他是遼北某市的副市長。
  “我對陸公子仰慕已久,今天得緣一見,真是幸會。”邱尚斌滿臉春風的伸出手。
  陸景笑著同他握手。也沒有叫這里的特色服務,請了幾個宮裝女樂師演奏古典音樂。
  天南地北的聊著天,陸景發現邱尚斌這個人不簡單。他是那種說話每一句都會經過腦子的人物,反應迅捷,見識很廣。他能在三十八歲做到副市長的位置確實有些真本事。
  從胡紅軍對他的態度就可以推斷他在胡紅軍身上花費了大量的精力并且博取到了胡紅軍對他的好感。
  只是不知道他這次求趙教授什么什么事?
  邱尚斌也在觀察著對面長案處的陸景。他感覺到這個青年似乎有些難以琢磨。這個年紀的男人很少有不好色的,但是他眼睛雖然看著樂師們曼妙的身材,但是卻沒有那種據為己有的意思。說起風花雪月來卻頭頭是道,一看便知是個中老手。
  他的思想很成熟,談吐沉穩,善于傾聽。真是不容小覷的一位人物。
  出了漢宮廷,陸景告辭離去。胡紅軍得意的拍了一下邱尚斌的肩膀,“我表弟怎么樣?”
  邱尚斌笑著給他一支煙,“京師人物的風流人物非我這些小地方來的人可比啊。呵呵。”
  胡紅軍嘿嘿一笑,“你想讀趙叔叔的研究生估計沒問題。不要急。我有事情先走了。”昨晚那個市臺女主播的滋味真是**。他現在趕著去約會地點。
  “明天再找地方喝酒。”邱尚斌笑著點點頭,送胡紅軍離去。夜色之中他的眼睛瞇了瞇。看來昨晚帶來的那個市臺女主播很對胡紅軍的胃口。
  只要拜在了趙教授門下,才能獲得近一步的政治資源啊。犧牲個把女人所謂。他早就打聽好了,遼北省內某位強力人物就和趙教授有同門之誼。
  老頭子的身體恢復得很不錯,陸景走進病房時,正好碰到何叔叔來看他。
  “何叔叔好!”陸景笑著打了個招呼,把手里的塑料袋放到茶幾上。一股清香飄了出來。
  何其賢笑道:“什么東西這么香?司令,你要是在錦園別墅住著,小景恐怕都不會每天帶著好吃的來看你吧?”
  老頭子呵呵笑道:“這倒是句公道話。平常哪里見得著他的人影。”
  “江南魚鄉飯店的清蒸桂魚。”陸景笑著道。他每天都過來看老頭子。昨天他提了一句想吃魚,今天特意繞過去買來。
  何其賢點了點頭,心里對陸景極為滿意。百善孝為先,如果對自己的父母都不孝順,那對其他人可想而知,又有幾分是真心實意呢?
  病房里不便待客,眼看到了飯點,閑聊幾句,就起身告辭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