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225 趕蒼蠅

趙清芷神色興奮的看著一個個歌星、演員走到自己面前在藍色封皮的筆記本上龍飛鳳舞的簽上名字。
  王燦和夏思雨看著燈光下坐著的趙清芷鼻子上開始冒汗,笑著道:“你要不要也過去,看情況是陸景把這些腕兒都搞定了。”
  夏思雨挽著他的手臂說道:“嘻嘻,你沒看清芷簽了兩份嗎?她肯定會送一份給我。哦,晚瑤人呢?”
  王燦看了一會指著左后方說道:“喏,在那里。”
  “咯咯,原來在泡帥哥呢。”一個長相帥氣的男子正在和她搭話。
  劉有朋吹噓了好一會還不見眼前這個小美人有反應,就說道:“一晚上五千怎么樣?”
  美人痣笑盈盈的說道:“我出五千,你今晚陪著我怎么樣?”
  “什么?”劉有朋愣了楞,“小姐,你開玩笑吧?”
  “一萬!”
  劉有朋吞了口唾沫,打量著小美人。陪這個小美人一晚上也不是不可以考慮,雖然有點傷自尊,但是怎么都是自己占便宜。人財兩得啊。當然沒有錢也不要緊。
  美人痣咯咯嬌笑著往趙清芷那兒走去。劉有朋看著她豐翹的臀部曲線咽了口口水,跟著追了過去。
  找人簽名和被別人排隊簽名完全是兩種不同的感受。連續拿到十幾個簽名,趙清芷的興奮勁兒慢慢的緩了下來,繼而有感覺有些無趣。這么多面孔在她面前晃著,再加上龍飛鳳舞的簽名,她都不認得誰是誰了。
  畢竟她加入追星族的時間有限。
  羅華帶著意興闌珊的趙清芷、美人痣走過來,身后還跟著一個男子喋喋不休的說著什么。劉有朋看到陸景的時候臉有點發白。他對這張臉可是熟悉的很。
  本來他都搭上了方淺語的線,有望進一步發展,哪里想到自那晚惹了這個人之后,方淺語就再也不理會他。而且他在公司的境遇變得不太好。以前別人聽說他是方淺語的同學,總會給他幾分面子。現在卻是無人理會他。
  這讓才出道的他頗為難受。
  “陸少。”劉有朋看到陸景微笑著看過來,腿肚子有點抽筋。這種人對著你笑未必就是對你有好感。
  陸景問美人痣:“怎么回事?”
  美人痣扶著趙清芷的肩膀笑道:“我說我出一萬塊包他一晚上,他真信了,跟在我身后啰嗦呢。”
  夏思雨抱著她們倆笑起來。這種小白臉真是丟人。
  陸景揮手讓劉有朋滾蛋,想不到現在小女孩都這么瘋,“走吧,這種酒會沒什么意思。”
  王燦落在后面問羅華這個排場怎么弄出來的。羅華笑著道:“我和”邱中意的副手談了一下,我付給他五萬,并付給他的公司二十萬,讓今天在場的明星們滿足一個粉絲簽名的愿望而已。”
  王燦笑著搖頭,猜不透陸景的用意,搞不懂陸景為趙清芷花費心思是為了什么?照他的看法,想去當明星的女孩多半都有些虛弱心。這病得治。
  拿了車送小女孩們回家,看著車窗外的飛速倒退的霓虹大廈,陸景側身對趙清芷道:“唐悅明天來接你去參加明星的培訓。歌星、影星、電視劇明星自己挑。他有一家娛樂公司,可以幫你聯系到培訓的老師。做的好了還有機會推薦你去演出。”
  “啊?”趙清芷吃驚的張著小嘴,“真的假的?我爸能同意我不去上學?”
  “我會說服你爸的。”
  “噢耶!”趙清芷尖叫一聲,抱著美人痣大叫。美人痣在她臉上掐了一把,“看你那沒出息的樣子。剛才那么多明星給你簽名你還沒看出問題來啊?”
  趙清芷把頭靠在她肩膀上,笑道:“當然看出來了。很無聊。不過他們都聽陸二哥的話很正常啊。”
  “得了吧,哪點正常了?大叔不就是幫你進入一家娛樂公司嗎?你至于這樣崇拜他嗎?”
  “哼,那你是不知道我爸又多么的頑固。”
  陸景笑著搖頭。他自然不會是真給趙清芷進入演藝圈的機會,不過是假戲真做讓她見識見識。從她的性子就看得出來,她恐怕還是好奇的成分居多。也不知道蔣鴻哲給她描述了一個什么樣的世界,但是等她親眼看到,親自體會到了就會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
  這就像大家讀著“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的句子毫無感覺,但是在夏天的烈日暴曬之下呆在麥田里幾個小時很自然就能深刻體會到這句話的含義。
  送了趙清芷回家,陸景問美人痣,“你住哪兒?我送你回去。”
  美人痣淺笑道:“你把我放在燕大門口,那兒有車接我回去。”陸景笑道:“行啊。說起來也見過你兩次了,你叫什么名字?”
  美人痣靠在車后背上,“大叔,你打算泡我嗎?搭訕可不是你這樣的。”
  陸景失笑著摸摸鼻子。她們這三個女孩除了趙清芷有點呆以外,夏思雨、美人痣都有些精靈古怪。
  趙清芷被家里管得太嚴,以至于她的青春叛逆期都延遲到十七歲才爆發。
  曾紅英將車穩穩的停在燕大門口。美人痣下車時,用手指壓著精致的臉蛋笑兮兮的道:“算了,我還是告訴你吧,省得你對我魂牽夢繞。”
  陸景笑道:“你不說,我一會打電話問小芷你猜她會告訴我嗎?”
  “就知道你會這樣。”美人痣打開車門,“你就不能裝得笨一點嗎?記住了,我叫董晚瑤。”
  陸景眼睛瞇了一下,看到她下車之后坐進一輛白色的瑪莎拉蒂里消失在夜幕中。居然是她,董坤明的女兒。陸景忽而明白董坤明與夏家的關系,這一層關系瓦解起來似乎很簡單。改天找夏慶平談一談就行。
  看來,要吃下龍盛國際的關鍵還在于李家。就是不知道李家和董坤明接觸的是誰?或許從李慕清那兒能探出一點口風來。
  九點鐘的夜晚在京城不算晚,紫竹大道上車流穿梭不息。曾紅英將陸景送到了佳達花園的地下停車場里。
  陸景問道:“曾姐,我是不是一個壞人?”他知道曾紅英多半不會回答他,繼續道:“小女孩一口一個大叔的喊得多親熱,我卻背地里要設計她的父兄。要是她家道中落的話,她恐怕會很失落。剛才那輛豪車多半也要賣掉。呼。我算不算毀掉了她的生活?”
  “我從來沒覺得你是好人。”曾紅英意外的回答道,“你要是不愿意做,誰能逼著你做?貓哭耗子假慈悲。”
  “嘿嘿,敵人里面也有好人嘛。有點感嘆。”陸景摸了摸鼻子,“再說,我沒覺得我是貓啊。就算我是貓,還不知道有多少狗、豹子、熊、獅子、狼、老虎比我厲害。”
  解開安全帶,陸景揮手和曾紅英道別。曾紅英沒理他,倒是覺得他這人也不算壞到骨子里去,還算有一絲良心。
  她不知道董坤城和董坤明的恩怨,否則絕對不會這樣認為。這是超出了對錯范圍的恩怨。陸景肯定是選擇幫董坤城—他的合作伙伴。
  “笑笑。”屋子里沒有開燈,陸景喊了一聲。剛才通過電話知道她在這兒。
  景華通信在京城這邊的事情已經了結,她準備明天前往江州統籌大局。長期依靠一個協調小組管控幾億資金的流動肯定不行。
  陸景打開燈,看到陳笑坐在客廳窗戶邊的一角,頭發盤起來,靜坐在那里,聽到陸景喊她,回頭露出一絲俏皮的笑意,異常的迷人。
  她穿著白色通勤中腰綢緞連衣裙,裙子上印著幾朵黑色的圖案,裙擺只到她大腿的一般,露出的半截大腿圓潤、嬌嫩。
  她的腿圓潤纖細,與張漓豐腴修長不同,與關寧的圓潤筆直相似,很有些動人。
  “干嘛不開燈?”陸景走到白色的低背沙發后,貼著她的俏臉,鼻間立刻聞到她身上的幽香。她挽了一個優雅的發髻,白皙的耳垂上帶著兩粒耳墜,更增職場麗人的氣質。
  “想問題呢。”陳笑向后仰著頭,奉上香吻。陸景抱著她坐在沙發里,手握著她胸前的乳峰,聽她說著最新的情況。
  “西門子的訂單丟掉了。雖然沒說什么原因,但是我們都知道是因為景華通信打算做手機的消息泄露出去的緣故。他們不可能去培養一個競爭對手。哪怕這個對手還是螞蟻般大小。
  諾基亞那邊還沒有消息,我正發愁著怎么辦?郵電_部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才會放開資本進入手機行業的缺口。
  沒有了代工訂單,我們的虧損會很大。特別是現在江州那邊全力開工。研發大樓已經破土動工近兩個月了。電子加工廠的三期廠基本快完成,設備正在由呂浩進購置。我們的產能擴大,但是訂單卻跟不上。”
  陸景笑著道:“形勢沒那么嚴峻。資金目前剛剛夠目前的項目。等著,我給你看一樣東西。”陸景去臥室里拿了筆記本出來,連上網線,打開電子郵箱,挑出其中的一封郵件給陳笑看,“周復生同意再給我們十萬支手機的訂單。”
  “哦。”陳笑欣喜的笑道:“你不早點告訴我。你和他是不是有什么協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