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224 手術成功

“王燦這個工作真爽,泡妞工作兩不誤。能想出這么個點子真是有才。”羅華羨慕的看著貨架邊正在拿著女生一只手給她講護膚理論的王燦。
  那個臉上有細微雀斑的嬌小女生兩眼冒光的和王燦說話,也不知道是被王燦描述得美容前景所吸引,還是被一身得體休閑裝打扮的王燦所吸引。
  這家店面只有五十來個平米,長長的擺著三排齊人高的貨架。貨架上放著可自由選購的美容護膚品。有專門的導購員來介紹相關護膚品的使用方法、注意事項、組合搭配。導購員清一色的白襯衣、黑套裙,打扮的很職業。
  裝修考究精致的環境,琳瑯滿目的商品,舒緩的音樂,讓小店的購物環境極為舒適。不時的有吃過晚飯的女孩推開玻璃門進來看看。
  陸景和唐悅兩個坐在柜臺后面,看著前來收銀臺付款的女生或者男生,有一搭沒一搭的閑聊。
  “有個工作比這個適合,你愿不愿意干?”陸景笑著道。
  羅華趴在柜臺上側身問道:“什么工作?”
  “男性按摩師,或者夜店領班。也是泡妞工作兩不誤。”
  收銀臺的女收銀員低頭吃吃笑起來。羅華笑罵道:“日,你這不是耍我嗎?”
  說話間,三個容貌出色的小美人穿著顏色不一的連衣裙聯袂走進來。王燦對雀斑女生說道:“我女朋友來了,下次我們在繼續聊。我推薦我們店里的最好的美容師繼續給你介紹最產品的功能怎么樣?”
  雀斑女生把手中的爽膚水放到貨架上,略帶羞澀的道:“不用了,我下次再來找你。”
  唐悅指著走出去的雀斑女生問陸景,“你說如果她剛才要求在臉上試用一下護膚品,王燦會不會幫她抹點?”
  陸景笑著道:“這我哪知道?要不你把王燦喊過來問一下。”
  羅華對笑個不停的收銀員小妹道:“他們兩個的賣相與齷蹉的內心成反比,唯有我還是燕大純潔的大四學生。你叫什么名字?”
  收銀員小妹翹起嘴唇而笑,很有些清秀的味道,聽到羅華貶低旁邊兩個看起來與眾不同的青年,笑容很盛,卻不料他話風一轉,要不是王店長走過來差點就下意識的說出自己的名字。
  夏思雨笑著給陸景幾人打招呼,眨著眼睛問道:“陸景哥,你今天怎么想著約蔣鴻哲見面。你不是挺討厭他的嗎?”
  陸景笑道:“一會你就知道了。蔣鴻哲最近和你們聯系沒有?”
  “清芷,那個小帥哥最近給你打電話沒有?我最近沒有理他。”夏思雨說道。
  一行人說著話走向店面外。王燦落在后面交代店里面的事情。
  趙清芷氣呼呼的白了夏思雨一眼,“都是你招蜂引蝶,怎么賴到我頭上來,我知道他是誰啊?”
  夏思雨笑著反駁道:“切-,也不知道誰被他說動了一天到晚做著明星夢呢?”
  唐悅和羅華走在另個女孩的旁邊。夜里星輝散落,十六的月亮如同圓盤在陰云里若隱若現。大學生們三三兩兩的從身邊走過。
  唐悅知道事情的經過。陸景委托他去查趙清芷的事情時,很容易就發現年后蔣鴻哲經常來找她和夏思雨玩。
  不過就夏思雨那機靈勁兒,誰糊弄誰還真說不準。
  “大叔,你混得貌似不錯哦?聽說你給清芷買了一部手機。”三個女孩中有一個就是陸景去年在夏思雨生日時見到的美人痣。那天晚上他和李菲菲正式決裂,對美人痣倒也印象深刻。
  她穿著杏色吊帶碎花連衣裙,白色的格披肩搭在圓潤的肩頭。她個子高挑修長,嘴角有一粒美人痣,青春氣息未脫,又別有一股風韻,十足十的美人胚子。
  陸景摸著自己下巴淺淺的胡茬,笑道:“我有那么老嗎?手機只是借給她用幾天而已。”給趙清芷弄一部手機只是為了方便聯系而已。要想打消她的念頭把她關在學校里面可不行。
  一行人笑著拿車前往香湖大廈。趙清芷和美人痣坐在陸景的車里。
  趙清芷不知道陸景打的什么主意,說道:“陸二哥,你到底打著什么主意啊,憋得我心里七上八下的。”
  “不用多想,待會你就知道了。”陸景笑了一下。要改變趙清芷的想法,首先酒要將蒼蠅從她身邊趕走。否則老是有蒼蠅在干擾她的判斷,講了道理也白講。
  蔣鴻哲就是蒼蠅。
  星光傳媒集團今天在香湖大廈舉辦一個小型的酒會。唐悅雖然是才進入娛樂行業的人,但是以他能量搞到幾張入場券不是問題。
  酒會現場燈光陸離,隨處可見俊男靚女。這是一次小型的交際酒會,幾人的打扮不算起眼,也不算失禮。
  王燦帶著夏思雨走入酒會里面,而羅華則是陪著美人痣走入酒會里面。
  趙清芷嘟嘴道:“陸二哥,你留我在這兒干
  嘛?我也要去玩。我看到幾個明星了。”
  陸景眼睛掃了一眼,沒看到蔣鴻哲。蔣鴻哲的叔叔和嚴家走得很近。而星光傳媒集團背后的方家是與嚴家有親戚關系。所以約在這兒見面不怕蔣鴻哲那小子不來。
  “等見過蔣鴻哲之后再去。放心,我一定會幫你拿到簽名。”
  “哦。”趙清芷點了點頭,眼睛一亮指著走過來的蔣鴻哲說道:“陸二哥,他過來了。真是慢,耽擱我的時間。”
  蔣鴻哲在陸景進入大廳時就看到了他,看到趙清芷也在,當即走了過來。先對趙清芷笑了笑,然后說道:“有什么事可以說了吧?”陸景約他見面并沒有說什么事情。
  陸景招手讓侍者送了三杯紅酒過來,微微抿了一口,“我聽說你對小芷有意思?”
  蔣鴻哲愣了一下,倒沒想到陸景說話這么直接,想了想,說道:“沒有。”陸景是趙清芷的表哥,這種事不能在陸景面前承認。他又沒有打算老老實實的處朋友,不過見趙清芷漂亮罷了。
  “怎么?我們家小芷不漂亮,性格不好,還是哪一點不和你的意?”
  唐悅聽得想笑,偷偷的把襯衣里的錄音筆打開。趙清芷聽著這話不對味兒,怎么陸二哥在推銷她。可是蔣鴻哲雖然平時甜言蜜語,但是自己還沒有想好和他處朋友啊?再說,老爸知道了不得打死自己。
  蔣鴻哲臉皮抽了一下,“你好像不是趙清芷的監護人吧?”
  陸景冷笑著看了他一眼,“多余的話就不消說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從今天起你離小芷遠一點。否則,官司打到蔣書記面前去你也不占理吧?”
  “憑什么?”蔣鴻哲不滿的說道,“你還不能替清芷決定吧?”
  “哦?你剛才說你對小芷沒有意思,你天天找她玩是什么意思,欺騙她的感情?”
  “我們是朋友,不行嗎?”蔣鴻哲譏笑道。
  “你說呢,小芷?”陸景喝著酒問趙清芷。趙清芷撇嘴道:“誰和你是朋友?是你糾纏我的。”她已經十七歲了,基本的判斷能力還是有。
  陸景眼睛驟然變冷,盯著蔣鴻哲:“蔣鴻哲,我不管你平常怎么泡妞、玩女人,但是小芷是我表妹,如果我再發現你糾纏她,你會知道后果。”
  蔣鴻哲雖然也不愿意服軟,但是嚴景銘都被陸景搞得要出國留學。他心里還是有一絲畏懼。圈子里的人都在說陸二少是個陰險狡詐的人物。特別是他知道陸景彪炳的戰績。劉老的孫子劉小山每次都要被他打的鼻青臉腫。他不認為自己的背景或者身手比劉小山強一些。
  雖然兩人只相隔了兩歲。但是陸景此刻銳利的眼神讓蔣鴻哲極為難受。
  “哼!”蔣鴻哲扭頭就走,心想:“這段時間要避免去找趙清芷才行。”
  陸景笑著對趙清芷說道:“表現不錯啊,小芷。”趙清芷咬著嘴唇道:“我要是談朋友早戀,我媽會不讓我進家門的。陸二哥,剛才我以為你要把我賣了呢。”
  陸景笑道:“當然不會。”見羅華走過來,打了一個手勢。陸景道:“小芷,去那兒坐著。”
  幾個工作人員抬了一張桌子一把椅子走進來。趙清芷疑惑的道:“怎么回事?”
  “讓你享受一回明星的待遇。你坐過去就明白了。羅華,你帶小芷過去。”
  看著兩人走過去,唐悅笑著道:“你什么打算?我看蔣鴻哲不會這么聽話。”
  “對蔣鴻哲這樣的人就要用暴力解決。否則,他不會害怕。他要是不聽勸告,就找人打他一頓。玩弄感情是要看對象的,他要是不明白我不介意叫他明白。”
  唐悅笑道:“這小子第一句話就被你套住。白白浪費我的電池。”說著,關了錄音筆。指著排隊上前給趙清芷簽名的明星說道:“這個排場花了不少錢吧。星光傳媒集團的邱中意是十足的奸商。”
  “我要趙教授幫我說句話,就必須幫他這個忙。景華通信要做手機的消息一出來,正在和西門子談的代工合同立刻停止。我必須要盡讓郵電_部放開對資本進入手機行業的限制。”
  唐悅道:“也不止你一家公司有這樣的想法吧?”
  “恩,華夏移動和聯信都有這個意思。貼牌代工哪有自己做手機來錢。雖然本質上還是貼牌代工。”
  唐悅笑道:“這種事你慢慢頭疼,我懶得考慮。夏思雨她同學是誰?看她進入這里鎮定的表情,我推測是大富之家出來的女孩。”
  “不知道。這只是第二次見面。沒問名字。”陸景笑著抽煙,“明天我就把趙清芷送到你那兒去。就讓她跟著李慕清跑,看看真正在幕后的明星是什么樣子。臺上一分鐘,臺下十年功。有誰是隨便成功的?
  當然,你和李慕清打聲招呼,別吃小姑娘的豆腐。嚇壞了她我沒法向趙教授交代。”
  “沒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