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224 事情定下來了

陸景嘿嘿笑起來,“哥,你不一口氣說話完擺明了就是涮我埃魏源早上晚上沒啥區別。我們多撈‘實地’才是正經的。”
  調任監察|部第二室主任的鄭凌文顯然就是大哥的鐵桿支持者,屬于腦門上刻著一個大大的“陸”字的干部。
  “魏源在部|委的人脈全斷,就算下舒書記下來前給他留了資源,單槍匹馬他也干不出什么成績來。蘇城是個好地方啊,希望他在那里養老。”
  陸江微微一笑,“你這個想法多半要落空,現在執掌蘇江的韓書記與楊家走的近。魏源有很大的概率向楊家靠攏,想要把他壓在蘇城是不可能的。除非我們借助秦系的力量。”
  蘇江省現在是由秦系與江南系主導。
  陸景靠在休息室的長凳之上,太陽光從一個四方口的窗戶里灑進來,“也不一定,現在魏源還只有三十四歲,不可能這么早就灰心喪氣。他怎么說也是江南系一個分支的代表人物,不會那么輕易的就放棄自己的地位。”
  陸江笑了笑,沒有說話。理想與現實之間隔著巨大的鴻溝。魏源如果不務實,等待他的不會是一個好結果。
  “哥,張勝利的事情需要你協調一下。聽說林書記對他有點意見,最好是能把他調出京城市。”這次收獲不少。唯一悲劇的就是張勝利。他的第三室主任的位置屁股還沒坐熱就被調整為副|廳|級巡視員。
  陸江笑著點點頭,“你問問他的想法。急先鋒是有彩頭的。”
  …
  夜色重新籠罩在大地上。湖山路上繁燈點點,驅散著濃郁的夜色。
  湖山路上一處豪不起眼的二層小樓房內,兩個人相對坐在窗邊黃色四方小木桌邊對飲。
  一名清秀的中年男子拿著二錢的小杯滋溜的喝著,“嘿,陸氏兄弟…”
  他對面是一名四十多歲的中年人,方面大耳,很有副相,微笑著道:“他們太急了。這么早就想著把魏源這個緩沖地帶清除掉。急功近利。”
  中年男子拿起白色花瓶形狀的酒瓶給對面的中年人滿上,“這次去組|織部接任有信心吧?”
  中年人笑道:“你給我信心我就有信心。”
  “這話太過了。何部長準備升任嶺南省省|長也不算虧。”中年男子看向窗外遠處發著黃暈的路燈。一輛黑色的奔馳慢慢駛過。
  “你的位置定了沒有?”
  中年男子回過頭,輕笑道:“我去建業。”
  “建業?”中年人呵呵笑起來,夾著花生米愉快的咬著,“你這是等著魏源前來拜訪你啊?”
  “多交朋友少豎敵人。陸氏兄弟還是太年輕,不明白這個道理啊。”中年男子輕松的笑起來。
  …
  解|放軍總醫院的效率很高。第二天就安排了手術。主刀的劉醫生年四十來歲。為多位要員動過手術,是總醫院享受盛譽的醫師。
  天上堆著烏云,一層疊一層,仿佛如山一般壓了下來。完全是暴雨來臨的前兆。手術室外的長凳上羅女士握住陸景的手有些發抖,呢喃道:“怎么還沒出來?”
  老頭子進入手術室已經一個半小時。而在手術前預計的時間只有一個小時。顯然里面出了變故。
  “媽,別擔心。我爸那么多大場面都過來了,今天這點小事對他來說沒問題。”陸景扶著羅女士的手臂沉聲說道。他現在也只能這樣堅定自己的信心。
  羅女士正要說話,天空里突然劃過一道閃電。炸雷一聲,震得人心神搖動。接著,仿佛是天被捅了一個大窟窿似的暴雨傾盆而至。雨滴猶如戰場的子彈噼里啪啦的砸了下來。砸在樓道的邊沿、花壇上、樹木上、防雨棚上,讓人恍如置身那些硝煙彌漫的記憶中。
  十分鐘后,手術室的應急燈變成綠燈。四名護士推著移動病床出來疾步走出。
  羅女士和陸景連忙跟了上去。老頭子臉色蒼白,但是眼神很有力量,里面傳遞著對自己的信心、對羅女士的安慰。等著走廊盡頭休息室里面的親友都涌了出來。大哥和占哥兒跟了上來。
  “手術很成功。休養三天就能確定情況。剩下就是要精心調養。雖然手術采用的是局部麻醉,但還是要盡量控制探訪的人數,讓病人好好的休息。”
  “謝謝你。劉醫生。”陸江微笑著同主刀的劉醫生握手。將老頭子安置在特護病房里面,又一一對前來的親友道謝,送他們離開。
  做完這些,陸江與陸景回到病房中。病房里很安靜,病床前只有羅女士一個默默的坐在那里。靜得如同雕塑。空氣里有著淡淡的福爾馬林味道,還有羅女士與老頭子之間的溫情在彌漫。
  兩人又悄悄的退了出來。陸江遞了一支煙給弟弟,“我后天回江州,你最近在京城吧?”
  陸景給大哥點上火。“在。”
  “劉姨過來照顧你嫂子胡瑩一段時間。她現在情況穩定。媽這段時間專門在這兒陪著爸。”
  “我知道了。”兩人說著話,一路走進休息室里。胡紅軍和占哥兒還在里面等著。
  占哥兒關心的問道:“伯伯情況還好吧?”
  陸江拍了拍他的肩膀。“沒事。”說著,給兩人散煙,“今天勞大家費心了。”
  胡紅軍接過煙笑著道:“你們兄弟倆也太有意思了。在走廊里一個發煙,一個點煙,配合默契啊!我看得都要笑死。”
  占哥兒無語的抽了一口煙。胡紅軍性子大大咧咧的,跟著公子哥似的,一點都不像部|委里面坐機關的干部。
  他前些天才結束江州的事情返回京城,正好趕上幕后角力的時間。
  京城里面的人侃起來天上地下無所不知,搞得好像自己是“組織部”的一把手一樣。等較量結果出來才知道預測結果與實際結果南轅北轍。
  占哥兒那幾天也是聽到漫天的小道消息,不過都是偏向陸家勝利的消息。等到結果一出來,居然是魏源有高升的跡象。這著實讓他吃了一驚。莫非這次角力是失敗了?
  胡紅軍梗在這兒,他又不好問出自己的疑惑。好在陸景很快就善解人意的送胡紅軍出門。
  兩人順著走廊往醫院的停車場而去。胡紅軍臉上神情明顯表示他有話想說。但是心里想著陸景他爸剛做完手術,現在催他做事有點不合適,又忍了下來。
  陸景笑著道:“胡哥,你是不是有事求趙教授。”他是答應趙曉豐幫忙勸他女兒趙清芷改掉做明星的想法,但是這幾天老頭子生病,他哪里顧得上這件事。
  胡紅軍愣了一下,旋即笑道:“果然很好使的腦袋瓜子。趙叔叔為小芷的事情頭疼的要死,這不,我推薦你幫他解決?
  小芷的性子很倔強,你想好什么辦法扭轉她的想法沒有?聽趙叔叔說,他擺事實講道理、談心、許承諾,不管怎么樣小丫頭就是油鹽不進。”
  陸景微微一笑。他這幾天也不是什么事都沒有做。趙清芷年紀不過十七歲,最容易受人蠱惑的年紀。他已經找人查出來最近有一個人和趙清芷走得很近。
  兩人走到停車場里。胡紅軍說道:“我有個朋友有點事情想要求趙叔叔幫忙。也就一句話的事情。他那里比較急,你這邊…”
  “一個星期之內搞定。”趙曉豐挺慘的,一件事要賣兩份人情出去。不過好在都是一句話的事情,想來他也不至于去怪胡紅軍。
  陸景笑了一下,“不過,這事胡哥你不能置身事外。你和市公|安局的饒副局長挺熟的吧。”
  胡紅軍奇怪的道:“我和饒局長挺熟的,怎么,要用到市局的力量?你別嚇著小芷了。你不會是想著關她三天禁閉吧?”
  陸景笑道:“我手段有那么粗糙嗎?放心吧,如花似玉的小姑娘,我再怎么著也不會恐嚇她。過幾天事情解決了你就知道。”
  說著,不理胡紅軍一臉好奇的神情,問道:“胡哥,胡世國都二十七歲了怎么還沒結婚?家里不給安排嗎?”
  胡紅軍一聽這個稱呼就知道陸景對他弟弟不滿。其實說起來,陸景和他們兄弟的關系一直不怎么好。他是因為去年幫莫少鋒求情的事情才與陸景慢慢的緩和了關系。
  當年要不是妹妹點著名要嫁給陸江,胡、陸兩家能否聯姻還真難說。
  “他眼光比較高。說那些女子都是光鮮的軀體下裝著骯臟的靈魂。矯揉造作,拿腔捏式,無病呻吟,沒有一點追求、理想、內涵。他看不上。”
  陸景肚子里差點笑噴,還真tm是胡世國的風格,清高過了頭。現在都要當怪叔叔了。“胡哥,我有句話不知道該不該說?”
  胡紅軍靠在白色的標致車上,遞了一支煙給陸景,他點了煙,吐了一個煙圈,“你說。”看陸景那慎重樣子就知道不會是小事情。
  “胡世國看小芷的眼光好像有點不對頭。”陸景點到即止,剩下的要胡紅軍自己想象。
  胡紅軍愣了一下,臉色有些不好看,這事要傳揚出去豈不是很丟面子。他弟弟二十七歲,喜歡一個十七歲的女孩,這感覺怪怪的。
  “我會和他談談。”
  ps:ps:昨天那個是兩百二十三章。標題打錯了,今天是二十四章
  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