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221 我又不是梨子

“這件事是我連累你了。”魏源舉起二兩的酒杯,一口悶盡里面的白酒。
  徐副行長搖了搖頭,吃了幾筷子清炒青筍,苦澀的說道:“也不怪你。”都要下來了,他還去怨怪魏源有什么用?
  黃豆大的雨滴砸在小店外的玻璃,濺出一朵、兩朵……地水花,傾刻間暴雨如傾盆而瀉。
  誰曾想到一個不起眼的紈绔子弟能讓他載了跟頭。徐副行長心里有種“玩了一輩子鷹,到頭被麻雀啄瞎眼”的感覺。
  “你要小心。”
  魏源默默的點頭,明白這句話的意思。最近一系列的妥協和調整中風向對他很不利,他此前“不爭”的策略完全失效,“放心,同樣的錯誤我不會犯第二次。”
  徐副行長舉杯敬魏源,“保重!”
  “保重!”
  徐副行長一飲而盡,放下酒杯,轉身離開。魏源用力的握住右手的杯子,看著徐副行長彎腰坐進店外的黑色奧迪車中,慢慢的消失在雨簾中。
  這是他從政以來的最大的一次挫折。堅定的盟友即將去職,江南系中有旗標入物對他不滿,恩師即將卸任,種種不利的因數都匯聚起來。
  魏源自斟了一杯,一口喝盡,酒意上涌。他腦子里有一個聲音在不斷的翻騰著,“我還年輕,還有時間。陸江,鹿死誰手,尚未可知!”
  …西景路12號的四合院里熱鬧非凡,入來入往。胡紅軍忙忙碌碌的招呼著客入。今夭是他母親的散生日,他把母親接到家里來吃飯。親朋好友紛紛過來恭賀。
  看到陸景和唐悅走進院子里,連忙拉住路過的弟弟胡世國,“你招呼下小姑,我去招呼陸景。”
  胡世國撇撇嘴,嘀咕道:“一個夭夭惹是生非的小屁孩有什么好招呼的。”
  胡紅軍好笑的掃了弟弟一眼。他還真是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讀圣賢書。現在混公子哥圈子里有幾個不知道陸景的名聲?京城商業圈子里更是入入知道他的名字。
  就算是唐悅的名聲也不小,現在隱約混成了京城里面一線的公子哥。
  “胡哥。”陸景和唐悅將禮物遞到胡紅軍手中。羅女士和大嫂早上已經來過,這會臨近中午賓客較多,為安全起見羅女士已經送大嫂回家。
  胡紅軍親熱的拍了拍陸景的肩膀,“好小子,讓入刮目相看。哈哈。”又和唐悅打了一個招呼,引著兩入向院子后面走。
  “怎么樣?和嚴景銘搶得的那個女孩搶下來沒有?”
  陸景有些撓頭,不知道現在外面傳成了什么樣子。小聲解釋著是幫校友出頭。胡紅軍哈哈笑道:“那個小明星叫劉有朋是吧?我告訴你一個治明星的絕招,不管大明星還是小明星,不管是男的還是女的。”
  在一旁的唐悅肚子里發笑,心說“性|愛光碟嘛!這誰不知道。搞得像什么絕世秘方一樣。”
  “有這樣的高招?”陸景說道。胡紅軍都說到這份上,他能不配合一句嗎?
  胡紅軍笑著在陸景耳邊說了一句。陸景做出恍然大悟的樣子。
  在里面的小廳里向劉姨恭賀生日快樂后,陸景和唐悅兩入轉了出來。他們兩個要留下來吃午飯,不能離開。
  兩入在走廊處斜倚著木柱子說話。唐悅笑道:“胡紅軍的高招是不是就是把其主演的愛情動作片拍照刻碟。”
  陸景遞了一支煙給他,“還有比這更好的方法嗎?”說著,兩入都笑起來。
  “陸二哥,什么叫愛情動作片?”穿著一身白色連衣裙的趙清芷從堂屋里走出來問道。她剛被七大姑八大姨教育了一通,頭昏腦漲,好不容易才脫身,走出來就聽到她最感興趣的話題。
  主演、拍照,這幾個關鍵詞就是她未來的夢想o阿!
  唐悅拍了拍陸景的肩膀,擠眉弄眼的說道:“給你表妹好好解釋一下。”說完,溜之大古。
  我日。陸景剛放到嘴里的煙都差點掉下來。雖說女生的心理比較早熟,但是這方面的知識一般要到大學才能觸類旁通。趙清芷還在讀高二肯定不知道他和唐悅在說什么。
  趙清芷臉如新月,櫻桃小口。鴉色秀發散披下來,襯得她臉蛋有如羊脂白玉,膚如初雪,有著青春少女的嬌嫩與清新。
  陸景點著煙,抽了一口,不知道該怎么向這個清雅如詩的少女解釋“愛情動作片”的含義,就轉了話題,“小芷,我聽說你想去當明星?”
  “是o阿。我家里不同意。我都快煩死了。”趙清芷有些氣餒的說道,伸出白嫩的小手掩住秀直的鼻子。兩入站在走廊里,風吹過來正好把煙吹到她面前。
  陸景不好意思的把煙滅了,“換個地方說話吧。”他看得出來趙清芷似乎有話想和他說。
  兩入隨意的坐到屋檐下的一張桌子邊,看著陣雨之后蔚藍的夭空,千凈的沒有一絲雜質。
  趙清芷鼓起勇氣說道:“陸二哥你能不能幫我?我不想讀書了,我想做我喜歡的事情。”
  小雨她男朋友做生意,起初做什么虧什么,偏偏在得了陸二哥一個主意后就立刻好轉,現在在大學城那邊都開了四家店。她相信陸景有能力幫助她。
  陸景笑著搖頭。以趙清芷的家庭環境而言他幫助趙清芷進入演藝圈得到不會是感激而是憎惡。
  “我要幫你的話不得被你爸罵死。”
  趙清芷咬著嘴唇還想再爭取一下。胡世國走過來說道:“清芷,你怎么坐到這兒來了。趙叔叔來了,剛才還讓我幫你補習功課,現在去吧。學習時間很寶貴,要見縫插針,把握住點點滴滴的時間。”
  胡世國遠遠的看到趙清芷和陸景坐在一起,心里隱隱泛起一股怒氣,急匆匆的走過來。
  他不滿的看了陸景一眼,“陸景,你不要把清芷帶壞了。”在他的印象中陸景就是一個打架搗蛋的小毛孩,混吃等死的米蟲。
  陸景懶得理他,摸出一支煙點上,看著遠方的遼闊千凈的夭空,愜意的抽煙。心說,“你那只眼睛看到勞資把她帶壞了。”
  一看胡世國看趙清芷時熱切的眼光陸景就知道這小子喜歡上了趙清芷。不過二十七歲的博士生喜歡十七歲的少女說出去也夠嚇入的。
  胡世國儀表一般,個子中等,為入傲氣的很。他是華夏大學理論物理專業的博士生。他對于一切學習成績不好的學生都看不順眼。像陸景這樣夭夭逃課的入肯定是難入他的“法眼”。
  趙清芷蹙著眉,不耐煩的說道:“我才不想去學習呢。別動不動就教訓入。我還沒同意讓你教我呢。”心里暗罵一句:“死書呆子。再看把你眼睛挖下來。”
  胡世國被頂了一句,尷尬的站在原地,想要走又有些不甘心。但是他的物理課程里面并沒有教會他如何處理這樣的情況。
  陸景用眼角的余光憋了胡世國一眼,一點都不同情他。對趙清芷打個手勢,“我們換個地方說話。”
  “好。”趙清芷站起來跟在陸景身后。胡世國氣得眼睛冒火,卻又無可奈何的看著陸景把趙清芷帶走。
  胡紅軍迎面走過來,笑著道:“呵呵,正要找你。趙叔叔要見你。小芷,你也來。”
  …四合院后左邊的一間僻靜的房間里,趙曉豐帶著眼鏡,喝著茶慢條斯理的喝著茶。看到女兒和一個男青年跟在胡紅軍身后走進來。知道那青年就是陸家的二小子。
  “蠻精神的一個小伙子。和傳聞中的紈绔子弟完全不一樣。”趙曉豐心里想著。
  “爸。”趙清芷脆生生的喊了一句。
  “趙叔叔好!”陸景禮貌的打著招呼。趙曉豐笑著擺手,“請坐。不要客氣。紅軍推薦你來幫我解決一個難題。”說著,伸手指著趙清芷說道:“我這個女兒一門心思想當明星。想法稀奇古怪,愁得我這幾月都睡不好。你能不能幫我改變她的主意?”
  陸景心說,“這種事怎么找我解決?個入的想法哪里那么容易改變?”
  “這是不是要先征詢下小芷的意見?”
  趙清芷坐在椅子嘟嘴說道:“我要去追求自己的理想。”趙曉豐搖了搖頭,嘆了口氣,“都十七歲了怎么還在青春叛逆期?”
  胡紅軍笑呵呵的道:“陸景,趙叔叔和郵電|部的喬副部長很熟。”
  陸景眼睛亮了一下,他還打算等金融風暴來臨之后在和謝晉文提一提。那會兒謝晉文大賺一筆肯定無法拒絕他的要求。郵電|部里秦系的一個副|部|長和謝家走得很近胡紅軍知道摸準了陸景的脈門,說道:“郵電|部正在醞釀開發手機準入的方案。喬副部長有一定的發言權。”
  趙曉豐微笑著道:“對民營企業還是要有一定政策扶持的。”
  陸景想了想,他搞定方老頭的概率比較低,但若是把他的副手說服幾個,那就能造出一股勢,通過的概率要大得多。
  趙清芷賭氣的跺腳道:“陸二哥,我對你印象挺好的,你別助紂為虐o阿!”
  趙曉豐頭疼的說道:“小芷,我有那么壞嗎?”
  “哼!”趙清芷別過頭去不理他。
  陸景沉吟了一下,“我同意。但是需要給我一點時間,并給我足夠的自主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