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220 三個女孩

馮逸風收起手機,走回到粉紅佳人酒吧里面。李慕清手持球桿倚在臺球桌邊,風情嫵媚的挑釁道:“馮逸風,你找到幫手沒有?輸給老娘要自罰三瓶。你不會賴賬吧?”
  馮逸風一屁股坐到旁邊的小桌上,舉手投降道:“我喝就是了。別嚷嚷。”說著,郁悶的拿起酒杯喝酒。
  粉紅佳人酒吧屬于老式的音樂酒吧。不適合一杯一杯的買醉,是那種老友聚會般的氛圍。這里有老式音樂盒,有飛鏢盤,有臺球桌,也有小型的舞池。
  唐悅笑著道:“我說了陸景那小子正在美人窩里面,多大的事都不會出來。”
  馮逸風喝著酒笑道:“我知道那小子打臺球厲害。今天輸給男人婆兩次,實在太沒面子。”
  “你這相貌要好好回爐鍛造,可惜這身皮爾卡丹,穿在你身上真是浪費衣服。”李慕清不屑的打發了一個搭訕者。把球桿放在臺球桌邊,過來監督馮逸風喝酒。
  因為都曾留學法國的原因,她和馮逸風聊得還挺投緣的。坐下來,十分熟練的倒了一杯啤酒,宛如白開水一般喝了三分之一,瞪了一眼正在看她的唐悅、馮逸風,“看什么,沒見過女人喝酒啊。”
  馮逸風小聲笑道:“沒見女人這么男人的喝酒方式。”又道:“可惜了你這么火辣的身材,怎么就便宜了女人。”
  李慕清反駁道:“非得要便宜了你們男人才行嗎?”
  唐悅卻是笑道:“你知不知道剛才被你打發走的那人是誰?你沒說什么難聽話吧?”
  “老娘管他是誰?長那磕磣樣還出來泡妞?”李慕清恍然不覺。唐悅笑道:“我要是沒認錯的話啊。剛才那位就是魏曉華。”
  “啊-?被你找人打成熊貓眼的那位?哈哈。”李慕清笑的花枝亂顫。包在粉色襯衫里的那一對飽滿挺立地恩物上下跳動著,秒殺一切眼球。
  馮逸風哀嘆道:“得了,別在這兒發揮魅力了,又沒有人敢勾引你。”李慕清不滿的踢了他一腳。
  唐悅喝著酒說道:“說正經事。陸家正在和魏源較勁,我們不要去刺激魏曉華了。沒看他剛才瞪了我一眼。擱在平時,我早上去抽他丫的。”
  李慕清自有消息渠道,諷刺道:“你這算是勝利者對失敗者的寬容嗎?假惺惺的。陸景倒是有本事的很,這么難的局面被他翻轉過來了。”
  馮逸風在魯東呆了一段時間還不明白怎么回事。李慕清說道:“前段時間市建行告陸景名下的公司景華通信違規貸款5個億,市里調查組在景華通信呆了四天才撤走,后來市里裁定陸景沒有問題。市建行里面人事倒是動蕩了一番。
  這件事起因說起來很扯淡。陸景維護他的一個女同學和嚴景銘起了沖突。嚴景銘找人查他,反倒是把市建行的關系全折了進去。現在更是爆出來魏源在查景華通信這件事后面起了不好的作用。京城里面正在角力呢。”
  馮逸風拍著大腿說道:“嘿嘿,陸景那女同學一定很漂亮。否則那小子肯定不會殷勤的出頭。”又道:“我說怎么回京城之后氛圍有點詭異呢。”
  唐悅笑道:“你就扯淡吧。王燦、謝晉文那里我溝通過了,你們兩個要入股天辰娛樂的事情我們都贊同。比例分別限制在百分之十。或者你們倆自己協商這20%怎么分配。”
  馮逸風笑著道:“李慕清,要不要我借錢給你?”李慕清嗤笑道:“得了吧。就你那扣扣索索的樣兒。”
  “這你就看走眼了。我現在身價近三千萬。分紅都分到手軟。拿出區區120萬易如反掌。”
  李慕清看向唐悅。雖然唐悅也是吊兒郎當的模樣,但是看起來似乎比滿嘴跑火車的馮逸風靠譜。
  唐悅點點頭,“馮逸風在怡家超市有近15%的股份,這筆股份就價值近3千萬。實際上如果轉手還能賣得更高。”
  “就是市里很出名的那個怡家超市”李慕清驚呼一聲。馮逸風得意的笑道:“當然。這是我生平做得最得意的一筆投資。哈哈。”
  說著。舉起酒杯喝了一口,“感謝陸景,感謝老余。”
  李慕清問道:“又關陸景什么事?”
  “超市的點子是他出的。我屬于被他引進的戰略投資伙伴。”馮逸風得意洋洋的說道。唐悅差點笑得趴下。當時差點啟動資金,也不知道馮逸風是被陸景說服的,還是被他騙的。現在到成了戰略投資伙伴。實在太扯淡。
  李慕清給了他一對衛生球,“我和我朋友談好了,我把cafe105轉給她,在加上我這些年的私房錢足夠了。”
  馮逸風問唐悅,“娛樂公司的事兒,陸景為什么不參一股。你別說他現在沒錢啊?”
  “這事說來話長。”
  “那慢慢說,這不才十點嗎?”
  ….
  寂靜的雨夜,安靜得能聞見窗外雨的氣息。關寧平躺在柔軟的大床之上輕嘆了口氣,有些羨慕的說道:“我真羨慕你們都有自己的事業。都能幫到他。”
  “你可不知道我當初被小景指揮得多么慘。他一個電話就讓我忙得要死。”張漓握住她的手安慰道:“你大學畢業出來一樣也可以的。”
  關寧側身苦惱的摟著她的肩膀,“我不知道呢。我現在覺得讀會計學一點趣味都沒有。我覺得我的藝術細胞要好一點。”
  “我聽小景說你的二胡拉得很好呢。”
  “他會和你說我的事情?”關寧撐著手肘,側著和張漓說話。張漓微笑了一下,“恩。他把衛婉儀當做路人甲,把你夸得像天仙一樣。”關寧嬌羞的道:“他一貫是油嘴滑舌的。漓姐。你怎么想的?”
  “我?”張漓笑得有些甜蜜,“我媽說開心就在一起,不開心就分開。反正我和他在一起挺開心的。這輩子大概不會放手。你呢?我們幾個里面真要他只能選一個,他鐵定會選你。”
  “我知道。我陪著他一直走下去。”關寧微笑起來。秋水似的眸子在夜色中閃著回憶的光芒,“我的世界如果少了他就會塌陷。不會有陽光、笑聲、溫暖。”
  張漓揉她的臉蛋。“那你還要他睡客房去呀?”
  關寧羞紅了臉,雙手捂著臉笑著揭穿她:“你不是沒有反鎖門嗎?”
  “鎖也沒用。他肯定有鑰匙。”
  陸景在床上躺著,迷迷糊糊的怎么都睡不著,心想:“不是喝了快2杯紅酒了,怎么膽子還沒漲起來。”
  他其實也知道想要今晚實現人生的夢想是不可能的。不過若是只抱著她們睡覺應該不會被趕出來吧?
  想到這兒心里若貓兒抓了一般。攝手攝腳的爬起來,偷偷的擰開房門,手里拿著的鑰匙沒有派上一點用場。心里大喜,剛打開門。屋子里燈光大亮。關寧和張漓裹著蠶絲被笑著一團,顯然是猜著他會進來。
  陸景穿了件白色的睡衣,摸了摸鼻子說道:“酒喝得有點高了,走錯房間了。”關寧歪在床頭,抿嘴笑道:“漓姐給你摻了可樂。你今晚加起來一杯紅酒都沒喝到。”
  “啊?我說我膽子怎么沒有變大呢。”陸景索性厚著臉皮爬上床。這才發現兩人睡衣里面穿戴整齊。
  “還不大呀。都敢偷偷摸摸的進來。”張漓嬌嗔著白他一眼,“睡覺可以,不許做別的事情。”
  “我知道。關燈睡覺吧。”陸景躺到中間,一手摟著一個女孩,愜意的說道。
  …
  晨曦照來,陸景慢慢的睜開眼睛。往身邊望過去,張漓的胳脯橫在他的胸口側睡。蠶絲被滑落到腰間,一側的美乳貼著自己的肋骨,鮮嫩的殷桃立飽滿如晨光里的露珠。凝脂般的白嫩肌膚泛著迷人的光澤。
  關寧睡在他的左側雪藕般的柔軟玉臂壓在被褥上,凌亂而豐盛的長里嬌靨恬然靜美,還迷離在睡夢中的眼眸緊閉著,嫵媚誘人。一只晶瑩潔白地嫩足還伸在被子外。
  昨晚熄燈后一邊聊天,一邊哄著把兩個女孩把胸罩解了下來。占足了手足便宜。早上的美景讓陸景有些興奮,美人堆里確實不是那么好呆的。
  關寧睡眠很淺,陸景剛隔著睡衣抓住她嬌挺的一對乳峰,她就醒來。俏臉緋紅。剛從睡夢里醒來的眸子半睜半閉,軟聲說道:“你要干嗎?”
  陸景隔著薄薄的綢質裙布感受到驚人的軟彈之感。壞笑著吻她,“小漓還沒醒呢。”
  說著話卻聽到張漓噗嗤一聲笑著翻過身去,“恩,我又睡著了。”
  關寧羞的跳下床,一溜煙的跑到客房里繼續睡覺。主臥室里面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她清楚得很。
  陸景將張漓抱過來時,她還在嘴角含笑的裝睡,心里也有些羞澀。想著要是剛才關寧不逃走不是要羞死人啊。
  “小漓,你還裝睡啊。”陸景吻著她濕潤、柔軟地嘴唇,手老實不客氣的握住她飽滿的豐乳。張漓睜開眼睛,嬌憨的勾住他的脖子,“別欺負我,去陪關寧。”
  陸景笑著道:“我又不是梨子,你們別讓來讓去的。”在她翹臀上狠狠的揉捏了幾把,讓她嘴里瀉出細碎的呻吟。
  然后才去隔壁房里將關寧抱了回來。關寧枕著陸景的手臂,盈彈實的臀部貼著他的下身,感覺到他洶涌的情|欲。陸景回身將張漓摟了過來,三人都克制著,共同享受這美妙、安靜的清晨。性并不發泄心中感情的唯一途徑。
  身子緊緊的挨著,心里涌現出無窮無盡的柔情蜜意,三人小聲說著話,不知不覺的又陷入睡眠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