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218 被拋棄的棋子

同時市建行接受市里的調解與景華通信協商解決此事。市建行將景華通信的公司賬戶恢復正常,并將5億貸款中的2億商業貸款調整為低息貸款,將景華通信的信譽評級調整為優。
  用劉行長的話說“對于市里認可的高科技企業我們銀行要大力支持其發展。”
  市建行江副行長涉嫌違規發放貸款被內部停職,接受調查。對所有違規的事實江副行長交代的一清二楚。其中涉及的貸款有相當一部分流向天逸投資有限公司。
  天逸投資在建行內部的信譽評級被調為極差。這意味著天逸投資以后想要在建行拿到貸款將會變得極為困難。
  六月五曰,建行總行柳副行長涉嫌違紀被內部停職接受調查。到這時候已經有些圖窮匕見的味道。央行里有人坐不住了,開始小規模的走動。
  六月初在京城里才是剛剛入夏不久的季節。庭院里槐樹長的枝繁葉茂,擋住午后炎熱的曰頭。
  陸景坐在小木椅子上和老頭子對弈象棋。不過他的水平實在太次了,老頭子讓他一車一馬都能輕松獲勝。
  “臭棋簍子。”老頭子下得很不盡興,對坐在旁邊看棋的何叔叔說道:“小何,你來陪我下。”
  陸景笑著下來,“我說了下圍棋,你偏要我陪你下象棋。自找罪受。”何叔叔當仁不讓的坐到椅子上,“司令,我可不讓棋的,輸了您不準罵人啊。”
  老頭子笑瞇瞇的說道:“那要看心情。我最近棋藝大有漲近。你不一定能摸準我的套路。”
  陸景坐在旁邊的椅子上看棋。老頭子的秘書小張在旁邊添茶倒水。陸景小聲問道:“張哥,我爸最近在錦園別墅里和人下象棋?”
  秘書小張點頭說道:“恩,前天去何老那里下了一下午。”
  何老是學院派的元老級人物。陸景點了點頭,也沒問輸贏。欣賞著右邊籬墻腳下的君子蘭,那是他在花市里挑的品種。
  老頭子果然沒有吹牛,他的棋藝大有漲進,不過何叔叔下幾十年的象棋到底是棋高一著。
  “哈哈,痛快。”老頭子大口喝著茶水,重新擺棋,“你這氣勢很好,要敢于硬碰硬。狹路相逢勇者勝。”
  何叔叔笑著道:“我要是下得不帶點煙火氣您又得批評我,索姓贏了,指不定還能在您這兒混頓飯。”
  老頭子爽朗的笑起來。
  一起吃了晚飯,陸景送何叔叔上車。何叔叔笑著拍了拍陸景的手背,“小景,忠學對你的能力很認可。有時間來家里玩。”
  陸景笑道:“好。好久沒吃到楊阿姨的風味烤鹵了。那味道讓人想念。”
  何叔叔的愛人是江南省人,一手風味烤鹵做得很地道。
  “你楊阿姨最喜歡這話了。”何叔叔笑呵呵的坐到奧迪車里。奧迪車在淡淡的夜色中慢慢駛離錦園別墅。
  陸景一路默默的走回去。他很清楚老頭子約何叔叔見面意味著什么。雖然只是下了一下午的象棋,什么正事都沒有談,但是老頭子說了一句“狹路相逢勇者勝”。這其中意味不言自明。
  像他這樣一出生就衣食無憂的人,實際上人生也面臨著更大的風險,稍有不慎,就會滑進粉身碎骨的深淵。前世的經歷就是明證。
  “爸。”明亮的白色燈光之下,老頭子坐在寬大的暗紅色黃花梨木官帽椅微瞇著雙眼養神。他頭發花白的模樣看得讓人心酸。時間在他身上留下了歲月的痕跡,可以讓人清晰的感受到他已經步入晚年。
  老頭子睜開眼睛,有些疲倦的道:“下午下棋太興奮,腦子停不下來。我決定明天去醫院治療。”
  陸景嚇了一跳,以為他身體狀況惡化,上前扶住他的手臂,擔心的道:“爸…”
  “沒事。”老頭子頗為強硬的擺擺手,“閻王爺想收我還得幾年,我去治療一下,還能讓他再等幾年。”
  陸景倒是不知道為什么老頭子突然改變了治療態度,要知道他一向信奉中醫,不太喜歡去醫院。
  “多活幾年也有滋有味嘛。”老頭子悠然的笑道,“但得夕陽無限好,何須惆悵近黃昏。”
  陸景鼻子有些酸。大概是最近針對他的一系列的動作讓老頭子對有些人不滿,希望能為兒子多撐幾年。
  父親的愛永遠是不會說出口的。他會如山一般的遮擋住任何風雨。
  陸景其實很想對老頭子說,我已經長大。但是更希望老頭子去治療,長命百歲。
  一直到和衛東陽吃宵夜的時候還沒有緩過勁來,陸景的情緒有些低落。
  透過霓虹燈微暗的光看向窗外,陸景咬著一串羊肉串。這家燒烤店裝修的頗為精致,臨街的窗戶處是觀景的絕佳位置。外面是西月區繁華的商業街。各式打扮的靚麗嫵媚的女郎飄然而過,芊腰細腿,姿態妍麗。毫無疑問,她們是這座都市里靚麗的風景線。
  “干嘛?裝得這么深沉。不會是市建行沒有登報道歉讓你不爽吧?”衛東陽喝著冰啤酒愜意的說道。
  陸景擦了擦嘴,“道歉只會把景華推向風口浪尖,不是好事。昨天我已經關注到電子方面的媒體已經把數字手機國產化的希望扣到景華通信的頭上。這還真是**裸的捧殺。我那家小公司比起郵電|部名下的幾家電子企業算個鳥。”
  衛東陽舉杯和陸景喝了一口,“你就得瑟吧。別人報紙夸你你還不樂意。市建行將2億商業貸款調整為低息貸款算下來也讓了四千萬的利潤給你。
  你還從市建行手里撈了什么好處?我這幾天忙著籌備婚禮倒沒想著給劉行長打電話問一聲。”
  衛東陽的婚禮定在八月十八,還有三個月的時間。時間上確實有點緊。陸景記得大哥結婚那會羅女士半年前就忙活開了。
  陸景嘿嘿笑道:“衛哥很高明啊。”他還不知道衛東陽他老子把他分析解剖徹徹底底,并且還說給了衛東陽聽。
  “說給我聽聽,省得我現在打電話搔擾劉行長,劉行長過段時間要高升了。”衛東陽很八卦的說道。自從他老子分析了陸景一番之后,他對陸景越來越重視。
  “市建行不是把景華通信的評級調得很高嗎?我以景華通信研發團隊的資產作為抵押,讓劉行長給我開了2個億的期票,為期半年。當然,我保證不去兌現這份期票,到時候會按時去市建行注銷。然后用這份期票去香港的世信銀行申請2億的貸款。”
  世信銀行的2億貸款會直接存入到瑞豐公司的賬戶上,轉而去支持白沙改造的事宜。財務上的細節自有專業人士處理。
  陸景敬了衛東陽一杯,說道:“這次累得衛哥在東方實業上虧了幾千萬,等衛哥結婚的時候我一定奉上重禮。”
  東方實業和天逸投資一樣都被建行追繳不符合手續的貸款。衛東陽拆借騰挪一番,大概會損失三千萬左右。
  衛東陽笑道:“那我可等著的啊,到時候禮物不合意我可是不要的。”他倒是沒料到陸景還打算補償他一番,心里殘留的一點不滿消失干凈。雖說東方實業的問題和陸景的關系不大,但是終歸是被波及的。陸景做事這么講究,他以后的路只會越走越寬。
  …凌雪月拿著手機輕聲的答應著。她的助手胡恒一看她嬌柔的模樣就知道電話那頭是她的丈夫—杜書記。
  剛出機場,天上就下起小雨。凌雪月對電話里說道:“我知道了,鵬哥。”
  掛掉電話,她才發現京城居然下起小雨。助手胡恒幫她撐著傘,等她坐近車里,才收傘坐到副駕駛座上。
  凌雪月心里咀嚼著丈夫的話,想了想,對胡恒說道:“胡恒,你跟了我幾年?”
  胡恒心里一磕磣,心想最近挺小心的,沒做錯什么事,“六、七年的樣子。”
  凌雪月點了點頭,“算起來你也是公司的老臣子了,我允許你在今年的期權分紅中將你所持的新月投資的股票增持至1%。”
  胡恒那里想到居然還有這樣的好事,難道凌總去中原省過一個端午節回來就準備優待老臣子?看來還是愛情讓女人更美麗啊。
  肚子感嘆著,身體卻是忙不迭的點頭道:“謝謝凌總。”
  凌雪月笑了笑,“幫我打個電話給衛東陽,晚上我請他喝杯咖啡。”最近種種跡象表明,一場小規模的較量正在幾個派系間展開。鵬哥提醒她要注意,不要被卷進去了。她想找衛東陽問問最近到底是什么情況?
  精致的咖啡小店里衛東陽如約而至。外面的小雨下得越來越大。衛東陽接過服務生遞來的咖啡,用勺子攪動著,慢條斯理的說道:“凌姐想知道什么?”
  凌雪月笑著道:“你所知道的信息都說個我聽聽,我現在感覺氣氛似乎有點不對。”
  衛東陽想了想,現在都到了圖窮匕見的時候,現在點破也沒什么,說道:“徐副行長在景華通信一事上的態度讓江南|系的幾位人物很不滿,他的位置怕是保不住了。陸、魏對抗的有些激烈。學院派跟著攙和進來了。杜哥指不定比我更清楚情況。反正最近勢態似乎越來越大。估計這將是各方力量在九月份召開的十五|大之前的一次調整和碰撞。結果怎么樣要看各自旗標人物的決心和手腕。”
  凌雪月有些吃驚,她萬萬沒有想到景華通信這件事最后的目標居然是央行的徐副行長,這實在是太詭異了。
  “陸江和魏源的對抗提前上演了嗎?”凌雪月問道。江南|系那點破事,大家都知道。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