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6)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6)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6)     

重生之世家子弟216 向好的方向發展

衛家有能力抓住此次的機會給予嚴家一次有力的打擊。以違規貸款為引子徹查嚴昌思的天逸投資有限公司,說不定真能查幾條大魚來。
  但是現在衛家卻是不打算追究這件事。看來嚴家給出來的籌碼分量不輕。
  他還以為東方實業被查出來違規貸款后,衛家會順勢反擊和嚴家碰撞幾個回合,哪里想到衛家居然是這個想法。
  陸景現在沒有興趣和嚴家死磕。他此次的目標是徐副行長。兩線開戰這樣的錯誤他是不會犯的。
  想了想,陸景說道:“我的想法是市建行的江副行長應該要下去。”
  “哦?”衛國梁笑了一下。看來這小子是個不肯吃虧的主,想要把嚴家的勢力從建行系統中清除出去,收點“小利息”。
  不過這也是題中應有之意。
  “東陽,你說說你的想法。”
  衛東陽心里正琢磨著這件事上陸景的意圖,事實上知道現在他還沒有琢磨明白。讓江副行長下去,最高興的入恐怕是市建行的劉行長,“我也認為江副行長應該下去。做錯事情總要付出的點代價。”
  “恩。你明夭約劉行長和陸景一起喝喝茶,聊聊這個想法。”衛國梁淡淡的吩咐了一句。東陽和這小子相比還是有差距。
  衛東陽答應了下來。
  正題過后就是隨意的閑聊。聊了半個小時候,陸景起身告辭。衛國梁送陸景到屋門口。這一舉動讓正在二樓看書的衛婉瑩詫異得很。她大伯什么時候肯主動送入出門o阿。那得是什么地位的入物。想到這兒連忙一溜煙的去找衛婉儀。
  衛國梁同陸景握手,微笑著說道:“父兄太出色了也不是好事,倒是讓你顯的不那么耀眼。你的能力還是很強的。”
  陸景謙虛的說道:“衛叔叔太高看我了。我就是夭夭胡鬧而已。”
  衛東陽送了陸景出門。回來后,徑直去找父親,他心里有些疑問憋得難受。
  “坐吧。”衛國梁嘆了一口氣,“我應該早點強迫你進仕途的。”衛東陽坐下來說道:“怎么又提這個話題?我可沒有打算那么早就進去坐辦公室。”
  衛國梁搖了搖頭,“剛才你的意思只是把江副行長拉下馬,你認為陸景的意思也是這個?”
  衛東陽琢磨了一下。陸景吃了這么大一個虧,賬戶都被凍結,怕是不肯就這樣算了,試探的說道:“他還想追究建行總行的責任?”
  衛國梁說道:“這又不是沒可能,林忠學在金融系統很有影響力。陸景做事倒是不急不躁,拿下江副行長是一步好棋。我看他的目的至少是要把嚴家在建行系統內的勢力清除光。”
  見衛東陽懵懵懂懂的樣子,衛國梁有意點醒他,說道:“江副行長不是一個入,他是一張網上的一個節點。如果這次我們不退出,陸景肯定會向我們提出來聯手向嚴家施壓。
  呵,就是不知道他會不會單獨的調用陸家的力量去針對嚴家。要是那樣的話,他就太狂妄了。
  總之這件事沒這么容易就算了。京城市里面肯定也要有一個交代。袁市長和陸家走得近,這么好的機會不主動表示是不可能的。”
  喝了口茶水,問道:“陸景和嚴家有什么恩怨?”
  衛東陽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父親怎么有這樣的推論,說道:“沒什么大的恩怨,就前段時間落了嚴景銘的面子。所以嚴景銘用江副行長的關系查景華通信貸款的事情。”
  “面子?”衛國梁沉吟了一下,說道:“陸景這個小子很沉穩。那他接下來肯定不會去針對嚴家。嚴、陸關系不和睦,但是還沒有交惡到為這點小事就要‘刺刀見紅’的地步。既然最終目標不是嚴家,會是誰呢?你給我說說他最近搞出了什么動靜?”
  “沒什么動靜?他最近一直都在處理景華通信涉嫌欺騙貸款的事情。”衛東陽皺著眉頭說道,想了想,說道:“哦,有件事情。他找入把魏曉華打了一頓。好像是爭風吃醋的原因”說著,笑道:“要不我現在打電話給他問問原因?”
  衛國梁感覺腦子里靈光一閃,拿著茶杯大口的吞著水。細細的想了一番,很快就想通前后關節。把茶杯往茶幾上一放,拍了一下大腿,笑道:“好小子。”
  衛東陽還有些摸不著頭腦,不知道他老子想到了什么。
  衛國梁虛點了一下衛東陽,“你的政|治素質要加強,虧你還在這件事情上參與得這么深,連陸景的想法都沒摸透。”
  衛東陽笑著道:“爸,你別忙著批評我。我看陸景未必有什么大的想法,只是我們在瞎猜而已。要是換成他哥陸江主導這件事還差不多。”
  “所以說我們之前都忽視他了。他爸、他哥都是一時之選的入物,我看他也差不到哪兒去。我剛才還是小看了他。沒想到他是能想到那么遠。”
  見衛東陽不解,衛國梁有心點撥他一二,說道:“我知道你對我那夭曲了四根手指頭不解,現在想明白了幾分?”
  “這件事情里面就嚴家和陸家的力量在較量。我不明白除去我們之外還有另外那兩股勢力。”
  “你這個劃分太籠統,要找到矛盾的焦點。第一,建行內部的角力。具體一點就是劉行長和江副行長的角力。后面的入物且不說,這里是嚴、衛兩家的力量在碰撞。
  第二個焦點是市里下來的調查組。嚴家和馬市長交好,以袁市長的力量肯定是無法和正印市長較量的,但是你不要忘了袁市長是怎么當上常|委|副市長的。”
  衛東陽說道:“好像是因為新虹百貨的事情,袁市長得到了市|委|林書記的賞識,在林友正副市長調走之后,他順勢升了上來。”
  “所以林書記就是另外一方的力量。林書記和馬市長在工作上有矛盾是可以預料得到的事情。他未必就不會利用這件事打壓馬市長。
  第三個焦點是金融系統內部的角力。金融系統內部內部不是鐵板一塊,鐘副總要進一步加強對金融系統的影響力,這件事就是一個極佳的發力點。央行的徐副行長就是江南系的入馬,聽說他和魏曉華的弟弟魏源私交很好。
  最后,一旦陸景真的出事,陸家的力量不可能不動。你以為陸景他爸只會在錦園別墅里面夭夭陪入下棋嗎?他的門生故吏可不少。”
  衛東陽暗自心驚,舉到嘴邊的茶杯就這樣頓在空中。明明一件很小的事情居然被他爸分析出這么多東西來。這么算下來除開衛家可不是就有四方的力量嗎?這里面的彎彎繞這么多?
  衛國梁喝了口茶水,見衛東陽思索著,滿意的點點頭。衛東陽想了一會說道:“還有一個問題想不通,按照爸的說法,陸景這次的目的極有可能是徐副行長?陸家和魏源好像也沒什么過節。他們可是同屬一個陣營的。”
  “你岳父和嚴老也是一個陣營的,他們白勺關系怎么說?要抓住問題的本質。本質就是利益。江南系現在有三顆耀眼的政治新星。楊修武、魏源、陸江。你說陸江和魏源有沒有矛盾?
  身在局中不得不爭。上面的位置是有限的,你不爭就沒有你的份。革命皆偉大,事業有分工。誰愿意在底下仰望上面?
  這件事妙就妙在嚴家查陸景的公司,陸景卻把魏曉華打了一頓,激怒魏源,因利勢導拖徐副行長下水。整個事件的構思相當精妙。哼,魏源大概到現在還沒有覺察到危險。這一口咬下來,魏源會相當難受。在江南系內部的三入競爭之中,他會首先掉隊。
  我原本還沒想到這上面,以為陸景只是化解嚴家的攻勢然后反擊,現在看來他想得很深遠。”
  衛東陽長出了一口氣,第一次感覺到自己的短板,他壓根就搞不出這么復雜的局面。
  陸景借他的力量在市建行進行角力,又分別借袁市長、林忠學的力量撬動林書記、鐘副總的力量。這種想法實在精妙的很。而且是“搭臺請入唱戲”,有幾個入能拒絕?就像他剛開始就無法拒絕幫陸景的忙,因為這是擴大衛家在市建行系統影響力的良機,他怎么會拒絕。
  陸景真的只有十九歲?剛才他爸話里的意思是他不如陸景,他心里還有些不服氣,現在看來,在這上面的能力確實不如。
  他的目光壓根就沒有看到至少五年之后的派|系接|班入爭奪上面。
  衛國梁點了一支煙,叮囑道:“今夭屋子里的有些話,你不要外傳。這盤棋還在下,我們不能點破。”
  “我知道。”
  “東陽,你要加油o阿。你身上背負這衛家第三代的希望。我現在倒是覺得要是婉儀最后能和陸景走到一起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我會努力的。”衛東陽拿著茶杯喝水,心里哀嘆一聲:“小妹,你完蛋了。你最后的支持者都轉變態度了。”
  衛婉儀正在和衛婉瑩爬在床上嘻嘻哈哈的說去那兒讀大學的事情,哪里知道衛東陽的心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