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6)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6)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6)     

重生之世家子弟215 衛家的想法

“非得要我變成怨婦才和你的心意啊。我才不會那么傻。”電話里陳笑氣惱的說道,“行了,好好陪張漓吧。今晚別再給我打電話了,明天見,你這個可恨的家伙。”
  說著,干凈利落的掛掉電話。
  陸景愣了愣神,恍然發現小美女處理事情干練簡潔的一面。她不僅僅是自己所鐘愛的女孩還是景華通信的總經理—一名優秀的職業經理人。
  成功女性所具備的特質正在逐步的出現她的身上,讓她變得越來越成熟與迷人。
  陸景突然想到張漓。別看她在自己面前乖巧的惹人憐愛,指不定在公司也是一位雷厲風行,威風凜凜的CEO。
  “在想什么?”張漓穿著寬大的白色睡袍走到陽臺上。陸景笑著將她摟到懷里來,晚風將她的發絲吹到他的臉上,帶著沐浴后的清香,“我在想你平常在環球雅思里是不是很威風。”
  “那你改天跟在我身邊去體驗一下。”張漓嬌笑著轉動著眼珠子,“哦,不行呢。公司的人都認識你。到時候肯定是你比我威風。”
  “哈哈。”陸景笑著在她臉上親了一口,雙手在她身上游走著,感受著她嬌軀的滑膩與彈軟。
  “咳咳!”隔壁陽臺上傳來咳嗽聲。
  張漓嬌羞的躲在陸景懷里,小聲道:“被方姨看到了。”陸景側身看過去,方琴一雙明亮的眸子正在淡薄的夜色中帶著戲謔的眼神看著兩人。
  “琴姐!”陸景坦然的揮手打了一個招呼。
  方琴微笑著點點頭,有些羨慕的看著陸景擁著小漓走進屋子里。今天是她的結婚紀念日。雖然與余元超那場噩夢般的婚姻帶給她極大的傷害,但是在這樣一個特殊的日子里,忍不住還是會想起記憶里那些甜蜜的小片段。
  時間真是忘掉心靈傷痛的良藥,順帶著還會把記憶過濾得只剩下美好的東西。
  在晨光里讓張漓翹起美臀,扶著她的胯骨肆意的做了一次。十點多才到公司。耳邊還想著她嬌媚慵懶的話語,“每次都要被你弄死了。”
  “笑笑,調查組今天沒來吧?”陸景把陳笑喊到自己辦公室里。陳笑今天似乎特意打扮了一番,臉上妝容精致,輕描的眼線讓眼睛大而迷人。粉色的眼影顯得純美,細眉彎而清秀。
  一套粉色的修腰短袖職業女裝連衣裙,腰間系著白色的窄腰帶。豐翹渾圓的俏臀曲線盡情的展露著,宛如一只誘人的蘋果。
  陳笑帶著章文君一起進來,“調查組沒來。市里發文過來說正在研究處理結果。要我們等通知。哦。外面有記者遞交采訪申請,我們需要接受嗎?”
  陸景擺擺手道:“不用理會媒體。雖然也瞞不住幾天,但是能瞞多久算多久。讓記者去找市里要新聞素材吧。”
  景華通信涉嫌欺騙貸款的事情市里面雖然低調處理,但是還是有零碎的新聞見報。有記者過來要求采訪毫不奇怪。
  陸景對章文君說道:“小章。我要和笑笑談話。你先去把記者打發走。”
  “好的,陸先生。”章文君走了出去。昨天晚上陳總眼睛一直都在陸先生身上,她要是還不知道怎么回事那實在是悟性有限。
  看著章文君出去,陳笑撇撇嘴,“干嘛?”說著。側過身看向窗外。
  陸景笑著道:“還生氣啊?”
  “恩。”陳笑緊繃的臉卻是慢慢的化開,“誰讓你那么可恨呢。”
  陸景苦笑著摸摸鼻子。電話鈴聲突然響起來,“陸景,今天晚上有時間嗎?來家里吃飯,我爸有事情想和你談談。”
  是董冰的電話。陸景答應下來,“行。我會準時到的。”這個邀約很有些意思。董坤城怕是知道了昨天的事情,這才主動邀請自己赴宴。
  放下電話,見陳笑俏生生的站在窗邊偷偷的看著他,笑道:“真覺得我可恨?那你咬我一口出出氣。”
  陳笑嬌嗔著道:“那還不是被你占便宜。”臉上的笑意如微波蕩漾開。“我們欺騙貸款這件事有進展嗎?”說著,抬起手腕看時間,“現在是十一點,已經過去一天了。”
  陸景點了一支煙,笑著道:“應該會向好的方向發展吧。”
  …
  市|委大樓書記辦公室里面。袁市長正在向林書記匯報調查景華通信欺騙貸款案子最新的情況。調查組雖然并不由他直接負責,但是他作為分管經濟的副市長,又是市|委常|委,在調查組副組長出現經濟問題之后有足夠的理由插手這件事。
  “書記。我不是想著要追究誰的責任。但是市里面對于景華通信這樣肯大力自主研發的企業要有一個扶持的態度。他們在研發經費的大量投入是值得肯定的。我認為調查組可以撤回,應該給景華通信公司一個肯定的結論。”
  林書記抽著煙看了一眼隔著茶幾而坐的袁市長。說道:“景華通信的廠子是在江州吧?”
  袁市長笑著道:“書記真是目光如炬。生產上的稅收我們是享受不到的,但是高額的研發經費會給市里吸引大批的人才,這些人才最終會形成一個集聚效應,對市里的科技產業有較大的帶動作用。”
  林書記微笑了一下。對袁進的心思他是很清楚的。他這么賣力的向自己進言有兩個原因。第一個原因是他需要為陸家說話,第二個原因是他想著進步。
  他并不反感下面的干部有進步的想法,這也是努力工作的動力之一。
  “恩,調查組可以先撤回來。具體的結論你們再討論。”
  “好的。我下午會向市長、李市長他們匯報。”袁市長對林書記的這個表態有些振奮。既然林書記同意撤回調查組,那么他的態度還用問嗎?
  林書記點點頭,“恩。事情要循序漸進。我聽說有同志反應張勝利的問題。你和洪書記溝通一下。”
  “恩。”袁市長心里肅然而驚,心里剛剛升起的一絲喜悅之間蕩然無存。林書記這是在敲打他。看來直接使用紀|委調查田苗辰的事情讓林書記有些反感。
  袁市長沮喪的告辭離去。林書記坐回到辦公桌后的椅子里抽著煙。做事情要有規矩,循序漸進,不能動輒就用激烈的手段。
  但是,是時候考慮換一個有活力的市長了。
  …
  陸景不得不將董坤城的宴請押后。他下午的時候接到了衛東陽的電話,他父親衛國梁要見自己。
  陸景坐在車里揉著眉頭。他還沒有見過衛國梁,也不知道衛國梁為什么要請自己吃飯。記憶中衛國梁將成為秦系的頭面人物,他對陸家的態度說不上有多么親近。當然也不疏遠。
  衛老對老頭子的欣賞是一回事,下面人物的交情又是另外一回事。衛國梁差了老頭子十多歲,地位相差巨大,一些事情上很難有共同語言。
  衛東陽的家并不在錦園別墅的10號別墅,那是衛老療養的地方。因為衛老極為喜歡兩個孫女。所以衛婉儀、衛婉瑩會在那兒長住。陪衛老說話。甚至衛婉儀的生日都是在那里舉辦的。
  衛東陽家在湖東區的湖山路上。這一帶都是居住著官宦人家,有種濃郁的歷史滄桑感。夕陽剛剛落下,淡淡的夜色籠罩著湖山路上的別墅。道路兩邊的樹木茂盛,在微風中發出微微的聲響。一路走過來十分幽靜。
  陸景打量著湖山路26號的房子。依山而建的兩層小別墅。其貌不揚。青色的磚墻在夜色中似乎透著些神秘感。陸景知道這是衛國梁帶給他的感覺。
  衛東陽將笑著陸景迎進家中。走在庭院的水泥路上,陸景小聲道:“衛哥,你給我透個氣。什么事情勞動衛叔叔找我?”
  衛東陽笑著道:“放心吧,不是岳父見女婿。我爸就是和你聊聊這次景華通信貸款的事情。”他也知道陸景和妹妹的打算,現在不過是打趣一句。
  相親對象和定親對象是不一樣的。當然定親對象和女婿也是不一樣的。
  見陸景進來,杜阿姨熱情的招呼道:“先吃點水果。快坐著。”說著,對衛東陽道:“去叫你爸出來吃飯。”
  “杜阿姨好。”陸景將禮品遞給杜阿姨,又笑著和客廳里并坐在一起的衛婉儀、衛婉瑩打招呼。兩人微笑著回應了一下,清清冷冷。
  衛國梁給人的第一印象是如山般的穩重。他和和氣氣的與陸景握手,“一直在黔州工作,正好這次回京見見你。”
  “衛叔叔工作繁忙,我今天叨擾了。”陸景知道他是黔州省的副書記,但是陸景省|部|大員見得多。也沒不會感覺他氣場壓人。只要不提衛婉儀的事情,他沒什么好拘束的。
  飯后,衛國梁請陸景去他的書房里坐坐。
  書房以橡木色與乳黃白的主色調。窗下擺著一張矮長幾,上面擺著兩盆文竹,蔥蔥郁郁。綠意盎然。幾排書櫥靠著墻壁而立,上面裝滿了各式大部頭的書。黃木的大書桌上還放著一本《冰鑒》,從擺放的位置來看,吃飯之前衛國梁正在讀這本書。
  陸景心里微微一動。笑著道:“衛叔叔的藏書真是豐富。”
  衛國梁接過衛東陽手中溫熱的茶水,微笑著道:“你要是有想讀的書。可以借回去讀。”
  陸景笑著接過衛東陽手中的茶,不接這個話茬。真正愛書的人最討厭的便是借書。
  三個人圍坐在茶幾邊,陸景喝著茶水,等著今晚的正題。
  衛國梁見陸景很能沉住氣,暗自點點頭,開口說道:“京城說大也大,說小也小。景華通信的事情我有個大致了解,想問問你接下來有什么打算?”
  陸景奇怪的看衛國梁一眼。他有什么打算肯定不會和衛國梁說。衛國梁這句話是什么意思?
  衛國梁似乎知道陸景在想什么,悠然的說道:“我不打算追究嚴家揪住東方實業貸款違規的事情。”
  陸景腦子微微一轉就明白過來。衛、嚴兩家妥協了。他心里大叫可惜,衛家這個決定打亂了他的步驟。(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PS:ps:修改一個bug。易宇是衛東陽岳父的弟弟,不是其岳父。
  我會把前面的一個章節改一下。訂閱的兄弟不用回頭去看了,在這里說一聲。
  又晚了,自己打臉吧。唉,依舊是厚著臉皮吼一嗓子,月票,推薦票,訂閱,點擊,收藏統統都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