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214 我要讓你心服口服

章文君送了冰咖啡進來。她還不知道剛才在小會議室里發生了什么事情。不過調查組離開時那些人都垂頭喪氣,而公司這邊幾個boss似乎都很高興,莫非問題解決了?
  “小章,再送兩杯冰咖啡過來。”陸景笑著道。見章文君真出去倒咖啡,陳笑說道:“文君可是公司的高級行政秘書,你讓她做這種小事是浪費你開出的薪水。”
  “我這不是跟你學的嗎。”陸景笑道:“一定要確保在六月十五號拿出合格的產品出來。產品出來的越早我們就越能占據主動。”
  陳笑端著咖啡優雅的品著舌尖微苦的味道,“我知道。我這幾天會在京城專門盯著這件事。我這總經理的位置要不還是讓杜總掛著吧。我的年齡…”
  杜衛成擺手笑道:“我的精力都被京城快遞的事情絆住,景華這邊你負責吧。跟著景少做事不用擔心年齡的問題,有能力就上嘛。”
  “謝謝!”陸景接過章文君送過來的冰咖啡,有一股涼爽的味道,對陳笑笑道:“升職你還不樂意啊?說定了。晚上請大家吃飯。”
  “升不升還不一樣啊。景華通信就兩個副總經理。馬飛在香港。具體事務都是我負責。”陳笑笑兮兮的說道,卻是沒有拒絕晚上請客吃飯的提議。
  就在陸景三人在辦公室里笑談時,市建行的江副行長正在辦公室里接聽著電話。
  “小江,進展怎么樣?動作要快一點。”
  “柳行長,已經確認東方實業有三筆貸款是違規操作的。總計涉及金額8千萬元。”江副行長恭敬站在電話機面前說道,雖然柳行長看不到他此時恭敬的表情。
  “好。”柳行長的聲音興奮起來,“你帶著材料馬上來見我。”有人給他打了招呼,他必須要在建行內部將景華通信這筆貸款確定為違規貸款,這樣才能進退有據,可攻可守。
  …
  景華通信在京城的研發團隊近期又招了幾名新人,團隊人數擴展到二十七個人。因為提前訂了位置,在來仙居拿到了一個小廳。大家湊了三桌共同慶賀陳笑高升至景華通信的總經理。
  章文君作為公司的高級行政秘書坐在陳笑的旁邊。左邊是硬件部門的研發負責人周志龍的女朋友--吳青梅。
  她和陸景、杜衛成接觸的比較少,有些好奇的問吳青梅,“陸先生的女朋友真漂亮。她旁邊的是杜總的妻子?”
  吳青梅笑道:“是啊。”心說,“他在江州還有一個更漂亮的女朋友呢。他可是個年少多金的花心公子啊。”
  她又笑道:“章助理,咱們從景和電子出來的人都知道跟著陳總升職是最快的。”
  章文君來了些興趣。問道:“哦。怎么說?”
  “最早一批進景和電子的員工一共有四個人,都是景少親自招聘進來的。陳總身上兼職最多,她的工作經常換來換去。在她手下工作說不定兩三個月就有可能被提拔為管理人員。現在幾家公司里面經陳總提拔的中層干部人數最多。”
  章文君倒是沒有聽過這些逸事,一晚上都在聽著吳青梅說景和電子初創時的趣事。
  吃過晚飯陸景和張漓一起回燕湖家園。張漓今天穿著仙草黃格子長袖襯衣。白色的七分緊身褲,秀發自然的披在肩頭,打扮的靚麗無比。
  “你手下那個總經理好像很喜歡你呀。她整晚上眼睛都在你身上。”進了家里,張漓笑兮兮的問陸景。
  陸景也覺得挺悲催的。不知道誰提了一句喊家屬過來一起吃飯。杜衛成的妻子孔冰玉現在就在張漓的環球雅思里面做事,結果可想而知。
  不是什么事都是在他的掌控之中的。陸景伸手在張漓的翹臀上拍了一巴掌。臀波蕩漾,“你們兩個見面我頭都快大了,你還取笑我。”
  “你活該呢。誰讓你到處騙小姑娘。”張漓笑著跪在沙發上,勾住陸景的脖子,膩在他懷里。她也沒怎么生氣,正兒八經要吃醋也輪不到她。想著中午才和關寧打完電話,她心里還發虛呢。
  陸景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在她滑膩的臉蛋上吻了一口,“我想會事情。”
  “哦。”張漓乖巧的答應一聲。起身做自己的事情。她知道最近陸景似乎遇到了一個大麻煩。
  陸景點了一支煙,歪在沙發上,思考著接下來的走勢。
  今天不過是較量的開始,還遠遠沒有到塵埃落定的時候。從衛東陽處得來的消息,本來在建行總行這一層面就可以解決問題。當支持景華通信的聲音占了上風之后。有更上一級的力量進來干預了。
  可以肯定徐副行長一定是出手了。
  魏源說到底只是舒書記的秘書,他想要完全的繼承舒書記的政治資源是不可能的。江南系內有的人賣舒書記的帳,未必就會賣魏源的帳。
  這一次打掉徐副行長,等于是將魏源的左膀右臂給斷了一只。那么。他的力量還有多少呢?
  陸景不由得瞇起眼睛走到陽臺上看著夜色中燕子湖。水面上仿佛有一層迷霧遮住了湖水的真面目。
  從扣魏曉華的法拉利開始試探魏源的力量,到現在因利勢導布局讓徐副行長跳進來。指導思想都是要在爭奪派系|接|班人的路上將魏源先清出去。
  擺在自己和大哥面前的路布滿荊棘。就如同此刻看不清的燕子湖,夜色之中不知道前面還有多少敵人等著,但是他有信心闖出一條路來。
  這次景華通信的事件會讓人重新認識到他,將徹底的改變他在一些人心中紈绔子弟的形象。
  …
  錦園別墅10號別墅里庭院幽深,微風習習。二樓的書房里正亮著燈。
  一樓的小客廳里,衛婉儀捏著一顆葡萄輕輕的咬著,美麗的臉上籠罩著如輕煙般的憂愁。
  衛婉瑩舒服躺在木藤靠椅上,看著窗外的月色傾瀉在草地上,透明的玻璃窗隔絕了外面蚊蟲的叮咬。剛剛一大家子吃晚飯,兩個女孩躲正在這里說悄悄話。
  “姐,有什么好發愁的呀。東方實業不就是被查了違規貸款嗎?又不是什么大事。你看大哥臉上表情輕松的很。我覺得很快就會過去。”
  剛才在吃飯時,衛東陽說了幾句最新的消息。市建行內部已經確定東方實業違規貸款。正在討論處理辦法。
  衛婉儀扭頭看她一眼,清聲說道:“要是很容易過去,我爸就不用特意趕回來。”
  “說不定是其他的事情呢。”衛婉瑩毫無淑女形象的拍拍小肚子,“你不會是擔心某個小子吧?他的違規金額可是將近東方實業的五倍。而且還進入了司法程序。”
  “我才不擔心他呢。我跟他有沒什么關系。”
  衛婉瑩爬到她臉邊,笑嘻嘻的問道:“真沒關系?”
  “本來就是沒有關系。”衛婉儀咬著嘴唇說道。沒防著衛婉瑩撓她的癢。兩人在小客廳里嘻嘻哈哈的鬧起來。
  二樓的書房里。煙霧繚繞。衛東陽看著他爸,說著自己的觀點:“爸,嚴家主動挑起事端,查東方實業的貸款手續。我們要給他們一點顏色瞧瞧。”
  衛國梁笑著道:“你打算在給他點顏色瞧瞧?”
  “嚴昌思不也有違規貸款嗎?一樣是證據確鑿的事情。上次市建行的劉行長差點就抓住了嚴昌思的把柄。結果被上面的柳副行長干預,導致無功。”
  衛二叔抽著煙說道:“違規貸款只是小事情。建行最多罰點款,調低我們的信譽評級。它還能走司法程序不成?
  景華通信的事情人為推動的痕跡太明顯。嘿,5億元在銀行眼里是多大點事啊。
  聽說景華通信的事情上面有人在關注。我們現在不能大動干戈去和嚴家死磕,影響不好。我的意見是低調處理。”
  衛東陽奇怪的道:“誰在關注?”
  “鐘副總。”
  衛東陽愣是沒有反應過來。嘴巴半天沒合上。怎么被捅到學院派的旗標人物面前了。到了那個層面,景華通信這件事只是芝麻綠豆大的事情。
  衛國梁沉著點煙,“怎么回事?”他今天才回京城,還不知道這條消息。
  衛二叔幸災樂禍的說道:“聽說是林忠學密見鐘副總談了半個小時。談完后鐘副總調閱了相關資料。指示還沒下來。林忠學的話倒是流傳出來。
  他說‘有些人不務正業,管金融的不解決企業的實際問題,反倒想著怎么找企業的麻煩。這是想干什么?
  人家企業在那里又沒有跑。運營狀況良好,貸款用途一筆一筆的清清楚楚,怎么就涉及到欺騙了。工作在一線的人員對放貸沒有經驗?貸款收不回他會負責的嘛。你瞎摻合什么?”
  衛國梁笑著道:“林忠學居然肯在鐘副總面前力挺老陸家。老陸家這手棋走得很妙啊。有些人的日子要難過嘍。
  我們也不能什么都不做。川南是個好地方啊,我在黨|校里面有個同學資歷也夠了。正好在川南工作。看看能不能動一動。
  京城這邊的事情我們低調處理。”
  衛二叔笑道:“就怕嚴家不肯交換。東陽是要走仕途的,這件事如果爆發出來對他日后有些影響。”
  衛國梁曲起手指數了四個指頭,“由不得他們了。這次渾水摸魚的人這么多,嚴家未必就敢讓我們再插進去。更何況老陸家逮著機會怎么可能不反擊。”
  衛二叔點點頭,愉快的笑道:“應該如此。大哥看得明白。”
  衛東陽還有有點迷糊。不明白他爸怎么曲了四根指頭,他數了數,似乎沒那么多。衛國梁對兒子說道:“東陽,明天邀請陸景來家里做客。我見見他。這小子有點本事。敢把水攪渾又能找到破局點,是個人物。”(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