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3)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3)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3)     

重生之世家子弟213 醞釀中的反擊

身在異地,陳笑睡得不是很踏實,被清晨的清光擾醒。將窗簾拉開,推開窗戶,金色的晨光流泄進來。
  低頭看著身上的大號襯衣被壓得鄒巴巴的。陳笑臉上有些發熱,昨晚喝得微醺,倒沒覺得羞澀,現在才發現膽子太大了。
  她貼身衣物都沒干,襯衣下面空蕩蕩的。看看表,已經是七點二十二分。想著今天又要準時去公司應付調查組頓時覺得膩歪的很。她平常的上班時間都是九點,偏偏這幾天需要八點半鐘趕到海嘉大廈。
  “咦,你怎么起這么早。”陳笑走到客廳里,看到陸景拿了一把靠椅,懶洋洋的坐在陽臺上抽煙。
  陸景身邊放了一個圓形的軟墩子,上面放著白瓷煙灰缸。陸景側身點點煙灰,說道:“我一個人睡覺的時候都起得很早。”
  陳笑穿著他的襯衣,襯衣下擺遮住她半截渾圓如玉的大腿,行走間大腿光潔的肌理若隱若現,有著難言的性感。特別是陸景知道她下面空無一物,心里更是覺得此刻的小美女有著別樣的誘惑。
  “衣服放在客廳里面了,你試一下。”陸景微笑著道,沒有繼續用眼睛占她的便宜。
  “哦。”陳笑心里感到微微的一絲甜意。她剛才還在發愁怎么辦呢。或許正是陸景在生活中這樣細微的關心讓她迅速的淪陷。
  外出吃過早飯,坐著曾紅英的車前往海嘉大廈八樓。陸景、陳笑、杜衛成、王臣澤幾個人先碰了一下頭。陸景將手中的半成品手機放進袋子里交給陳笑保管。
  …
  “根據我們目前討論的結果,那幾項專利技術并不足以認定景華通信屬于高科技企業。所以,我們認為你們涉嫌欺騙建行貸款的行為是成立的。”
  剛剛在會議室里坐好,調查組的副組長田主任立刻宣布了調查組的結論。
  陸景抽著煙問姚佳杰,“姚組長的意思也是這樣?”
  “恩。”姚佳杰應道。姓田的得了她身后人物的授意在調查組內一力堅持這個結論,他有什么辦法。
  “那依田副組長的意思,景華通信要出示何種證據才能證明自己是高科技企業呢?”
  田主任嗤笑道:“陸先生,幾項實用型的技術專利說明不了問題。你們連產品都沒有。怎么可以說自己是高科技企業呢?這有點牽強附會了。”
  “嘿,照田主任這個說法,現在能被認定為高科技企業的公司能有幾家?”
  田主任眉頭一揚。把手里的資料放到桌子上,冷冷的說道:“我現在只負責調查景華通信的問題,其他公司的問題我管不著。”
  陳笑聽得真是想上去抽她一耳光。這惡婆娘擺得就是一副針對景華通信的嘴臉。
  “陳總,把我們的產品給田主任看看,讓她開開眼界。”陸景把手里的煙滅了。從容的說道。
  陳笑將手里的半成品拿出來。遞給前面的調查組成員,“別摔壞了,你們賠不起。”
  那調查組的成員見這個美女副總出言不遜,心說:“你就狂。等會有你們哭的。”
  田主任看了一眼,隨手將半成品的手機放到桌子上,“還沒有進入市場銷售的產品不能算數。”
  陸景說道:“將技術專利應用到產品上并將產品推向市場的企業是符合建行低息貸款的政策。”
  田主任仿佛一只被激怒的母雞,雙手撐在桌子上,半站起來盯著陸景的眼睛說道:“建行的政策里面有那一條有這樣的說明?你找出來給我看看。”
  陸景對杜衛成打個手勢。“把第三方對景華通信研發團隊的估值報告的復印件拿出來給調查組看看。”
  他本來還想著今天把核心技術專利拿出來證明景華通信的研發能力。哪知道這個惡婆娘上來就下了結論。多說無益,底下見真章吧。
  他在貸款申請書上寫著景華通信研發團隊具備研制數字手機的能力,現在他把產品拿出來了。
  第三方的估值報告可以確認景華通信5億的貸款額度沒有問題。調查組現在唯一能揪住景華通信不放的地方就是高科技企業這一個問題。但是提供了技術專利她還不承認,那還要怎么樣?
  高科技產品?現在華移和聯信正在做數字手機的貼牌生產,他們是高科技企業?就是郵電|部的人也不敢這么說吧。
  田主任坐下來,不屑的說道:“我現在不看你那個報告。那個第三方的評估報告不具備權威性,不能采用。你們要是再也拿不出什么有力的證據,我們調查組的結論就可以定下來。
  有什么證據趕緊拿出來。我要讓你心服口服。”
  姚佳杰把玩了一下手中的手機。外觀有些丑陋,但是基本的功能已經具備。可以稱得上是半成品。
  他聽到田主任這句話,忍不住皺了皺眉頭,這話有點過了。其實按照他的想法,景華通信可以過關。就像陸景剛才說的,真要死扣規定。現在有幾家高科技企業?
  陸景嘿然一笑。他要是真的只有十九歲,現在就能跳起來暴打田主任一番。
  田主任這些整人的小手段真是嫻熟,嘴里的理由一套一套。顛倒黑白的本事真不差。你和她講道理,她就和你耍流氓。
  “咚!咚!咚!”不待小會議室里面的人回答。外面敲門的人就推開門走進來,“那位是市檢|察院的田主任。”
  田主任正在用居高臨下的眼神看著陸景。享受著勝利者的樂趣,見有人不請自來,不耐煩的看向門口,“你是誰?”
  張勝利從后面走進來,先向陸景笑了一下,然后面色嚴肅的說道:“田苗辰同志,我是紀|委第三室主任張勝利,有幾個問題需要向你核實。請跟我們走一趟。”
  “啊?”小會議室里想起了一陣低聲的驚呼,居然是“雙|規”。在驚顫之余,一干小干部不免又有些八卦。
  有幾個人偷偷的打量著橢圓形會議桌對面的青年。剛才張主任進來先向他笑了一下,莫非這是他的反擊?心里不約而同的想到:“前幾天我們說話是不是太過了一點。”
  田苗辰臉上的表情從驚愕轉為憤怒,尖叫著道:“你們這是公然的報復。你們不公平。”
  張勝利在紀|檢戰線上也干了十幾個年頭,各式各樣的人物見了不少。那里會怕她張牙舞爪,冷冷的道:“田苗辰同志,請你配合我們的工作,說明你的問題。我們不會冤枉任何一個好同志,但是也不會放走任何一個已經腐化、墮落的同志。”
  說完。打個手勢。他身后的幾名科員走上前將情緒失控的田苗辰帶走。
  聽著田主任的尖叫聲遠遠的傳來。坐在會議室里的調查組成員面面相覷。剛才田主任還在這兒說要人心服口服。現在就被紀|委請去喝茶。這種落差委實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大家里面有種空蕩蕩的感覺。
  姚佳杰站起來說道:“今天的調查就到這兒吧。”事情發展到這個局面已經不是調查組所能控制的。他需要回去向上級匯報。
  陸景送調查組的人離開,見張勝利還在走道里站著,笑著走過去將他請到自己的辦公室說話。
  陳笑眼睛里的笑意再也藏不住,美麗的大眼睛笑得如同月牙一般。對迎上來的章文君說道:“真是解氣。文君,幫我到一杯冰咖啡過來。”
  說完,踩著高跟鞋跟走向隔壁京城快遞的辦公室。高跟鞋在地板上響著清脆的回音。杜衛成笑了一下也走了過去。
  “呃。”王臣澤嘴角動了動,“老大們,這什么情況。咱們今天還上不上班啊?”昨天又臨時通知放假一天,他作為研發團隊具體的負責人要考慮這些細節問題。
  “呵呵,景少,你這辦公室可真不錯啊。”張勝利接過陸景遞來的煙。
  陸景笑著道:“張主任要是愿意我請設計師幫你設計一下你的辦公室,裝修費我出。”
  張勝利笑著擺手,“那怎么成。別干了十幾年的工作把自己繞進去了。”
  陸景也是開玩笑的。張勝利沒有點煙,而是說道:“同志們還在下面等我。老領導托我轉一句話,‘景華通信不會受到委屈的。’”
  陸景點了點頭。今天張勝利了過來他是不知情的。但是這句話在加上張勝利今天的動作無疑就是袁市長的表態。他對景華通信是支持的態度。
  他的這個表態很強硬。和某些人爭鋒相對,毫不退讓。
  張勝利告辭離去。以他的級別今天處理田苗辰根本不用親自出馬。但是老領導指示首戰要必勝。
  更何況是涉及到陸景的事情。他更愿意賣力。親自跑一趟絕對合算。他腦門上早就打著一個大大的“袁”字,當個急先鋒也沒什么。
  陳笑推開辦公室的門,歡笑道:“真是痛快啊。陸景,調查組不會再回來了吧?”
  陸景手里拿著煙,笑著道:“誰知道?看結果吧。你一會通知王臣澤,讓員工們下午開始恢復上班。”
  等杜衛成也進來,陸景說道:“今天把產品拿出來,就要考慮后面要面對的事情。笑笑。我把你的級別提一級,從今天起。你擔任景華通信的總經理。當然,我的助理你還得兼著。我最近要抽出時間看書,那些瑣事要你幫我處理。”
  杜衛成笑道:“笑笑,你又升職了。今天晚上要請大家吃飯啊。順便慶祝一番,提升士氣。”說著,對陸景道:“景少,咱們這次過關了吧?”
  陸景謹慎的說道:“還要再等等,現在說這個還為時過早。但是后面的事情和公司沒什么大的關聯。公司可以恢復正常的工作秩序。這樣鬧了幾天,咱們的樣機又要推遲幾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