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211 調查組至景華

站在如茵草地眺望遠處的藍天白云令人心曠神怡。衛東陽拿著推桿將高爾夫球準確的推進洞里。
  凌雪月微笑著把球桿交給球童,摘下白手套,“這局又是你勝了。咱們回去歇一會。”她穿著白色的運動服身材窈窕,該大的地方大,該小的地方小,保養得若三十歲的精致麗人。
  衛東陽對凌雪月沒有其他的想法,更多的是將她看做一個可交往的異性朋友。當然不能否認她淡雅、高貴的熟婦氣質對他頗有吸引力。
  “建行總行的祝副行長那里我已經打過招呼。他們今天上午開會討論景華通信涉嫌詐騙貸款的事情。”凌雪月坐在白色的塑料椅子,吸著果汁看著天邊的白云,悠然的說道,“我覺得陸景是早有預謀要把你拖進去。從他說服你投資怡家超市和京城快遞開始,他就在謀一個局。”
  衛東陽將擦汗的毛巾遞給球童,拿著冰咖啡喝著微笑道:“或許吧。這種事情說不清楚。但是這次是清除嚴家在建行系統勢力的好機會,我沒有不利用的道理。”
  凌雪月取笑道:“不只這個吧?有沒有討好你未婚妻的意思?易,嚴兩家的恩怨我可是知道一點的。”
  “也不盡然。”衛東陽笑著喝咖啡。事情發展到現在很多脈絡都是清晰的。首先是嚴景銘主動挑起事端動用嚴家在建行的影響力要求清查景華通信的貸款。
  既然嚴景銘可以不顧忌他的看法,他為什么不能還擊?他和易妍玲的婚姻已是定局,嚴家的力量對他個人而言就是潛在的敵手,現在有如此良機又怎么可以放過呢?
  市建行的江副行長公然挑釁劉行長的權威,不把江副行長壓下去以后還怎么駕馭部下。劉行長在建行系統的影響力越大,衛家在建行系統的影響力也就越大。
  至于衛家和嚴家是否會交惡,現在談這個問題為時過早。一定的裂痕肯定是有的。但是相比于擴大在建行系統影響力的利益而言,這點所謂的裂痕可以忽略不計。
  在這件事情上他暫時還沒有看出陸景的目的。表面上陸景似乎是在被動的應戰,但是以他所了解的情況來看陸景應該是在謀劃什么。否則他要洗脫景華通信身上的涉嫌欺騙貸款的嫌疑還是很簡單的,不用搞到現在進入司法程序。
  “凌姐認為陸景的目的是什么?”
  凌雪月笑道:“這我哪里清楚。他此前似乎和嚴景銘并沒有什么恩怨。要說他做局坑嚴景銘也太假了。他要真能謀劃到那一步。我現在就退休回家得了。”
  頓了頓,心里忽然一動,“你說他有沒有可能是做局坑魏曉華?前幾天魏曉華在定海四中校門口被人被打成了熊貓眼,昨天莫心藍拜訪我的時候說是陸景找人做的。”旋即自己笑起來,“應該沒這種可能。這件事根本就傷不到魏曉華。”
  衛東陽也笑起來。“不猜了。等結果吧。”說著。抬起手腕看時間,已經是上午十一點二十七分,建行總行的行長會議也該結束了吧。
  …
  叮咚的輕音樂如同流水般歡暢,窗廚邊人造的小溪從假山、假石潺潺流過。
  莫心藍優雅的用勺子舀著碗中的港式甜點雙皮奶。“來京城這么久,我還不知道有這么一家正宗的港式餐廳。”
  “你平常不要總是忙于工作,要多享受生活。”黃鴻奇抽出紙巾擦擦嘴,“對新虹百貨你占盡優勢,還有什么可以擔心的?”
  莫心藍笑著搖了搖頭。一縷長發落到胸前,她伸手用尾指將頭發撩到肩后,風情動人,“不是這樣。我現在才知道錯了方向。天藍國際成立的根本目的是壓制陸家在京城資本的發展。但是昨天我接到消息,與陸家關系密切的盛泰電器已經將分店開到了江州。
  而進軍零售業的怡家超市更是在京城地位穩固。天藍國際在平價超市這一塊的月銷售額只有怡家超市的四分之一。
  可以說我最初的目的是失敗了。”
  黃鴻奇笑著點點頭,“做生意還是以賺錢為第一要務。斗氣大可不必。你現在的盈利很可觀吧?”
  “還行。”莫心藍微笑著道,心里不屑的想道:“虛偽。你通過我借錢給陸景不就是想讓他的資金鏈崩潰嗎?要不是他在江州欺負你的孫子,你能這么干?當初我找你拆借資金你開的是什么條件?”
  黃鴻奇的助手將電話拿過來,黃致遠放下筷子。拿起手機聽了一會,掛掉電話。
  “上午建行總行的決定出來了。市建行打算著手撤銷對景華通信的指控并準備在近期進行內部整頓。唉,可惜了。”
  莫心藍愣了一下,心情瞬間變得有些糟糕。有些人也太沒用了,都到這個份上了。還能讓景華通信翻盤,失望的問道:“怎么回事?”
  “有兩個副行長幫景華通信說話。特別是分管風險投資的祝副行長也幫忙說話,他的意見分量很重。”黃鴻奇喝著港式羅宋湯,慢慢悠悠的說道。
  他對建行總行的處理意見只是有些可惜。沒到暴跳如雷的地步。
  莫心藍再喝著港式甜點雙皮奶時突然感覺到微微的苦澀。竟然是這樣的結果。她再一次感覺到對手的難纏。
  昨天晚上從調查組流出的消息。景華通信擁有幾項關于數字手機電路設計的幾項實用型技術專利,但是這樣就可以認定景華通信是高科技企業嗎?這樣就可以認定貸款評估時沒有貓膩?
  她失望的嘆了一口氣。嚴景銘的能量看來并沒有想象的那么大。
  …
  匯海大酒店一間奢華的包廂內。江副行長坐在會客廳里有種心力憔悴的感覺。中午吃飯的時候他已經知道總行會議的最新決定。如果市建行要進行內部整頓,他必然是首當其沖。
  “唉,當初是鬼迷心竅,怎么就聽信了嚴景銘那小子的話。不查景華通信的那筆貸款什么事都沒有。還以為能坐上市行長的寶座,現在連副行長的位置都保不住了。”
  嚴昌思站在窗戶邊抽煙,沉默了一會還是開口問道:“老江,什么情況?”
  “昌思,咱們是多年的老朋友了,我也沒什么好隱瞞的。這次我的位置怕是不保啊。你要做好被調查的準備。對面的反擊不會這么快就結束。”說著,站起來準備離開。
  嚴昌思過來相送,他拍拍嚴昌思的肩膀:“小兒誤人啊。”語氣很有些不滿。
  嚴昌思送別了江副行長,拿起電話打給兒子嚴景銘:“你在哪里?我限你一刻鐘滾回家里去。”
  說著,憤恨的掛了電話。江副行長話里的意思他很明白。要是他這次位置不保。自己也會受到調查。
  “你除了會玩女人,你還會干什么?二十四歲的人,天天鬼混,到處搞事。你嚴景銘的面子值幾個錢?你以為你是大爺啊?王八蛋!氣死老子了。我TM怎么會有你這么混賬的兒子。好了,你老子現在的公司垮了,你甘心了,你舒服了。小兔崽子!你再給老子惹事,就給我滾到國外去呆兩年。”
  嚴昌思住的別墅內。嚴昌思正在憤怒的咆哮,說到氣處順手把茶杯丟了出去。客廳外面的傭人連大氣都不敢喘。
  嚴景銘低著頭理了理衣服,等他父親罵了一刻鐘勢頭稍弱時說道:“爸,這也不能全怪我。當時莫心藍遞了一份材料給我,上面言辭鑿鑿的說景華通信的貸款有問題。我才遞給了江叔叔,否則我那里會干這樣的事。江叔叔要不是想著升行長,他也不會這么賣力。
  爸,現在不是罵我的時候,你是不是給叔叔打個電話。先保住江叔叔的位置再說。再說。就憑一份第三方的價值評估報告也不能說明什么。就算5億元的貸款額度沒有大問題,但是低息貸款的政策是給高科技企業的。景華通信算不算高科技企業還不是要市里的調查組說了算。
  只要景華通信不被市里認定為高科技企業,他們還是涉嫌欺騙貸款。那幾份數字手機的技術專利能說明什么,掩耳盜鈴的東西。”
  嚴昌思鼻子里冷哼了一聲,剛才臭罵了他一頓。現在倒不好夸他腦袋靈活,“你平常沒這個表現吧?”
  “那是你沒有發現我的優點。”嚴景銘應了一句,心里越發的感激齊靜瑤。這都是她的分析。
  嚴昌思不再說話,拿起手機給弟弟打電話。京城市的馬市長和弟弟走得很近。
  …
  江副行長頹然的坐在辦公室里。不舍的看著辦公室里已經習以為常的布置,現在看在眼里是那么的親切和令人向往。他已經做好了被帶走調查的準備。
  “你好!”桌子上的電話鈴聲響起。江副行長手哆哆索索的拿起電話,嗓子干得差點說不出話來,腳有些發軟,他不得不坐到自己日常辦公的真皮椅子上。
  “小江啊,是我。”
  是總行柳副行長的電話。聽到電話里老上級親切的聲音,江副行長心里五味雜陳。
  “總行的黃行長剛才和我溝通了,景華通信的事情對建行的影響很壞,我們內部的決定要慎重,不忙著撤掉對景華通信的指控,要等市里調查組的結論。但是我們內部也需要重新再審視一遍我們的工作。”
  “這…”江副行長激動的說不出話來,居然還可以死里逃生,腦筋飛速的轉起來體味領導的意思,“柳行長,請您指示,我保證完成任務。”
  “恩。我接到舉報衛東陽有幾筆貸款不怎么合乎規矩吧。你查一查。擔保人都不具備資格,景華通信的這筆貸款還是有問題的嘛!
  你要拿出你平常快速、準確、專業的態度來做事情。”
  “好的,我保證完成任務。”江副行長欣喜若狂,按照這個思路下去,作為放貸給景華通信的審批人劉行長不是也有可能追究責任,但是事情怎么會突然出現轉機呢?
  掛掉電話,柳副行長嘴角浮出一絲笑意,他就喜歡小江這一點,站隊不馬虎,有專業水平。這樣的能員當然要保住。
  他聽說央行有位領導和黃行長溝通了一下,改變了黃行長的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