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208 真正的目標

天藍如洗,五月中的江州已經熱得難受。來接機的是陳笑和她的助手章文君。
  章文君長相文靜秀氣,個子高挑,修長飽滿的身體穿著職業套裝里很有些職場白領的味道。
  陸景看過章文君的簡歷。她今年二十三歲,去年才從楚北大學畢業。男朋友的父母嫌她家境太差不同意兩人處對象。男朋友拗不過家里和她分手。她也恨了心,非要混出個人樣來。平常在公司里很拼。正好陳笑抽調人手組建協調小組,就將她從景和電子調了出來。
  對這個肯吃苦拼命的女孩陳笑有意指點就調到身邊當助手。陳笑在四月底景和電子、景華通信、瑞豐幾家公司的高級行政主管會議上明確為陸景的助理。以郵件的形式分別傳達到三家公司的中層管理層。
  她的事情驟然就多了起來,不得不配備專門的助手來協助她處理日常事務。
  “爸。”陳笑抱了陳樂義一把。陳樂義笑呵呵的拍拍她的背,“還像小女孩一樣。”把手里的東西遞給小謝,和陳笑坐到前面的別克商務車里細問她在江州的生活怎么樣。
  曾紅英將銀灰色的奔馳V60的司機換下來,駕車跟在別克商務車后面。在出了機場高速之后,陸景說道:“我們去江州大學。晚上再請陳律師他們吃飯。”
  楊玉立在長江酒店訂好了位置等著給陳樂義接風洗塵。陳笑是作為瑞豐公司的代表全程陪同。
  陸景在京城風雨欲來的時候飛往江州,主要的事情不是來做正在江州調查景華通信的建行調查組的工作,也不是處理白沙改造的事情。白沙改造的事情早就和楊玉立溝通清楚,并不需要他親自跑一趟。他是來處理他、丁靈、余志成三個人進入江州大學讀書的事宜,并且他需要見大哥一面,說說他的計劃。
  江州大學里面櫻花落盡,李湖岸邊還能見到殘花的花瓣。陸景與關寧并肩坐在清涼的石凳上,相偎在一起看著波瀾不驚的湖水說著一個多月來分別的相思。直到兩人的肚子都咕咕響起來,才想著要去吃飯。
  “又要為你逃課了。”關寧站起來開心的伸著懶腰,姿態曼妙。有著驚人的美麗,秋水似的眸子里有如清泉般的目光,讓人心曠神怡。
  說起來她逃課大半原因都是因為陸景拉她逃課。陸景把她的書包背在背上,伸手拍著她俏臀處的灰塵,“書包怎么重了不少?”
  “這學期多選了幾門經濟課。我指望著你過來和你做同學呢。”關寧偏頭看著陸景燦然而笑。
  穿著青綠色連衣裙的她。在湖邊校園的氣息里顯得明麗動人。陸景說道:“那我以后課后作業就抄你的。”
  “幸好你沒說讓我幫你寫。總算沒有到無藥可救的程度。”關寧笑兮兮的拉著他往南陽街走去。
  兩人吃過飯。陸景徑直去找周副校長。昨天就已經和他約好時間。談完入學的事情出來,見關寧坐在花壇邊清涼的大理石邊沿上看書。一張完美的瓜子臉在樹蔭下顯得異常迷人。她專注的神情有著一股沁人心脾的幽靜感。
  一縷碎發落在她蔥管似的瓊鼻,她微微的整理一下,不經意間看到陸景正站在不遠處沉迷的看著她。她露出一個動人的笑容。抿嘴而笑,如嬌似嗔的神情讓周圍美麗的景色在瞬間都失去了顏色。
  一個男生拿了一張白紙疊成的飛機丟在關寧的腳邊,鼓起勇氣看了關寧一眼,大口喘著氣快步跑開。
  陸景笑著走過來撿起飛機,“你猜里面是中文的還是英文的情詩”關寧把書包掛在陸景的肩膀上。笑著道:“為什么要在遠處偷偷的看我呀?”
  陸景將書包背好,摟著她柔軟的腰肢,“我哪有偷偷的看,我是光明正大的看。”說著用臉貼著她微涼的臉,輕聲道:“從另外一個角度欣賞你的美麗讓我不自覺的沉醉。”
  陸景相親的事情,她怎么會不知道?關寧抿著嘴笑,能明白陸景的心意。是有些歉意之后的疲倦,對自己諒解的感激,要一起走至人生終點的信念。種種紛雜的情緒就這樣傳了過來。她心里想:“真想更貼近他,更貼近他,能溶進他身子里就好了。”
  陸景打開紙飛機里面飄出兩張電影票。關寧看著落在地上的電影票,將電影票撿起來,和飛機疊在一起。回頭看去,看到剛才男生遠遠的綴在她和陸景身后。關寧微笑著把飛機票放在了右手邊四季常青的灌木叢上。后面那個男生遠遠的看到這個紙飛機。
  電影票對普通的大學生而言大概要花去半個月的飯錢。
  陸景笑著看她做完這一切,為她的善良而心動,倒是想著自己還沒有和關小寧一起去看過電影呢。
  …
  與陳樂義一起吃了晚飯。陸景去大哥的家中和他密談。江州的黨|代會明天要召開。大哥將順利當選為代市長。來江州八個月后,大哥在江州的根基已經悄然發芽。無懼任何人的搗亂。
  從大哥家里出來時,接到了邵秋蘭的電話。皎月當空,陸景步行出小區,聽著電話里邵秋蘭微醉的吳地軟語:“陸景,真沒想到你會用這樣的方式把魏曉華打發走。莫少鋒給我說魏曉華絕對不會有臉在開車在四中門口等著。謝謝你啊!”
  陸景笑著道:“不用客氣。”他不會做了好事不留名。這件事要是別人問他,他肯定會矢口否認。不過秋蘭姐問他他就沒有遮掩的必要。
  陸景讓唐悅找人扮著混混,氣惱的質疑魏曉華騷擾他女朋友。兩人很快就發生口角,接著魏曉華就挨了一拳頭,被砸成熊貓眼。當然,更巧合的是京城日報采風的記者錄下了全過程,第二天文章就見報,讓魏曉華有苦說不出。他總不能為這事開新聞發布會澄清他沒有騷擾高中少女吧?那只會越描越黑。
  “恩。好了,不說了,就是感謝你一聲。”說完,飛快的掛掉電話。陸景尷尬的摸摸鼻子。那天早上被她看光的事情讓兩人心里都有些尷尬。
  …
  或許是由于立豐控股的改造方案過于出色,也或許是由于副書記陸江的一力支持。白沙改造將會由楊玉立的立豐控股公司主導,聯合市建委、白沙居|委會共同推動。
  白沙民居將會改造為一個“井”字形的布局,廢除原有得格局。瑞豐公司以三千萬美金的價格買下白沙改造后的一條長街的物業,預付一千萬美元的定金給立豐控股。立豐控股將會用這一千萬美元作為白沙改造的啟動資金。一千萬資金早在四月底書記辦公會確定白沙改造之后就到了立豐控股的賬面上。
  在五月四日確定由立豐控股承接白沙民居改造的項目后,已經先后有多家銀行找到楊玉立希望貸款給他。
  楊玉立正在謹慎的考慮貸款事宜。白沙的面積足有1120畝,目前江州市住宅用地的土地轉讓金是每畝二十萬。所以立豐控股將會采取分期付款,分期改造的方式完成白沙民居的改造。
  立豐控股實際所消耗的資金并非僅僅只是2億多的土地轉讓金,還有白沙拆|遷安|置費用,補償費用,以及改造所需要的費用。市財政不僅不會撥一分的款,還會派專門的工作小組盯著各項費用是否到位,有無損害白沙居民利益的情況。
  說白了就是讓立豐控股主導拆|遷并且所開出的補償條件不能讓白沙的居民有怨言。
  這個條件是極為苛刻的。正常的開發流程應該是有政府負責拆|遷完畢開發商才會接手土地進行開發。所有的風險都會有政|府承擔。立豐控股卻是把應該有政府承擔的責任攬到自己名下。
  看起來極為不明智。但是聯想到即將就任的代市長陸江和立豐控股背后極為復雜的關系就能稍稍明白立豐控股這么做的動機。
  正是對政府這樣優厚的條件使得立豐控股在被指定為承擔白沙改造項目的公司時市里面反對的聲音不大。
  當然,有些人是想躲在暗中等立豐控股犯錯后再出手。
  陸景在江州只停留了兩天就返回京城。建行對景華通信的調查組已經返回京城,建行內部很快就會做出判定。
  市建行江副行長對次貸款的質疑主要包括兩點。第一景華通信名下土地的價值是否過高?第二景華通信的研發團隊是否有能力如提交的材料所說能自行研制手機。這關系到是否符合給予高科技企業低息貸款支持的條款。
  國內的很多事情是查就問題,不查就沒有問題。
  雖然只是市建行內部的調查,但是這次對景華通信的調查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豫北系想要打壓江南系早就不是什么新聞。這或許會是一次良機。
  火已經讓建行點起來。接下來就要看各方的運作,絕不會那么輕易的收場。
  陸景才出機場就被占哥兒半路截到了一家僻靜的茶室里,當頭就是一句,“你在江州做了建行調查組的工作沒有?”
  陸景笑著道:“本來就是真的東西為什么要做工作?”占哥兒嘆了口氣,說道:“你這兩天去江州,我以為你是去做建行調查組的思想工作。聽說建行總行的領導已經在關注這件事。我聽到的風聲對你很不利。小景,到底有沒有問題?”
  PS:ps:晚了。請大家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