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207 違規貸款

景華通信的事情唐悅也很清楚。景華通信接到建行的通知后,陸景就讓他幫忙打聽市建行和建行|總行負責人的資料。
  有些人的資料對于外界來說可能高深莫測,但是對于公子哥的圈子來說并非絕密。
  此次力主調查景華通信貸款是否違規的是市建行的江副行長。這一決定得到了總行某位領導的支持。劉行長順水推舟的要求清查市建行這兩年的大額貸款有無違規的放貸操作。
  他很清楚江副行長和嚴昌思密切的關系。從去年九六至今年九七年五月,嚴昌思的天逸投資有限公司分兩次從建行貸款3億。里面有貓膩那就很難說了。
  陸景遞了一支煙給唐悅,默默的抽著。小會議室里的氣氛有些凝重。半響陸景才說道:“你相不相信我?”
  唐悅坐下來抽煙,“那要看什么事情。陸景。你這樣搞風險太大,我建議你先和江哥溝通。
  建行這次調查的聲勢很大,怕是真心想揪出幾個人好給上面交代。先不說景華通信的材料有沒有問題?只要我們把為魏曉華打一頓,肯定會引起他的反擊。他又不是傻子,肯定能知道是我們動手。
  市建行這么大的聲勢他不可能不知道。到時候讓魏曉華運作一下,景華通信這次貸款沒有問題也變的有問題了。我聽說建行總行有人和他弟弟魏源走得很近。”
  陸景在淡淡的煙霧中勾起一絲笑意。唐悅不知道央行的徐副行長是舒書記的門生,這才是陸景的目標。
  他是看好魏源的人物之一。只有把魏曉華卷進來,才能讓徐副行長下場角力。
  “景華通信的貸款沒有任何的貓膩經得起調查。有些事情要先做出來我哥才好運作,現在告訴他為時過早。過兩天我就會去江州。”
  唐悅把一支煙抽完,沉聲道:“好吧。我會按你的吩咐去做。事后我會安排小波去滇南避風頭。最壞的結果是我出國混幾年。”
  陸景笑著道:“真要那樣,我們一起去國外泡妞,為國爭光。”
  …
  金頂俱樂部的小會客廳里面,凌雪月慢條斯理的泡著功夫茶,她泡茶的功夫還是她丈夫杜正鵬教給她的。
  茶可以讓人心靜。這一整套的功夫就在于過程中需要一絲不茍,僅僅是喝最后的幾杯茶難以品味到其中的意境。
  將青綠的茶水倒到衛東陽面前的杯子里。香氣裊裊的升騰起來。清香環繞在鼻尖。
  “好茶!好功夫!”衛東陽由衷的贊嘆了一句。
  凌雪月放下茶壺,拿起茶杯悠閑的喝了一口,“形勢怎么樣,還頂得住吧?”昨天市建行開始調查去年至今年發放的大額貸款。有幾家公司都收到的建行的通知。作為從事投資行業的人,她很關注銀行的動向。
  衛東陽笑著道:“景華通信的那筆貸款從頭到尾都是清清楚楚的。但是調查組認為景華通信根本就不具備研發能力。這部分的估值過高。而且景華通信名下的土地有很多是受污染的土地。根本就沒有辦法建廠。土地估值過高。兩項加起來有違規操作的嫌疑。東方實業作為擔保公司也要承擔責任。
  不過,調查組也不能只憑江副行長拿來的幾份材料就下最終的結論,已經派人去江州調查取證。”
  凌雪月笑了一下,“那就是沒問題嘍?”
  衛東陽微笑著道:“誰知道呢。”這次市建行的調查之調查上億的貸款。他那幾筆款子都是幾千萬的貸款。不在調查之列。這著實讓他松了一口氣。現在就看陸景到底沒有說謊,他可是拍著胸脯說景華通信的材料沒有問題。
  不過,江副行長拿來的幾份材料從哪里來的倒是讓人疑惑。這個人一定是很熟悉景華通信的現狀。
  他腦子里不由的飄起一個明俊的臉龐。想到這兒,眼睛瞟向凌雪月,正好看見凌雪月也在打量他。
  兩個人對視一眼笑了起來。
  凌雪月笑著道:“雖然我那位不喜歡我插手政治上的事情。但是你如果有需要幫忙的地方可以和我說一聲。建行總行那里我還是能說上話的。”
  衛東陽笑著點頭。這件事越演越烈的結果。絕對不是定義在經濟事件的范疇就可以收場的。如果陸景沒頂住,那么騙貸的后果是很嚴重的,陸家的政敵們不可能不聞風而動,一定會繼續深挖。
  他作為擔保人所承擔的壓力要小很多,并且也不會是對方火力主攻的方向。
  但是,如果陸景頂住了呢?嘿嘿,嚴景銘那小子…
  …
  “姐,我正在練足球,下周我要代表七班出戰。你把我喊回來吃晚飯干嗎?”莫少鋒回到別墅里就嚷嚷開。不過臉上卻是帶著笑意。
  莫心藍指揮著傭人擺放菜碟,笑著道:“我今天心情很好,難道不喊你陪我喝兩杯嗎?”說著,又有些失落的看了一眼空蕩蕩的別墅。莫中衡,文輝都回了香港。在京城的莫家子弟只有她和弟弟莫少鋒。
  京城是虎踞龍盤之地。也是事非漩渦之地。
  莫少鋒沖了涼,換衣服出來吃飯,見他姐臉上有抑制不住的笑容,好奇的問道:“姐。你戀愛了?”
  莫心藍橫他一眼,“亂說什么。沒大沒小的。”心里想著即將倒霉的陸景感覺無比的暢快。喝了一大口紅酒。笑問道:“你心情似乎也不錯,說來我聽聽。和那個女老師有進展了嗎?”
  莫少鋒白皙的俊臉露出個苦笑的表情,“沒進展。她都不正眼瞧我。第一次見面她問我知不知道葉芝。讓我背誦一遍他的名詩《當我們老了》。我哪里會背。”
  “你不會去買書嗎?”
  “我背熟了,但是第二次換了一個題目。她問我能不能推導傅里葉變化的公式。說她是教數學的,要是連這點共同語言的基礎都沒有也就沒有談朋友的必要。
  可是,姐,我是學美術的,對數學一竅不通啊。”
  莫心藍用手指著他笑道:“呵呵,誰讓你平時不學無術。我還不知道你在國外什么樣嗎?老老實實被人家老師調教下,說不定過幾年你還真能有點能力。說吧,什么事兒這么高興?”
  莫少鋒讓人把今天的京城日報拿出來,翻到社會新聞一塊。指著上面一張畫面說道:“魏曉華也是追求者之一,他在四中門口被人打成了熊貓眼,現在可沒臉在四中門口晃。我算是去了一個強勁的對手。”
  莫心藍拿過報紙一看。一輛豪華的勞斯萊斯旁邊配著魏曉華一只熊貓眼的照片,十分滑稽。她忍不住笑出聲來。再看京城日報上的標題,“中年富豪騷擾高中少女。男友怒起反擊。”
  京城日報編輯還在這段新聞上加一段編者按:“如此巨大的年齡差距絕非真正愛情產生的合適條件。少女的男友打人固然不對。但是我們需要正視這一社會|現象。有些人在獲得物質上的財富之后,其精神層次并沒有得到進一步的升華。敢問其道德何在,有沒有廉恥之心?”
  “哈哈!”莫心藍一口紅酒噴到報紙上,全篇文章沒有指名道姓。但是魏曉華的圖片配在那里還需要多說嗎?
  那個老色鬼要成為京城商業圈子里的笑柄了。哈哈,有沒有廉恥之心?這句話問得好。
  莫少鋒得意的挑眉說道:“怎么樣,姐,這編輯說話痛快吧。我今天把這報紙拿給秋蘭看時,她第一次對我露出了笑容。哈哈。”
  “哦--?”莫心藍笑著道:“你瞞了我這么久,該把名字告訴我了吧?”
  莫少鋒期期艾艾的不說,顧左言右:“姐,你什么事要專門喝酒慶祝,搞得這么隆重。”莫少鋒指著桌面上八個精致的小菜。
  “現在不能說。過段時間你就知道了。有人要倒霉了。”莫心藍笑孜孜的和弟弟喝酒。
  蘇遠給她的材料,她轉交給嚴景銘由他遞到市建行江副行長的手中。蘇遠和她溝通過。土地問題只是一個幌子。景華通信的土地數量在材料中并沒有作假。但是任何人前往江州看到一個所謂的高新技術產業的公司原來是一家手機代工廠,他會怎么想?
  景華通信的漏洞就在于他們的研發團隊不見蹤影。蘇遠相信景華通信肯定有一支研發團隊。就算是做代工的企業也會找人拆機分析代加工的手機以增加良品率。自己搞點研發偷學技術是正常的,但是把牛皮吹到要做自己的手機就過分了。
  只要抽絲剝繭,這部分漏洞就會出現在公眾的面前。
  想到這兒。莫心藍忍不住得意的笑起來。雖然金融體系她沒有什么資源,但是嚴景銘有。陸景為了一個小姑娘落嚴景銘的面子實在是失策。大概他最近春風得意,有些得意忘形了。
  …
  京城機場大廳里面,陳樂義、他的助手小謝在大廳里面等飛機。陸景推著一個小車和他的女保鏢走過來,“呵呵。陳律師讓你久等了,剛才從海嘉大廈過來。”
  陳樂義奇怪的看了一眼曾紅英,她也太牛叉了。雇主推車她卻空著手。
  抬手看了下手表,“沒事。還不算晚。我們進安檢吧。去江州的飛機還有二十分鐘起飛。”看著滿面春風的陸景問道:“景少,你什么事這么高興?”
  陸景當然不會告訴他自己在海嘉大廈的所見所聞。從包里拿出一疊報紙遞給陳樂義。“看第一張那條新聞。”
  陳樂義掃了一眼標題《中年富豪騷擾高中少女》,大致的看了看,氣憤的說道:“有些人太不像話。居然到重點中學去騷擾女高中生。真是禽獸不如。”
  小謝湊過來看了一下,附和道:“人心不古啊。包大學生還不滿足,居然還想著騷擾高中女生。嘖…”
  知道內幕的陸景笑得極為燦爛。隨便誰看到他就知道他此時的心情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