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2)     

重生之世家子弟204 不速之客

“我當然知道是唐悅在負責。但是我和他沒有交情。”李慕清搖了搖手中的酒杯。紅色的液體在酒杯中搖晃著,暗色的燈光之下,與雪白的臉蛋相襯,構成一幅絕美的容顏。在酒吧這樣場合更容易讓人升起勾她上床的想法。
  “我們也沒什么大的交情啊。”他話里的意思還是承那天李慕清幫他解圍的情。陸景笑著為邵秋蘭介紹道:“秋蘭姐,這是李慕清。大學城里面cafe05的老板。”
  李慕清打量一下邵秋蘭,才發現這個容顏憔悴的女人很有些漂亮,見陸景的介紹不咸不淡,自我介紹道:“我是陸景初戀女友的堂姐。”
  邵秋蘭奇怪的問陸景道:“初戀女友?怎么回事?”陸景給邵秋蘭添了酒,說道:“按字面意思理解就可以了。”他不想和秋蘭姐提李菲菲的事情。
  把酒瓶里剩下的酒到進自己杯子里,對李慕清說道:“說說你的來意。”他大致上也能猜到一點,但是這種事總要李慕清先說出來,他才能占著優勢。
  李慕清譏笑道:“你身家也不少了吧,幾杯酒都舍不得請我喝?”說著,徑直去吧臺里拿了一瓶芝華士、一瓶百加得過來。
  “我聽人說唐悅在找娛樂公司的總經理,我自薦這個職位。”李慕清很豪爽的將杯子的紅酒一口喝光,將百加得倒進自己的杯子里,問沉默品酒的邵秋蘭,“要不要喝點?想要痛痛快快的醉一回就不要喝紅酒。沒有感覺。百加得號稱海盜酒。霸氣張揚,喝著很解氣。”
  她觀察了有一會兒。只邵秋蘭喝藍色妖姬的架勢就知道她是來買醉的。藍色妖姬這種雞尾酒肯定是要慢慢的品才有味道。
  “解氣是解氣。但是你的胃會難受。喝醉酒不一定要喝到吐。”陸景攔住李慕清,他可不想扶著一路嘔吐的秋蘭姐回去。
  “到半杯。我試試它的味道。”邵秋蘭示意李慕清倒酒。對陸景道:“我的酒量我清楚。”
  陸景無奈的點點頭。與半醉的女人講道理是講不通的。李慕清給了邵秋蘭一個鼓勵的眼神,轉而挑釁的著陸景,“你敢不敢喝?”
  陸景不理她,慢悠悠的道:“娛樂公司總經理的事情你要我幫你說話,你總得拿出點讓我信服的東西。”交情歸交情,但是娛樂公司的事情關系到唐悅終生大事,陸景肯定不會隨便塞個人過去給他添堵。
  李慕清不屑的冷哼一聲,“老娘是法國國立高等路易盧米耶學院電影系畢業的高材生,就任一個娛樂經紀公司的總經理的職位綽綽有余。”見陸景茫然著她一副不知道什么學院的表情。鄙視道:“國立高等路易盧米耶學院是法國最牛的兩所電影學院之一。成立于926年…”
  陸景擺擺手打斷她,“停。關鍵是你會什么?從哪所名牌大學里面出來不代表你自己的能力就強。”
  “影視相關的東西我都會。攝像、攝影師、導演這些職位我統統都可以勝任。”李慕清口氣很大。
  陸景用手指頭慢慢的敲著桌面,繼而微笑道:“我發現你們李家的女孩都挺奇葩的啊。李菲菲去斯坦福讀藝術專業,你去法國學電影。關鍵是這些東西你們以后的人生能用到嗎?浪費生命是可恥的啊。”
  “呵,你敢在菲菲面前也這么說?”李慕清橫他一眼,“老娘現在不是在謀求學以致用嗎?”
  她媽明著跟她說了,家里對她也沒什么期待,自己過得好就行。這話倒是將一直以來盤繞在她頭上的婚姻枷鎖給去掉。她從圈子里聽到唐悅在找娛樂公司的總經理,就有心出來做點事情。守著一家咖啡館也無法終老。
  陸景摸了摸鼻子。他自然不會在李菲菲面前說她很奇葩,那不是找抽么?
  喝了一口酒:“你遞一份簡歷給我吧。我會和唐悅打聲招呼的。天辰娛樂主要從事藝人的經紀工作,和拍電影沒多大關聯。最終會不會聘請你,要他們幾個股東的意思。”
  那天在cafe05李慕清幫他解圍過把劉柏趕走。陸景心里還是有些感激否則定然是要和劉柏打一架。
  見她是相關專業畢業的。打個招呼這種小忙他還是愿意幫的。但是他不會去影響唐悅的判斷。
  見陸景的話說的比較透徹,也愿意幫忙打聲招呼,李慕清心情稍好。舉杯道:“不用那么麻煩,你介紹我和唐悅見面。我有把握說服他給我這個職位。”
  陸景和她碰杯,笑道:“行。五月七號那天天辰娛樂的幾個股東會有個創立的小酒會。我打電話通知你。到時候介紹你們認識。”
  “好,這酒算我請你的。”李慕清優雅的告辭離開。
  著李慕清滿意而去,邵秋蘭杯中的半杯百加得已經去了一大半,俏臉上浮起兩團酒紅,頗有些神采飛揚的感覺,“你家里到底是干什么的,陸景?你的朋友圈子里都是談這樣的事情?我聽蘇子說你在江州大學附近開了一間吧,整天和美女混在一起,是不是真的?”
  “蘇子?”陸景愣了一下,以不確定的語氣問道:“陳蘇子?”他在江州的交際圈子實際很窄,又沒有媒體報道他。能這么說,肯定是他認識的人,而他認識的人里面只有陳蘇子的昵稱叫蘇子。他可是親耳聽到那位笑起來很別致、賣書的美女這么稱呼陳蘇子的。
  “恩。”
  陸景心算一下,奇怪的問道:“陳蘇子在江州大學讀研一,而你已經出來差不多三年,你們怎么會是同學呢?”
  邵秋蘭醉眼迷離的說道:“隔兩歲就不能是同學嗎?蘇子讀書時住我隔壁寢室,我和她關系很好。她畢業后考研回江州了。”
  陸景腦子里浮出粗線條的陳蘇子和精致優雅的秋蘭姐勾肩搭背的場面,覺得世界真是奇怪。
  陸景沒有回答邵秋蘭的問題,而是問道:“秋蘭姐,你到底因為什么事兒煩到要借酒澆愁?是莫少鋒騷擾你?”
  “莫少鋒還好一點。在辦公室內他不敢說什么過分的話。一個叫魏曉華的人。隔幾天就在四中校門口堵我,到他那張臉我就心煩。他自吹身家百億,牛皮吹上了天。”邵秋蘭落寞的喝了口酒,神情郁悶。
  陸景著有點心疼,說道:“魏曉華身價百億是真的。他是京城商業圈子里面的人物。我和他起過沖突。”
  邵秋蘭譏笑道:“是真的又怎么樣?我有工作能養活自己。難道漂亮的女人非得攀到高枝上才能活下去嗎?他也不他那老土樣子,連白朗寧夫人是誰都不知道。”
  “魏曉華要是能知道白朗寧夫人是誰那才是世紀奇聞。”陸景笑著道:“他能有這個身家與他的能力沒有太大的關系,而是與這個時代的機遇有關系。”
  共同鄙視一個人確實能讓人拉近關系。兩人舉杯小喝了一口,陸景拿出手機撥給張偉,“張偉,最近四中門口總有些莫名其妙的人在騷擾秋蘭姐,你有沒有印象?”
  張偉早升任到湖東分局里面任職,但是現在的定海派出|所所|長是他的嫡系手下擔任。
  “景少,我打個電話問一下。”
  邵秋蘭斜眼道:“你還能讓他不來騷擾我嗎?”陸景笑著道:“總要試一試。”
  人的關系總是有親疏之別。如果讓魏源的恩師舒書記選擇支持大哥還是魏源,這答案需要問嗎?
  從上次調解魏源和他的沖突那件事來,江南系內部很有些人根本就不是中立的態度。他們更傾向的方案是推楊修武去競爭更高的位置,而魏源是一個不錯的輔佐人選,他不會威脅到楊修武的地位。而大哥的位置要更次一步。最好上升的速度能慢一點,一個派|系內出現兩極不是好事。
  陸景當時氣惱的在老頭子和大哥面前說:“一碗水不端平要什么江南系的旗|幟?我們自立山頭,組建陸系。以楚北為大本營,東進蘇江、皖東;北上魯東、遼東,二十年的時間還拉不起人馬嗎?何叔叔不是在組織|部里面嗎?請他幫忙。等力量夠了拿下江南,讓楊修武做他的江南系接|班人美夢去吧。讓魏源那個王八蛋去死。”
  老頭子氣得拍桌子說陸景叛逆得不像話。大哥則是淡然的微笑要他不要再說這樣的話。
  但老頭子沒有大罵他腦后有反骨實則是表明他心里肯定是有想法的。
  張偉的電話打過來,“景少,我問了,富信集團的董事長魏曉華隔幾天就會開著勞斯萊斯在四中門口晃悠,尋機和邵老師搭訕。”
  陸景想了想,問道:“秋蘭姐,要是有媒體曝光魏曉華騷擾你怕不怕?”
  邵秋蘭苦笑道:“那還是算了。我不想出名。頂多我少出四中的校門。”
  “那怎么行。”陸景琢磨了一下,給唐悅打了電話。他和魏曉華的恩怨多這一筆不多。
  邵秋蘭見陸景掛了電話,“這就行了?”她有些醉,但是思維依舊清晰。
  “等消息。過幾天多京城日報以及京城電視臺的新聞。”陸景笑得很邪魅。
  邵秋蘭慢慢的將杯中的酒喝完,嘆了口氣道:“我以前覺得你這樣的壞學生真是無可救藥,現在倒是覺得我弟弟能有你這樣就行了。”
  陸景愕然,心說:“大姐,我這樣已經很不錯了。”
  邵秋蘭又倒了一杯芝華士,喝不了兩口,感覺酒意涌了上來,搖搖晃晃的扶著桌子沿站起來,模樣嬌媚,醉眼迷離的說道:“我們走吧。”(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