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0)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0)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0)     

重生之世家子弟203 回四中露個面

“陸景,市建行的劉行長給我打電話,建行內部系統有意調查貸款給景華通信的那筆款子,你的材料沒有問題吧?”陸景在前往怡家超市的路上接到衛東陽的電話。
  昨天和陳律師簽訂了委托協議之后,他今天會向市中院提起訴訟。陸景接到余建軍的電話去怡家超市總部轉轉。
  怡家超市正在籌備第八家、第九家分店。總部就是定海路11號的第一家店的三樓。
  余建軍已經將之改造為怡家超市的總部。
  “沒問題。保證都是真的。”陸景皺眉說道。他說的是真話。景華通信的材料沒有半點虛假。但是人家真要查你,雞蛋里也能挑出骨頭來。
  “操。”衛東陽罵了一句,然后說道,“不知道是那個龜孫子舉報的。別讓我查到。你放心,真的假不了。誰要敢玩花樣,勞資讓他好看。麻痹的。”
  要是陸景的材料是真的,他倒是沒什么好擔心的,但是他的東方實業卻是有幾筆違規的貸款。他心里擔心這幾筆款子被抖出來。
  衛東陽趕著查誰整他,和陸景說了幾句就掛了電話。陸景心里有些疑惑,明擺著衛東陽給他做擔保還有人敢查,膽子不小,能量也不會小。
  陸景腦子轉了一下。劉家在金融系統的影響力不夠,他們有想法也白搭。凌雪月有這個能力,但是她和衛東陽關系不錯,沒必要這樣的罪人。至于江州的蘇遠,他夠不到京城這邊。葉家也不可能。他和葉家沒有大的利益糾葛。而且葉家遠在蘇江省,要把手伸過來怕是有些難度。
  不過,那晚聽葉妍說她被要求做人情|婦,陸景就意識到葉家并非局限于一地。他們在政治上肯定是有支持者的。不過比較隱蔽。
  白家灰飛煙滅,忽略不計。董坤明、莫心藍這些人同樣有心無力。要是比調動資金的能力,誰比得過銀行的人?他們這些人在銀行高層面前還不夠看。
  這事不是魏曉華干的就是嚴景銘干的。
  陸景又給衛東陽撥了回去,說了說自己的判斷。衛東陽沉吟了一會,在電話里說道:“魏曉華在商業圈子里名聲不好。但是在京城一貫比較低調。他泡妞都要給錢。不會是他。倒是嚴景銘很有可能。TM的。年紀不大心眼很多啊。我會調查的。”
  衛東陽氣憤的掛了電話。嚴家與易家的恩怨他又不是不知道。
  陸景一路沉思著進了余建軍的辦公室。余建軍見他表情不太好,心里磕磣了一下,不會出了什么大事吧?
  陸景斜靠在他寬大的紅漆木老板桌沿,抽著煙繼續思考著。各派系力量之間的關系是十分復雜和微妙的。
  隨著首|長的逝世,江南系已經是眾矢之的。這反倒讓搖搖欲墜的賀系有了喘息之機。
  就如同江南系的陸、楊兩家關系微妙一樣。豫北系里面也不是一團和氣。嚴家和易家之間的齷蹉京城各家都心中肚明。
  在陸景的記憶里。易家的一名子弟競逐派|系接|班人失敗。嚴昌舟從諸多競爭對手中脫穎而出,一躍而上,風光無限。
  在易妍玲的父親退下去后,易家逐步式微。很難說背后沒有嚴昌舟的影子。
  余建軍的美艷秘書扭著水蛇腰走進來。“余總,酒店的晚宴訂好了。隨時可以出發。”
  陸景把手里的煙滅了,似笑非笑的看了余建軍一眼。余建軍尷尬的揮手讓秘書出去,干笑道:“門面功夫,門面功夫。”
  敬了陸景一支煙。有些感嘆的說道:“前段時間參加一個商業沙龍。那些人都是聊著辦公室秘書的話題。嘿嘿…”
  陸景微笑著抽煙不接他的話茬,也沒有怪他的意思。社會風氣如此。古人蓄妾,今人包二奶,只是手法上有些差別而已,本質一樣。
  余建軍見陸景微笑,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去。轉而和陸景說起經理被挖的事情。
  三名經理跳槽了兩名,只有一名叫做張天泉的經理留了下來。陸景找他進來談話。張天泉個子有點高,臉開削瘦,臉上堆著溫和的笑容。他畢業于黃海交大。以三十一歲的年紀出任怡家超市的部門經理。怡家超市豐厚的薪資讓他比同期畢業的同學境遇要好很多,心里對怡家超市有著一份感激。
  他坐在陸景的對面坦言說道:“我留下來的發展機會會更大。”陸景淡然的說道:“你的選擇是對的。”余建軍在跳槽事件發生后將他薪資提升了約50%。
  天藍國際正面交手在新虹百貨上占了先手。但是隨著景華通信的資金到位,怡家、盛泰會進一步拉開和他們之間的差距。玩挖人這種小花樣是沒有意義的。
  余建軍的侄兒余華偉從京城聯運那邊趕過來。進辦公室的時候還有些氣喘噓噓的樣子。
  陸景丟了一支煙給他,笑道:“你這樣可不行啊,要多鍛煉身體。”余華偉笑著點了煙。吸了一口說道:“最近在接一家公司的單子,沒怎么休息好,身體有點虛。”
  京城聯運和京城快遞拆分之后,京城聯運專注于公司級的物流業務。杜衛成雖然是總經理。但是大部分日常事務都是由余華偉處理。他的精力主要集中在快遞業務的發展上面。
  又和新提拔的兩名經理見過面后,一直到飯點才去藍錦酒店吃飯。一行人吃過晚飯。陸景拒絕余建軍的邀約返回燕湖家園看資料。
  燕子湖里清波蕩漾,新月高掛,在湖水里的影子彎彎曲曲。陸景讓曾紅英把車停下來。他獨自下車抽煙。
  這段時間的事情很多。他持續的關注白沙改造工程。白沙改造現在還沒有動工,正在前期的準備過程中。他的一些想法楊玉立都知道,不會出紕漏。
  還要關注景華通信的建設進度,研發團隊的擴張等等事情。腦子里有些發脹。
  昨晚陳笑打電話給他:“將女人當成男人使喚,將男人當成畜生使喚。你盤剝我們是不是太過分了?過了這段時間要給我們發獎金啊!”
  景華通信接了諾基亞的五萬支訂單現在都在連軸轉。陳笑那邊從景和電子、景華通信抽調了十個人出來歸她直轄,用于監督景華通信的三期加工廠的工程,以及新月湖北面研發大廈的建設進度。每天也忙得很。
  正考慮著是不是給他們一個省內旅游的機會,電話突然想起來。一個意料之外的電話,“陸景,你回京城了?”
  電話里邵秋蘭的聲音有些疲倦和她一貫帶點吳地軟語的清脆不同。
  “恩。”
  “出來陪我喝酒。我今天要大醉一場。你扶我回去。”
  雖然有些奇怪,陸景還是答應下來,“秋蘭姐,你說地方吧。我過去接你。”
  “廢話。我能在那兒?肯定是在四中里面啊。”邵秋蘭的情緒很不對頭。
  “行,五分鐘后我在四中門口等你。”
  再次見到這位美麗的班主任時,陸景發現她憔悴了許多。穿著一件深淵藍的兩色拼搭寬松短袖雪紡T恤,下面是黑色的窄腳褲。雖然不施粉黛,但是姣好的身材依舊讓她極為出眾。
  “秋蘭姐,發生什么事了?”坐在車里,陸景見她愁眉不展問了一句。邵秋蘭沒好氣的道:“小孩哪來那么多問題。”又道:“一個人在家喝酒不爽,我要去酒吧喝酒。你以前是說過要喝酒找你的話吧?”
  陸景微笑著道:“那當然,今晚我會像巨龍守護寶藏一樣不讓任何人靠近你。保證是一個合格的守護騎士。”
  “別貧了。”邵秋蘭勉強笑了一下,“我心情不好。”
  車子很快就到了粉紅佳人酒吧。陸景在吧臺處要了兩杯藍色妖姬拿過來。藍色妖姬是粉紅佳人的招牌雞尾酒,以葡萄酒為基酒,佐以龍舌蘭、牛奶、果汁等。口感醇厚、綿軟,適合女士飲用,但是酒精度數不低。
  陸景又要了一支紅酒,給自己倒了一杯,舉杯示意邵秋蘭喝一點。邵秋蘭的酒下得很快,一杯藍色妖姬很快就下去了,“倒杯紅酒給我。”
  陸景依言給她倒酒,也不再問她煩什么事。每個人醉酒之后表現不盡相同。秋蘭姐醉酒之后的特點是話特別多。不問待會她也會說的。
  兩杯紅酒下去,邵秋蘭依舊神采奕奕,沒有絲毫醉酒的跡象。陸景說道:“秋蘭姐,你酒量見長了?”
  “經常喝能不長嗎?”邵秋蘭呵氣如蘭,用手搖了搖杯子,“再給我倒一點。我品一品。”
  “秋蘭姐,你上次說要考研,今年三月份的考研結果怎么樣?”陸景一邊倒酒一邊問道。
  邵秋蘭揮手道:“別提了,初試都沒過。”疑惑的看著對面坐下的時尚女郎,“你是誰?”
  時尚女郎穿著白色短袖T恤,雙峰將T恤撐出高聳渾圓的形狀,收腰的牛仔褲將臀部繃得緊緊,外形極其火辣,白皙雪嫩的肌膚,外加上一雙迷離的大眼睛,風情迷人,“陸景,我聽說你們在籌備娛樂公司?”
  這位不速之客正是李慕清。整個粉紅佳人酒吧無人敢搭訕的角色。
  陸景喝著紅酒,笑說道:“你坐過來干嗎?你一坐過來全場的男人眼光都往我身上扎。我招誰惹誰了?”
  李慕清翻了一個白眼給他看,將手中的酒杯放在桌子上,自己拿著酒瓶拿了半杯酒,“老娘好歹幫你過一點小忙,不要顧左言右。”
  “唐悅在負責。你以你在圈子里的地位應該很容易和他說上話吧?”陸景淡淡的反問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