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202 大花瓶

消失了許久的陸景終于出現在高三(七)班的教室里。同桌余志成感嘆道:“陸景,真不容易啊,在快要畢業的時候終于再次見到你。”
  陸景笑罵道:“你那什么語氣?念訃告啊。”
  余志成的小眼睛珠子轉著,憨笑道:“開個玩笑。邵老虎現在對你是死心了吧?我看她都懶得管你。”
  正是下午最后兩節自習課的時間。陸景的座位在教室最后一排,壓著聲音說話倒也沒什么,“邵老師人挺好的。我會去江州大學讀書,你高考完去那里?”
  就余志成的成績正兒八經的參加高考鐵定落榜。余志成撓頭說道:“我也跟著你去江州大學吧。你有門路?”
  “行。我會和你老子要費用的。”陸景笑著拍拍他的肩膀。
  “你還舍得來學校啊?跟我來,我有話和你說。”陸景扭頭一看見明眸酷齒的董冰正微笑著站在他的課桌前。
  “董班長,我才和陸景說幾句話你就把他搶走,太不厚道了。”
  董冰微笑著揚揚眉頭,“余志成,改天中午我請你在食堂二樓吃飯。”余志成苦著臉擺手道:“那還是算了。和你一起吃飯大家會用眼神把我殺了。”
  周邊幾個上自習的同學都笑起來。和董校花一起吃午飯壓力當然很大。
  陸景站起來跟著董冰出去。體育委員張濤趕著走出來說道:“陸景,我們班下周和五班一決雌雄爭奪本賽季校園足球賽的決賽入場券。你一定要來上場。”
  “看情況吧!”陸景笑著道。
  “靠,不能用這樣的答案敷衍我啊。否則我和你絕交。”張濤咬牙切齒的說道。沒有好后腰的球隊傷不起啊。他要在董冰面前出風頭就得要最好的防守陣容。
  “有那么夸張嗎?”陸景笑著遞了一支煙給他,“可能會有事情。”江州白沙改造的事情已經確認下來。很多人都盯著楊玉立的立豐控股等著他犯錯誤。他過段時間會去江州打個轉兒,順路把自己入學的事情給辦了。
  張濤對董冰說道:“董班長,你給說句話唄。”
  董冰笑兮兮的道:“我說話不管用。我只管到場加油!”說著擺擺手,示意陸景跟著她走。
  正值上課的時間,走道上極為安靜。陽光折射到舊式的走廊里在地面上變成光暗交映的圖案。空氣里能聞到歡快的勃勃生機,還有走在前面的董冰身上的幽香。
  她穿著白色的連衣裙輕快的走在四中五月初的春色里如同一朵盛開的鮮花,芬香沁人。
  “董冰。”“董主席。”有上體育課的學生在和董冰打招呼。她一一微笑著點點頭。
  “準備帶我去那兒?”
  董冰笑著轉過頭來,“你和小靈約了在大操場的主席臺上見面吧。我們先去等著。”說著。等著陸景上來和她并肩而行。
  “你和我爸在謀劃什么?他怎么會突然拋售手中新虹百貨20%的股份?”
  陸景笑著用手遮住五點鐘的太陽,身后的楓葉大道上三三兩兩的同學從校門口處的小賣部買飲料和小吃回來。過了排球場,網球場,塑料跑道,一路走上無人的大操場的主席臺。
  “你不是已經猜出來了嗎?你覺得龍盛國際的董坤明會怎么做?”主席臺坐南朝北,平伸出來的屋檐有些蔭靜的涼氣。兩人站在欄桿處看著遠處足球場上熱火朝天的比賽。
  “我哪里知道他怎么做?我爸這次資金會在世信銀行陳叔叔的幫助下去香港樓市里面打個轉就出來。你真的確定香港樓市7月份會出問題?”
  “你沒有關注泰國的貨幣戰?一旦國際貨幣炒家和泰國|政府分出勝負,事情必定會影響到香港。而我看好國際貨幣炒家獲勝。”陸景笑著說道,”你的資金撤出來沒有?”
  “開始慢慢抽出來。我的資金量比較小,不會引起注意。關鍵是我爸。他的資金量太大。要是萬一撤晚了我爸大半輩子的積蓄就沒了。但是要撤早了會引起董家那些人的注意,坑不到他們。我現在心里都在打鼓。”
  “要不讓我聽聽?”陸景用眼睛看了一眼董冰的心臟部位。但是實際上那兒是女孩已經有些規模的胸部。
  “你想的美。”董冰嬌嗔著要踢陸景。嬌聲軟語的聲音在安靜的主席臺上十分動人。
  “陸景、冰姐。”丁靈剪著短發,穿著黑白色調的花朵圖案V領連衣裙。端莊又有點清純。她上來的時候看到陸景打著手勢在和董冰討論經濟運行周期的問題。心里微微泛起些自豪感。
  董冰拍拍手爽快的說道:“不打擾你們了。”接著對丁靈說道:“小靈,看好陸景這頭色狼。最愛口花花占人便宜。”
  丁靈很認真的點頭,“哦,冰姐。”陸景無語的摸摸鼻子。等董冰快步下樓之后,陸景笑著道:“要不要讓我抱下,看看你最近瘦了沒有?”
  丁靈羞澀的笑道:“才不要呢。”不過她眼眸里流露出來的意思卻是躍躍欲試。
  “約我來這兒干什么?”
  陸景笑指著落了一半的太陽,大片的余暉照在操場上。男人們此起彼伏的叫喊聲昭示涌動的青春活力。
  “帶你看夕陽。四中雖然大,但是可以看的景色就這么一處。其他都需要留給記憶慢慢美化和修飾。”
  兩人并肩站在,神態親密。丁靈白膩的脖子上半然的霞紅。也不知道是因為夕陽照射過來的原因,還是發現了陸景一邊說話一邊順著連衣裙的領口看她的胸。
  “我也和你一起江州大學好嗎?”丁靈微微側過身,用手捂著領口。擺明告訴陸景她知道他在偷看。
  陸景長久的看著她,眼光里有著欣賞,柔和的神色。不知道該怎么說。這件事丁靈的父親必定不會同意。
  丁靈害羞得低下頭看腳尖。
  “嘭!”足球砸在主席臺下面的臺面上。一個男生跑過來撿球,吹了一個響亮的口哨。
  “走吧!換個地方說話。”陸景笑著握住丁靈的手。她臉上紅得要滴血。
  下了樓梯丁靈連忙抽回手。她可不敢和陸景牽手。并肩和陸景一起在校園里走路已經是很大膽了。快要畢業了,高三的老師們對早戀的事情只會睜只眼閉只眼。
  “如果我和你們班踢足球比賽,你為誰加油?”
  “當然是為你加油,然后再為我們班加油。”丁靈理所當然的說道。一雙杏目里流光溢彩。
  陸景不由得笑起來。抄小路回了C11棟的住處里。陸景將丁靈拉到懷里,輕輕的說道:“小靈。如果你去江州大學的話,你爸那一關…”
  丁靈挑起頭,大眼睛里褶皺生輝,“我不怕。”
  “行。”陸景也豁出去了,伸手在她的豐翹的臀部上揉了一把。這個時候已經是五月初和冬天隔著衣服的觸感完全不一樣。丁靈嘴里不自覺的泄出一聲嬌吟,羞得低頭頂陸景的胸膛。
  陸景低頭在她白得如同初雪般的臉蛋上親了一口。倒也沒有繼續挑逗她。小妮子今天似乎很敏感。
  兩個人膩一起靠在沙發上說話時,唐悅的電話打進來,“陸景,葉強文那SB在醫院說你指使人打斷他的腿。陳律師說可以告他誹謗。告不告?”
  “當然告。”陸景笑著說道。劉松的腿康復后不會有任何問題。有市第一醫院出具的證明劉松有關系也沒可奈何。警|方依據醫院的報告判定為輕傷及以下。唐悅手下那個跟班只需要民事賠償即可。
  葉強文也不會故意不配合治療把自己弄成瘸子換取輕傷的鑒定。劉松算是師老無功,白折騰一陣子。他還以為可以把唐悅的根班送進去。
  雙方就賠償金額達不成一致。正在扯皮。看來葉強文現在是氣急敗壞,開始口不擇言了。
  “嘿嘿,陳律師帶著錄音筆的,葉強文想反悔也反悔不了。那你看那天方便和陳律師簽一份委托書。”
  陸景笑著道:“行,一起吃晚飯吧。葉強文挖怡家超市管理人員的事情,你知道吧?”
  “恩,老余跟我說了。老余很淡定,挖人就讓他挖。不會影響到日常的運營。狗日的葉強文躺在醫院還不老實。”
  等陸景掛了電話,丁靈問道:“你有事情嗎?”陸景點點頭。“一會去和人一起吃晚飯。但是還可以再陪你半個小時。哦,對了。”陸景想起一件事來。陳笑再去江州之前幫她在這里買了一套音響設備。陸景接上電源調試了一下,將音量打得很小。屋子開始彌漫著音樂的味道。
  “要不要試試?”陸景將丁靈從沙發上拉起來。丁靈輕咬著粉嫩的嘴唇,微露出來兩顆小貝齒,模樣誘人極了。
  “好。”一曲貼身的舞蹈下來,陸景心里火熱。夏日的衣物較少,小妮子飽滿的雙峰貼身的滋味極為誘惑。陸景捧著丁靈的臉。熱切的親吻她的紅潤的嘴唇,肆意的品嘗她香嫩的小舌。
  丁靈只覺得被吻得暈暈乎乎的,等有些意識時,才發現裙子的拉鏈被拉開。胸衣的扣子也被解開。
  臀肉在陸景的手掌里變幻著形狀,牽扯到兩腿之間的羞密處,身體燙熱得難受。陸景正目光灼灼的打量著她胸前挺立豐滿白膩的雙峰。
  “你要把我吃了嗎?”丁靈羞澀的雙手遮住胸前的峰巒,眼睛有些迷離的看陸景。雖然有些害羞,但是沒有一點的害怕。她愿意和他有更親密的關系。
  陸景捋著她的短發,近距離的看看她迷人的臉蛋,“不會的。但是…”說完,將頭埋在她的雙峰里,用實際行動說話。一手扶著她的腰,一手很無恥的滑進她的裙子里,在她兩腿之間的羞密處撩撥著。
  丁靈的嘴里發出一聲銷魂的呻吟。雙手抱住陸景的頭,死命的按住他不讓動。
  好一會嘴里才發出一聲長嘆,軟軟的倒在陸景懷里。陸景差點被她豐滿的乳峰弄得窒息,但是個中的滋味卻是難言。右手能感覺到一股濕意,油汪汪的。
  丁靈大眼睛好久才散發出神采,抱著陸景的脖子嬌嗔道:“大壞蛋呀。”(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