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11-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11-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11-22)     

重生之世家子弟2018 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

陸景很多事情對身邊的人來說是沒有秘密的。他追求慕潔的事情很快就在關寧、唐雨瑤、墨靜雯、宋雨綺、溫雪她們的小圈子里傳開。p慕潔這邊呢,應為陸景和她一起露了幾次面,倒是讓所有人的都知道景華公司研發部門的這個大美人已經名花有主。想想,倒也正常,她都23歲多。
  只是,研發部的軟件工程師們很不忿,到底是那個混蛋在眾多程序猿們的守護下,釣走了他們部門的名花。
  慕潔在景華通信公司的碼農生涯不得不提前結束,在8月中旬正式向公司提出辭職。真要讓同事們探查出來陸景是她的男友,她的形象估計都得毀了。
  陸景在江州一直待到了9月上旬。從云春和慕潔度假回來,聽雨瑤打電話來說:民大在教師節派人送了禮物到家里。問他什么時候回京城。
  “我中秋節回京城。”
  唐雨瑤笑吟吟的道:“哦。那你抓緊時間啊!過兩天,董冰要從南非返回香港述職。到時候,董總預計要退休,推動董冰接手龍盛國際,你少不了要在香港坐鎮幾個月,確保龍盛國際權力順利交接。”
  陸景就笑,“雨瑤,我又不是鎮宅神獸。我相信董冰在南非鍛煉了這幾年,有能力掌控全局。”
  抓緊時間做什么自是不必說。但其實,他和慕潔的感情在第一次接吻的那個雨夜上就已經點燃。現在的追求,只是兩人在享受那種談戀愛的感覺。
  唐雨瑤咯咯嬌笑,“少糊弄我啊。丁靈姐和四大花旦她們可都是在香港,你去了不得多住幾天啊!”
  陸景微微一笑,想起那些如花紅顏,和雨瑤說了幾句,掛了電話。下午的陽光落在別墅的陽臺上。景華公寓在午后時分很安靜。一幢幢精致別墅散落在蒼翠樹木的掩映之中,置身其中恍如遠離了所有的都市塵囂,寧靜。
  見陸景掛了電話,穿著性感的亮灰色半透明吊帶睡袍。依偎在陸景懷里的竹下景子輕聲道:“陸哥,唐姐的電話啊!”她一度以為她再也回不了江州,去年12月份在京城見到陸景時,她情緒激動。
  陸景微笑著點頭。輕撫著竹下景子烏黑如云的秀發。美人如玉,曲線畢露。看看手表,“景子,溫雪她們要來了。我們出去吧!”
  “嗯。”竹下景子乖巧的起來,嬌羞的親吻陸景的臉龐。在他耳邊柔聲道:“陸哥,我喜歡這樣給你抱著度過下午的時間。”
  陸景笑了笑,能感受到眼前優雅、純凈美人的情意。景子今年已經大學畢業。待會天海萊陽、費秋雨她們過來就是商量畢業后做什么?他要離開江州一段時間,打算將這些事情安排好。
  …
  …
  約下午三點多的樣子,溫雪、溫藍、墨知秋、天海萊陽、費秋雨一起到景華公寓16號別墅。
  16號別墅在景華公寓區的東北角,兩棟紅頂白墻的鄉間別墅模樣的房子隱藏在綠樹叢中。幾輛豪華的轎車仿佛輕靈的小貓悄悄的滑進來。
  陸景和幾個美麗的女孩一一擁吻,親昵的愛撫著她們,讓景子將準備好的罐裝綠茶拿到書房,在別墅的書房里閑聊。
  墨知秋看了一眼竹下景子性感的裝扮,漆黑的美眸滴流的轉了轉。“陸景,天氣有點熱,我過來時出了點汗。先去洗個澡哦!”江州在九月上旬和夏季沒什么區別。
  陸景笑著點頭,溫聲道:“去吧。這里的浴室,你都熟悉。”
  玉女輕奢風范的墨知秋穿著白色的連衣裙,她的美麗連女人都會嫉妒,嫵媚的嬌嗔陸景一眼,這才離開。
  幾個女孩捂著嘴吃吃笑。這句話信息量很大哦。刁蠻的知秋姐在陸哥面前一般都會“吃虧”。
  這一年來,陸景其實已經處在退休狀態。溫雪、溫藍作為他的御用廚師,帶著廚師團隊跟著他到處跑。溫雪想要留在陸景身邊照顧他的起居。
  溫藍對學生的生活還有所懷念。她想要等明年陸景晉升為民大的副教授之后,考陸景的研究生。
  墨知秋還在燕大讀虞教授的研究生,預計畢業后,會跟著明雪一起學習基金投資。打理陸景紅顏們的財富。
  天海萊陽還在考法律研究生。事實上,隨著本科擴招,早就有大學畢業即失業的說法。到2013年,想要當律師,僅僅憑著本科生文憑可不行。她想要去美國哈佛法學院進修。未來,成為公益組織的律師。
  費秋雨對未來并沒什么規劃。對要回寶島開小吃店的夢想。她覺得要緩緩。她現在想著在陸景身邊就行。
  竹下景子差不多,她想留在陸景身邊。不過,她的想法比費秋雨更“激進”。她現在就打算懷孕。只是,陸景一直不讓她這么早就有小孩。
  正說說笑笑,墨知秋洗過澡,換了一身清爽的天藍色比基尼走進來。美的一塌糊涂。她這是打算和景子“較勁”啊。她的美麗和景子的美是不同類型。
  大家正驚訝的說話間,敲門聲響起,就見慕潔提著一個保溫瓶在書房門口。穿著白襯衣,高腰的印花裙,典雅低調的顏色,復古的款式,穿出優雅名媛風,華麗浪漫。
  她明艷清麗的玉容上露出一絲無奈的笑容,不滿的道:“陸哥,你在追我的時期,至少要專心一點吧!”這一屋子美女呢,她身為女人,眼睛都要看花了。
  陸景尷尬的揉揉眉心,對幾個女孩道:“我和凱瑟琳聊一會。”說著,起身離開書房,和慕潔到別墅二樓的小客廳中。他對慕潔確實愛上她的感覺。
  慕潔將保溫瓶打開,香氣四溢,是煲好的雞湯。慕潔去廚房里拿了碗,沉默的給陸景盛了湯。坐在陸景身邊看他喝湯。
  陸景輕撫著慕潔清純的臉蛋,肌膚滑嫩如玉。彈軟細膩。絕色美人。輕聲道:“凱瑟琳,你生氣了?”
  “我氣得過來嗎?又不是不知道你!今天心情有點不好。你喝啊,我專門給你堡的。放心!我的手藝比不上溫雪溫藍那對雙胞胎,但比一般的水準要高一點。”慕潔紅唇微張,在陸景遞來的白瓷調羹上輕抿了一口,說道。
  陸景將她抱到腿上來。慕潔掙扎了兩下。終究是順著陸景的意思。豐盈婀娜的**貼著陸景。她其實真生氣著。
  香氣滿懷。陸景單手摟著慕潔柔軟纖細的蠻腰,一邊喝著湯一邊問道:“什么事情,方不方便告訴我?”
  慕潔輕嘆口氣,“我辭職的事情。家里知道了。我小姨給我打了電話,希望我回愛爾蘭到NASPA都柏林銀行任職。她憑什么管我?”
  陸景詫異的道:“你和你小姨關系不好?”
  慕潔沒回答,而是有些生氣的道:“陸哥,你們男人是不是見一個愛一個?”
  陸景苦笑。他是沒資格回答這個問題的。
  慕潔粉潤的嘴唇微微撅著,氣惱的道:“她和我媽是親姐妹。在我媽病重的和我爸好上。我恨死她了。偏偏我那個傻哥哥,還和她關系好的很。”
  陸景就愣了下。他對慕潔小姨汪莜的印象主要來自董家的董京。他是汪莜的愛慕者。陸景自己和汪莜接觸過幾次,她是屬于那種成功男人背后一定會有的女人。只是,沒想到她在慕潔心中竟然是這樣的形象。當然,慕潔的父親慕修確實是很帥,很有前途,對女人而言很有吸引力的男人。
  陸景沉默的喝著雞湯。慕潔其實只盛了一碗的份量過來。他五六分鐘就喝完,思索著道:“應該沒這么簡單吧?凱瑟琳,當時的情況是什么樣的?”
  陸景起身,到衛生間里洗手。慕潔跟在陸景身邊。在午后清幽的衛生間洗漱臺前給陸景說著積壓在她心中的陳年舊事。
  陸景聽完,禁不住笑道:“凱瑟琳,男人在經受挫折的時候,需要女人的安慰。你不能指責你小姨啊。你父親生意受挫,妻子重病即將死亡,她安慰你父親沒有錯。”
  慕潔氣道:“難道要非用那種方式?”
  陸景笑著抱著慕潔,在她耳邊道:“那是女人最溫柔的手段。”
  慕潔沒好氣的瞪陸景一眼,心里傾向于接受陸景的解釋,順著陸景手上輕微的力道,微微斜倚在洗漱臺前。和陸景面對面,給陸景吻了一口。俏臉微紅。嫵媚的道:“干嘛啊,你想試試我的溫柔啊?你得把我的好感度刷到100%再說,你今天下午可是減分不好哦。”
  陸景就笑。“那讓你試下我的溫柔好了。你在我這兒好感度早刷夠100%了。”
  慕潔嬌嗔的白陸景一眼。有區別嗎?
  幽靜的洗漱臺前,陽光從衛生間的窗戶落進來。略顯暗淡的光線中。慕潔一副含羞帶怯的絕美玉容。白皙的臉蛋,小巧挺直的鼻子,嬌潤嘴唇,再加上白天鵝般優美修長的脖子。白襯衣下****高高聳起。宛若一朵璀璨明艷的嬌花,惹人憐愛。
  陸景本來只是戲弄下慕潔。心里忽而涌起一些感動的情緒,他能感受到這個美麗女孩對他真切的情意,“凱瑟琳,你不要去愛爾蘭,留在我身邊給做我的助理。”
  “嗯。”慕潔點點頭,輕輕的閉上眼睛。
  …
  …
  董冰在龍盛國際內部的權力交接非常順利。陸景在香港度過圣誕節后才返回京城。
  在陸景淡出,董坤城退休情況下,和華財團的核心三人組就剩下莫心藍還在職。她成了這家世界一流財團的新的掌舵人。《時代周刊》送上近乎謅媚的贊美詞。
  當然,陸景的影響力依舊在。他是和華財團的精神領袖。
  翌年年末,陸景擔任民大助理講師的第二個年頭,他被評為民大的副教授職稱,進入學術圈。并允許在當年報考的本科生選擇研究生。
  2015年,三月早春,楊柳依依。江州新月湖的湖心路上,陸景和慕潔在兩車道蜿蜒的湖心路上漫步。
  慕潔氣質清新明媚。淺藍色襯衫肩膀上一朵紅玫瑰刺繡,配單排扣牛仔裙、小白鞋。
  新月湖中水波**,有老者在岸邊垂釣。小木舟怡然駛過。
  慕潔挽著陸景的手臂,在他嘴唇上親吻,火辣又甜蜜,這就是她,“陸哥,你想什么在?棄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亂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煩憂。”
  看著遠處進入白玉山的馬路上游人如織,陸景笑著搖頭,“不是。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我來思,雨雪霏霏。”
  他確實是在緬懷在江州這些年的歲月。他的籍貫在杭城,家在京城,但生命中的故鄉卻是在這里。一切的一切,前世今生,都是這里開始、騰飛。
  慕潔盈盈一笑,國色天香,“可是,陸哥,沒下雨啊!你這可是牽強附會。”
  陸景奇怪的道:“不會啊,我查了天氣預報,今天江州有小雨的。”
  “噗嗤!”慕潔一口笑噴,咯咯嬌笑,形象全無。實在忍不住了。
  正笑著,幾滴小雨落下來。慕潔嚷道:“陸哥,真下雨了啊。”
  “凱瑟琳,快打電話叫司機來接我們啊,我們倆沒帶雨傘。”
  歡快的笑聲在湖心路回蕩。半個小時后,陸景和慕潔坐車抵達景華公寓16別墅門口。此時小雨早停了,又是三月風光。
  忽而,幾只燕子從屋檐下掠過。幾處早鶯爭暖樹,誰家新燕啄春泥。
  陸景和慕潔下車。關寧、衛婉儀、邵秋蘭,黃紫琪,何夢瑤,何夢明、唐雨瑤、李菲菲、丁靈、陳笑、宋雨綺聚在門口說笑,見陸景回家,各自輕笑。
  (全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