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11-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11-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11-22)     

重生之世家子弟2017 幾處早鶯爭暖樹(中)

徐華路麗都酒店在江州,在全國最為出名的便是14樓的咖啡廳。這間走廊咖啡廳可以眺望到江州的三大湖之一:波光飄渺,如明鏡般的北湖。p景華通信公司今晚舉行酒會的地點位于10樓江南宴會廳。
  金碧輝煌的宴會廳中,慕潔站在角落著中,看著在宴會廳的講臺上發表講話的周復生、楊顯。心里有遮掩不住的失落。
  周復生、楊顯的講話很簡短,只要是說明當前景華的情況,鼓勵大家繼續努力。
  半個小時后,酒宴正式開始。今晚,國內最好的樂隊黑豹組合被邀請來到現場,演奏舞曲。
  穿了一身黑的慕潔冷艷嫵媚,艷壓群芳。從不斷的有人走過來和她攀談來看,風頭甚至蓋過了那位穿著粉色半透明禮服裝且露出出雪白大腿的漂亮女主持人。
  慕潔受過良好的禮儀訓練,她身上優雅從容的氣質,在酒會中宛若璀璨的明珠般奪目。女主持人比不過也屬于正常。
  張東、同伴甲、同伴乙等人在慕潔身邊充當護花使者,頑強又無果的抵擋著一*的搭訕者。
  慕潔哭笑不得的看著眼前的場面,正在和她說話的是一個部門的部長。快四十歲還沒結婚,竟然來和她搭訕。她簡直快要無法忍受。正要將手中的酒杯放在托盤上時,耳邊聽到一個溫潤的聲音,“凱瑟琳,這么受歡迎啊?”
  不是陸景是誰?
  “呀,陸哥…!”慕潔驚喜的向陸景面前走了兩步,嬌美精致的容顏綻放出迷人的笑容。
  許久不見,陸景的面容還是那般清瘦。這一次,胡須打理的很干凈,讓他看起來約為二十七八歲的年輕人。穿著很隨意不知道名字的名貴淺色商務t恤、黑色的西褲。身姿挺拔。一口帶著京韻的普通話。
  香氣撲面。看著美麗的慕潔微微仰著她清麗的容顏驚喜的打招呼。陸景就笑,“凱瑟琳,看來我來的很及時。”
  “陸哥…”慕潔禁不住俏臉微紅。嬌俏的嬌嗔。她醒悟過來,她表現的太熱情了。
  陸景呵呵一笑。招手讓侍者送來紅酒,和慕潔輕碰了酒杯,笑著道:“我本來在14樓喝咖啡的,聽說樓下有個艷壓群芳的大美女,趕緊下來看一看。”
  慕潔嬌美的輕笑,明眸微嗔,“陸哥,你又騙人!不過。再說幾句吧。我不介意聽你恭維我的美麗。我今天出門都打扮了1個小時呢。”她不知道陸景從哪里來,但覺得不是聽到她在酒會里艷壓群芳才過來看她的。陸哥哪有那么無聊啊!
  陸景就笑起來。
  久別重逢,他和慕潔倒是有很多話題可以聊。但是慕潔即便是挪了幾步,沒停留在原地,還是酒會里的焦點人物。
  片刻,酒會里響起舞曲的前奏。這時,張東走過來,邀請道:“凱瑟琳,可以邀請你跳第一只舞曲嗎?”他不認識陸景是誰,頗有敵意的看了陸景一眼。
  陸景不置可否。景華的酒會大多時候帶著內部交際的性質。程序員嘛。都是宅男,要給他們創造和女生接觸的機會。他不會干涉慕潔的私事。
  慕潔為難的看張東一眼,說:“我有舞伴了。張東。改天吧!”
  張東不肯離開,只是看著慕潔。
  慕潔無語,這個愣頭青,氣死人了。沒見她在和陸哥聊天嗎?扭頭看向陸景,“陸哥,我們跳一支舞吧!”
  陸景微征了下,就笑著答應下來,“行啊!”挽著慕潔修長白皙的手走進酒會正中的舞池。
  和慕潔這樣美麗的女孩子親近,為她解圍。他當然是愿意的。只是他的情債背得太多,現在即便是雅典娜在面前。他都不會去追。最多欣賞下。
  張東嫉妒的看著舞池中,陸景的手放在慕潔纖細柔軟的腰間。和她左手相握,隨著音樂輕輕的搖擺起來。
  …
  …
  慕潔沒說假話,她今天確實是特意打扮過。只是跳舞,懷中佳人的幽香時時傳來,令人心猿意馬。
  陸景說話轉移注意力,“凱瑟琳,剛才是你的同事?”
  慕潔心里本來還有點生氣,聽得一笑,說道:“陸哥,現在這間宴會廳里,誰不是我的同事啊?你不也是嗎?”
  陸景給慕潔近在咫尺,明艷如花的笑容給晃了一下,笑道:“那確實。我們倆也算是同事。慕同事,你今天很美啊!”
  慕潔微笑著道:“謝謝。”嫻熟的跳著舞蹈,慕潔道:“那位同事叫張東,和我是江大的校友。最近想要追求我。我對他沒感覺。”
  陸景點頭笑道:“嗯。感情這種事不能強求。凱瑟琳,你十七歲時就是國色天香。我當時見到你就覺得你長大了肯定是‘禍水’,現在看來果然如此。一屋子人都為你傾倒。”
  慕潔嗔道:“陸哥,禍水是貶義詞吧!”慕潔明眸嬌嗔,那清純的臉蛋在宴會廳柔和明亮的光下熠熠生輝,仿佛幽谷中一株散發淡淡幽香的幽蘭。
  陸景感覺一瞬間心跳都加快了幾分,由衷的贊道:“凱瑟琳,你今晚真美。”
  慕潔好笑的道:“陸哥,你怎么追到那么多美麗的女子的呀!贊美的話翻來覆去就這一句。哦,你不是挺討厭我有英文名的嗎?現在倒這樣叫我?”
  陸景笑著搖頭。
  一曲還沒跳完,陸景和慕潔就成為焦點。倒不僅僅是慕潔的美麗,而是因為陸景和慕潔的舞姿都很流暢。壓著舞曲的節奏在跳,很有韻律感。
  因而,等這一首舞曲跳完后,等在舞池邊想要邀請慕潔跳舞的男人已經排成了長隊。
  慕潔一看這架勢,感覺有點發怵,她今晚可沒有帶保鏢。忙求助的看著陸景,“陸哥…”
  陸景護著她快步離開宴會廳,等到了一樓酒店門外慕潔的白色昆成汽車邊。陸景手扶著汽車,忍不住笑起來。“哈哈,哈哈!”這陣勢實在太夸張。
  慕潔打開車鎖,咬著嘴唇嬌嗔道:“陸哥。你還笑呢!不許笑啊。看我的笑話不是?再笑,我找熊姐投訴你欺負我。”
  “行。行!我不笑了。笑累了,歇一會。”陸景好不容易收斂了笑容,問了慕潔能不能開車,坐到她車的駕駛座上,開車送她回新豐公寓7號樓的公寓。
  剛啟動車,陸景的手機就響了,陸景看看號碼,道:“凱瑟琳。說曹操,曹操就到。”說著接了電話,是熊玉嬌打來的。陸景笑著說了兩句,掛了電話。
  慕潔剛才帶上耳機了,這時摘了耳機,“撲”的眨了下她那雙清澈流光的眼珠子,“陸哥,熊姐催你回家啊!”她是很聰明的女孩子。以熊姐提起陸景的語氣,就知道熊姐肯定把心陷在陸哥這里了。
  “沒有。知秋,問我是不是在泡妞?我說是!”陸景微微一笑。知秋那小妮子剛剛氣的嘟嘴掛了電話。知秋那刁蠻的性子哦,這輩子怕是改不了。
  “嚯!”慕潔小巧的瓊鼻微皺,小嘴微張的哼了一聲。表示不滿。哪有啊!明明只是在說笑而已。
  …
  …
  慕潔在江州的住處是葉靜雨2003年從高逸手中買下來的公寓,位于新豐公寓7號樓。
  陸景今晚本來也是要回新豐公寓5號樓,溫雪、溫藍從南海家里回來,帶了不少特產,今晚在新豐公寓招待大家。玉嬌、雨綺、小嫵、景子她們幾個都在。他送慕潔回新豐公寓剛好是順路。
  抵達新豐公寓樓下,環境幽雅。路燈的燈光柔和的落在新豐公寓小區內的花壇、灌木、馬路、樹林上。
  慕潔住在7號樓10層。兩間四居室的房子給打通,足有400平米。寬敞、通透。家居一應俱全。慕潔脫下銀色的高跟鞋,光著腳,踩在原木色的木地板上。儀態優雅。給陸景沖咖啡,說道:“陸哥。你稍坐一會兒,馬上好。”
  “行啊。”陸景第一次到葉靜雨這間公寓來。在客廳里轉了轉,在陽臺上給葉靜雨打了個電話。這妮子還在建業帶一歲大的女兒。說起來,靜雨只比他小一歲,但他經常將她當做二十歲左右的小女孩。
  正聊著,夏季的夜晚突然下起暴雨。陸景和葉靜雨聊了幾句,掛了電話,走進寬敞的客廳中,慕潔正在落地窗前看雨,手里捧著一個白瓷咖啡杯,上面畫著一只可愛的小浣熊。
  陸景嘴角泛起一絲無奈,和慕潔一起在窗邊看雨,抱歉的道:“凱瑟琳,打擾你了。”深夜里在人家女孩子的公寓中,確實影響別人的休息。
  “沒事,我平常睡的也不早。才九點半。況且,明天周六呢。陸哥,我覺得你倒是要好好想想晚上回去怎么交代哦。”慕潔展顏一笑,取笑道。
  陸景笑著聳聳肩,喝著咖啡轉移話題,“上次給我說你找男朋友的事情,有眉目了嗎?要不要我幫忙把把關。”
  “哪有那么快!”慕潔沒好氣的白陸景一眼,陸景這是在“反客為主”,回敬她剛才的取消。
  “那可要抓緊,江州的房價還是會溫和的上漲。”陸景就戲虐的笑道。
  慕潔禁不住拿腳踩了陸景一下。白生生的小腳,落在陸景的襪子上。夏季的襪子很薄,陸景下意思的去看她的腳,光潔如玉,十個指頭很漂亮。陸景一瞬間倒是想起戀-足-癖這個詞來。
  慕潔確實美的有點顛倒眾生。精致無瑕。渾身上下都透著美感。黑色的長裙貼身:細細的腰肢,青澀又渾圓的美-臀,展現出的修長完美身材令人垂涎欲滴。
  慕潔在踩陸景的一下,就覺得不對。她的動作更像是挑-逗、調-情,見陸景看她的腳。不知道怎么的,俏麗白膩的清純臉蛋上就浮起兩朵紅暈。她知道古時候,女孩子的腳是不能給除了丈夫之外的男人看的。她剛才其實沒想那么多。
  慕潔羞澀的退后兩步,見躲不過陸景的目光,就有點生氣,再走近兩步,郁悶的道:“陸哥,不許看了。”
  陸景再一次的贊嘆,“凱瑟琳,你真是美麗啊!”雨夜里和一個美的顛倒眾生的性感時尚女郎在落地窗前看雨閑聊,那不經意的一抹風情,讓他都要為之傾倒。心里有一些細微復雜的情緒浮起來。
  慕潔就愣了下,這是陸景今晚第三次夸她。別看她表現的輕松,但她心里也有心虛榮、歡快的情緒浮起。要知道,她此刻眼前的這個男人是帶著王冠的人。整個歐洲的貴族和商人都曾經匍匐在他的腳下。
  慕潔雖然不知道前不久陸家的力量增強,但她從不懷疑陸景會重現羅斯柴爾德家族第六帝國的輝煌。
  她不由得想起一年前陸景在她面前被帶走的情形。她當時震驚得懵了,許久才給熊姐打電話,在陸景消失的那2個多月的****夜夜里,她都在關注著和華財團的動向,希望找出蛛絲馬跡。
  那種感覺,讓她現在回想起來都覺得不可思議。那還是她么?所以,她會在得知陸景出獄、安全的第一時間內,從江州飛到京城見陸景。陸景和她聊了很多,雖然沒有涉及他被帶走的事情,但整整一下午談的很愉快。她很開心。
  在陸景前些天送花給她時,她看到百合而不是玫瑰卻會覺得失落。在今晚沒見到他時,心里的難受。在見到他時的驚喜,都忍不住想要和他單獨待在一起說話。只是酒宴里很吵呢。
  所以,陸景在樓下只是隨便找了個借口,她就會帶他上樓到她的公寓里稍坐。她內心里未必沒有和他親近的想法。深夜里,讓一個男人來她的公寓…
  慕潔心里浮起嬌羞的情緒,嬌柔的嗔陸景一眼,道:“那,陸哥,你這算是愛上我了嗎?”
  陸景也給慕潔的話問的心跳略加速,禁不住雙手扶著她柔軟的香肩,看著她透著清涼氣息的美眸,坦承道:“我想,我有一點…,凱瑟琳,我們再跳一支舞好嗎?”
  慕潔就白陸景一眼。跳舞是社交場合,男女光明正大的曖-昧。但她美眸流轉,這一眼嬌嗔帶著誘人難言的嫵媚。雙手情不自禁的扶著陸景的腰。這幾乎就是同意。慕潔心里羞得差點想轉身逃走。只是,下一秒就給陸景抱住了。
  ********在懷。慕潔的黑色長裙裹得上身緊緊的,露出令人噴鼻血的美妙曲線。淡香環繞,時尚靚麗的性感女郎就在懷中,看著慕潔誘人犯罪的紅唇,鮮嫩的能掐出水來的臉蛋,陸景心中就是一陣火熱。
  “陸哥,我們可以開始了。”慕潔嬌羞嫵媚的提醒陸景,似嗔還笑。
  眼見面前明艷女郎笑語嫣然,嫵媚動人,陸景心里就是一蕩,摟著慕潔的纖腰在無聲中,在木地板上,輕搖著舞步。
  跳舞不是重點。
  陸景輕輕的吻著慕潔的額頭、睫毛、臉蛋,手撫在她的俏臀上。慕潔呼吸都急促了幾分,她知道陸哥接下來要吻她的嘴唇。那將是她的初吻。嬌怯的羞澀中帶著期待,但她終究沒法去催陸景。女孩子要矜持一點呢。
  陸景開始吻的很輕,蜻蜓點水。慢慢的,變得火熱。難以自制。吻的兩人都動情。
  許久之后,慕潔臉上的紅云未消,嬌媚無端,推開陸景。羞澀的快步往臥室里躲。到門口,回頭嬌羞的道:“陸哥,我想戀愛了!你追我,好嗎?”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宮粉黛無顏色。
  ps:早起碼字!我覺得我今天就能結局了。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