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11-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11-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11-22)     

重生之世家子弟2016 幾處早鶯爭暖樹(上)

明朝三大才子之一楊慎有一首臨江仙,即《三國演義》里面的開篇的那首詞:p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是非成敗轉頭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白發漁樵江渚上,慣看秋月春風。一壺濁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是啊!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陸景和大哥陸江在一起說話時,未必會說什么大事,反倒是說日常小事的時候居多。見微知著嘛!
  陸景的侄女陸琪在她40多歲的時候,也就是25年以后,寫了一本書:《我的叔叔》,里面記載了很多她叔叔和父親的對話以及提起的一些趣事。
  比如書中有這樣一段描述,“那天晚上,叔叔到家里來做客。我正好在家。叔叔帶來了很多資料,大致上是說全面放開二胎對國內經濟發展的必要性。
  叔叔滔滔不絕的說了十分鐘。讓我很容易就想到外面的傳聞:有人說,在商業談判桌上,沒有叔叔說服不了的人。在全世界上,沒有一個人!他的這種無敵的風采讓我敬慕。
  父親只是喝茶,等叔叔說完,笑著說:‘小景,說人話’。叔叔大笑,說:‘我和婉儀想生二胎,我又不想婉儀辭職。’我聽得笑出聲。婉儀是我的嬸嬸。”
  這讓京城里想要了解“陸氏雙英”的人感到不可思議。而這本《我的叔叔》也成為重要的黨史研究材料。很多利國利民的國策的出臺,在陸景和陸書記的日常對話中初見端倪。
  陸景,是一個有著特殊歷史地位的人!
  在中國崛起、領導全球的過程中,他創建的、當今全球唯一的超級財團和華財團發揮了至關重要、無與倫比的作用。
  …
  …
  人間四月芳菲盡,山寺桃花始盛開。
  農歷4月,基本都在公歷五月份。而江州在5月初就進入夏季酷暑。景華科技園內,綠樹幽幽,蟬鳴聲動。
  慕潔所在的軟件基礎研究二部在每年兩次的旅游度假活動中選擇了距離江州不遠的云春。
  白云山腰處的五星級酒店白云賓館的桃花林中,桃花盛開。五顏六色,色彩繽紛。
  慕潔很容易想起她往年在家中讀到的古文《與陳伯之書》。“暮春三月,江南草長,雜花生樹,群鶯亂飛。”這些優美的句子描摹的是一幅江南秀美的風景。蘊藏的感情是愛國、愛民族。
  她倒到沒想這些,而是想起1月初,她得知陸景出獄后按捺不住心里的激動、喜悅去京城看他時,陸景給她說的話,“在江州去云春旅游過嗎?有時間去看一看。”
  慕潔腦海中浮起陸景清瘦、溫和的臉龐。不知道他現在在干什么?正沉思著,同行的女同事笑著拉她去拍照,“慕潔,好了,別看啦。桃花沒你漂亮!咯咯。來,我們一起合影。”
  慕潔就笑起來,“胡姐,謝謝。”穿著清爽的清粉色T恤,寶石藍的牛仔褲,身姿窈窕。落落大方的站在同事中間,對著鏡頭露出清淺的笑容,姿容絕美。
  …
  …
  2013年7月下旬,經歷約1年的動蕩,景華通信重新奪回了國內手機市場芯片供應商的壟斷地位、以及全球第一大手機廠商的地位。在最新公布的市場調查數據中,景華通信在上半年的市場表現非常優異。
  景華為此發出內部通知,準備在7月26日周五晚,在徐華路麗都酒店10樓江南宴會廳舉行慶祝酒宴。職員們可安排時間,自行前往,憑廠牌進入。
  慕潔笑著關閉了OA郵件。拿起手邊白玉般的咖啡杯,喝了一口。她不怎么想去。這種酒會,相當于是一個正規的pa
  ty。以她的美貌,只怕會給人纏得脫不了身。她中意的男朋友。可不是這樣的。
  慕潔托著香腮,看向窗外的天空想著最近景華公司的形勢。上午時分,沐浴在陽光中的高樓大廈、青翠的竹林仿佛都拖出一絲清幽的陰影。
  這一年來,景華通信和蘋果公司、高通公司在美國打了大半年的官司。最終以和解告終。但和解,對景華是有利的。
  失去史蒂夫-喬布斯的蘋果公司再無力對景華在消費電子領域的霸主地位形成挑戰。
  而高通公司只能和景華在高端芯片領域競爭,但優勢已經不大了。至于低端的市場。寶島的電子企業被和華財團系的公司橫掃。MTK敗退。而有臺-獨傾向的臺積電給趕出了大陸市場。取而代之的是國企:中芯國際。
  據說。在芯片代工領域呼風喚雨的大佬,臺積電的董事長張仲謀親自前往京城求見陸景。但連陸景的面都沒見上。最終是楊顯轉了一句話,讓他離開。
  臺商的日子越發的不好過。
  慕潔知道這是怎么回事:兩岸統一,經濟先行。臺積電是寶島的電子工業的核心基礎企業。
  這時,身邊突然傳來腳步聲,慕潔輕盈優雅的轉身,就見校友張東笑著走過來,“凱瑟琳,后天晚上的酒會你參加嗎?”
  張東參加工作一年,業績突出,最近提拔成了一名小組長。年薪差不多有15萬。他想要正式展開對慕潔的追求。
  慕潔微笑著搖頭,國色天香,“我有點事,就不去了。”
  張東有點著傻眼,急迫的勸說道:“凱瑟琳,這和學校的酒會不一樣。公司的高層都會參加,還會發表講話。”
  慕潔微抿著粉潤的嘴唇,輕笑著道:“張東,我真不去!”
  穿著長款白色針織衫的胡姐一身OL風格,笑盈盈的抱著一簇鮮花從辦公室外進來,走到慕潔這里,“喲,小張也在啊。慕潔,樓下又有人給你送花哦。我幫你拿上來了。”
  胡姐笑著將花放在慕潔的辦公桌上。花香飄散,沁人心脾。前些天,有人用百元的紙幣組成的玫瑰花送給慕潔。把她羨慕得不要不要。可惜,慕潔沒有接受。
  慕潔無奈的抱怨道:“胡姐,你這也太熱心了。”胡姐不送上來。她是收不到花的。公司的保密制度很嚴格,這種來歷不明的物品肯定上不來。
  “我不是想著總有一款適合你的嗎?喏,有情書哦,我先聲明。我沒看啊!”胡姐咯咯嬌笑,拍拍張東的肩膀,笑著離開。這傻小子肯定沒戲。
  張東神色復雜的看著桌面白色的玫瑰,反省道:他的方法好像有問題啊。
  慕潔好奇的將隨意的疊成一個方塊的青色便簽從花叢中拿下來。這怎么看都不像情書。情書是要用精美的信箋疊成心形的。她知道花店有這樣的服務。
  展開便簽,就見一行漂亮的楷書躍然紙上:“凱瑟琳。想要泡你的人給你送花了。祝安好!”
  慕潔嘴角禁不住浮起一抹會心的笑容:是陸景送的花。陸景被帶走的那天下午先是來她的辦公室找她。她當時問陸景“是不是想泡她?”不是她潑辣,而是因為那天是七夕!中國的情人節。陸景的舉動很容易讓她誤會。
  陸哥,你來江州了嗎?
  慕潔清純的臉蛋上的笑容漸漸的綻放,明麗清艷。低頭嗅了一口花束。怡然陶醉。
  再仔細看看花束中的潔白的花瓣,原來是百合花!不是玫瑰。心里的驚喜倒是減弱了三分。百合花代表純潔的友誼。
  慕潔想了想,問道:“張東,你剛才說公司的領導會去。陸…陸總去嗎?”她差點說漏嘴。
  張東早給慕潔清新動人地面容打動,看她優雅怡人的動作、笑容,整個人都沉溺進去,給慕潔看了三秒才驚醒過來。尷尬的摸摸鼻子道:“應該回去。陸總對景華很重視的。”
  據說,“摸鼻子”這個動作起源與香帥楚留香。據說,帥哥都會這么做。他學了一下這個撩妹的動作。
  慕潔微微皺了下瓊鼻,這個答案她不滿意呢。但,她決定去會場試試。
  能遇到陸哥,就當是邂逅。遇不到呢,她也不想去打他的電話問他在不在江州。
  …
  …
  7月26日晚,張東和幾個江大的校友西裝革履,一起聚在徐華路酒店的大廳中等慕潔。
  他知道慕潔今晚要來。前天,慕潔親口對他說。今晚的酒會她會參加。這可把他興奮壞了。唯一可惜的是,慕潔并沒有答應做他的舞伴。
  張東的同伴甲笑著拍拍眼巴巴的張望著酒店門口的張東的肩膀,“張哥,你真是牛逼啊。竟然把我們公司最美的大美人給約到了。”
  張東苦笑著道:“我倒是想吹下牛逼,但問題是凱瑟琳沒答應啊!”程序員的性格還是很實誠。但是最后一句凱瑟琳,還是顯示出他和慕潔的關系超過一般同事。
  眾男就哈哈笑起來,打趣著張東。
  同伴乙笑道:“張東,你放心。我們今天一定幫你抱得美人歸。怎么樣,要不要兄弟們扮一下惡人。讓你有一個英雄救美人的機會。”
  張東有點心動,嘴里說道,“這不大好吧!”
  正說笑著,門口大廳處,走進來一位穿著黑色長裙的美麗女郎,手提著名貴的手袋。一甩一甩,精致灑脫的現代時尚都市女郎。修身的黑色長裙承托出她的曼妙身材。裙擺下一截粉藕般的小腿纖細筆直,無比誘人。銀色高跟涼鞋落在大理石地板上,“噠噠”的仿佛敲落在人的心頭,讓人的心跳隨著她悸動。
  華麗性感的都市女郎,靚麗的不可逼視,耀花了張東等人的眼。
  慕潔冷艷的走過。心里忍不住噗嗤嬌笑:至于嗎?話說她今天可是特意打扮過。想想倒也正常。白嫩的小手按了電梯按鍵,先上了10樓。
  她可沒和張東約會。她只是想來見給她送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