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2)     

重生之世家子弟2015 風聲(完)--上京

兩個多月的時間。p從8月23日到11月11日。陸景在國航的飛機降落在京城機場時,依靠在座位上長長的吐出一口氣。p飛機舷窗外,京城的夜景璀璨。
  劉處將他的手表、錢包、手機還給他了。他已經知道今天的時間、日期。但因為在飛機上,手機無法上網。他還不知道最近的情況。
  等了約二十分鐘左右,幾乎所有的旅客都下了飛機,陸景和劉處一行才走出飛機,順著飛機舷梯走到地面。
  不遠處,十幾輛豪車停在機坪上,約二三十人聚集在空曠的地面上,等著陸景。
  寒風吹面,衣袂飛揚。但眾人的心情卻是火熱的、急迫的。等待著陸景歸來。沒有人主動上迎,而是都等在原地。
  “陸少,我就送你到這兒了。”劉處笑了笑,和陸景握了握手。
  “劉處,再見!”陸景拍了拍劉處的手臂,意味深長的說道。
  劉處嘴角抽了一下,臉上的笑容慢慢的淡去。陸景是個明白人。心情沉重的帶著人和煙詩凝在一旁去交接。
  趙姿和十三立即帶著荷槍實彈的陸家衛隊上前簇擁著陸景,保護他。
  陸景走近人群。他身上穿著一件廉價的車綠色大衣,看起來異樣的狼狽和寒酸。衛婉儀禁不住哭起來,淚痕滿面,一把抱住自己的丈夫,“陸景,嗚嗚….,我都擔心死。”
  “沒事了,婉儀,沒事了。結束了。”陸景拍著愛妻的背,足足和衛婉儀擁抱了兩分鐘才分開。心中無限感慨。
  跟著衛婉儀身邊的是大嫂胡瑩,還有侄女陸琪。陸景和大嫂胡瑩握手。
  胡瑩眼睛有些紅。“小景,你受苦了。回來就好。”陸景的苦,有80%是為他大哥陸江。她的丈夫受的。兵行險著,慶幸的是成功了。
  陸景咧嘴笑了下。“大嫂,讓你們擔心了。”
  侄女陸琪一句話,讓有些傷感的場面變得歡樂起來,和陸景抱了一下,羨慕的道:“叔叔,你真威風!這么多人拿槍簇擁著你呢。我要是小幾歲就好了,可以讓叔叔你抱著我。”
  陸琪今年已經15歲,小丫頭個子出挑高。已經是個小美人。
  陸景笑起來,“陸琪,小時候還沒給我抱夠啊!”
  小姑陸蘇、小姑父唐學民、大舅羅銀河、曹芝娟、羅宏、羅華、占正方、王燦、夏思雨、唐悅、沈雪華、唐略、唐彤、郁揚、謝晉文、閔雯、安溪、韓鴻信、鄭信明、張媛、傅婕、凌雪月都笑起來。
  陸景一一的和大家握手,氣氛熱烈。
  王燦捶了下陸景的胸口,“你小子,玩這么大,都不帶我一起。過兩天,我召集人給你接風洗塵。”陸景被關了2個多月,京城這里是九級暴風。
  陸景就笑了笑,“好。”
  等到安溪和傅婕時。陸景都輕輕的抱了下兩人。
  傅婕雪白的俏臉帶上幾抹嬌羞的微紅,在夜色不大明顯。輕輕的扶了下眼鏡掩飾。她終究是沒忍住,還是來機場迎接陸景。只是。這個場合,再甜蜜的情話都沒法說。
  十幾分鐘后,一行人坐車浩浩蕩蕩的離開京城機場。
  車隊第二輛車中,陸景身上的軍綠色大衣換了下來,衛婉儀給陸景帶了衣服。輕輕的依偎在陸景肩頭,“陸景,媽在家里等著你的。”
  “嗯,婉儀,我們回家。”
  …
  煙詩凝和劉處交接完。就見陸景的車隊在夜色中漸漸的遠去,禁不住展顏嬌笑。烏黑的發絲掠在嘴角,在機場朦朧的夜色中煞是動人。
  回來就好。她也不急著在這時候去和陸景說話。陸景現在要見的人應該會很多吧!
  這時。煙詩凝的手機忽而響起來。煙詩凝看看號碼,禁不住皺眉。打電話來的是謝海璐。她是楊修誠的妻子。而楊修誠是楊修武的弟弟。楊家,在這次風暴中,沒起什么好作用。
  想了想,煙詩凝接了電話。謝海璐的聲音從手機傳出,“煙姐,陸少回京城了吧?”
  “嗯。”
  “哈,恭喜啊!不容易啊,和華的指控竟然都是假的…”
  煙詩凝嘴唇微微翹起的一個優美的弧度,輕快的道:“海璐,沒什么事的話,我就先掛了,我還忙著。”說著,不由謝海璐分說,就掛了電話。
  陸景回京城,所有的人都松口氣。但是,另外有一些人恐怕晚上再也睡不著覺了。
  煙詩凝坐到她的黑色昆成汽車,一腳轟在油門上,黑色的而轎車就像豹子一樣躥出去。
  煙詩凝又找到了當年當特工時飆車的感覺。
  爽!
  …
  陸景回到京城后,位于珀斯的陸辦和眾多紅顏們開始陸續的回國。陸辦的眾人首先抵達京城,協助陸景處理被搞得人心惶惶的和華財團。
  和華財團一共面臨著四個方面的指控:壟斷、腐-化、騙補貼、勾結國外勢力反向操作人民幣匯率獲利。在陸景被隔離的2個多月的時間里,外界各種謠言遍地飛。
  和華財團旗下的企業都不約而同的受到波及,在a股,h股,海外股市上都表現出頹勢,股價下挫。
  這樣的一家財團,如果真的是寄生在國家身上的毒瘤。京城里是沒有幾個人肯昧著良心為和華說話的。
  但是,就在11月初,京城市局突然爆出大唐雨景涉-黃、涉-毒是有人故意栽贓。矛頭直指嘉南俱樂部的秦成文。這讓和華的案情出現反復。
  緊接著,率先聯名舉報景華通信搞壟斷的聯科公司負責人葉文斌在調查組的復核下改口,說他遭到“白手套”的威脅,不得不舉報景華。事實上,誰都知道,不是景華要搞壟斷。而是國內沒有有任何一家手機廠商擁有手機芯片制造能力。
  在這樣的新線索下,一些人對和華的指控就顯得別有用心。但扭轉和華處境的最關鍵的事情是此前證據確鑿,和華財團與海外勢力勾結迫使人民幣升值的買賣單據是偽造的。
  總部位于香港的和華銀行向央行提供了相關證據。和華銀行從來就沒有參與買賣人民幣的操作。那些疑似和華銀行手筆的單據。實際上是英國渣打銀行的操作。
  而和華與地下錢莊的聯系更是無稽之談。因為,建業銀行與和華銀行有合作協議。根本不需要走地下錢莊。直接走央行的正規通道就可以。
  至此,針對和華的一些行動就完全停止下來。煙東的騙取國家補貼事件就像是撓癢癢一樣。陸景在三天后從被隔離的地方返回京城。
  審查陸景的行動,一無所獲。在兩個多月的時間里,這位京城知名的陸二少,竟然頂住讓人瘋掉的壓力。
  陸景參加王燦舉辦的接風宴時,聽閔二哥笑呵呵的道:“陸景,有人在四九城里罵:豎子不足與謀!哈哈!我看有人要準備吞槍自-殺了。竟然敢在沒有任何罪名的情況下審查你。嘿!”
  陸景就笑了笑,拿起酒杯和閔興懷碰了碰。“閔二哥,謝了。”
  喝了一杯,離開熱鬧的酒宴大廳,陸景在上林苑清冷的走廊落地玻璃窗前,看著大唐雨景外的天空。霜月滿天。
  他想起的是雷鋒日記。他一貫以這些話來教導他的“學生們”、下屬們。
  他想起的是主席的那首詩:宜將剩勇追窮寇,不可沽名學霸王。
  …
  魯東。12月底。一場白雪覆蓋著美麗的徐城,魅力的徐城。
  在徐城香山酒店舉行的歡送陸江的干部會議上。黑壓壓的干部坐了一桌又一桌。掌聲一浪高過一浪。
  陳史益微笑著鼓掌。他想起4月份和陸江、陸景的那次對話。
  然而,這都不重要了。陸書記又將在那個舞臺上怎么樣施展他十年磨一劍的抱負呢?
  陳史益心潮起伏,不能自己。
  …
  1月下旬。寒冬臘月,京城中的年味越來越濃。國家要放開二胎的聲音在全國討論。氣氛喜慶。
  西月區的張三胡同處。一輛白色的保時捷緩緩的停在一處四合院門口。
  陸景下車,對門內的兩名警衛笑著點點頭,進了大哥家中的客廳。大嫂胡瑩和保姆正在打包收拾東西。
  “小景來了。你大哥在書房里等你。”
  “大嫂,我也去見大哥啊。”陸景應了一聲,進了書房。就見大哥正在整理書柜中的一些書籍。
  “哥。”陸景心里微微有些激動。這是大哥回京城后,他第一次和大哥見面。
  “嗯。來了。”陸江轉過身,看著越發顯得成熟、氣度凝練的弟弟,輕輕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大手溫暖,長兄如父。什么都沒說,又仿佛什么都說了。
  陸江指指書柜里的書,遞了一本線裝書給陸景。“很多都是爸留給我的絕版書。我想著,接著這次搬家的機會捐給國家博物館。你啊。找個機會,把這些絕版書都印出來。咱們老祖宗的文化不能丟。”
  陸景點點頭。以他的資產,虧損幾千萬用來印書都無所謂。笑著道:“哥,你想好住哪里沒有?要不要我讓北海公園那里騰一棟別墅出來?”
  北海距離中海、南海都挺近的。
  陸江就笑著擺擺手,溫和的道:“安排好了。”
  陸景也就不再問,呵呵一笑,跟在大哥身邊清點著書。兄弟倆低聲商量著那些捐贈出去,那些要重印。
  時間,緩緩的流走,一如多年前。
  ps:今天4更。感謝大家的月票、打賞、訂閱、推薦。另,本書終于有了一位盟主書友。拜謝。汗,這本書都要結束了,我再說盟主加更,感覺貌似好虛啊。這樣吧,這幾天,我會集中所有的精力,把剩下的章節一口氣寫完。剩下來,還有一個小情節。伏筆已經鋪下去。正文寫完之后,把之前我設想的第7卷作為番外吧。還有很多話要說,在最后結束的感言里再說吧,三年了。大家覺得還有什么坑沒有填的,還有什么人物的結局想了解的,歡迎在書評區里提出來。我會在番外中寫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