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2013 風聲(四)--凱撒

繁星點點。
  江州的夜晚空氣清新。慕潔的第一個晚上加班在入職的第二個月后來臨。她被組長分配做一個新任務,不得不加班加點的完成。
  像她這樣出身于富豪家族的子弟,從小就接受灌輸:做事情一定要將事情做到盡善盡美。
  所謂人生的贏家,其實很簡單:就是將你接觸到的每一件事情做到90分以上。日積月累,自然就是贏家。不積跬步無以至千里,不積小流無以成江海。
  加完班后,已經是深夜11點。慕潔在座位上長長的伸了一個懶腰,拿起手袋整理著私人用品就準備回新豐公寓。
  女孩嘛,會隨身帶著小鏡子,小梳子,補水的護膚品、防曬霜、紙巾、太陽傘、小硬幣、水杯等等。
  慕潔忽而記起位于2樓的食堂今晚24小時自助餐廳中提供白馬莊92年的紅酒和燒烤生蠔。她挺中意生蠔的。想了想,提著手袋去了2樓自助餐廳。
  自助餐廳的環境布置的優雅、舒適。放著輕柔舒緩的音樂,雕欄畫棟的中式風格,一個個雅座間隔的極開。完全是五星級的標準。
  慕潔隨意的放下手袋,先挑好生蠔,五六個。生蠔雖然是美味佳肴,但晚上吃多了也不好。然后,慕潔在紅酒區選紅酒。一瓶瓶已經打開的紅酒傾斜的放在酒架上。慕潔倒了小杯,閉上眼睛細細的品著。品酒是她的基本功。一小杯一小杯。在第三杯,她就選出92年的白馬莊紅酒。
  “還是差點味道,沒有1990年份的瑪歌酒莊紅酒的味道好!”慕潔低聲道,緩緩的睜開眼睛。
  身邊就傳來一個溫和的男子聲音,“景華再土豪,也沒有把1.5萬人民幣一支的紅酒不限量供應給職員啊!”
  慕潔嚇了一跳。轉身看去,就看到陸景穿著一身白色的休閑T恤,就像是景華的職員一樣,拿著一個餐盤。餐盤中堆滿了牛排、蛋糕等食物。
  “陸哥,你嚇我一跳呢!”慕潔輕撫著胸口。嬌嗔的瞪陸景。清艷無端。她穿著一條淺會色的T恤,白色的7分褲,身姿窈窕。“你真是神出鬼沒!”
  慕潔沒想到會在江州景華公司的自助餐廳碰到陸景。她并不知道陸景的行程。陸景6月底來江州都現在8月中旬,已經一個多月。
  陸景也沒想到會在這兒碰到慕潔。他有段時間沒和玉嬌聯系了。現在很多眼睛盯著他。
  “一起坐坐。”
  “行啊。”慕潔欣然答應,跟著陸景一起坐到一間光線幽暗的雅座。
  雅座是四四方方的梨花木桌。鋪著軟墊的木椅,坐著很舒適。空調打得適度。聽著幽雅的音樂在深夜里享受美食和紅酒,確實是一大享受。
  “我以為你回愛爾蘭了。沒想到你進了景華。貌似以你的成績要進景華有點難啊!”陸景咀嚼著牛排,好奇的問道。景華通信這樣的企業。以慕潔半調子的編程水平要進來還有點難度。這里基本都是國內的軟件精英。
  慕潔似笑非笑的看陸景一眼,“我5月份的時候和伊麗莎白公主在江大里面碰到了。她幫我在雨綺姐面前說了幾句好話。雨綺姐安排的。”
  伊麗莎白公主和陸景的關系,以她的聰明,很快就猜到。
  陸景恍然,“怪不得。原來是雨綺安排的。”
  慕潔輕輕一笑,優雅的喝著紅酒,見陸景風卷殘云一般的吃著宵夜,形象有些狼狽,盯著他有些長的胡茬,“陸哥。你這樣吃,肯定會吃成胖子的。”
  陸景道:“最近壓力有點大。吃美食減壓。你呢,愛吃生蠔?也對,愛爾蘭那邊漁業發達。”
  慕潔點點頭,聲音清脆的說道:“生蠔,又叫牡蠣。被稱為‘海里的牛奶’,含有大量的蛋白質和人體所缺的鋅。食用牡蠣可防止皮膚干燥,促進皮膚新陳代謝,分解黑色素。它是難得的美容圣品。”
  陸景就笑起來。
  慕潔好奇的問道:“陸哥,你是因為景華通信遭受到反壟斷調查感受到壓力嗎?”
  不應該的呀!以陸景的身份。景華通信就算倒閉,也未必能讓他感到壓力成這樣子。他是和華財團的話事人啊!兩年前,在歐洲收購沃倫財團,簡直是讓人聞風喪膽。而且。威壓的荷蘭王室都不敢說話,乖乖的將伊麗莎白公主送給他當小妾。
  她最近在公司也挺到一些老員工的議論。據說,聯科公司的葉家和景華關系非常近,竟然“反水”,聯名上告景華,簡直是吃里扒外。白眼狼。還有京城的夏易公司,要不是景華當年網開一面,現在哪有夏易公司?
  以她的嗅覺,感覺到這里面迷霧重重。絕非表現出來的表象那么簡單。
  陸景喝了一口紅酒,輕輕的擺擺手,“上周,我在京城開設的會所,大唐雨景被查封了。”
  現在,有消息說里面藏污納垢,有人吸-毒、涉-黃。總經理馬晴已經被控制起來。王燦和馬晴的丈夫韓鴻信被調查組問話。
  慕潔“哦”一聲,她沒搞明白這個消息意味著什么,做了一會,吃了美食生蠔,喝了點紅酒,起身道:“陸哥,你慢慢吃呢,我先走了。”
  陸景點點頭,做了一個手勢,示意她自便,繼續專注的對付著他的食物。
  …
  …
  8月下旬,魯東省、煙東市的明星企業,太陽能行業的龍頭,世界級的光伏巨頭,在德國三大股市上市,黃海聯合創意集團下屬的碧湖薄膜遭到商-務-部調查:碧湖薄膜涉嫌騙取國家新能源補貼款4023萬元。
  從京城到江州的陸辦人員發現,進入8月后,陸景的話越發的少了。他身邊的五大美女助理全部都離開,匯聚在珀斯。陸辦的核心成員都在珀斯。剩下的秘書并沒有接觸到和華財團核心的機密。
  陸景身邊現在就跟著保鏢趙姿和十三。
  大部分時候,陸景都是一個人在研發大廈的辦公室里沉默,吸煙,思考。
  見陸景這樣的狀態,周復生、楊顯、程建楓等景華、和華在江州的高層都不好來向他匯報工作。
  下午時分,陸景在辦公室里睡了一覺起來,洗了把臉。想了想,從15樓頂層的辦公室做電梯到5樓。
  說起來,景華通信里面,認識陸景的人其實不多。他從來沒有任何影視資料和圖片在內部、外部公開。比華為的創始人任正非還要低調。
  穿著休閑裝的陸景就像是普通的景華通信研發工程師。區別在于將廠牌揣在了褲兜里。在五樓的辦公室里略微晃了一圈,陸景找到慕潔所在的地方。
  用擋板隔成的一個個格子間的辦公區域,慕潔的辦公位在臨窗的位置。
  下午時分,陽光微透。看來,作為美女。她在分配座位時得到了優待。
  “這是一個刷臉的時代啊!”
  陸景走到慕潔面前。慕潔正在聚精會神的工作。她梳著馬尾,帶著眼鏡。白皙的臉蛋,小巧挺直的鼻子,唇紅齒白,嬌潤嘴唇微微撅著,明艷如花。
  陸景見過很多美麗的女生。認真工作的慕潔確實有著獨一份的魅力。
  專注于工作的男人是美麗的,專注于工作的女生同樣很美麗。
  “呀,陸哥,你來看我啊!”慕潔從工作狀態中回過神,就見陸景倚在窗戶邊。肆無忌憚的欣賞著她的容顏、身姿。嬌羞的同時,心里升起一些警惕。她可不希望這個風流的男人喜歡上她。
  她感激陸景幫她解困,避免她在慕家內難堪。慕家上下都以為她是陸景的女人,但她其實從來沒想過。感激歸感激,不需要以身相許吧!以陸景的為人,她很相信,只要她提出來,陸景會解除這一層對她的“束縛”。
  慕潔聲音清潤,悅耳動聽,就像是黃鶯在唱歌。令她身上又有著清麗脫俗的清涼韻味。
  陸景溫和的笑了笑,“沒事干,找你喝杯咖啡。賞光不?”
  慕潔閃了下清澈流光的眼眸,認真的道:“陸哥。你不是想泡我吧?”
  陸景就笑起來,這妮子想哪里去了。相比于吃飯減壓,和慕潔聊天其實挺輕松的,關鍵時,她不明白那些消息的意義,他說一說。不會影響大局。
  陸景道:“嗯。我想泡你。”
  陸景和慕潔說的時候,周邊的一些職員都豎起耳朵聽,聽到慕潔和陸景的這句對話,頓時一片嘩然。
  有幾個男同事已經站起來。軟件工程師,要含蓄一點。畢竟,這個男子看起來和慕潔認識。要擱在銷售部門,早有人問陸景是誰。
  這也太夸張了吧?你那個部門的,上班時間到我們部門來“泡妞”?找削是吧?
  相比于同事們的“激動”、“保護”,慕潔卻是敏銳的覺察到陸景嘴角一抹戲虐的笑容,站起來,身姿修長,她的身高是168cm,很美麗的女孩子,穿著白色的連衣裙,宛若一朵水蓮花,“好吧,給你一個機會。不過,陸哥,你下次邀請我的時候,麻煩你把胡子刮一下,我可不想給人說被老男人包-養了。”
  “哈哈,這才是凱瑟琳的風范啊!”陸景笑著夸了慕潔一句,慕潔說話很犀利的。和慕潔一起到2樓的露天餐廳。要了兩杯咖啡坐下來。
  說是露天餐廳,其實有遮陽傘和空調。江州七八月份的天氣,路面溫度不下40度。誰敢露天啊?絕對會被烤糊。
  “聊什么啊,陸哥,你看起來壓力實在很大。”慕潔優雅的提著裙擺坐下來。
  “聊聊你為什么當碼農?”
  慕潔就膈應了一下,倒是有點不好意思,說:“陸哥,我來中國2年,零花錢要花完了呢。”
  陸景一愣,“哈,我沒想到會是這個答案。”碼農說是實話,工資還是可以的。
  “那你以為是什么答案?我都沒想再回愛爾蘭定居。總得把房子錢攢夠。”
  陸景就笑,“然后再找一個男朋友結婚?”
  慕潔認真的點頭。日子平淡才是真。高處不勝寒。財富最頂尖的風光,莫過于陸景!但是,看他現在的樣子似乎不好受。她也沒什么興趣回愛爾蘭去和繼承家族企業。
  慕潔是很聰明的女孩,和她聊天卻是很放松。
  陸景和慕潔正說著話時,露天餐廳外走進來六個黑衣人。為首的中年男子坐到陸景和慕潔前,拿出證件給陸景看,“陸總,跟我們走一趟吧!和華涉嫌倒賣國家機密,做多人民幣盈利。”
  陸景很淡定的將證件遞還給中年人,站起身,從容的道:“走吧!”
  黑衣人前后將陸景夾在中間,離開露天餐廳。
  “誒…,陸哥…”慕潔一下子懵了。陸景在她心目中是云端中的人物。
  陸景真要當眾說一句凱撒的名言:“吾至,吾見,吾勝!”整個歐洲估計都沒人會說一句反對的話。當之無愧!實至名歸!
  然而,現在,他被抓了。
  這…!
  慕潔的心仿佛給一只手給抓住,攥得緊緊的。她擔心陸景的處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