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2010 風聲(一)

4月中旬,一場春雨將徐城的溫度降下來不少。小雨淅瀝,空氣中略顯潮濕。p魯東1號別墅內,潮氣消散,干爽清涼。圍著茶幾,陸江、陸景、陳史益喝茶聊著天。
  陳史益一口地道的江南音,這么些年過去了,他依舊是鄉音難改,笑著道:“書記,形勢一片大好。”
  陸江笑著擺擺手,“我這個人膽子比較小,寧可慢一點。”
  陸景就笑,“哥,當仁不讓嘛!”
  陳史益所有所思的呵呵一笑,拿起茶杯慢慢的喝著。
  陸江笑了笑,“你啊,瞎起哄!小景,網絡上對督查制度并沒一邊倒的贊譽聲吧?”
  陸景道:“哥,真要一邊倒反而問題很大。網絡上說話又不用負責,誰都能當鍵盤俠。更別說有些人是領美元的。”
  陳史益皺眉道:“還是要立法。網絡不能成為法外之地…”
  陸景說話就沒那么多的顧慮,說的比較透徹:“很多網絡大v、青年導師、專家學者、公知的底子都不怎么干凈。有接受美國福特基金會資助的,有谷歌公司出來的,有接受孟山都資金游說的。
  這些人的風頭要殺一殺。我就沒過美國社會能夠公開傳播馬克思主義的,也沒見過可以公開罵華盛頓的。他們的言論自由呢?言論自由、網絡自由要劃一條紅線出來。”
  陸江輕輕的點頭。
  …
  …
  中國最大的門戶網站時代在線上關于限制網絡謠言立法的爭論,如火如荼。
  有人認為在網絡上污蔑他人,造成不良影響的,同樣要負法律責任。
  有的人則擔憂這是在限制言論自由。
  有的人在評論下面搞地域攻擊。
  按熄手機的屏幕,陸景笑了笑,依靠在民航頭等艙的座椅上,身邊跟著季婉彤、江嫵。薇薇的妊娠反應有些激烈,留在黃海休養。
  這是從黃海飛往香港的飛機。
  陸景的腦海中想起離開黃海前和唐詩經在水墨清苑小區她臥室里的對話。
  “景,你決定了?”
  陸景抱著風采如昔的成熟大美人唐詩經,輕輕的點頭。“詩經,我爸去世得早了些。現在,進一步,就是海闊天空;退一步。就是萬丈深淵。”
  “我留下來幫你。”
  “詩經,不要讓我擔心。你們都要先離開。”陸景輕撫著唐詩經的背。
  唐詩經依戀的依偎在陸景懷里,沉默了很久,溫婉的點頭,“我聽你的。”
  陸景這是飛往香港和莫心藍、董坤城、陳旭江、陳創和、許雪等人通氣。
  …
  …
  5月中旬。陸景一行抵達江州。江州的5月酷暑難耐,道路兩旁的柳樹都垂頭喪氣。風景秀美的江州大學校園中多了幾許畢業前的氣息。
  江大星光咖啡中打著涼氣,生意還是一如既往的清冷。宋雨綺招待美若精靈的伊麗莎白。她最近從美國來江州游玩。
  “雨綺姐,謝謝你的款待,這里的下午茶真的很不錯,很正宗。”伊麗莎白的漢語學的不錯,只是還有一些音咬不準。
  宋雨綺就笑了笑,說:“這間咖啡廳為了追求格調可是專門虧本經營的。”
  伊麗莎白好奇的點點頭。
  兩人正聊著,這時,門外忽而走進來一群青年學生。為首的是一名帥氣的男生。走到吧臺邊,“麻煩你們換一首傷感的歌曲。”
  一群學生點了啤酒、紅茶、咖啡,在咖啡廳臨窗的作為聊起來,有幾個感性的女孩還發出哭聲。
  要畢業了。
  宋雨綺和伊麗莎白坐的位置比較靠里面,對視著笑了笑。氛圍有點不適合她們倆繼續聊下去。
  “換個位置吧。帶你去1804酒吧坐坐。”宋雨綺輕笑著說道。她想起陸景畢業的那年5月。陸景今天下午在松濤苑那邊陪溫雪溫藍、竹下景子、天海萊陽、費秋雨她們幾個,小季和江嫵也在。
  “好啊。”
  宋雨綺和伊麗莎白就起身往咖啡店外走。這時,學生中的一個女孩子驚訝的叫道:“伊麗莎白公主殿下,是你嗎?”
  伊麗莎白長發盤起,穿著清涼的綠色蕾絲長裙,身姿纖細窈窕。氣質清純。看起來就像是大學里的外國留學生。她倒沒想到會有人認出她來。公主殿下這個稱號已經被剝奪好幾年了。
  伊麗莎白看過去,就見一個氣質明麗清艷的女孩挽著馬尾辮穿著格子長裙走出咖啡卡座,“呃…,你是?”
  女孩摘了眼鏡。伸出手,笑著道:“我是愛爾蘭慕家的慕潔。”
  “噢,凱瑟琳,你的變化真大!我都沒有認出來。”伊麗莎白輕掩住嘴,贊嘆的說道。她當然知道慕潔是誰。哈利-伯納德的未婚妻啊,原本還去倫敦拜訪過杰西卡。只是沒料到她竟然出現在江州。
  慕潔2010年來江州。今年畢業。相比于在歐洲時。變化確實有些大,笑道:“還行。這幾年,公主殿下你倒是沒什么變化啊!還是那樣的美麗。”
  “凱瑟琳,謝謝!”伊麗莎白身上那股皇家風范的優雅禮儀就是她的標志,代表著她的氣質,一眼就能讓人認出來。
  兩人重逢在江州,倒有幾分舊友的味道。約了下次見面的時間,互換了手機號才離開。
  宋雨綺笑著和伊麗莎白問慕潔的情況。慕潔入學江州大學是玉嬌安排的,她倒是不怎么清楚。
  而慕潔這邊,一堆同學也開始聽她講伊麗莎白公主的事跡。畢業的傷感倒是沖淡不少。
  …
  …
  松濤苑在江州算是比較老的高檔別墅區。奢華的3號別墅在夏日的下午幽靜、清涼。
  窗外偶爾有幾聲鳥啼。臥室里的輕吟淺唱持續了很久才結束。
  片刻后,就見陸景走到客廳中,光著腳踩著木地板上,倒了一杯紅酒,在落地窗前看著松濤苑別墅區內郁郁蔥蔥的夏日景色。
  身后傳來腳步聲,珠圓玉潤的成熟美人輕輕的從背后抱住陸景的腰,豐滿的雪-乳擠壓在陸景背上,軟綿綿的,輕聲道:“陸景,壓力這么大?”
  陸景笑了笑,握著熊玉嬌的玉手,“玉嬌,你覺得呢?”
  熊玉嬌就沉默了下,她不知道陸景的計劃是什么,但是感覺到他身上背負的壓力。
  陸景將熊玉嬌報到懷里來,乳-翹-臀-圓,打量著她嬌美嫵媚的容顏,“玉嬌,你越來越漂亮啊!”
  “可沒有你身邊的那些小女生漂亮。”熊玉嬌歡喜的白陸景一眼。她住在7號別墅。下午接了陸景的電話就過來了。在她心中,陸景是她的人生導師。她在他面前會不經意流露出小女孩的情緒。
  溫存了一回,熊玉嬌道:“陸景,我就不離開了。”
  陸景就笑,“是啊,你要離開江州,那可就是不打自招我們倆的關系了。”
  熊玉嬌嬌嗔著咬著嘴唇笑起來,伸手撫摸著陸景的臉頰。這么些年過去啊。
  這時,竹下景子從臥室里出來,表情怯怯的。熊玉嬌就離開陸景的懷抱,“你們聊吧。我去洗澡了。”
  陸景點點頭,招招手讓竹下景子過來。竹下景子赤足踩在木地板上,烏黑的長發披肩,散落在光滑白皙的肩頭。夕陽落在景子的身上,讓她仿佛一塊美玉般散發著奪目的光彩,嬌艷動人,讓人怦然心動。靚麗的可人兒。
  “陸哥,我不想回日本。”竹下景子坐在陸景腿上,輕聲說著她的想法。
  陸景笑著刮了下她高聳的鼻梁,抱著她,“不許說話,一起看夕陽。”
  “哦。”
  竹下景子就將腦袋縮在陸景懷里,一起看著落地玻璃窗外的落日。漫天云霞,仿佛要將天際邊燒紅。樹林拉長著影子。別墅區中彎彎的馬路上,偶爾有一輛私家車駛過。
  時間緩緩的流過,流光溢彩。竹下景子就想將這一刻永遠的留下來。
  她想起在徐城旅游鬧出事情后,第二天中午和陸哥一起吃飯時的情景。陸哥將她們三個吃了幾遍。嬌嫩性感的萊陽醬都化成了春泥。四人在床榻上說著話。
  “景子,你們三個動靜鬧得很大啊,我哥都問我,你們三個和我什么關系。”
  “啊…,陸哥,不會給你帶來什么麻煩吧?”
  “小事情。倒是有點因緣際會的意思。”
  接下來的話,就是男女間的愛語了。
  想著,竹下景子心里涌起甜蜜的感覺,輕聲的道:“陸哥,我愿意和你死在一塊兒。”
  陸景微微一笑,摩挲著竹下景子的長發,“瞎說,我可是答應你父親要好好照顧你的。”
  竹下景子看著陸景溫潤的眼睛,將他的手放在心口,“陸哥,我認真的。我愿意為你去死。”
  陸景笑著搖搖頭,將這可人兒抱在懷中,********一般,“沒到那一步。景子,就一個暑假的時間,不要太擔心。”
  竹下景子終究是無奈的點頭。她拗不過陸景的意思。可她就怕回了日本,再也沒有回來的那一天了。
  …
  …
  6月上旬,陸景帶著唐雨瑤、江嫵回到京城。墨靜雯南下交州。小季留在了江州處理事情。她們倆回頭會在珀斯和大家匯合。
  京城,燕苑主樓的vip包廂中,楊修誠、謝海璐夫妻倆請煙詩凝吃飯。
  幾道精美的小菜,一瓶拉圖莊的紅酒。
  楊修誠笑呵呵的盯著煙詩凝,“煙姐,有事情可不要瞞著我啊。楊家和煙家是姻親啊。”
  煙詩凝心里不屑的笑了笑。陸景的計劃她都知道。但是,她不會告訴任何人,包括她的上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