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6)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6)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6)     

重生之世家子弟2009 理想國(下)

明樂街是徐城有名的美食街。≧八一中≯文≯W≤W≦W<.<8≦1﹤Z<W.COM主營的是海鮮類、養殖娃娃魚、魚鱉等水產。
  晚上六七點鐘的樣子,明樂街上人聲鼎沸,各家酒樓、餐廳生意興隆。
  一輛黑色的豪華賓利緩緩的停在明樂街一家酒樓前。
  徐城這兩年展的很快,豪車在大街上屢見不鮮。酒樓門口拿著對講機的黑西裝大堂吳經理沒覺得奇怪。只是,下一秒他的眼睛便瞪圓:賓利車上走下來三個美女。
  一個個貌美如花,光彩奪目,氣質各異,各擅勝場。即便身邊落后半步的秘書裝扮的女人身材也不差。
  正中的女孩有著一頭烏黑飄逸的長,穿著優雅的白色裙裝,披著水粉色的坎肩,身姿修長窈窕,靚麗奪目。她左側是一個挽著馬尾辮,帶著圓帽子,穿著運動長款裝的女孩,膚白貌美,身材豐盈火辣,性感多姿。
  右側則有一個穿著簡單清純學生裝的女孩,素顏精致,堪稱神級顏值。寶藍色的牛仔褲穿在身上真是漂亮至極,腿臀曲線就足以撩起男人心中最深處的**。
  我的天!平常在大街上即便是一個這樣的美女都難見到,今天竟然來了三個。
  “幾位美女,里面請!”吳經理連忙迎了上去,熱情的將竹下景子四人往里面讓。
  柳秘書看了眼熱鬧非凡的酒樓,問道:“還有座位嗎?”
  吳經理笑道:“有,當然有。”
  柳秘書細心的道:“我們要一個包間。”竹下景子她們幾個太漂亮,都是禍水級別的女孩。在大廳里吃飯,只怕一堆自詡成功的男人要上來搭訕。還是少點麻煩好。
  吳經理昂著頭,大包大攬的道:“有。我們有個客人訂的8點鐘的包廂,我可以做主先給你們用。”
  他也想在美女們面前表現一番。這是男人的通病。
  說著話,就拿著對講機用徐城的方言說了一通。然后道:“幾位美女,搞定了,這邊請!”帶著竹下景子一行人上了二樓的包廂。
  這家名叫“望月臺”的酒樓是古樸的中式裝修風格,晚間時分。食客滿滿,聲浪陣陣。到了包廂中,才清凈下來。
  到了包廂,作為大堂經理吳經理的職責就算完了。倒了茶水,這才說道:“幾位美女稍等,點菜的服務員一會就來。我就先下去了。”
  竹下景子點點頭,禮貌的道:“謝謝!”
  “哈,不客氣。不客氣。”吳經理笑著出門。拉上包廂的門,禁不住吐出一口氣,“我的乖乖,這長美女的聲音真是悅耳。我都差點不想走了。”
  …
  …
  服務員拿了菜單進來,看到一包廂的美女,嚯的震驚了一下。
  天海萊陽還在笑竹下景子,“景子醬,你都要快那個男人給迷的神魂顛倒了。”
  費秋雨甜美的偷笑,給兩人倒著茶。
  竹下景子嬌嗔的辯解道:“萊陽醬,我只是出于禮貌的說一聲謝謝。不關我的事。再說,你上樓的時候,他回頭看了你好幾眼呢。”
  她才不在意有多少人為她的美麗傾倒,她只想迷一個男人:她的他。
  天海萊陽咯咯笑道:“我又沒有走光。他要看,我有什么辦法啊!”
  說說笑笑,以柳秘書為主,在服務員的幫助下,點了餐:一道特色娃娃魚,一盤蝦,幾道海鮮加工的菜。
  約十幾分鐘后。可口的菜肴6續的送上來。四人興高采烈、嘰嘰喳喳的說著在今天大明湖的見聞:景子畫畫時,一群人在看她;秋雨拍了不少照片,也給別人拍了不少張;萊陽買小吃刷臉成功,談了一個9折的優惠…
  吃過飯。柳秘書讓服務員過來結賬。
  一名高個的男服務員穿著紅馬甲進來,將單據遞給柳秘書,笑瞇-瞇的道:“承惠,一共是1萬2千元。零頭我們店里給你們幾位美女優惠了。”
  店里已經查過,賓利車的車牌是煙東的車牌。這幾個美女顯然是外地來旅游的。
  竹下景子對金錢沒什么概念,見柳秘書臉上表情不對。就說:“柳秘書,這餐飯我來請客吧!”
  說著,從她的手袋里拿出一張建業銀行的金卡。
  天海萊陽和費秋雨也不和竹下景子客氣。這樣的卡,她們倆也有。事實上,6哥給她們的生活費,每個月都是以百萬單位計的。
  理財增值都是明雪姐在幫忙打理。不然,她們肯定要被銀行的理財經理煩死。
  高個服務員就笑起來。成了。果然是外地來的肥羊。哈,還是漂亮的小肥羊。
  柳秘書哭笑不得的制止竹下景子,“竹下小姐,我們被這家酒樓宰了。一頓飯要不了這么多錢。”
  在高級會所里還差不多。這家破酒樓連五星級酒店的餐廳都比不了,竟然一頓飯敢要一萬多!
  竹下景子迷惑的眨眨大眼睛,清純無端。她還不大明白“宰了”是什么意思。
  費秋雨驚訝的道:“不會吧!徐城這里還會有人宰客?雪姐和藍姐來過。她們說沒有的啊。”說好的“放心旅游”呢?
  天海萊陽反應比較快,結合語境就猜出來怎么回事,生氣的嚷道:“報警,我們要報警。你們這是違法行為。”
  柳秘書一陣無語。這三位,還真是給6總寵得不諳社會世故。高助理沒交待,但是她今天陪三人一天,從她們對話里也猜得到“6哥”是誰。
  高個服務員嘿的冷笑一聲,“這位小姐要報警是吧?要不要借個手機給你們?”
  天海萊陽哪里聽得出暗里的意思,不滿的瞪高個服務員一眼,“我自己有手機!”說著,便拿出手機撥了11o。接通后,將情況說了一遍。
  一旁的服務員也不阻止,只是冷眼看著,等天海萊陽放下手機,才慢悠悠的道:“美女,你看等會警察來了幫誰。”
  費秋雨性子一貫很好,這時也有些不悅。對伙伴們說:“他好囂張啊!”
  柳秘書先給酒樓下的保鏢了信息,這是她的第一要務,要保證三個女孩的安全。這時才接過對事態的處理權,說道:“你去叫你們老板來吧。這件事你處理不了。”
  高個服務員強硬的道:“這件事還真我處理就可以了,不需要我們老板出面。價錢,我們店里都是明碼標價,童叟無欺。你就是拿到聯合國去說,還是我們有理。”
  “你這是信口雌黃。”柳秘書氣得手指點在結賬的小票上。“一斤娃娃魚一斤娃娃魚4oo,這沒錯,但是你們端上來的娃娃魚有14斤?哄誰呢。還有這個,38元一只?有這樣賣蝦的?”
  “別人家我不知道,我們望月臺的蝦就是論個賣。你吃不起,就不要點。”
  “簡直是放屁。”柳秘書氣得爆了一句粗口,拍著桌子道:“這個錢我們今天不會付,我倒要看看你們老板什么來路,竟然在徐城宰客。等警察來了再說。”
  “行啊!”高個服務員仰頭哈哈一笑,“在徐城宰客怎么了?徐城就沒有宰客的店?你們不會真信了電視上的宣傳吧!幼稚!”
  …
  …
  約十幾分鐘后。兩名民警身后跟著3名協警到包廂里來,為的是一個面向老成的警察,環視了一屋子的鶯鶯燕燕,心里贊嘆一句,說:“是哪位報的警?”
  “我報的。”天海萊陽臉上還帶著怒色,“請出示下你們的證件。還有,請打開執法記錄儀。”
  “喲呵…”幾名輔警就不滿的笑起來。
  老成的民警叫郜陳。是明樂街派出所的老民警,今年四十二歲。做警察這些年,形形色色的人他見過不少。看得出這個漂亮女孩怕是研究過魯東省新出臺的執法條例。
  市局上面三令五申,警隊內部的督察正在加大處罰力度。他可不想頂風而上。
  望月臺這家轄區內的酒樓,他知道。做生意不規矩。這兩年,徐城旅游市場越的規范,望月臺酒樓收斂不少。經常宰外地客。徐城本地的卻是不敢再宰。市民一個投訴電話打到督察局,他們吃不消。
  郜陳當即就做了個手勢。幾名輔警就不笑了。年輕的民警就下去將車里帶來的執法記錄儀拿上來打開。
  “現在說說情況吧!”郜陳詢問了柳秘書和高個服務員,想了想,說:“你們這個糾紛歸物價部門管,我只能做一下調解。”
  高個服務員道:“郜隊,這…”
  郜陳指了指天海萊陽。皮笑肉不笑的道:“小黎,人家是懂行的。我按規矩辦事。不行,你打個電話。”
  他其實是指的讓小黎要不滿可以給他的張所長、齊指導員打電話。望月臺這里的劉老板和張所長關系不錯。
  高個服務員小黎哪敢,執法記錄儀開著的呢,回頭督察反查,有的受,擺擺手說:“看你說的。行吧,我接受郜隊你的調解。這樣吧,我們的收費確實沒有先告知你們,打個六折吧。零頭抹了。飯錢7千。咱們各退一步,這事就算完了。”
  柳秘書也不想事情鬧大,她是來陪竹下景子她們游玩的,事情鬧到上面出面,她也落不到好,說:“行吧,就這樣。”
  郜陳見事情解決了,就準備收隊離開。
  天海萊陽卻是忽而道:“郜隊,徐城市督查局的電話是多少?請你告訴我一聲。”
  柳秘書詫異的看著天海萊陽。
  竹下景子解釋道:“萊陽醬剛在sIT上和6哥說了,6哥讓她打市督查局的電話。祭出照妖鏡,看看這家店里有什么牛鬼蛇神。”
  柳秘書就不知道該怎么形容此時的心情。她在社會上經歷了許多事情,知道中國社會是這樣,各退一步,相安無事就行了。社會上少有較真的時候。
  不過,天海萊陽要鬧,她也不會說什么。畢竟,不是她的責任。
  郜陳玩味的笑著看小黎一眼,對天海萊陽報了一個號碼:“oxx-86xx。”
  天海萊陽就要撥號,小黎嚇了一跳,急忙的吼道:“住手,別打電話。”督察局要接了舉報,光是停業整頓就夠酒樓受的。他肯定會給老板拋出去當替罪羊。
  小黎雙手合十,連連鞠躬求饒道:“姑奶奶,你行行好吧。這頓飯算我請你們的了,就收1ooo塊錢。就1千。咱們兩清。”
  “哈?”天海萊陽驚訝的看著小黎,“照妖鏡”有這么大的威力?
  竹下景子給這個高個服務員吼一嗓子給嚇到了,皺著眉頭說:“我們又不差你這一頓飯錢呢!”
  費秋雨甜美的笑笑,托著香腮道:“前倨后恭!”
  小黎求饒道:“姑奶奶,不是飯錢的問題。你打了這個電話,我工作就沒了。總得給我一條活路吧!”
  郜陳袖手旁觀,心道:“小黎這小子做事不夠大氣。既然怕督察局來查,直接免單,再說幾句好話,這幾個不諳世事的女孩難道還會真的追究下去?”
  竹下景子、費秋雨、天海萊陽相互對視一眼,都點點頭。
  天海萊陽義正言辭道:“那你是碰到我們了,你之前指不定訛詐了多少旅客呢。我還是堅持我的意見。6哥說了,做錯事就要受到處罰,不然都事到臨頭,再來個恍然悔悟,那犯罪成本未免也太低了。”
  見天海萊陽撥號,郜陳滿臉的詫異。沒想到這三個女孩會這樣處理。中國社會一貫講究“得饒人處且饒人”。他倒是有些好奇“6哥”這個人:口氣很大嘛!張口就是犯罪成本。
  柳秘書見天海萊陽撥號,連忙讓包廂外的保鏢進來,防止小黎狗急跳墻。
  …
  …
  2o12年3月1o日生在徐城天價娃娃魚和天價大蝦事件經路魯東衛視、徐城市電視臺等媒體曝光后,迅的酵,占據全國各大媒體的版面。
  望月臺這家海鮮酒樓也被徐城市橫跨物價、食品安全衛生、旅游、漁業局、市改委、公安局的聯合調查小組給查封。
  這件事的后續處理也被曝光。當鏡頭中的旅客撥打督察局的電話后,酒樓服務員小黎試圖潑灑熱茶、攻擊旅客,但被人阻止、制服。現場的民警將小黎看押。
  督察局的值班人員在半個小時后趕到,出示證件后,收集證據。
  此前,酒店老板來到現場表示與旅客和解,但旅客拒絕。在督察局、民警的見證下,旅客預支付了5ooo元的餐費提前離去。
  在新聞中,聯合調查組按照市場物價計算出當天旅客的消費為34oo元,將余款通過銀行系統退還給旅客。
  輿論一面倒的稱贊徐城市的執法力度。徐城市督察局也因此而曝光,名聲大噪。
  特別是,徐城市的新聞節目《督查之窗》中在結尾的結束詞:當你在社會中遭遇到不公正和強迫自己意愿的事情時,請向督察局投訴。
  網絡上開始有討論督查制度得失的聲音。
  很多人建議向全國推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