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99 帶著糖衣的炮彈

路邊槐樹蒼綠的葉子在微風中搖著,空氣里帶著干凈清爽的味道。正午的太陽從樹葉縫隙里透過來,有著沁人的暖意。仲春時節的春風輕撫過高樓大廈、小店、馬路、人群、灌木、雜草、微塵,在馬路盡頭打了一個悠然的旋兒折東而去。
  徐征風從市紀|委的辦公大樓里面出來,渾渾噩噩,心情沮喪到了極點。茫然的在日頭下走了十幾分鐘也沒覺得暖和,反而心里冷得難受,感覺不到一絲的暖意。
  他剛剛接到通知,室里將他從實權科長的職位拿了下來給了一個閑職給他。可是他才29歲啊,遠遠沒有到養老的年紀。位置就這樣沒了,實在讓人不甘心。
  “徐征風,在哪兒?來老地方喝一杯。”徐征風接起手機,里面傳來李生鵬春風得意的聲音。想了想,就說道:“行。”心情不佳之下也想找這個老同學說說話排解一番。
  對外經貿大學的西門外有一條小街,小街上有諸多小飯館,主要的顧客就是對外經貿大學的學生。一家名為久留香毫不起眼的飯館就是徐征風和李生鵬常來的地方。
  “怎么了?”點了幾個小菜,李生鵬和徐征風干了一啤酒。凍過的啤酒順著喉嚨下滑,冰爽的感覺一直滑到肚子里。
  “別提了。”徐征風苦笑著搖頭,“我被人整了。前前后后寫了三次檢討書都不過關。張主任認為我認錯態度不夠端正,調整了我的位置。你怎么樣?看你似乎挺高興的”
  李生鵬見他倒霉倒也不好太得意。吃著小蔥豆腐,嫩滑可口,“我下個月提廠里的銷售副總。你的事要不要去找冰玉說說?讓她給開口求個情?”
  “怕是不管用。老兄,我現在想著你這邊能不能和嚴公子搭上話。我好歹是科|級干部,培養一下多少有些用處。”
  李生鵬說道:“咱們是老朋友,我也不說假話。你別看我在才智俱樂部似乎很吃得開,實際上不值當什么。估計夠都夠不上嚴公子的線。”
  “呵呵。”徐征風心里暗罵這小子不夠義氣。他在科長位置上時,狗日的不知道老同學、老朋友叫得多么親熱,轉瞬就變了臉。麻痹的,同學四年現在才知道看錯了人。
  吃過飯。徐征風琢磨了一下還是打車前往湖東區的晚佳大廈而去,這事還真的只能去求求孔冰玉。看來對杜衛成這小子的策略要調整一下才行。
  他早早的打聽過孔冰玉的動靜。站在晚佳大廈的樓前徐征風忽而覺得這棟大廈很高,讓人不自覺的仰視。
  再見到孔冰玉時,徐征風卻突然不知道說些什么。看著容光煥發的她,一時間有些恍然。
  “你找我什么事,徐征風?”
  “呃…”支吾了一下,徐征風咬牙道:“冰玉,你能不能在那個景少面前幫我說句話,我的科長位置沒了。”
  孔冰玉愣了一下。看著落魄的同學,心里有些為難。正琢磨怎么拒絕他時就看到陸景和姜燕、還有一個不認識的女孩走過來。
  陸景笑著點點頭。正要進去,余光掃到徐征風,奇怪的:“你跑到這兒來干什么?”他的記憶力一向不錯,一眼就認出這是杜衛成的同學來。
  徐征風哭喪著臉露出個難看的笑容,“景少,我的工作職位被調整…”
  “你職位被調整找你領導去,跑到這兒來干什么?莫名其妙。”陸景皺眉說了一句,帶著王芳和姜燕走進辦公室。他今天是跟著王芳一起去跑留學申請的事情。
  孔冰玉對徐征風露出個無奈的笑容,“這事…”
  “我知道。我知道。”徐征風心如死灰,木然的離開。
  進了張漓的辦公室,王芳皺眉道:“陸景,你剛才是不是太過份了,人家求到你門上來,你還這么說話?”
  “小女孩不懂不要亂說話。你是沒看到他那天在吃飯的時候是何等囂張。謅上傲下就是他這種人的真實寫照,有什么好同情的?等到他得志的時候。不知道有多少人要倒霉。”
  王芳氣得挺起胸,“誰是小女孩?我和張漓同歲。張漓,你也不管管你的小男友。”她受張漓的邀請來環球雅思幫忙,現在擔任環球雅思的部門經理。她家里有點關系。對出國留學申請有些幫助。
  豐厚的薪水報酬讓她辭去了國企的工作。雖然對陸景的看法說不上有什么改觀,但是陸景在環球雅思的巨大影響力她還是知道。
  “別挺了,再挺也就是個32A。”陸景笑著刺了她一句,走到張漓身后接電話。張漓忙笑著站起來攔住張牙舞爪的王芳,“你們別斗嘴了。”
  王芳氣憤的在她胸口抓了一把,“你怎么舍得便宜這小子,當年大學里多少優秀的男生為你情傷流淚啊。”
  “你個小色女。老抓我胸,你抓你自己的啊。”張漓笑著掐她的臉蛋。兩個人笑鬧慣了,鬧了一會,王芳還有些憤憤不平,拿起一包紙巾砸到陸景身上。
  “怎么你那邊還有女孩子的笑聲,這大中午的…,要是不方便我過一個小時再打給你。”衛東陽在電話里取笑道
  陸景躲過紙巾,笑著道:“在辦公室里面。什么事?”
  “銀行我這邊只搞到3個億的三年期低息貸款,2個億的一年期商業貸款。心藍有意提供2個億的私人貸款給你,你接不接受?”
  陸景沉吟著。主席說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莫心藍突然提出借款是什么意思?難道我們之間不是商業對手了?
  陸景還沒有天真到那份上。衛東陽在電話里解釋道:“前些時候我籌備貸款時和她提過一句。你要沒這個心思就算了。”
  陸景想了想,“衛哥。我要和她面談。銀行貸款的事情咱們先辦吧。有2個億的商業貸款也無所謂了。”
  低息貸款按照國家的標準商業銀行貸款利率最低也只能下浮20%,一年需要多出4千萬的利息。他急需資金并且還有需要和衛東陽合作的地方,倒也不必為了4千萬苛責衛東陽。
  衛東陽笑著道:“行。這次貸款的事兒我辦得有點手尾,怡家超市和京城快遞那邊股份談判上我會有所表示。”
  陸景說道:“衛哥太客氣了,衛哥要真想有所表示,我件事求衛哥幫忙。”
  “哦?”
  “回頭我再和衛哥細談吧。”
  銀行貸款的事沒有那么快走完手續,需要法人營業執照、驗資報告、身份征復印件、貸款證等等資料,由衛東陽的東方實業公司做擔保人向京城市建行分行貸款,至少需要七個工作日。
  再次在大唐雨景的包廂和莫心藍見面。莫心藍穿著天藍色的通勤裙,一雙美腿裹在白色的絲襪里面。還是一貫的優雅迷人,高貴性感。
  “陸景,你有沒有膽子接下我手上的這筆貸款?”莫心藍微笑著拿著高腳玻璃杯極為優雅的晃了晃,語氣里卻是挑釁味十足。
  陸景看了眼斜倚在窗邊的莫心藍,說道:“這不是有沒有膽子的問題。現在銀行商業一年期的貸款利率是5.31%。你借貸給我要多少利息?”
  “15%。”莫心藍紅唇親啟,吐出一個數字來。
  陸景失笑的喝著紅酒,“你倒是打得好主意。讓我幫你賺錢,我看起來有那么傻嗎?實話說吧,你這筆錢我可要可不要。這么高的利率我沒有接受的可能。你這完全是在盤剝我。”
  莫心藍笑著道:“這么說你是不打算要嘍。那你還來大唐雨景干什么?”
  “看看有沒有談的可能。”陸景淡然的說道:“你借錢給我也沒安什么好心吧?讓我幫你賺錢,你總要拿出點誠意來。”
  “你強詞奪理的能力還是一如既往。現在不是我要賣新虹百貨的時候了。你缺少資金而我手上有這么一筆資金。對不對?投資總是要有回報的。所以你的理由我不認可。”
  陸景笑了笑,把酒杯放到桌子上,站了起來:“聰明的人首先是謹慎的人,不讓自己陷入危險境地的人。你擺明了不懷好意,我還要跳進去嗎?沒有讓我心動的東西,我絕不可能接受貸款。”
  他雖然摸不準莫心藍打得什么主意,但是她借錢明顯是個坑。要自己跳下去,要在坑里面放上他心動的東西才行。
  莫心藍心里感嘆這個對手真是難纏。怡家超市,盛泰電器。環球雅思這三個方面,他都全面超越了天藍國際。讓她這幾天憂心忡忡,積極尋思著對策。心里面壓制新虹百貨所取得的成就感都少了很多。
  衛東陽、蘇遠都和她談過天藍國際目前的問題。眼前這個年輕人真的很出色,比之那兩人毫不遜色。與之為敵真是有種找到對手的興奮感。
  “年利率10%,借款期2年。”
  陸景搖了搖頭,“太高了。年利率5%,借款期2年。外加兩年之內我擁有正英家電的收購權。”
  莫心藍奇怪的看了陸景一眼。“你想要這家上市公司?”正英家電的生產基地放在了嶺南香山。雖然現在家電市場競爭激烈,正英家電在香港、內地、東南亞的市場份額并沒有減少的趨勢。它平穩的股價足以反應這一點。
  莫家手中共有27%的股份,是正英家電的第一大股東,按照它此時5.31港元的股價。莫家所持股份價值1.52億美元。
  她并不認為陸景能拿得出這筆錢來。
  想了想,提出自己的新條件,“年利率6%,借款期1年。一年之內你擁有正英家電的收購權,屆時我只接受現金,其它方式我一概不接受。”
  “好,一言為定。”陸景笑了起來,“我明天會讓人過來商量合同細節。”
  莫心藍看著陸景高深莫測的笑容,露出一個動人的微笑:“一言為定。”
  看來兩個人都有底牌,就是不知道把牌翻出來的時候,究竟誰大誰小呢?
  莫心藍想起昨晚劉松給她介紹的嚴景銘。他可是打算近期要找陸景的麻煩。景華通信能在建行貸款5億多少有點違規吧?
  兩人舉杯對視一笑,笑容里俱是獵手布網捕捉獵物的意味。
  PS:ps:不知不覺200章了,求推薦票了,訂閱,收藏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