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2006 人生觀

什么樣的人生才可以謂之成功?p用通俗一點的語言來表述:玩最漂亮的女人,喝最烈的酒。一言既出,天下人莫敢不從。稍微修飾一下,可以這樣描述:醉臥美人膝,醒掌天下權!
  然后呢?
  在很多人看來,這是極致。沒有然后。人生至此已經無所追求。剩下的大概是過自己的“小日子”,享受生活。
  然而,其實還是有的。
  不是說,掌握了幾百億美元的財富就值得萬民崇敬;不是說,玩幾個外國公主,就個人魅力牛逼上天;不是說,在國內橫行無忌,就成了世界的主角。不是說,做一點慈善,就無道德顧慮;不是說,將企業的愿景定位為“我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就是逼格很高。
  不是的!
  這只是俗人的想法!大抵類似于乞丐想“要是我當了皇帝,一頓要吃三個肉包子”的念頭。
  根據西方的哲學體系:根據馬斯洛需求層次理論,人的需求層次,在經歷了生理需求、安全需求、情感和歸屬的需求、尊重的需求后,有自我實現的需求。
  即,人生的價值是什么?
  活了一輩子,人生的意義是什么?無需去復述奧古特洛夫斯基在《鋼鐵是怎樣練成的》中的名句,每一個人對此都應當有自己的思考、擔當。
  按照我們中國的哲學體系,千年來最被主流認可的儒家體系的表述很明確: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所以,達到陸景這個層次之后,不可能還在追求低端需求,而是開始要做一點事情。簡而言之,就是在當前的社會變革中貢獻他的力量。建立督查制度打擊社會不正當風氣,有他的一些貢獻。
  陸景在十一長假帶妻女從歐洲旅游返回京城后,略坐休息,深秋時節,帶江嫵去商云市的度假山莊泡溫泉,兌現他的承諾。
  這天下午。陸景和江嫵在碧湖酒莊的別墅二樓陽臺上沐浴著深秋溫馨的陽光,欣賞著別墅周邊成片的葡萄園美景時,陸景接到倪昭君打來的電話。
  “陸哥,京城市第一醫院外的號販子被抓了兩個。”電話中。倪昭君語氣興奮。
  陸景雙手摟著嬌俏窈窕的江嫵的蜂腰。江嫵微笑著給陸景拿著手機放在他耳邊,依偎在他懷里。秀美絕倫的小美人女神眉眼間偶爾的流露出女人應有的嫵媚,動人無端。
  陸景笑著道:“昭君,我知道了。”
  “陸哥,你說的‘重判’是多少年啊?”
  “呵呵。昭君,這我哪里知道。應該是不低于十年吧。”
  “哦…”倪昭君拖長語調。她和陸景在京城第一醫院遇到號販子,雖然最后那個青年沒有按照陸景的意愿撥打督查的號碼,但是她知道,以她對陸景的了解,這件事不會就這樣完了。
  果然,國慶節過后沒幾天,她就聽到京城市重拳出手,打擊盤踞在各大醫院的號販子的消息。其實,這只是明面上媒體發布的消息。京城的督查局已經開始對各大醫院的作風摸底。將這作為打響督查行動的第一槍。
  大快人心。
  陸景和倪昭君聊了一會,掛了電話。一直在陸景懷里旁聽的江嫵輕笑道:“陸哥,倪姐怕是愛上你了。”
  陸景溫柔的摸著江嫵披肩的秀發,看著她精致動人的巴掌大的小臉,低頭一吻,笑道:“小嫵,哪有那么夸張?我前段時間表態支持昭君和煙冪的競爭。所以,她對我親近一些。”
  江嫵作為陸景的助理,對陸景的一些事情很了解,“哦。那你不擔心煙姐找你麻煩么?”
  江嫵可不信陸景的理由。是不是喜歡。她作為女生可是很敏感的。
  “這件事是楊家的一次試探。詩凝對這個很了解。”陸景笑了笑。微風吹拂著兩人的衣訣。秋高氣爽的季節,午后的陽光中有著淡淡的慵懶氣息。
  “陸哥,小嫵,可以喝下午茶了。”一身秋裝。明麗如花的溫雪在陽臺門口,聲音清潤柔嫩的喊道。
  “好的,小雪。”
  陸景和江嫵來商云市度假。讓溫雪、溫藍兩人帶了廚師團隊過來照顧他的飲食。竹下景子也請假過來玩。她對學業沒有天海萊陽和秋雨那樣認真。
  …
  …
  時間過的飛快。轉瞬就從秋季到了冬季。
  京城市督查局慢慢的為民眾所熟知時,陸景在華夏人民大學的助理教師資格也拿到。
  不過,他并不需要在民大帶課、上班。這是在為他經濟學副教授積攢資歷。而掛上副教授的頭銜后,他將加入到國家級的智庫出謀劃策。
  第一場冬雨下來時。陸景剛好和趙清芷一起回民大看趙教授夫妻。趙教授夫妻住在民大的教授樓公寓。窗外的小雨淅淅瀝瀝,帶著冬季的寒氣。客廳里溫暖的燈光驅散著小雨帶來的陰蒙蒙的氣息。
  張阿姨、趙清芷逗著一歲半大的趙無雙,和他說著話。小孩子哇哇的苦惱聲,正值傍晚時分,和校園中傳來學子們的談笑聲混在一起。很令人心暖的家居畫面。
  趙教授還要一會才能從外面結束應酬回來。
  陸景微笑著看著清芷。小芷今天穿著白色的高領毛衣。****挺拔,圓潤迷人的曲線展示著她的美麗。搭配著高腰藍色修身長褲。清雅如詩的女郎帶著幾許OL的風范,絕美難言。昔日的小丫頭已經為人母了。
  這時,陸景接到墨靜雯的電話,到陽臺上接聽。
  墨靜雯悅耳的聲音從電話里傳來,戲虐的道:“陸老師,有你的學生找你哦。”
  陸景就笑,“靜雯,什么事啊?”最近,靜雯她們老打趣他當上老師這件事。只憑“男女感情”這一條,他就無法為人師表。
  墨靜雯笑盈盈的道:“煙冪撥打了你在民大留下的公開號碼。轉到我這里來了。她想和你這位老師見見面,吃頓飯。誒,煙姐都沒對你吹枕頭風嗎?”
  倪昭君和煙冪在京城的爭斗已經落幕。有陸景表態支持倪昭君,煙冪連一朵小浪花都沒翻起來,就給王燦、唐略給按下去。
  “算了。我是經濟學院的老師。她是管理學院的學生。八竿子打不著啊。詩凝她可沒興趣管這些事。”
  陸景笑了笑,和墨靜雯聊了一會,掛了電話回到六十多平的溫馨客廳中。此時趙教授已經回來,正蹲在地上逗外孫。估計外人很難想象,被譽為中國經濟智囊團中的重要成員的趙教授會有這樣的一面。陸景笑著打了招呼。
  趙清芷美麗的丹鳳眼落在走進來的陸景,溫柔的問道:“二哥,你有事情要忙嗎?”
  她和陸景的孩子都有一歲多,可她還是改不了口,一直叫陸景“二哥”。就像那一年初見時。
  “小芷,沒事。”陸景笑著搖頭,走到趙清芷身邊。
  趙清芷笑了笑。
  趙教授笑孜孜的逗了趙無雙一會,招呼陸景到書房里落座閑聊,趙清芷泡了茶進來就退出去。按說以她的能力,是夠資格旁聽的,只是,她可沒興趣在休假時間聽父親和丈夫談經濟問題。
  趙教授微笑著喝著熱茶,問道:“陸景,美國那邊的事情處理的怎么樣?”
  陸景笑道:“棄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趙教授哈哈大笑,虛點著陸景,對這個“女婿”、學生,他還是很滿意的,“這話說的。我們聊聊你上次郵件里提的海上絲綢之路,很有見地。”
  隨著中國經濟的發展,從經濟層面上說,輸出產能和尋找市場是必然選擇。中國的手機廠商就有很多打入印度、巴西的市場,賺取不菲的利潤。
  從國家層面來說,中國經濟的強大,必然要謀求對周邊地區的影響力。而這個地區,首選就是東南亞。往北的俄羅斯,往西的中亞,都不是經濟發達地區。
  而往東的韓國、日本、臺灣,這是第一島鏈,而且因為人口數量的因數,市場容量有限。往人口眾多的東南亞地區和美日爭奪地區影響力是必然選擇。
  中國要收服臺灣,靠經濟軟收服,和平統一,從過往的經驗來看,很難行得通。武統是必然選擇。中國只是在等待將自身的經濟軟實力轉化成為軍事硬實力。等自己的海軍強大起來,足以震懾美日時,統一臺灣將水到渠成。
  而中國的戰略目標之一:要將東南亞變成后花園。首先需要依靠經濟、文化等軟實力。而做到這一點,需要統一“度量衡”。
  統一“度量衡”是分兩方面:第一,推動雙方貿易使用人民幣結算。第二,讓東南亞各國的交通網和中國對接。不僅僅是公路,最好是鐵路。讓東南亞國家的鐵軌使用中國的標準。
  鐵路的貨物吞吐量比公路大,運力足,危險低于公路。特別是中國現在擁有高速鐵路的建設經驗和設備制造經驗。
  中國的高鐵要走出去和日本的新干線競爭,爭取早日要完成對東南亞的布局。泰國、印尼、印度等國都有修建高速鐵路的需求。
  想一想,當中國的高速鐵路干線將泰國、緬甸、馬來西亞、印尼、菲律賓都連通時,那將是何等美妙、宏偉、令人興奮的場面。屆時,將美國的勢力逼出亞太將會是輕輕松松。
  新加坡、越南、菲律賓、印尼、澳大利亞都得老老實實的匍匐在強大的中國腳下。
  陸景和趙教授在書房里談了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