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2004 秋日

中秋節剛過,京城里便是一片清秋氣象。街道邊的梧桐秋葉在秋風中變黃。月餅促銷的活動在大街小巷中余波未散。秋日的陽光不復夏季的熾烈,仿若人到中年的寧靜、明澈。
  秋高氣爽,夏秋之交。一輛銀灰色的世爵下午時分徐徐的從十字路口駛過京城西單。繁華的步行街中靚麗的裙裝美女逐漸稀少。取而代之的是依舊靚麗的秋裝外套和白搭的風格服飾。
  陽光明凈,落在街道邊的雕塑上,帶著沁人心脾的幽靜感。秋天的氣息啊!
  陸景開車送白唯回家。他剛陪白唯一起去看守所探望了她母親。和華出面聘請的律師說她母親最好的結果是刑期十五年。差一點就是二十年的上限。但這個結果總比終老海外好。
  傍晚時分,陸景才從東環街區離開,到韓鴻信開的盛世俱樂部和王燦一起吃晚飯。
  盛世俱樂部原來是風在水的俱樂部,給韓鴻信接手后轉型經營成為高端運動俱樂部,生意興隆。在京城中各大知名的消費場所中算是排在二流中的前列,和大唐雨景等如日中天四大俱樂部比不了,和聞名遐邇的長安俱樂部等俱樂部比也要稍遜一籌。馬晴和韓鴻信本就是將之定位為一家商業俱樂部,主要消費人群還是京城中產階級中的高端白領和金領階層。
  “陸景,聽說傅總說摩根家族都給你搞定了。可喜可賀啊!”明麗奢華的包廂中,王燦和陸景小酌。他有段時間沒和陸景聚聚了。
  陸景笑著和王燦干了一杯白酒,說:“一個強大的摩根家族領袖不符合美國華爾街多少數人的利益啊!”
  王燦呵呵一笑,“人類社會嘛,不管中西何處,都是你爭我奪,勾心斗角。這個改變不了!我是不管這些,過好我自己的小日子就算咯!”
  陸景點頭,笑道:“你這樣才舒坦!我也準備考慮退休的事情了。哦,王燦。有點事情幫我辦下。傅婕的女兒傅靜早戀。那小子我約他談了一次,還挺有性格的。你幫我弄下他。”
  王燦嘿嘿一笑,毫不掩飾他對陸景和傅婕曖-昧關系的猜測,“靠。你還管人家15歲小姑娘早戀的事情啊?”
  “答應傅婕的事情。”陸景笑著搖頭,倒沒有避諱王燦,拿起酒杯輕輕的抿了一口。
  其實對初中生、高中生早戀的態度,他是持平常心態。這種事情堵不如疏。年紀大了,那份純真的感情自然會消退。他也是那個年紀過來的。當年愛慕的李菲菲都快要瘋狂。
  當然。女孩子要自重、自愛。談情說愛可以,其他的就免了,免得給自己造成終身傷害。發乎情,止乎禮。這是中國文化所認同的。再多,就過線了。
  當然,如果是他的女兒早戀,看他怎么抽人!以他和傅婕的關系,傅靜早戀,他當然會管。不介意當下反派。可憐天下父母心!其實,要“勸退”男生還是挺容易的。電視劇里面各種狗血打壓只能說是編劇太無腦。
  真正的大家族自然會有有一套辦法。比如:邀請參加家族的活動;在家人的監督下度假。設置各種合理但有難度的交往門檻和獎勵:如對差生說成績進步,對優等生說社會實踐能力,對品德兼修的好學生提體育鍛煉,身-體是革命的本錢嘛!
  當然,如果男生都闖過來了,這說明他比較優秀,是可以吸納進入家族的。問渠那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
  不過,陸景在傅靜的事情上沒興趣搞水磨的功夫。他看一眼,聊一聊。就判斷的出來:傅婕的那個小男友不值得他花時間去打磨。簡單、粗暴、直接最好。讓王燦“弄”下他,自然會知難而退。
  怎么弄?以王燦多年混跡京城的紈绔子弟的水平,搞威脅、刁難這種事簡直是小菜一碟。至于會不會玩壞那個小男生,陸景就不管了。他是先禮后兵的。
  好言相勸。你給我談愛情至上。不可能世界都圍著你轉吧?
  王燦笑呵呵的應下來,又道:“你哥和楊修武的心結怎么樣?我看謝海逸那小子在京城還挺活躍的。最近,倪昭君出了一個新對手,你知道吧?”
  “哦?”
  “楊家的一個表親。和煙大美女是關系比較近。煙詩凝的堂妹,煙冪,18歲。今年9月份剛到京城。在民大讀公共管理系。據說想要從政。”
  陸景就笑起來,咀嚼著油炸花生米,“詩凝她們一家子都是俊男美女!倪昭君應該會感到壓力。”
  王燦笑著豎起大拇指,倪昭君確實是個很漂亮的大美人,氣質高冷魅惑。27歲的年紀正是女人最有味道的時候。不過京城風華向來是這樣,一代新人換舊人,18歲的煙冪在楊家造勢之下,到京城讀書連軍訓還沒完就已經打出名氣。
  這或許是一個小小的試探吧!
  “哦,陸景,你博士生畢業是不是要在民大經濟系任教啊?”王燦忽而想起一件事情來,笑著問道。
  陸景無語的道:“王燦,你腦子里都裝些什么齷-蹉的念頭?我用得著用自己獻身去讓楊家陪了美人又折兵嗎?再詆毀我的人品,咱們倆的友誼小船就翻了啊。”
  王燦哈哈大笑。他和陸景光著屁-股玩到大,他什么想法,一個表情,陸景就猜到了。
  陸景翻翻白眼。拿起酒杯品著酒。
  這時,“滴滴”的一聲短信聲響起。陸景拿出手機看了看,是助理季婉彤發來的:陸哥,小嫵胃病住院。
  …
  …
  第二天上午,陸景和墨靜雯等人到京城市第一醫院住院部VIP室看望住院的江嫵。
  江嫵固然天賦出眾,少年早慧,14歲就考入華夏大學。但進入和華工作中,因為工作太過于努力,吃飯不規律。加上在陸景身邊工作,有時候會有酒宴需要應酬,因而胃出了問題。需要住院一周治療。
  江嫵生病住院,小季安排在了單獨的VIP病室,又請了24小時的特護照顧。即便如此,她的父母都請假來陪她。家中在京城的親戚陸陸續續的來看她。再加上工作上有交集的一些同事、商場上的朋友。
  江嫵作為陸景身邊的五大助理之一,這是個相當有份量的職位,很多人都會來巴結她。
  陸景抵達時,病房里很熱鬧。陸景和江嫵的父母聊了十幾分鐘,留下禮品就離開了。江嫵的父親是京城一家國企的科長,目前是民辦學校的教師。兩口子說話文質彬彬,帶著一股書卷氣。怪不得能有江嫵這樣聰穎、秀美的女兒。
  陸景沒有機會和江嫵單獨聊,不過了解到她的病情后,心里焦急的情緒釋放。
  四天后,周一下午,陸景再次來到時,江嫵病房里就顯得空蕩蕩的。正好是倪昭君坐在病床邊陪江嫵聊天。
  “陸哥…”兩聲不同卻又悅耳的聲音。
  倪昭君穿著藍色的牛仔款外套,黑色的長褲。出眾的容顏上帶著笑孜孜的笑容,和外界傳言的高冷完全不一樣。笑著站起來。她沒想到今天會在這兒碰到陸景。
  江嫵則是梳著劉海偏分的發型,穿著藍白色的病房,半倚在金屬質地的病床床頭。小臉上帶著一抹笑意,星辰一般眸子亮晶晶的看著陸景。陸景這是第二次來看她。她心里很開心。
  “昭君,你坐你的。不客氣。”陸景笑著擺擺手,坐到江嫵病床前的椅子上,握著她白嫩嬌軟的小手,問道:“小嫵,你情況怎么樣?”
  江嫵笑兮兮的道:“情況良好。大后天就可以出院了。陸哥,謝謝你來看我,我很開心…”說到最后,聲音變小。美麗的小美人女神在表白愛意時,感到害羞。即便,她曾經拿著陸景的手放在她的屁-股上想要安慰他哄他開心。
  陸景笑了笑,雙手握著江嫵的右手,回頭對身旁坐著優雅性感的倪昭君道:“昭君,我和小嫵單獨聊了一會兒。”
  “哦,好的。”倪昭君優雅的一笑,識趣的離開病房。
  陸景這才將視線落回到江嫵精致秀美的容顏上:星辰一般迷人的眸子,白雪般柔嫩的肌膚,嬌艷欲滴的紅唇,恬然自若的氣質,披肩而落的秀發。病中的小美人女神除了嬌嫩的青春氣息,還有一股柔柔的氣質,令人不由自主的想要呵護她。
  “陸哥…”江嫵小聲的喊一聲,俏臉羞紅的低下頭。陸哥多情。她此時清晰的體會到他想呵護她的心思。這算不算愛,她不知道,只是心里仿佛有電流流過,讓她感到顫栗。
  陸景在江嫵嬌艷柔軟的嘴唇上吻了一下,坐在床頭,近距離的陪她說話,聞著她身上的清香。
  “小嫵,你的初吻?”
  “嗯。陸哥,我都沒體會到什么感覺,你就吻完了。”
  “那再來一次。”
  良久之后,江嫵軟綿綿的依偎在陸景懷里,說:“陸哥,你帶我去泡溫泉的承諾還算數嗎?”
  陸景輕撫著小嫵的一頭青絲,說:“十一假期之后,我帶你去商云市度假,那里有溫泉。小嫵,我現在是半退休狀態,時間一大把咯。”
  “哦。陸哥,你用毛筆給我一封情書好不好?我要你寫清朝黃景仁的那首詩。”
  “似此星辰非昨夜,為誰風露立中霄。是這一首嗎?”
  …
  …
  倪昭君在病房外等候著,病房里的聲音時斷時續,忽而聽到陸景清朗的聲音背了兩句古詩。
  可以想象病房里甜蜜的情意在下午的秋日時光中流走時的情形。
  倪昭君想起她今年27歲,輕輕的嘆了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