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2003 日薄西山

“馬文,恭喜你成為華爾街的新的大人物。”陸景拿著高腳玻璃酒杯,遙遙的對正在和她的美國朋友閑聊嬌美的許雪舉杯。p許雪穿著水綠色重襟錦緞晚禮服裙,豐盈的身姿********、曼妙無比,異常的明艷動人。她對著陸景舉杯,盈盈的淺笑。
  葉靜雨郁悶的撇撇嘴。雪姐的身材比她好多了。成熟美人的風韻十足。
  “陸先生,謝謝你的幫助!”馬文-克朗穿著得體的藍色西裝,笑著道。四十多歲的他年富力強。正值人生的巔峰。
  陸景微微一笑,“再接再厲!”
  馬文-克朗和喬納森-伍德就笑著點頭,“我們會的。”再接再歷的意思是繼續保持對安迪-摩根和高爾德財團的壓力。芝加哥財團要發展,也是需要養分的。
  這時,杰西卡-富林明和老富林明兩人拿著酒杯走過來。
  杰西卡穿著淺v的黑色晚禮服,波瀾壯闊的白-乳在行走間輕微微的顫著,胸口一溜深邃的溝壑白色順著頸脖展露出來,美艷性感。與嬌美豐腴的許雪各擅勝場。
  因為喬納森-伍德在陸景身邊,杰西卡其實不大愿意過來的,但是她父親堅持,她也沒辦法。這次慶祝酒會她和已經大學畢業的伊麗莎白一起來到拉斯維加斯。伊麗莎白還在酒宴中和人交際。
  “陸先生,恭喜你取的對安迪-摩根的勝利!”老富林明微微鞠躬行禮。
  陸景輕輕的摟著因為喬納森-伍德而表情不大自然的杰西卡,柔軟的蠻腰上細膩的觸感傳來,也不用避諱什么,今天再場所有的嘉賓都知道杰西卡是他的女人。幾年前在雷納德-洛克菲勒的婚禮上就傳遍了。
  老布魯斯又和葉靜雨、馬文-克朗、喬納森-伍德打過招呼。
  陸景這才笑著問道:“布魯斯,怎么說?”
  老布魯斯道:“陸先生,摩根家族三代的長子約翰-克里斯-摩根前不久去華爾街安迪-摩根的辦公室和他談了談,兩人不歡而散。后面有消息透露出來,摩根家族內部對安迪-摩根丟掉紐約人壽集團的控制權很不滿。”
  陸景心里微微一動。
  杰西卡微微倚在陸景懷里,這時禁不住豎起耳朵。她有點明白父親帶她過來的含義。心里微微有些感動:如果安迪-摩根失去摩根家族領袖的職位,那她其實是可以回紐約了。
  馬文-克朗看了一眼同樣不自然的喬納森-伍德。疑惑的道:“布魯斯,我都不知道有這件事?”
  老布魯斯忙解釋道:“雷納德告訴我的。他讓我來和陸先生說一聲。”現在,馬文-克朗也成為新貴了。他需要保持尊敬。陸景和雷納德-洛克菲勒的關系一般。今天這個慶祝酒會雷納德沒有受到邀請。雷納德是借他的口來向陸景釋放善意。
  陸景就笑,“那就十有八-九了。雷納德的消息還是很靈通。這是個好消息。我們干一杯。”
  安迪-摩根失去摩根家族領袖的地位,要說戰勝他為之過早,但確實是一個階段性的重大勝利。安迪-摩根對和華財團的威脅已經下降到平均線以下。失去摩根家族這個平臺,隨著時間的推移,他的威脅會越來越小。
  幾人舉杯共飲。氣氛熱烈。
  喬納森-伍德微微低頭向陸景行禮,“陸先生,我先失陪一會。”
  “嗯。”陸景微笑著點頭,也不挽留喬納森-伍德。
  杰西卡-富林明抿抿嘴唇,視線從喬納森-伍德的背影落到陸景的臉上。
  2004年,陸景勸她結束和喬納森-伍德失敗的婚姻。曾經說:她可以要求安迪-摩根讓喬納森-伍德見到她退避三舍,來舒緩內心的憤懣。現在,以陸景的威勢,她作為陸景的女人,無形中已經達成這一點。
  而她此時心中并沒有繼續恨喬納森-伍德的想法。她已經走出生命中的這段陰影。喬納森-伍德對她而言只是一個無足輕重的生命過客罷了。她要抓住的幸福是陸景。這個男人才是她現在世界里的唯一。
  美艷、性感的杰西卡-富林明暗暗的握住陸景的手。和他十指相扣。
  …
  …
  金碧輝煌的宴會廳中,芝加哥財團邀請來的賓客們相談甚歡。
  大衛-羅斯柴爾德拿著酒杯和已經失去荷蘭公主頭銜但依舊美麗耀眼、儀態萬方的伊麗莎白聊了一會,笑呵呵的恭維她幾句。伊麗莎白現在在歐的的行情只怕比她是荷蘭王室公主的時候更高。陸先生現在在歐洲的影響力可比荷蘭王室更大。
  王室,貴族已經是昨日黃花。
  “thankyou!lo
  d
  othschild。”伊麗莎白穿著白色露肩長裙,一字鎖骨露出,纖盈的身姿站立得筆直,腿臀比例完美無缺,展示著她絕色佳人的魅力:亭亭玉立,儀態萬方,性感小露。以一個極具美感的貴族禮儀優雅的行禮向大衛-羅斯柴爾德的贊美道謝。
  她心中感慨良多!誰又能料到她的生活竟然有這樣的轉變?伊麗莎白看向落地窗前正在和杰西卡、葉靜雨、許雪一起說話的陸景。挺拔的身姿略顯消瘦。擁有著撐起一片天空的力量。
  大衛-羅斯柴爾德微微一笑,和伊麗莎白道別后,轉了一會,與黑石集團的掌門人喬納森-格雷聊起來。
  黑石集團因為能在中國市場中的投資。非常的受華爾街的歡迎。喬納森-格雷是華爾街的新一代精英,商業領袖之一。
  “恭喜你,格雷先生!”大衛-羅斯柴爾德舉杯笑道。渣打銀行和黑色集團都參與了此次并購。并將支持芝加哥財團掌控紐約人壽集團。
  “同喜,羅斯柴爾德先生!”喬納森-格雷笑起來,和大衛-羅斯柴爾德碰碰酒杯。
  “格雷先生,我一直有個疑問:紐約人壽公司和西納金融公司合并。涉及到2500億美元的資產,怎么美聯儲的審批如此之快?當年花旗銀行和旅行者集團合并為花旗集團時,涉及到7000億美元的資產。美聯儲的審批時間可是拖了許久。”
  喬納森-格雷微笑道:“兩個原因。第一,華爾街要推動的交易,作為監管機構的美聯儲基本不會否定。第二。紐約人壽集團的合并案雖說很轟動,但是涉及的資產總額只有2500億美元,并不足以引發美國保險行業的壟斷。所以,聯儲的審批速度相當快。”
  大衛-羅斯柴爾德一臉恍然的點點頭。接下來的談話氛圍自然是友好、融洽。
  其實。原因他當然知道,只是這樣可以和喬納森-格雷拉近關系。渣打銀行準備進軍美國市場了。雖說有陸景的關系,但渣打銀行的發展還是要靠他自己來經營。
  …
  …
  芝加哥財團在拉斯維加斯洲際酒店中的慶祝酒宴從中午時分一直延續到下午3點。
  不少人前往酒店中賭場vip室中小賭。
  拉斯維加斯是全球聞名的賭城,到這里來豈能不賭兩把?
  據說,今天芝加哥財團請了很多好萊塢知名女星和“維多利亞的秘密”的頂級名模陪賭。算是酒宴后一個小型的pa
  ty。拉斯維加斯距離洛杉磯好萊塢并不算遠。
  陸景并沒有去酒店的賭場,而是在酒宴中途就和杰西卡回了洲際酒店頂層一晚25000萬美元的豪華城景套房。
  套房四面通透,臥室、客廳、浴室、書房、餐廳都以帶著墨色金屬質地花紋的透明玻璃隔開。令人一眼看去,所有的布局都盡收眼底。午后的陽光透過三面環繞的蔚藍色落地玻璃窗落在奢華的駝色地毯上。
  剛進套房,美艷性感的杰西卡就抱住陸景,熱情的親吻陸景。以她173的身高,穿著水晶細高跟涼鞋的她根本不用踮腳,鮮亮嬌軟的紅唇就吻上陸景的嘴。
  杰西卡魔鬼般熱火的身材入懷,隔著薄薄的黑色晚禮服,高高挺立的乳-峰綿軟的抵在陸景胸口。彈力十足充滿西式風情誘惑的身體令人意亂情迷。
  陸景倒沒急著進入正題。在門口很有感覺的和杰西卡熱吻了一會,溫柔的摟著她的細腰到浴室里的落地窗前看著賭城的風景。他多少有點明白杰西卡想要“討好”他的心思。
  “杰西卡,還在想和喬納森-伍德那段失敗的婚姻?”陸景帶著墨靜雯、小季、江嫵來拉斯維加斯,還沒有和先期抵達的杰西卡、伊麗莎白好好聊聊近況。
  杰西卡妖嬈的大眼睛中帶著嫵媚的水霧,看著陸景,小意的模樣,低聲道:“不是啊。我沒想。陸景,我是擔心你介意!”
  “傻妮子!”陸景寵溺的拍了下杰西卡豐滿渾圓的俏臀,惹得美人嬌呼,放下心中的擔憂。一雙雪膩柔軟的手臂環著陸景的脖子,主動獻吻。
  杰西卡是紐約的明珠,她的朋友層次都很高。安迪-摩根、雷納德-洛克菲勒等等。但她的年紀其實比陸景還要小1歲。
  杰西卡如果和喬納森-伍德還有聯系,還有感情。陸景當然會介意。但是都離婚六年,隔閡重重,而且杰西卡離婚后潔身自好,守身如玉,作為紐約的名媛,六年間沒有任何緋聞傳出。他又如何去責怪杰西卡呢?
  與杰西卡的邂逅。沒有在她未嫁時,有一些遺憾,但這不可強求。
  許久以后,杰西卡慵懶的坐在浴缸中,依偎在陸景懷里,仰頭輕聲問道:“陸景,安迪失去摩根家族領袖的地位,我是不是可以回紐約了?正好伊麗莎白也結束了她的學業。”
  陸景笑道:“杰西卡,你不僅僅是可以回紐約。”低頭在杰西卡耳邊道:“我還要給你一個孩子。”
  安迪-摩根已經不足以制約他和杰西卡的感情在紐約公開。
  “啊……”杰西卡一聲驚呼,心潮澎湃。
  半個小時后,伊麗莎白俏臉帶著酒后的酡紅拿著門卡刷開套房的門。她和杰西卡住在一起。
  片刻后,伊麗莎白一聲驚叫,接著嬌羞又無奈的道:“誒,你們…,我的眼睛啊!”
  …
  …
  陸景在美國待到了9月中旬才返回京城。
  此時,紐約漸漸的有消息傳出來,安迪-摩根已經失去在摩根家族的影響力。他的美國聯合投資控股有限公司(aui)在一筆債券交易中遭遇到了摩根-大通的阻擊。
  這令人遐想連篇。
  緊接著,杰西卡懷孕的消息在紐約的頂級圈子中傳開。有人看到她在保鏢和傭人的陪伴下去西爾斯在紐約的店面中購買嬰兒用品。
  所有知道陸景和安迪-摩根這段恩怨的人,都輕輕的嘆口氣:安迪-摩根日薄西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