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2002 質疑失去

西納(CNA)金融公司并購紐約人壽保險公司的交易在經歷了數輪談判和三輪股東投票的拉鋸后于2011年7月22日初現曙光。紐約人壽保險公司的股東大會投票通過了并購方案。
  按照并購協議:紐約人壽保險公司每1股可兌換新紐約人壽保險集團1.5股,同時獲得每股0.3美元的派利。西納(CNA)金融公司每1股兌換新公司1股。
  由馬文-克朗擔任紐約人壽保險集團的董事會主席。原西納(CNA)金融公司CEO布蘭登-馬洛擔任新公司的首席執行官兼總裁。
  根據這份協議,最終西納金融公司的股東在紐約人壽保險集團中有25的股權,紐約人壽的股東在新的紐約人壽保險集團占有35的股權。
  但由于馬文-克朗從和華銀行融資得到500億美元,除了派利減弱原紐約人壽股東在新公司的占比份額外,還投入了部分資金購買股份。占新的紐約人壽集團中持有足夠的份額。
  并且,渣打銀行、彩虹基金、黑石公司、洛克菲勒風投、花旗銀行、高盛、大摩等機構都參與了此次收購。
  因而,即便安迪-摩根調集了約100億美元資金購買紐約人壽公司的股份,摩根家族在新的紐約人壽集團中持股份額最終還是由25.6%下滑到16.8%,喪失了對新成立的紐約人壽集團的影響力。
  這一點,從馬文-克朗擔任紐約人壽集團的董事會主席和布蘭登-馬洛擔任新公司的首席執行官兼總裁的任命可以看得出來。
  至此,可以說,紐約人壽集團業已成為芝加哥財團旗下的企業。
  8月4日,這筆涉及資產達到2500億美元的并購,得到了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的批準。在美國引起極大的轟動,各大財經媒體紛紛報道。都將這件并購案與1998年花旗公司和旅行者集團的超級合并案相提并論。
  前者造就了如今的花旗集團,全球第一銀行。集商業銀行、投資銀行、保險業務于一身,實現金融服務一條龍的超級大鱷。而后者,新成立的紐約人壽集團將成為美國保險業新五大巨頭。排在:伯克希爾哈撒韋、AIG、卡地納健康、州立農業保險之后。甚至,有芝加哥財團的鼎力支持,紐約人壽集團超越在金融危機中還沒有緩過勁來的AIG,排在伯克希爾哈撒韋身后只是時間問題。
  …
  …
  在美國媒體連篇累牘的報道紐約人壽集團的事件時。喟然長嘆心情不佳的安迪-摩根在他位于紐約曼哈頓區華爾街的辦公室中迎來了一位不速之客。
  被秘書帶進來的是一位19歲的美國青年,穿著筆挺的黑色西服、灰色襯衣。短發梳理的整齊。英俊帥氣,足以和年輕時的好萊塢巨星湯姆-克魯斯一拼。
  來人是摩根家族的長子約翰-克里斯-摩根,家族內部的印鑒是:YYFC。去年8月份剛剛進入哈佛大學就讀。
  “請坐,約翰。”安迪-摩根微微皺眉。從辦公桌后面走出來和約翰-克里斯-摩根握握手。
  “謝謝,安迪叔叔。”
  約翰-克里斯-摩根落座后,秘書泡了兩杯香濃的苦咖啡送進來,又悄然離開這間奢華明亮的辦公室。
  安迪-摩根抿了一口咖啡,問道:“約翰,你是準備來我這兒實習嗎?”美國大學生假期相當繁忙,特別是常青藤名校的學生。選擇在假期度假的是少數人。多數人都在實習,或者參加社會活動。所以,安迪-摩根這樣問。
  “不。安迪叔叔,我只是來問問你摩根家族失去紐約人壽公司的事情。”約翰-克里斯-摩根微微笑著。但說話的內容著實不客氣。
  安迪-摩根不屑看約翰-克里斯-摩根一眼,**臭未干的小屁孩,“這是你的意思,還是你父親的意思?”
  摩根家族的掌門人并不是按照長幼、血緣親疏來繼承。這一套是歐洲王室、貴族繼承權的玩法。根本就不是摩根家族的特色,也不是美國的特色。
  西方近代的社會的法則很明確:物競天擇,適者生存!
  家族掌門人的寶座,能者居之。
  不同于日系財團復雜的關系、層級制度,以至于在日系財團中,終生為會社服務的元老在財團中擁有極大的話語權。美國財團的權力制度充滿了美國式風味:投票表決。就像競選美國總統一樣:投票表決,贏著通吃。
  至于如何讓自己拿到更多的支持票。那么就考驗游說能力。歷屆美國總統、政客,演講能力都是強大出色的。第二,自身給他人帶來利潤的能力(賺錢能力)。誰能賺錢,誰就能更受歡迎。這也是華爾街里面的商業領袖們可以和財團掌門人“說話”。甚至反駁財團意志的原因。
  作為美國曾經的兩大超級財團之一,摩根家族內部的權力分配和洛克菲勒家族不同。摩根家族有志于經商的子弟可以進入摩根財團內部的企業,也可以白手起家創業。誰能在商業上有所成績,誰就是
  oss。當然,如果在政壇上闖出名堂,一樣的擁有話語權。
  相比于摩根家族內部的核心企業股權的集中。而洛克菲勒家族的財富要分散得多。每個父親都會給自己的孩子留下衣食無憂的財富,每個人分別掌握一塊。誰能有用更大的話語權要取決于誰更有能力統合洛克菲勒家族。
  比如,洛克菲勒家族第三代掌門人勞倫斯-洛克菲勒,他是華爾街風投的創始人。但他只是因慈善而聞名于美國的小洛克菲勒的第三子。
  簡而言之,兩者的區別:摩根家族是要看誰能在摩根家族具備影響力的企業中擁有的影響力更大,來決定誰是掌門人。洛克菲勒家族是要看誰執掌的企業做得最有影響力,就能得到所有洛克菲勒的公認,成為掌門人。
  因而,以安迪-摩根的能力,即便約翰-克里斯-摩根是下一代的長子又如何?在他眼里就是個還沒有出人頭地的晚輩而已。他看得是背后的因素。
  約翰-克里斯-摩根笑笑,“安迪叔叔,這不僅僅是我父親的意思,也是我的想法。更是大家的疑惑。”
  安迪-摩根怫然不悅,冷著臉說道:“你在質疑我?”
  約翰-克里斯-摩根坦然的點點頭,說:“我認為摩根家族失去紐約人壽公司簡直是恥辱!而摩根家族竟然失去對摩根-大通的掌控更是恥辱中的恥辱。”
  你知道個屁!
  “哼!”安迪-摩根冷哼一聲,不屑于和約翰-克里斯-摩根辯論。
  約翰-克里斯-摩根繼續“指點江山”。“安迪叔叔,既然摩根-大通的弗蘭克-皮特曼不愿意聽從我們的意見,你應該想辦法罷免他的董事會主席職位。當然,鑒于他在金融危機中的卓越表現,可以保留他的首席執行官職位。”
  黃口小兒!安迪-摩根冷笑道:“約翰。原來你是惦記著摩根-大通的主席職位。可以,你去試試能否將**的主席職位和首席執行官的職位分開。”
  約翰-克里斯-摩根昂然的道:“我真要去試試,到時候請安迪叔叔支持我。”他得到消息,弗蘭克-皮特曼支持摩根-大通內部的“倫敦鯨”交易,這可以被他利用來驅趕弗蘭克-皮特曼下臺。
  “我會的。”安迪-摩根淡淡的說了一句,揮手讓約翰-克里斯-摩根離開。
  坐回到辦公桌后的椅子上,安迪-摩根疲倦的閉上眼睛。連摩根家族內部一個19歲的小孩都敢來他的辦公室質疑他,這意味著什么?
  摩根家族內部對他的不滿只怕已經達到一個頂點,并且在謀求尋找新的家族領袖。
  他即將失去摩根家族領袖的地位!
  …
  …
  約翰-克里斯-摩根從美國聯合投資控股有限公司(AUI)的辦公室里出來,在光可鑒人干凈時尚的走道中。回頭看看AUI公司的銘牌,驕傲的哼了一聲。
  衰敗、腐-朽的安迪-摩根,簡直丟盡摩根家族的臉面。
  摩根,這個曾經讓敵人聞風喪膽的名字的榮耀就讓我來繼承吧!
  在這一刻,約翰-克里斯-摩根雄心萬丈。
  …
  …
  然而!
  2012年的摩根-大通股東大會上,弗蘭克-皮特曼順利的渡過難關,繼續保留摩根-大通主席和CEO的頭銜。繼續領導這家超級經濟航母前行。
  即便因為倫敦鯨事件遭遇到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的處罰,但40%多的摩根-大通股東選擇繼續信任弗蘭克-皮特曼。這讓心高氣傲的約翰-克里斯-摩根的盤算落空。
  當然,這些都是后話。
  2011年8月15日,立秋剛過。陸景從京城飛到美國知名的賭城拉斯維加斯參加芝加哥財團慶祝酒宴。成功的掌握紐約人壽集團讓芝加哥財團聲威大振。
  此時,他還不知道安迪-摩根被摩根家族的小輩質疑的事情。
  酒宴在拉斯維加斯洲際酒店的高層的宴會廳中舉行。玻璃帷幕外藍天白云,漫漫黃沙浸染在天際邊。腳下如螞蟻般的車流穿梭不息。
  宴會廳中金碧輝煌,陳列裝飾端莊典雅。撲面而來的是一種難以言喻的奢華氣息。
  洲際酒店本就是全球酒店行業中的奢侈品牌。高端檔次自是不必說。這家酒店集團早已經被和華的麗都酒店集團收入囊中。
  位于拉斯維加斯的這家洲際酒店擁有3203間房間,五星級酒店,價格從一百美元到3萬美元不等。設施齊全。陸景等人此刻身在的宴會廳足可容納800人-100人。
  中午時分,賓客云集,觥籌交錯。
  陸景、葉靜雨、馬文-克朗,喬納森-伍德在約5米寬的碩大落地玻璃窗前笑著閑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