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2001 美國版墻倒眾人推

紐約。五月中旬,春光明媚。p安迪-摩根在曼哈頓的一間辦公室中處理著工作,眉頭緊鎖。顯然,他最近遇到了一些問題。p在美國東部財團、洛克菲勒家族、高爾德財團分別與和華財團交好的情況下,他獨力很難低于來自朝氣蓬勃的芝加哥財團的侵蝕。現在摩根家族重要的企業:紐約人壽保險公司就面臨著西納(cna)金融公司的收購。
  紐約人壽保險公司擁有約2千億美元的資產,盈利能力不錯。馬文-克朗主導的收購并非是拿出2千億美元的資金,而是將西納(cna)金融公司與紐約人壽保險公司合并。華爾街很樂意促成這樣的強強聯合交易。
  而合并之后,摩根家族在新的保險公司的話語權勢必會被削弱。摩根家族內部已經有一些對他不滿的聲音。
  安迪-摩根會見了幾名美國聯合投資控股有限公司(aui)的高管,臨近中午時分,管家韋斯特推開辦公室的門走進來,“安迪,羅斯女士等著你前去用餐。”
  羅斯女士是安迪-摩根新的女友。
  安迪-摩根在辦公桌后抬起頭,輕輕的擺擺手,“不去了!韋斯特,你認為can將會怎么收購紐約人壽保險?”
  韋斯特微征,安慰道:“安迪,can只是表露出收購的意向,他們未必能夠收購成功!”
  安迪-摩根放下手中的鋼筆,拉開抽屜,拿出雪茄修剪、點燃:“不,韋斯特,我了解陸景的風格,他說收購。必然會收購。”
  韋斯特想了想,說:“can的資產只有500億美元左右。它們要合并紐約人壽,要么出一部分資金。要么便是增持紐約人壽的股份,這樣才能保持控制權。我們的對策。也只能是增持。”
  在美國,很多上市企業并不設有毒丸計劃。因為毒丸計劃意味公司并不是一個愿意與投資人共享的公司。這樣的企業一般股價都會偏低。而紐約人壽恰恰是沒有設置毒丸機會。摩根家族想要保持對紐約人壽的影響力,就必須要立即增持。除此之外,別無他法。
  摩根家族在紐約人壽用各種公司、基金明的暗的加起來一共持有25.6%的股份。但是,在can與紐約人壽合并被普遍看好的前景下,摩根家族想要游說紐約人壽的股東們拒絕與can合并,難度非常大。要注意,紐約人壽去年的利潤只有10億美元左右。股東們都是希望能夠有足夠的投資匯報。
  “我何嘗不知道哇!”安迪-摩根輕嘆了口氣。首先是他在沃倫財團的交易中巨虧500億美元。他出售了手中相當一部分優質資產:如安卓公司、paypal、ea
  y等企業的股份。
  接著是馬文-克朗趁機反向滲透。收購金融企業大陸伊利諾伊公司的股份。他本來是可以抵擋的住的。但通用汽車轟然倒塌。這讓摩根家族感覺到了疼痛。
  而后,摩根-大通的主席弗蘭克-皮特曼與他反目成仇。這讓他在資金籌集方面頓時感覺到一些力不從心。美國東部財團等盟友又對他表示疏離。美國的制造業在金融危機中舉步維艱,這就包括摩根家族一系列的企業。
  因而,他現在要想要募集巨額的資金是相當有難度的。
  “我調集100億美元投資進去吧。能增加一些話語權就增加一些話語權。”
  …
  …
  陸景參加完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的會議后,就隨著團隊返回京城。5月21日下午,他在家中接到馬文-克朗的電話,“陸先生,我準備好了,你要來美國主持這次收購嗎?”
  陸景笑著摸摸女兒陸瓊華的頭,拿著手機道:“馬文。我相信你的能力啊!”
  “好。呃…,陸先生,那收購成功之后。請你一定要來一趟美國參加慶祝酒宴。”
  陸景笑笑,“行吶。到時候我一定去。”
  掛了電話,陸景隨手將手機丟在家中客廳的沙發上。他家里雖說是四合院的格局,但實際上是現代化的裝修風格。
  坐在窗戶邊看著書的衛婉儀溫婉的笑著道:“陸景,又有事情忙啊?”
  “沒事,婉儀,小事情!”陸景微微一笑,繼續的叫女兒看書識字。
  葉靜雨在紐約。她的彩虹基金會代表和華參與這次收購中。
  …
  …
  馬文-克朗放下電話,走到麗都酒店的窗戶邊。欣賞著凌晨中的紐約美景。
  他即將主持一次超級收購。如果收購順利完成,他將名噪一時。成為美國金融界的大亨級人物。這讓不禁有些思緒飄飛。
  胖胖的喬納森-伍德喝著咖啡提神,看著好友的背影。“馬文,我們有幾分把握可以在收購中占據主導地位?”
  現在不是收購能夠成功的問題。華爾街的大銀行摩根-大通、高盛、摩根-士丹利、花旗、匯豐銀行都表達可以提供資金的想法。現在的問題是,并購后,芝加哥財團是否能夠控制紐約人壽保險公司。
  “七分!”
  馬文-克朗回過身,堅定的說道。
  喬納森-伍德有點詫異,“我們有這么多的資金?”
  馬文-克朗高深莫測的笑了笑,“喬納森,過兩天你就知道了。”
  …
  …
  5月23日,紐約時間周一上午,黑石集團的ceo喬納森-格雷在辦公室的第一件事就是要秘書和黑石的負責投資的高級合伙人確認:新成立的收購基金募集到了多少資金。
  “喬納森,我們已經募集到15億美元來參與這次can和紐約人壽的并購。”
  “good!”喬納森-格雷贊賞的點頭。15億美元在金融市場中可以通過杠桿最高獲取到300億美元左右的資金。用于參加這次并購足夠了。
  黑石集團因為被和華財團控制,在中國大陸市場中的投資有許多便利。
  在當前全球經濟萎靡而中國經濟一枝獨秀的情況下,黑石集團相當的受華爾街歡迎。他們希望從中國的經濟騰飛中分上一杯羹。
  而喬納森-格雷因為成功的讓希爾頓酒店集團上市,為黑石集團賺取85億美元的利潤,名聲大振。在黑石地位穩固。他也成為華爾街投資的新一代領軍人物。
  …
  …
  西納(cna)金融公司與紐約人壽保險公司的合并每隔一段時間就有新的消息傳來。主要是紐約人壽的股東對一股可以兌現新公司多少股份以及每股派發多少紅利存在疑問。
  現在誰都知道西納(cna)金融公司背后的芝加哥財團有錢啊!那還不趕緊多撈一點?
  在丹尼爾汽車公司小撈一筆的布魯斯-富林明向嗅到魚腥貓一樣從邁阿密來到紐約。
  他拜會了雷納德-洛克菲勒。
  奢華明亮的公寓中。布魯斯-富林明和雷納德-洛克菲勒握了握手。他的妻子阿曼達泡了兩杯咖啡送過來。
  “好久不見,雷納德,你看起來越發的精神了。”老富林明坐在沙發上。哈哈笑著說道。
  “謝謝夸獎。布魯斯,你來見我有什么事嗎?”雷納德-洛克菲勒氣度沉穩的接受老富林明的恭維。卻是話鋒一轉,直接問起老富林明的來意。
  其實,要不是看著他是杰西卡的父親的份上,雷納德-洛克菲勒真是懶得搭理他。以他現在在洛克菲勒家族的地位,見一個50億美元身家不到富豪實在沒有必要。
  老富林明尷尬的干笑幾聲,說道:“哈,我其實是來問問你是購買西納(cna)金融公司的股票合算還是購買紐約人壽保險公司的股票合算?”
  雷納德-洛克菲勒笑了笑,坦言道:“布魯斯。現在華爾街的資金都在購買紐約人壽保險公司的股票,所以,你說呢?”
  洛克菲勒家族的資金自然是在他的主導下已經入場,約有400億美元。
  老富林明頓時明白了。
  …
  …
  紐約。
  某個會所中,美國東部財團的丹尼-希爾,尼爾森,康恩里-伯納德坐在一起品著紅酒。
  幽雅的會所包廂中,充滿著暗色的格調。
  丹尼-希爾微笑著問康恩里-伯納德,“康恩里,你決定參與嗎?”
  康恩里-伯納德點點頭。“這筆交易可以做。”
  丹尼-希爾笑著點點頭。
  尼爾森搖晃著手中的酒杯,在暗淡的燈光下臉色顯得有些陰森,笑著道:“一個衰落的摩根家族符合我們東部財團的利益。”
  合并之后。新的紐約人壽保險公司或許能夠比的上保險業巨頭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巴菲特)。但這筆交易可能賺不了多少錢。最多幾十億美元。東部財團決定投資是因為這是一筆戰略投資。
  …
  …
  6月份,西納(cna)金融公司并購紐約人壽保險公司的交易如火如荼之時,葉靜雨在紐約顯得很悠閑。看一看財務報表,或者看看書放松。
  這天上午,她在紐約麗都酒店里睡著懶覺還沒起來,卻是接到香港許雪打來的電話,“靜雨,在紐約怎么樣啊?”
  葉靜雨知道許雪要問什么,笑道:“雪姐。多管齊下,十拿九穩。馬文-克朗的能力和對陸景的忠誠是成正比的呀!”
  和華銀行行長許雪給葉靜雨說的笑起來。“好吧,當我什么都沒問。”和華銀行給馬文-克朗提供了融資服務。約有500億美元。而渣打銀行、彩虹基金、黑石公司都直接參與了收購。她比較關系這筆交易能否成功。
  葉靜雨咯咯嬌笑。在床-上舒服的打滾,柔軟的灰白色睡衣下一條淺窄的黑色蕾絲小內-褲若隱若現,足以令看見她此時媚態的男人流鼻血。
  “雪姐,別擔心啊,這就是個美國版的墻倒眾人推。沒見陸景都放心的在京城里度假呢。”
  “好,我知道了。”
  “7月份肯定收購成功!哈哈,我覺得安迪-摩根可能要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