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999 墨知秋

陸景和趙清芷、謝清歌一起到大唐雨景時,小雪已經在田野里積累了薄薄的一層,點綴著大唐雨景10座風景美麗的莊園。仿佛是一幅名家點染的山水畫在面前展開。
  大唐雨景10座莊園中有8座對外開放。聽楓閣和紫羅蘭兩座精致典雅的小型莊園是陸景的自留地。婉儀更喜歡中式風格的聽楓閣多一些。
  今天的午餐在聽楓閣舉行。
  寬敞的馬路兩旁的杉木上白雪點點。順著馬路直抵大唐雨景的最深處,人工河的上游。一座典雅的中式園林般的別墅出現在陸景三人面前。
  將車停在莊園中,三人一起進入莊園中。門口侍立的兩名旗袍侍女盈盈行禮:“陸先生好!”
  跨入門檻的一瞬,趙清芷悄然的緊扣著陸景的手。謝清歌抿嘴一笑。今天婉儀姐請客來得人不少呢。
  轉過花廳,左側的雕欄畫棟的會客廳中傳來歡聲笑語,就見一個個美麗的女子在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說笑,指點著雪景。
  “小芷,歌兒,我們進去吧!”陸景笑了笑,輕輕的摟著趙清芷和謝清歌的細腰,擁著她們倆走進擺置成餐廳的會客廳中。
  衛婉儀,關寧,何夢明,楊晚婷,明雪,唐雨瑤,風白露,董晚瑤,董冰,墨知秋、蘇琳,墨靜雯,小季,高婉薇,黎傾城都已經在其中。
  看著風情各異、和他的生命有著深刻糾纏的女孩子們,陸景心中微醉。
  不多時,餐廳中傳來鶯鶯燕燕的笑聲。
  …
  …
  白雪飄飄,天地間仿若混然一片。清冷的寒氣給隔絕在車窗外。
  嫵媚而明麗的墨知秋心煩意亂的開著白色的新款世爵跑車,離開大唐雨景。
  這輛名貴的跑車是她5月份從哈佛大學商學院畢業回國后,陸景送給她的。她后來去德國法蘭克福的風景文化集團報道。這輛車就丟在了京城。今天又開始啟用。
  昆成汽車在2009年收購荷蘭世爵公司后,立即將世爵引入中國。其開發的價格在200-500萬區間的新款跑車立即打開局面,銷售火爆。而且。憑著中國市場的反哺,加上世爵品牌在歐美市場多年積累的口碑。逐漸的在歐美市場打開局面。
  “你要相信,相信我們會像童話故事里,幸福和快樂是結局…”
  手機鈴聲驀然響起。墨知秋拿起車盤上精美的智能手機s9接了電話,懶洋洋的“嗯”了一聲,“云大小姐,找我有事情啊?”
  電話是云玉致打來的。云玉致是她在哈佛四年的同學兼室友,好友兼閨蜜。
  云玉致語氣輕柔,扭扭捏捏的道:“那個。知秋,呃…,我問下你,今天的聚餐怎么樣?”
  墨知秋一聽就知道怎么回事。心情倒是好了些。好歹,她還今天能來參加聚餐。云玉致可是連邀請都沒有接到。又感覺有些同病相憐,勸道:“玉致,別想著他了,還是趕緊找人嫁了吧。”
  云玉致急忙忙的辯解道:“知秋,我才沒有那個意思啊。你別誤會,我就是問一下今天有哪些人去了。”
  墨知秋翻個白眼。將車停在路邊,拿著手機道:“少來啊,玉致。我還不知道你的心思啊。你的那位陸哥現在還不知道抱著誰快活呢!除了白露姐、晚瑤姐以外。四大花旦,四大名媛、四大助理、三大校花都在。我們倆再怎么想都沒用。”
  云玉致愣了下,清幽的嘆口氣,“知秋,你說漏嘴了。”
  墨知秋羞惱的道:“哼,我不說漏嘴,你還不是知道啊?”掛了電話,輕輕的捂著滾燙的臉蛋發呆。想著她的少女心思,一時間悲從心來。淚珠不自覺的流下來。
  墨知秋一邊哭一邊開著車回到湖東區賢府別墅中,想了很久。撥了董晚瑤的電話,“晚瑤姐。我想請你幫我……”
  …
  …
  明華居的別墅中,一個高挑貌美的女孩坐在二樓的客廳中呆呆的看著飛揚的小雪。身上帶著大家閨秀的韻味。
  許久之后,已經接任云圖集團董事長職位的云玉致輕輕的嘆了口氣,站了起來。
  有些感情啊,強求不得的!
  …
  …
  元旦之后,沒幾周就是春節。這是父親去世后的第一個春節。陸景顯得忙碌了很多。去母親那邊幫忙,照顧家里。年后便是到處拜訪親朋好友。一直忙碌到正月十二才停下來。
  這天下午,陸景在家中處理了幾封郵件,坐車到湖東區賢府別墅12號別墅。
  “哥…”董晚瑤笑顏綻放的迎著陸景,一身煙藍色棉衣、修身牛仔褲,曲線修長、雪膚光潤。嘴角一粒美人痣平添她幾分風采。
  “晚瑤,越來越漂亮啊!”陸景微笑著摟著董晚瑤,一起走進幽雅的別墅中,“怎么今天有空來京城看我。我記得歐洲可是不過春節的啊!”
  董晚瑤笑吟吟的給陸景倒了杯熱茶,坐在沙發上,說道:“哥,他們不過春節。我要過啊。白露在法蘭克福呢,我偷懶在家里多呆幾天再過去。知秋也也一樣。”
  陸景就笑起來,“知秋在風景文化集團里的工作怎么樣?”
  董晚瑤道:“她啊,很聰明啊,工作很快就上手了。哈佛大學的高材生嘛!”
  陸景點點頭,感嘆道:“中國的基礎教育世界一流,可惜高等教育要差一些。有人說高校要去行政化,這根本不是問題的關鍵。而只是無腦的跟著西方媒體開的藥方走。去了行政化,他們好在高校內講自由主義、民-主嘛!實際上,美國的大學里是不能講*的吧?學生工作這一塊陣地斷然是不能丟的。”
  “去行政化從來就不是高校改革的關鍵。不然老三屆的那些學生怎么成為中國如今工業化的脊梁?中國的火箭技術,材料技術等等關鍵技術是怎么保持在國際一流水準的?關鍵還在于狠抓高校學風:不能進了大學就放羊,搞些亂七八糟的東西。還要狠抓教育界的風氣。一些教授騙國家的補貼,一些教授潛規則女學生,一些教授拿國外的補貼給西方站臺都是半公開的事情。要下大力氣治一治這些人。”
  “至于。諾貝爾獎的問題。中國的國力強大了,這個獎自然會頒給中國人。水到渠成的問題。不要以為那些評獎的委員多么高尚。反倒是‘產學研’結合這一塊要加大力氣培育。論資排輩,那個國家都免不了。不應作為關注重點。現在有各種各樣的平臺。消息咨詢發達,真正有水平的學者。肯定可以出人頭地。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嘛!”
  董晚瑤好笑的白陸景一眼,“哥,我就說一句話,引發你這么大的感慨啊!”
  陸景哈哈一笑,將董晚瑤抱在懷里,綿軟修長的嬌軀幽香滿懷,手指輕輕的捏了下她的瓊鼻。“最近過年,拜訪的人多了,很習慣就進入高屋建瓴的思維。哦,晚瑤,你的驚喜呢?”
  董晚瑤嬌俏的抱著陸景的脖子親吻,在他耳邊道:“哥,我們先去洗澡,我一會穿給你看。”
  “你個小妖精。”陸景微笑著道,心里倒是很有些期待。晚瑤的制服可是相當漂亮、有感覺的。
  一個小時后,臥室中。董晚瑤將一塊絲巾蒙在陸景臉上,輕笑著道:“哥,不許揭開啊。”說著。輕盈的走出臥室。
  片刻后,一個容顏精致,身材窈窕宛若玉女般的女孩穿著輕薄半透的睡衣走進來。
  身高明顯比晚瑤的高挑身材要矮一些。
  …
  …
  最是一年春好處,絕色煙柳滿皇都。
  陽春三月,風景優美的燕大的校園中學子如織。陸景開著一輛低調的黑色奔馳車,緩緩的停在燕大的一處教授樓前。
  副駕駛座上哼著小曲的墨知秋解開安全帶,扭身抱著陸景的脖子,笑兮兮的在他臉頰上親吻一口。
  “好了,知秋!一會我們還要見虞教授。”陸景有些無奈的拍拍墨知秋黑色鉛筆包裹著的渾圓的小俏臀。
  “我高興啊!”墨知秋笑著說道。下車后乖巧的去后備箱里拿了禮物拎著,走在陸景身邊。一起進了教授樓。
  墨知秋穿著卡其色的外套,黑色的鉛筆褲。身姿窈窕。容顏精致,玉女般的風情流溢。22歲的女孩渾身都透著美感,骨子里的嫵媚就跟茶氣一樣暗香浮動。
  5樓處,陸景按了門鈴。
  約好時間等在家中的虞教授開了門,將陸景、墨知秋讓進家里。看到墨知秋將禮物放在茶幾上,笑著道:“陸景,你啊,來就來,還帶什么禮物。”
  陸景就笑,“虞教授,找你辦事哪能空手上門啊!”
  燕大經濟學院的虞子平教授和他的研究生、博士生導師民大的趙教授是多年的好友。而且虞教授受聘于ek公司,擔任高級董事。陸景和虞教授是老熟人。
  虞教授五十多歲,爽朗的笑起來。陸景找他辦事,選擇在家里來拜訪他,顯然是私事。而找他辦私事,這可是送份人情給他。陸景的人情,京城里不知道多少人想要。
  陸景指指嫵媚瀲滟的墨知秋,說道:“虞教授,知秋去年畢業于哈佛大學大學商學院,在歐洲工作一段時間,突然來和我說想回國讀研。我只得帶來拜訪你。”
  虞教授點點頭,放下手中的茶杯,和藹的問道:“知秋,你初試成績是多少?我手上還有一個研究生的名額。”
  墨知秋肚子里正在腹誹陸景:她讀研是陸景的安排。她和墨靜雯關系很差,留在陸景身邊根本不可能。只能換一種方式。這時,宛若淑女般,聲音清脆的答道:“虞教授,我沒有報名參加研究生初試考試。”
  虞教授就有點齜牙,這就難辦了,琢磨著,說:“這樣,你先來燕大的經濟學院讀書。剩下的手續我來跑。”他在學校還是有點面子的。搞個特招名額,有點問題,但可以爭取。
  陸景忙道:“別。虞教授,我是提前來和你打招呼,知秋今年會報考你的研究生。”
  虞教授心里一松,就笑起來,“你不早說啊!”
  談話的氣氛越發的融洽。
  陸景和虞教授聊起經濟學的話題,談了一個多小時,陸景、墨知秋請虞教授吃了晚飯,這才道別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