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1997 彈丸小國

美國的亞太再平衡戰略:說白了就是遏制發展中的中國,阻止中國與美國爭奪全球領導權。p這是一個歷史必然性事件。p回顧二戰的歷史,我們就可以看到,誰處在全球經濟第二的位置都要被美國防范、針對,誰有超越美國經濟的苗頭就要被打壓、提防。
  在美國稱霸全球的時代,并沒只出現了中國這一個挑戰者挑戰美國的霸權。
  89年廣場協議,美國將當時的經濟強國日本的血抽著彌補國內股災的損失。92年,索羅斯攻擊英鎊得手。至此,英鎊無力威脅美元。歐元區的成立幾經波折,最終,高盛還是在希臘債務危機中埋了雷。
  所有的對手都被美國人弄下去了,還包括和美國并列兩級的蘇聯。他們有這方面的經驗。而中國是最有希望挑戰美國霸權取而代之的國家。
  所以,中國被美國各種力量圍堵、挑釁、辱罵,包括不限于:輿論嘲諷干擾、經濟摩擦、軍事挑釁、國際場合帶各種小弟圍堵、貨幣戰爭、金融戰爭。
  中國人不必氣餒,不用氣憤,而應該用更加堅忍不拔的意志來應對美國佬的各種手段。
  多難興邦。
  但我們要注意一點,率先鼓吹亞太再平衡戰略的便是新加坡的國父李光耀。是這個人親自到美國去游說美國總統,才有這么一回事:亞太再平衡。
  東盟和中國的會談,到東盟t+6,東盟t+10,都是東盟內部各國的博弈,本來只是和中國談,最終各方拉入的大國越來越多。逐漸的變成一個大國博弈的場合。
  李光耀為新加坡的國家利益,這無可厚非,但損害中國的利益。就讓陸景心中頗為不爽。
  陸景拿起手機撥了一個電話。
  …
  落日的余暉在新加坡河上浮浮沉沉,林立的摩天大廈中。經濟的活力昂然。
  新加坡河口的五星級精品酒店浮爾頓酒店的頂層餐廳中,李義濟臉色陰晴不定的看著面前來轉述陸景口信的陳弘厚。
  “陸先生真怎么說的?”
  陳弘厚緩緩的點點頭,愁容滿面的說道:“李部長,我哪里敢更改一個字?這可是吃力不討好的活兒。”
  橡膠大王陳弘厚是新加坡人。陳氏集團主營橡膠、航運業務。當年著名的愛國華僑陳嘉庚就是出自于陳氏。
  李義濟想著也覺得合理,陳氏集團與和華有合作,但確實不敢更改陸景的口信。當即,沉默的喝著紅酒。
  陸景的話是這么說的:“李光耀先生取得的成就我個人是佩服的。但退休了,就要安靜一點。不在其位不謀其政。否則。不要怪我言之不預!”
  李義濟心情有點沉重,喝了半杯酒,道:“陳總,辛苦跑一趟,我先回去了。”
  “勿謂言之不預”這個表述如果出現在中國官方正式的表述中等同開戰宣言。當年打越南等國的前夕,外交部、人民-日報就是用這樣的表述。陸景選用這樣的詞匯,警告意味非常濃,帶著一股凜然的北風寒意。
  陳弘厚和神思不屬的李義濟握手,送他到餐廳門口,轉身的一瞬間。臉上憂國憂民的擔憂之色立即消失,嘴角浮起一抹譏諷的笑意。李光耀老糊涂了,還以為現在是八-九十年代的時候。
  那時候。新加坡人到大陸去是趾高氣揚,高人一等,宛若二等公民。第一等是“洋大人”。多少出色的明星、主播都選擇了加入新加坡國籍。就像現在中國富豪申請美國國籍一樣流行。但是,現在新加坡人在中國面前,還有優越感嗎?
  答案是:否!
  陸景的警告不是說著玩的。新加坡名為民-主選舉,其實是李氏王朝。罵李氏獨裁是要執行鞭刑的。李光耀下臺,兒子李顯龍接著干。中間找老部下過渡了一下。
  支撐李氏在新加坡統治的,被李氏牢牢控制的國有企業淡馬錫控股功不可沒。
  如果陸景對體量數百億美元的淡馬錫動手,一旦淡馬錫無法保持對新加坡經濟的影響力。李氏執政的基礎被動搖是遲早的事情。經濟上不行,就會有政治上的變動。這是全球資本主義制度各國家通行的慣例。包括美國。老布什不就給克林頓給干下去?慣例美國總統可都是連任兩界的。
  屆時。李氏會不會被清算,那就難說咯。
  國有企業嘛。以權謀私有沒有?貪-腐有沒有?為什么淡馬錫的董事中老有李氏家族的成員,你敢說沒有貓膩?你確定你經得起人民的檢查?
  以陸景彪炳的戰績,幾百億美元資產的淡馬錫還真不夠看。當然,他也給李氏留了幾許臉面:不在其位不謀其政。李顯龍想說,陸景是不管的。新加坡畢竟是親美的政權,有美國撐腰。
  不過,這一巴掌,肯定把李氏打的臉面全無。以后唱“*調”的時候,只怕要悠著點。
  痛快!
  陳氏是有愛國基因的。
  …
  10月初,唐雨瑤跟著陸景從德國法蘭克福回國之后,立即接手了余樂留下的工作,花費了兩周的時間大致上理順之后,請假回家休息。她在美國功成身退,理應有一個長假。
  唐雨瑤在美國好幾年沒有回家過春節,在老家杭城幸紀縣陪著父母住了十天。
  之后,來到求學的杭城,和畢業后留在杭城的薛雅潔等好友、同學一起在江南大學相聚。席間說起同學們的近況:陳思那文青去江州。呂依依在交州…….
  追憶往昔歲月,畢業已是八年矣!
  物是人非,欲說還休。
  穿著淺粉色秋裝外套的唐雨瑤美麗依舊,容顏氣質清艷奪目,宛若明月。經歷過風雨洗禮的女人,氣質優雅而艷麗。顰笑之間有著溫婉地風情。
  典雅的包廂中,眾多男生齊齊敬酒,打聽她的近況。是否還是單身?今晚在麗都酒店的聚會,一共來了三十多位同學。擺了3桌。江南大學的校花號召力豈能小看?
  席間,有個暗戀唐雨瑤多年的男生,32歲功成名就,擔任一家跨國企業的中國部門副總,跨入金領階層,起身舉杯,鼓起勇氣向唐雨瑤表白。唐雨瑤當年在江南大學是出了名的帶刺玫瑰。不知道多少純情男生幼小的心靈給她打擊的留下心理陰影。容貌平平的他一直不敢說。
  唐雨瑤只是坐著,溫婉的笑了笑。說:“趙淼這不大好吧?我請大家吃飯,只是敘敘同學友誼。別聽大家謠傳啊,我很早就有男朋友了。大家不會以為我沒人要吧?”
  眾人都笑起來,有個女生笑道:“雨瑤,我們是怕你不要別人啊!哈哈。”
  眾人哄笑。以唐雨瑤的美麗,怎么可能找不到男朋友?就怕唐雨瑤挑花了眼,還沒找到托付終身的人。萬一呢,對吧?她畢竟還沒有結婚。
  趙淼也趁機下臺。要擱在大學里,今天他要是給唐雨瑤拒絕,肯定有得受。
  話題自然而然的轉移到當年江南大學里的校花們身上。還有那些風頭正勁的人們身上。
  唐雨瑤偶爾聽到她熟悉的名字。當年和她齊名的校花趙清芷在香港工作。據說今年生了個兒子。貌似在金融業界很牛。百度上經常可以搜索到她的消息以及署名文章。
  學校的名記者謝清歌在京城供職于新-華社。這個相當厲害。據說她是個官-二-代。她父親是楚北的高官。當年在大學里誰看得出來啊?
  和她們信息資源管理系一起上過課的隔壁專業的衛婉儀、衛婉瑩都是京城人。貌似也是體制內。
  衛婉儀好像管著電競行業,級別是副-處,才31歲呢。很厲害的人物。誰又看得出來當年喜歡安靜的少女能有這樣的高度?聽說她丈夫很寵她,家庭幸福美滿。
  唐雨瑤心里笑笑:婉儀姐啊!
  …
  在杭城聚過之后,唐雨瑤去了建業。她在昆成汽車里的宿舍還為她保留著。建業留給她很多回憶。有失戀的痛苦,有和陸景在一起的感動。她在建業坐飛機到麗江,重走了她和陸景、陳思在麗江的旅途,在麗江古城的街頭,響起那些青春的日子,仿佛有歌聲從靈魂里悠悠的飄出來。想起冬夜里陸景的無賴又火熱的吻。
  下一站,是黃海。
  她在江州為陸景尋找到治療他子嗣艱難的藥之后。就離開陸景身邊到黃海深藍游艇俱樂部擔任總經理。
  在黃海,她工作了數年之久。然后才去了美國硅谷。
  深藍俱樂部是遮掩在海濱樹蔭中的一大片花園式的精美建筑。唐雨瑤的車停在私密性極好的停車場上,坐電梯上樓。她和蘇琳約了下午見面。
  主樓內設計風格現代奢華。各項休閑娛樂功能一應俱全。分為吧臺區、棋牌區、會議沙龍、vip商務包房等等區域,可以滿足各種社交所需。
  總經理的休息室位于主樓5樓的北側,有著堪比總統套房的奢華。唐雨瑤按了門鈴,開門的是一個極其高挑的女孩,身姿纖盈又性感無端。
  “雨瑤姐,你還是這么漂亮啊!”黎傾城只看了門前這個豐腴溫婉的大美人一眼,就立即判斷出來她是蘇琳要等的人。她以前在黃海和唐雨瑤見過數面。但并不那么熟悉。
  “傾城,你好。”唐雨瑤展顏輕笑。陸景的女人中,黎傾城180標志性的身高和美麗無雙的長腿實在太好認。
  黎傾城笑著將唐雨瑤迎進來。高挑骨感的蘇琳生了孩子后身材恢復的很好,清秀嫵媚,宛若芙蓉,帶著如水般的嫵媚女人韻味,嘴角帶著微笑的站在客廳中,和唐雨瑤笑著打招呼。
  “雨瑤,歡迎回家。”蘇琳和唐雨瑤并非前后腳交接深藍游艇俱樂部總經理的職位。但她和唐雨瑤并不陌生。唐雨瑤在陸景身邊當助理的時候,她那時在京城風頭無兩,京城第一美女。
  “蘇琳,謝謝。”唐雨瑤笑著挽著蘇琳的手臂,和她一起坐下來。她和蘇琳年紀相仿。開闊的視野,靜謐、優雅的氛圍讓午后的時光變得極為愜意。
  三人縱覽黃海市近海的萬種風情。說說笑笑,話題轉到說起陸景批評李光耀的事情。
  黎傾城睜大眼睛道:“不會吧,景哥真的這樣訓李光耀,這也太夸張了吧?”
  蘇琳也有些震驚,“好像最近新加坡那邊確實沒有再提亞太再平衡這個名詞!”
  唐雨瑤笑著點點頭,“彈丸小國嘛!”
  陸景這算是威加一國。)手機用戶請訪問h.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