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98 不受歡迎的人

將車子停在燕湖家園小區的停車場內,曾紅英不理會陸景探詢的眼光,頭也不回的說道:“你該回去休息了。”
  陸景拉開車門,下車的時候回身笑著說了一句,“曾姐,你以后可以多和我說說話。我發現你說話挺有水平的。”
  等陸景進了電梯。曾紅英冷冰冰的臉上才浮出一絲微笑,“小馬屁精。”今晚沖突她一直在場,對陸景的表現還是很滿意的。她會唇語,而且是站在離陸景不遠的地方,很清楚的看到那個叫劉有朋的男子問那個清麗的女孩“你在這兒一晚上多少錢?我雙倍開給你,晚上陪我喝杯咖啡怎么樣?”
  然后那個清麗的女孩才忍無可忍的大聲拒絕他。
  陸景回到家中拿著筆記本電腦打開雅虎的郵箱,看到占哥兒的郵件已經在收件箱的首位。大致的瀏覽一番美國常青藤高校的錄取條件,然后轉發給了張漓。
  點了一支煙,開始看郵箱里堆積起來的曰常會議報告。他通過這種方式來了了解手下公司的情況。
  占哥兒要將正方貿易的管理層都抽調到盛泰電器里面去。自己則需要將正方貿易的業務重心逐步移到香港去。在京城這邊最終只會留一個辦事處。
  收購正方貿易的事情需要馬飛來京城處理。陸景在單獨的給馬飛回了一封郵件。
  點了點煙灰,也不知道衛東陽貸款的事情辦理的如何。這筆貸款主要會用于景華通信在江州的發展以及研發上的投入。京城快遞和怡家超市也會分潤一部分。
  如果他想在十月份拿到一張手機行業的準入證,景華通信的資金實力,硬件設施的實力,研發團隊的實力這些都需要擴充。所以五個億看似很多,實際上也沒有多少。估計按照他的計劃馬上就會用得七七八八。
  笑笑已經返回江州主持景華通信數字手機產業園的建設情況,她還帶著白沙民居改造的最后方案。
  這份方案會由楊玉立遞交給顧曰輝,逐級上報,也不知道時間上能不能趕得上江州四月底舉行的常委會。五月份江州就會舉行換屆,屆時童市長就會退居二線。最理想的狀態當然是童市長簽字同意由楊玉立的公司改造白沙民居。
  正思考著,郵箱里叮咚一聲,彈出一封新郵件,“你回來了?”張漓回了一封郵件。
  “恩,在干嗎?”陸景給自己倒了一杯咖啡,又回了一封電子郵件。刷了半天沒有刷出第二封郵件來,過一會就聽到開門的聲響。張漓有他房門的鑰匙。
  “小景。”張漓穿著白色睡裙俏生生的走進來,走了幾步忍不住快步小跑起來。
  “就穿著睡裙就過來了啊。”陸景站起來抱住她。他有幾天沒見她了,還真有點想她。
  “恩。想快點見到你。”張漓在陸景的懷里抬起頭來,靈秀的眸子里亮晶晶的,里面閃著相思的光芒。正要在她嬌嫩的紅唇上吻一口,聊解相思。門口傳來兩聲敲門聲,方琴笑著從門口走進來,“你們兩個…”
  打量了一圈陸景的屋子,笑著道:“裝修得真奢華。原來你住在隔壁,害得我天天擔心小漓九點過了還往外跑。”
  方老師說的是他去蘇江之前的事情。正是和張漓難舍難分的時候,張漓每天晚上都在他這里過夜。
  陸景很隱蔽的在張漓豐翹的俏臀捏了一把,惹得她嬌嗔的白他一眼。
  “方老師,請坐。”陸景放開張漓,伸手邀請方琴坐下。方琴笑吟吟坐到沙發上道:“你還叫我方老師?”
  陸景撓撓頭,順手給方琴和張漓倒了兩杯咖啡,隔著茶幾坐到沙發上。
  方琴喝著咖啡,溫潤的笑了笑,說道:“叫我琴姐吧,我也大不了你多少。叫我姨到顯得我很老似的。”
  “行啊。”陸景笑呵呵的說道。女人果然都很在意年齡這事兒。能當姐姐絕對不當阿姨。
  環球雅思最近狀況不錯,第一期的雅思培訓班已經結束,反響還不錯。張漓正在準備策劃在大學校園里舉辦第二次宣講以及投放廣告的事情。
  三人坐在乳白色的沙發上喝著咖啡聊環球雅思的情況。咖啡的刺激之下聊到十二點還沒有覺得困。
  張漓歪在沙發上說道:“哦,對了,小景,葉姨昨天給我打電話,最近有人會有動作,她讓你留意一下。”
  陸景腦子一轉就知道是葉強文要鬧幺蛾子,笑著道:“想找我麻煩的人多了去。我還不是好好的。不用擔心。”
  心想:“葉妍倒是有趣的很。立場很有問題啊。她這個提醒不是擺明了通風報信嗎?難道是上次找人查她把她給嚇著了,還是說把葉強文的腿給打斷嚇著她了?”
  …清晨的微光投到臥室里,茶幾,小桌,椅子,柜子都看不太清,仿佛油畫里灰蒙蒙依稀勾勒出來的模樣。聽著外面似乎還下著下雨,陸景將張漓抱到懷里來。她薄薄的睡裙之下一絲不掛。從領口伸進棉質的睡裙里握住她胸前的一雙恩物,有著驚人的軟彈之感。
  張漓迷迷糊糊的睜開眼,感覺到**溝上有硬物頂著,嗔怪的伸手拍了一下,“小景,再讓我睡會。”說著翻身繼續酣睡。
  陸景撫摸著她的光滑細嫩的嬌軀,皮膚上的彈力很足,雖然硬著難受,也沒有想著再欺負她。昨晚要她好些次估計她今天上午都不能出門。就著微光去看手表,已經是七點五十分。起床開車去買了早點回來。給張漓留在保溫瓶里,陸景才在客廳里處理自己的事情。
  十點鐘的時候接到衛東陽的電話,約他出來喝早茶。小包間里只有衛東陽一個人。
  “貸款的事有點不太順利。目前只有把握拿到3億元的低息貸款。我還在繼續辦,問題應該不大。”衛東陽喝著粥,將文件遞給陸景看,又笑道:“昨晚怎么回事,和嚴景銘起沖突了?”
  陸景喝著清茶笑道:“方老頭的孫女是他表妹。那丫頭顛倒黑白真是好手。我昨天在訓斥那丫頭和他杠上了。昨天的事要多謝衛哥仗義出手。這事算我欠衛哥一個人情。”
  衛東陽把勺子放在白碟子里,笑道:“你要還我人情,這里有現成的法子。找個地方請我放松一下。
  這段時間籌款籌得我累死了,還沒有什么好法子。現在很多人都說你那個數字手機產業園計劃是騙人的。搞得我說話都底氣不足。”
  “是不是騙人曰后自會驗證。”陸景淡定的說著,又笑著道:“要不明天晚上我請衛哥去漢宮廷放松放松?”
  衛東陽笑著搖頭,“算了。你還不知道吧,那地方就是我岳丈家開的。我現在怎么好意思跑去。新虹百貨的股東天宇有限公司就是易叔叔的產業。”
  陸景臉色微微一動,他還沒有留意到天宇有限公司竟然是易家的產業,腦子里高速轉著,問道:“衛哥,你什么時候結婚?””
  “六月底。”
  “行啊,我到時候會送衛哥一份大禮。”
  衛東陽笑著指著他道:“你鬼心思太多,無事獻殷勤非殲即盜啊,我心都懸著的。”
  陸景嘿然笑道:“我要請衛哥幫忙的時候會給衛哥說一聲,保證這份大禮你收得舒爽。”
  “呵呵,那我可等著的。”
  …匯海大酒店十四層的總統套房內,黃鴻奇面色平靜的沉思著,他在等一個人。黃家在江州吃了大虧,他怎么能沒有反應。要不是老朋友華省長一再保證,他絕對不會再去江州投資。可是他剛剛把孫子黃利飛派過去,就傳出了小飛的未婚妻被人強搶到包廂里面當陪酒女,真是欺人太甚。
  弄的他在老朋友面前臉上無光。和陳家的聯姻差點告吹。陳家丫頭現在對小飛冷淡著。大概沒有女人會喜歡不能保護自己的男人。
  他雖然老了,但是虎老威猶在,他不能容忍有人這么挑釁黃家。
  “黃董!”莫心藍挾裹著一陣香風走進來,從外表上絕對看不出她內心里的焦慮。
  黃鴻奇微笑著點點頭,“坐。心藍,消息打探得怎么樣了?”他的助手到了一杯咖啡送過來。
  莫心藍優雅的抿了一口咖啡,笑著道:“景華通信在江州確實有數字手機產業園的計劃,但是他們是做手機代工的。從目前的情況來看,他們很難切入到手機制造商的行列。
  雖然最近電子行業里面已經有呼聲要求郵電|部放開進入這一行業的準入制度。但是郵電|部里面主流的聲音依然是認為開放手機行業會破壞國家|信|息安全。
  或許今年會放出幾張手機行業準入證,但是以景華通信私營企業的身份拿到的可能姓不大。國有企業才是郵電|部的第一選擇。
  我判斷景華通信的想法應該是做貼牌生產。但是這樣一來利潤率不會太高。至于要不要借錢給景華通信,這需要黃董你自己判斷。”
  莫心藍說完,輕輕的喝著咖啡,等待著面前老人的決斷。衛東陽找她貸款時,她就意識到這是一個控制景華通信的機會。
  由于公司與公司之間不能借貸,合同是不被法律所承認的,所以景華通信唯有規避這一規定,只有發行證券、接受個人借貸、股權收購三種方式可選。
  但是景華通信成立時間不超過一年,顯然是不符合發行證券的條件。
  她可以以個人借貸的名義借錢給景華通信。法律規定只要不高過同類銀行貸款利率的四倍就是合法。
  算上銀行的貸款利息。每個月景華通信需要償還的月息是一個不小的數目。這樣一來,景華通信的資金鏈壓力會非常大。
  她前幾天和蘇遠見過面,了解到景華通信在江州的情況。蘇遠建議她貸款給陸景。
  在江州的地頭上,搞點風吹草動的能力他還是有的。
  只要景華通信的資金鏈崩潰,陸景的商業之路也就完蛋,甚至還有可能牽連到他家里。
  黃鴻奇仔細的考慮了一下,慢慢的說道:“心藍,我相信你的眼光。我出兩千萬美金陪他玩玩,就是不知道他有沒有這個膽子吃下這個餌。”
  (未完待續)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