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19 流言四起

黃昏的余暉從西至東,將湖東路上幾十年樹齡的梧桐樹影子拉得長長,仲春的燕子山上郁郁蔥蔥,有鳥語花香的感覺。四中的校門口在下午放學之后一如既往的繁忙,各個小吃店的生意也慢慢的火爆起來,一座難求。陸景穿著一件青色休閑褲,白色襯衣,運動鞋,斜背著黑色的單肩包從人流滿滿的楓葉大道上慢慢悠悠的走到校門口。
  一輛藍色的的士緩緩的停在他面前,副駕駛位的車窗徐徐落下,劉兵從里面露出頭來,笑著招呼道:“上車吧,陸景。”
  “劉哥!”陸景點點頭,拉開車門,坐進車里。
  “咦,哥,你怎么來了?我還以為你會在吃飯的地方等我。”陸景上車就見到大哥陸江正微笑著看著他。
  大哥陸江今年二十九歲,長相清秀,深得羅女士的遺傳,身上一股濃濃的書卷氣,說話語氣溫和,氣質儒雅。
  陸江看著自己幼弟坐上車,笑道:“今天想去那兒吃,我請客。”
  “隨便,找個地方說事。”
  “那就近吧,后海那邊有一家江南菜做得挺好的,我們去那里吃。”
  “行!”
  劉兵對的士司機說道:“后海路上的江南魚鄉飯店。”到了陸司長這個層次去吃飯不會再去追求每頓要好酒好菜,要的是清淡,合口味的家常小菜。
  江南魚鄉飯店的環境很雅致,泥巴墻,竹子門,古香古色的門匾上寫著繁體的“江南魚鄉”四個字。孱孱流過的小溪讓每一個進門走過小拱橋的人都會不由自主的想起江南的水鄉。那種記憶中故鄉的味道。
  “劉兵,怎么樣,還吃得習慣吧?”陸江指著烏光油亮層醬褐色,交叉疊空似寶塔形,松脆香酥的江南脆鱔笑呵呵的問道。
  劉兵是湘南人,極喜歡吃辣,笑道:“江南菜清鮮秀雅,玲瓏靚麗,就像江南水鄉秀麗的風景讓人難以忘懷,我是上癮了。”
  陸江就笑著點頭,對陸景道:“小景,你多吃點。”陸景大快朵頤,邊吃邊點頭道:“我知道,你不用擔心我。”
  穿著紅色制服的俏麗服務員依次的將點好的菜品送上來。咸肉春筍,鍋仔鮮中鮮,蜜豆云耳炒鮮百合,魚頭香濃湯。
  陸景問道:“大哥,于毅的案子怎么樣?”陸江打個手勢,笑道:“你吃慢一點,菜不夠再點。于毅已經交代了,紀委的同志正在進行最后的核實。今天下午,紀委請我過去問了幾個問題。我們司里的賬面上虧空了200多萬。”
  劉兵默默的吃菜,一直不怎么說話,聽到這個消息心里翻起了巨浪。司里面的資金一直是由于處長保管的,但是要用錢,調動,必須要主管的陸副司長簽字。莫非…
  想到這兒,他都不敢想下去了。如果陸司長出了問題,作為秘書他的政治生涯也到頭了。
  陸江點起一顆煙,吸了幾口,“小景,看來你的推測還是有道理啊,有人是想要把我卷進去。不過,手法有點低劣。”
  陸景心中一喜,把筷子放下,抽出紙巾擦擦嘴,眼睛看了一眼劉兵,事關重大,他不希望多出一個人知道。
  劉兵心里有些苦澀,看來這個公子哥還是不信任自己,站起來道:“我去買包煙。”說著,離開了包間。
  陸江有些疑惑的看著陸景,不知道自己這個幼弟暗示劉兵離開是什么意思,劉兵是他到部委后選用的秘書,跟著他快有一年了,絕對信得過。
  陸景撓頭,“哥,不是我信不過劉兵,事關重大,少一個人知道就少一分風險。我知道那虧空的200萬的大致去向。”
  “什么?”陸江微微動容,他本來已經做好了背一個處分的準備,不想從弟弟這兒聽到這么一個令人震驚的消息,“這事不能開玩笑的,小景,你真知道?”
  “哥,你別不信我。紀委找你談話,那他們到底有沒有徹底查過于毅的資料。他們憑什么就認定那200萬和你有關系?劉衛家肯定起了不好的作用。他在這次調查組里擔任了職務吧?”
  陸江擺了擺手,“劉衛家是調查組的副組長。于毅出了問題,我作為分管他的領導,被要求協助調查也是應該的。”
  “哥,于毅有個女兒叫張漓,是他在當知青的時候生下的,前幾天張漓說她要去美國留學,現在去美國留學費用是多少?我懷疑那虧空的200萬就是于毅預留出來給女兒讀書用。”
  “你怎么知道的?”陸江淡淡的問道。
  “張漓是我的英語老師的侄女,我的英語老師和她媽媽是一個村子里出來的,知道這段往事。留學的事是那天我親耳聽到張漓說的,錯不了。”
  陸江默默的抽著煙,沒有再說話。陸江看得心急,但也知道大哥在衡量到底怎么利用這個消息來扳回對他不利的局面。因為不管怎么說,他手底下的干部出了這么大的問題,他首先是脫不了干系。
  現在的局面對大哥肯定是不利的。
  過了好一會,陸江將煙滅了,拿過自己的公文包,笑道:“今晚本來是想給你一個驚喜,沒想到是你先給了我一個驚喜。呵呵,諾,拿著。”
  大哥手上拿著的是一款諾基亞藍色外殼直板手機,陸景接過來笑道:“好東西。”
  相比于后世的經典設計,這款諾基亞9000communicator手機有點類似于一個小型的電視機遙控器上裝了一個天線。這是一款英文機,不知道銷量怎么樣。
  現在還不是日后的互聯網時代,可以知道查詢到銷售的排名。這會兒如果不是手機行業內的人士,是很難知道具體的排行榜數據。
  “占哥兒送的,他的貿易公司最近走了一筆大單,找代理商拿了一批手機犒賞內部員工,給了我幾支。號碼,話費都是辦好的,可以直接用。”
  占哥兒的大名叫占正方,是老頭子一個已經犧牲的老部下的兒子,從小和大哥一起長大,他從美國哈佛大學留學回來后,開了一家對外的貿易公司,身價應該有幾百萬了。陸景見過他幾次。前世里,他的結局很不好,在洶涌的政治風暴中,大哥沒有能保住他。
  “哥,你準備怎么對付劉衛家。”陸景將手機揣進褲兜里,吃了一口咸肉春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