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1996 深秋

陸景腦海中浮起慕潔明麗清艷的容顏,國色天香。一個很聰明的女孩。僅僅是漂亮的女孩子,陸景現在沒有時間、沒有興趣去應付。但是既美麗又聰明的女生,他還是樂意聊幾句。
  智慧讓女人更美麗。
  “什么事情,慕潔?”
  陸景對正幫他拖著行李箱的伊麗莎白做個手勢,依靠在客廳沙發背上,笑著說道。
  穿著一襲水藍色的柔軟長裙,踩著高跟鞋,行走間風姿綽約的杰西卡無奈的笑著搖頭,道:“伊麗莎白,我們倆要他等一會了。”
  慕潔是愛爾蘭華商慕家的珍寶。慕潔在她定居在倫敦的這一年中來拜訪過她幾次。很美麗的一個東方女生,比她還要勝半籌。與伊麗莎白各擅勝場。
  “哦。”伊麗莎白小鹿般純真的清澈眼眸掠過一抹郁悶,將拉桿行李箱放到門口,與杰西卡一起坐到客廳花樽邊的軟凳上,等陸景打完電話。
  伊麗莎白不知道慕潔是誰,但聽陸景的口氣就知道是個女人。這令她心中微微有些不快。歐洲王室里亂七八糟的事情她見得多了。只是,這種事情落到她身上,她還是心里難受呢。她這些三周,心里的情絲正緩緩的繞在陸景身上。
  倒不是因為以陸景如今煊赫的權勢來寵愛她,或者陸景帶給她身-體上至上的愉悅,她才以心相許。而是和陸景呆在一起說說話,確實很舒服,輕松。快樂。放下心中之前的種種偏見,陸景確實是值得她欽佩、愛慕的男人。
  陸景并不知道杰西卡和伊麗莎白心中的想法。聽著電話里慕潔傳來的聲音,“陸哥。你到倫敦來這么久,我都不請你吃飯,我家里人會懷疑我呢。所以,要請你幫忙,讓我在麗都酒店請你吃頓飯啊。嗯,主題是表示感謝。”
  陸景故意的笑著道,“慕潔,懷疑的話,你就告訴他們真相吧!反正。現在事情已經過去了。”
  去年擊敗沃倫財團之后,秋后算賬時,慕潔給他打了個電話。那時候,慕家正陷入困境中。慕潔請他幫忙收購慕家控股的一家愛爾蘭銀行。
  慕潔當然沒有搞“誘惑”他之類的事情。而是先說了一句,“陸少,我心中并不愛哈利-伯納德。”
  這句話讓他心情不錯。哈利-伯納德可是非常喜愛慕潔。那兩人分手的談話他大抵可以腦補得出來。
  慕潔聰明讓他有些贊許,因而給大衛-羅斯柴爾德打了個電話。這才有渣打銀行的收購,慕家度過難關。這一年來,逢年過節。慕潔也會給他打電話問候、祝福幾句。關系清淡。只是稱呼從“陸少”變成“陸哥”。
  “…”慕潔給陸景噎得無語。她真要照陸景的話去說,在慕家的各種優待只怕立即就沒了。外加,她肯定得被家族推出去聯姻。她大學還沒畢業呢。怎么著都還得糊弄家里幾年,等遇到意中人再說。
  陸景哈哈一笑。“不開玩笑了。請客吃飯我現在沒時間。你要是愿意,我安排你去中國的大學念書吧!這樣可以糊弄你家里好幾年。”
  慕潔的想法,她在發給他的私人郵件中說過。這其實也是慕潔的聰明之處。將心中的小算盤告訴他。即便是“利用”。這種小事情,他難道還會和慕潔計較?
  慕潔驚訝的“啊”了一聲。“陸哥,你腦子轉得真快。我要想想。”
  “行。想好了,你再給我電話。”
  陸景掛了電話,笑著搖搖頭,招呼著杰西卡、伊麗莎白一起坐車前往倫敦的希斯羅機場。
  這些天,他身邊的助理墨靜雯、季婉彤、高婉薇、唐雨瑤都去了法蘭克福。丁靈、葉妍,熊玉嬌,聶問白,宋雨綺這段時間都在法蘭克福。
  …
  奔馳車窗外,倫敦的街頭行人們都已經穿上外套。中秋節將近,9中下旬,倫敦已經進入涼爽的秋季。
  車后排,陸景左右手分別摟著杰西卡、伊麗莎白的細腰。杰西卡穿著長裙,伊麗莎白則是穿著白色襯衫和中裙。細膩的觸感傳來,伊麗莎白的腰要細些,標準的蜂腰****。心里倒是有些懷念前些天在別墅里曬太陽,給她們倆涂防曬油涂滿全身的樂事。
  “伊麗莎白,你真不和我去法蘭克福?”
  “不啊。我回一趟荷蘭見我父母。”她只是被剔除出了荷蘭王室的名單,被剝奪了公主稱號,但并非和父母斷絕關系。陸景怎么和她父親達成這樣的協議,她是沒搞明白,也不想去弄明白。
  “好吧,漢語的學習不要中斷啊。我改天聽一下你用中文叫。”
  “景哥,你又欺負我。”伊麗莎白羞澀的依偎在陸景懷中當鴕鳥。她受的是標準的貴族教育,哪里抵得過陸景這樣的調-戲?
  杰西卡倚在陸景肩頭抱著他的手臂咯咯嬌笑,嫵媚無端。
  伊麗莎白有著小鹿一樣清澈的眼神,還帶點防備的感覺,再加上受過良好的禮儀訓練所帶來的端莊儀態,給人一種不可褻瀆的感覺,讓人想呵護尊敬多過于愛慕。可陸景似乎并不受伊麗莎白的氣質影響。這些天幾乎每天都要戲弄伊麗莎白。讓她從精靈般的女神境界跌落凡塵。
  陸景哈哈一笑,溫柔的撫摸著昔日驕傲小公主的秀發,“伊麗莎白,看過《羅馬假日》這部電影嗎?英俊帥氣的記者即便愛上公主,也只能無奈的放棄,祝她以后幸福。我是不會的。我會讓你呆在我身邊。”
  這種一半是“這個池塘已經被包-養”,一半是表達愛意的宣言讓伊麗莎白心中柔情頓生,剛在別墅里的些許不快消弭,抬頭用美眸看著陸景,然后趴在陸景肩頭,湊頭過去在他耳邊嬌羞的說道,“景哥,我愛你。”
  呵氣如蘭,帶著少女情思的嬌柔婉轉,千轉百回。
  陸景將伊麗莎白抱過來坐在他腿上,溫柔的抱緊她纖細窈窕的身子,親昵的撫著她的秀發。
  杰西卡微微有些羨慕。想起陸景前些天給她說的話,她可以回紐約了。
  不過,她打算在倫敦再呆一年。伊麗莎白在帝國理工大學的學業還剩下一年。
  …
  陸景在法蘭克福呆到國慶節之后才和眾女一起返回京城。
  這段時間,和華與美國東部財團簽署“和平協議”,和華財團各企業都是平穩運行。陸景也輕松很多,每周花一天時間去一趟位于中關村的景華大廈中的辦公室上班即可。剩下的事情都交給助理們去處理。
  江嫵現在正式的成為陸景的助理,由季婉彤幫她精心在和華各企業中挑選了十名秘書,輔助她完成陸辦的任務。她接替的任務大半都是原來高婉薇負責。
  由于高家為了躲避懲罰,將資源都集中到高婉薇名下,她現在的重心不得不偏向于處理高家的生意,這讓她很是不滿三伯的做派。
  但作為一個有著家族榮譽感的人,她還是勉為其難的先處理著高家各項事務。
  成為高家的家主真的不是她想要的。她在陸景身邊見識的事情不知道比高家的層次高幾個檔次呢。
  陸景現在的日常基本就是陪妻子婉儀、女兒陸瓊華。在家里練練字。偶爾去幫母親整理父親的日記、遺稿打打下手。也抽空陪陪紅顏、兒女們。
  時間一晃而過。
  這天下午,陸景在書房里照著父親的字帖練完毛筆字,洗過手,開車出門去體育總局的大樓門前接“早退”的婉儀。然后兩人一起去湖東區香河幼兒園接女兒陸瓊華放學。
  “誒,陸景,要不我辭職吧!”聽著車中播放的細膩的情歌,衛婉儀坐在副駕駛座上,扭頭看了陸景一會,嘴角浮起笑意,溫婉的提議道。
  衛婉儀只比陸景小1歲,今年31歲。已經為人-母的婉儀還是略偏向于消瘦,嫻雅而俏麗。昔日的清秀已經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成熟女人的秀美韻味。
  10月底的深秋時節,婉儀穿著橘色的外套和白色的桃心羊毛衫。安全帶從胸口貼過,凸顯的雪-乳堅挺。俏麗的黑色修身長褲,雙腿纖細修長。精致而性感的女人。
  “婉儀,辭職干嘛?”陸景笑笑,緩緩的開著車。快到了。
  “我想再給你生個兒子。就瓊華一個人,我看你太清閑了。”衛婉儀輕笑道。公務員可是不許二胎的。
  陸景就笑起來,“誒,婉儀,這是個好主意啊!不過,你不用辭職,我改天和何叔叔聊一下,咱們國家再不放開二胎,人口紅利在經濟中的效應就要沒了。”
  衛婉儀噗嗤笑出聲,“你啊…”陸景的思路總是很獨特。就是生個孩子啊,哪里要上升到國家戰略高度。
  夫妻倆說笑著到了香河幼兒園。陸景將車停在路邊,離放學還有一會。陸景和衛婉儀依偎在一起說著話。這時,車里的電臺播著一則評論消息:
  2010年10月28日-30日,東盟峰會在越南河內召開。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在報紙上發聲,呼應美國的亞太再平衡戰略。
  陸景冷冷的哼了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