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995 稀里糊涂

“喔…”p“嘩嘩……”p體育館內的聲浪震天,山呼海嘯般的歡呼聲,仿佛爆發了十級地震一般。p一場橄欖球比賽激戰正酣。興奮的觀眾們都在明星選手的表現喝彩。作為美國最受歡迎的運動,美式橄欖球擁躉眾多,遠超足球。今天現場至少有3萬名觀眾。
  離比賽結束還有3分鐘。但勝負已分。
  一身淺色休閑裝的馬文-克朗和喬納森-伍德兩人一前一后的從體育場中的座席上離開順著甬道退場。膀大腰圓帶著墨鏡的保鏢們立即跟上護衛。
  走過球場的甬道,大廳中陸陸續續的也有觀眾提前離開。
  馬文-克朗和喬納森-伍德說笑著剛才的比賽,走出體育場,在距離體育館不遠的一家高檔餐廳中要了一間包廂。
  8月份底炙熱的陽光落在窗外的公路上。幾輛汽車偶爾駛過。
  隨意的在包廂中落座,馬文-克朗笑著道:“喬納森,你還沒打算結婚嗎?”
  喬納森-伍德是個白胖子,坐得棕色的沙發凹陷下去,感嘆道:“馬文,結婚有什么好?有的女人,沒結婚時看起來很美好,等結婚后就發現完全不是那么回事。我已經有過一次失敗的婚姻了,不想再嘗第二次。”
  馬文-克朗就搖搖頭,不知道該怎么勸說比他歲數要小的喬納森-伍德。克朗家族和伍德家族原本就是芝加哥財團的三大家族。現在合作密切。
  喬納森-伍德轉移了話題,“我過兩天去一趟拉斯維加斯玩玩。我最近在石油期貨上大賺了一筆。馬文,你有沒有興趣一起去。哈哈,醇酒、美人、賭場、沙漠。想想就令人覺得興奮。”
  馬文-克朗就笑,“我就算了。人老了,可經不起美女的折騰。哦,我最近要去一趟紐約見陸先生。我打算并購西納金融公司(CNA),涉足保險業務。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拜訪一下陸先生。他最近在紐約。”
  喬納森-伍德愣了下。有些意動,又有些猶豫。
  馬文-克朗自是知道怎么回事:喬納森-伍德是杰西卡的前夫,雖說兩人已經離婚六年。但喬納森心底恐怕還是在擔心這件事會不會造成影響,說:“喬納森,杰西卡恨你,不代表陸先生會對你有意見。陸先生氣度恢弘。肯定不會因為這些事情來責罰你。”
  喬納森-伍德是他重要的盟友。只要喬納森取得陸先生的認可,繼承伍德家族的資產將不費吹灰之力。這樣,將會現成3:1:2:4的格局。他在芝加哥財團的地位將穩固如山。
  芝加哥財團的利益分配中,克朗家族占3成,伍德家族占1成。和華暗中占有2成,其余投資者占有4成。
  見不見陸景始終是個無法逃避的問題,喬納森-伍德仰頭靠在沙發上思考了足有十幾分鐘,道:“馬文,你確定陸先生不會厭惡我?”
  “確定。當然,我聽說陸先生非常寵愛杰西卡。僅僅是在倫敦就花費數億美元為她購置豪宅。你現在千萬不要再去惡心杰西卡。”
  喬納森-伍德拍拍頭,“馬文,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都不知道多久沒和杰西卡聯系過。我明天跟你一起去見見陸先生。”
  …
  …
  陸景在紐約見過丹尼-希爾、特普朗等人后,又和來訪的馬文-克朗、喬納森-伍德見了一面。對芝加哥財團要收購西納金融公司(CNA)表示支持。
  到此。他應丹尼-希爾來美國的邀請要處理的事情已經處理完。而董冰、董晚瑤、墨知秋、云玉致先后從哈佛大學畢業,他在紐約也沒有什么人需要探訪,28日下午從美國紐約坐飛機前往倫敦見杰西卡。隨后,他將前往德國法蘭克福度假。風白露、董晚瑤、墨知秋都在法蘭克福。
  夜色中,倫敦城燈火輝煌。小雨點點滴滴的落在肯辛頓宮花園街兩側的梧桐樹上。
  18-19號的豪華別墅中,陸景神色淡淡的品著紅酒。客廳正中對面的沙發上坐著略顯局促的布魯斯-富林明。杰西卡和伊麗莎白去了別墅的家庭影院看電影。將空間留給陸景二人談話。
  吊頂上柔和、華麗的水晶燈在雨夜中散發著溫馨的光芒。卻和客廳中的氣氛格格不入。
  布魯斯-富林明心中惴惴不安。好友丹尼爾-沃倫失蹤,看樣子是打算隱姓埋名過一輩子。棕櫚灘的肯尼-波特對陸景極盡吹捧。雷納德-洛克菲勒與陸景合作甘居下游。馬文-克朗趁勢崛起,擴張迅速。麥考密特家族一敗涂地。高爾德財團臣服。而安迪-摩根,處在下風,蟄伏靜待機會。
  這樣的一副局面。他面對陸景時,怎么可能不感到壓力?他曾經對陸景破口大罵來著。唯一讓他心安的就是女兒杰西卡是陸景的女人。這大概是他還能坐在這里的原因。
  陸景神游了十幾分鐘,就打算結束這次會面,放下手中的高腳玻璃杯。問道:“布魯斯,丹尼爾汽車公司昨天上市了,你的股票收益還滿意嗎?”
  他曾經看著杰西卡的份上,介紹布魯斯-富林明買了部分丹尼爾汽車公司的股票。
  “滿意。非常滿意。”布魯斯-富林明滿臉堆著這說道。有著他自己都沒有察覺的謅媚。
  陸景微笑著點點頭。
  布魯斯-富林明會意的站起來,拿起禮帽,外套。“陸先生,那我就不打擾你了。晚安!”
  “晚安。”
  陸景吩咐管家送老富林明出別墅,轉身走過富麗堂皇的客廳向別墅里的家庭影院走去。
  影院的門口,兩名漂亮的侍女穿著暗紅色的制服套裙侍立著。她們在此等候,給影院提供服務。
  “陸先生!”兩人微微躬身行禮。兩人華人侍女都是身姿高挑,約有170cm以上,顯得修長婀娜,身段曼妙,該凸的凸,該翹的翹。盤著漂亮的發髻,亭亭玉立。職員制服包裹的嚴實,自是不會走光,只會給予人賞心悅目的視覺享受。
  兩人按陸景嚴苛的美女評分標準都是80分以上的美女。陸景笑著點點頭,取了一只3D眼鏡走進影院中。心想:僅此一項,現在倒是顯現出他身邊的富貴之氣。
  漆黑的影院中,杰西卡和伊麗莎白在一起帶著3D眼鏡在看好萊塢大片《阿凡達》。
  如夢如幻的山景畫面,沖擊人心的3D視覺。《阿凡達》除了故事爛了一點,確實可以稱得上一部劃時代的大片。
  陸景進來,漆黑的電影院中透過一抹光亮。電影熒屏上戰斗正激烈,環繞式的立體音響營造出極佳的聽覺效果。宛若就在耳邊。
  陸景踩在柔軟的地毯上,走到正中的長排沙發邊。
  “和我爸談完了啊?”杰西卡沒有摘下3D眼鏡,仰頭笑著問道。她穿著鵝黃色的寬松T恤。陸景居高臨下,她胸口兩團豐碩挺拔的玉-乳一覽無余。
  “嗯。簡單的聊了幾句。”陸景心里頓時有些躁動,低頭吻著杰西卡柔軟的紅唇。
  美若精靈的伊麗莎白今晚穿著白色的襯衣,波點小花的黃色中裙,氣質清純,帶著美麗的學院風格。臉蛋上淺淺的紅暈增添她作為女人的嫵媚。陸景吻杰西卡,她怎么可能當沒看到。
  片刻后,杰西卡給陸景讓開位置,陸景坐到兩人中間,伸手摟著伊麗莎白的蜂腰。
  “喂…”伊麗莎白給陸景鬧了一個大紅臉,手足無措,嬌弱的抗議。其實,她也沒想真的抗議。只是她和陸景還有些生疏,不大好意思給陸景抱著。
  4月份的時候,陸景來倫敦參加查爾斯王子的婚禮,她和杰西卡也參加了。回來在這間別墅中,三人喝了點酒,酒后微醺中就發生了關系。她的第一次丟的稀里糊涂。唯有見血的床單見證。
  后來,陸景一封信就讓荷蘭王室解除了她荷蘭公主的身份。她現在只能算是個普通的荷蘭公民。當然,陸景提供給她的生活比王室還要奢華。而且少了條條框框的約束,也不再有令她討厭的聚光燈和各種作秀的行程活動。她倒是滿意目前的狀態。
  陸景來倫敦快2周,她本來在倫敦的帝國理工學院商學院就讀,給他打電話約過來,該做的事情自然是又做了幾遍,她也品味到作為女人的樂趣。只是還沒有和陸景真正深入的談一次,有些隔閡。
  “還叫‘喂’啊,昨天晚上那會兒怎么叫我的?”陸景在她俏麗的臉蛋上溫柔的吻了一口,笑著道。欺負下這個原本很傲氣的小公主感覺挺不錯的,就是有種做惡霸的錯覺。其實,他倒是能體會到她被剝奪公主的稱號后內心的不安。
  但是,那天晚上的事情發生后,他不可能一點責任都不負。伊麗莎白的事情,回頭荷蘭王室那邊肯定查得出來。現在沒古代那么嚴,但是事關荷蘭王室的名譽,他還是要盡早處理為上策。讓伊麗莎白脫離荷蘭王室,也是委婉的托杰西卡問過她對于未來的規劃后才執行的。
  “景哥…”伊麗莎白紅著臉,用不大標準的中文小聲道。
  陸景嘿嘿一笑,抱著伊麗莎白,安慰的捏捏她裙下修長圓潤的白-腿,“相信我,你會好好的過完這一生。”
  伊麗莎白點點頭,依偎在陸景懷中。
  …
  …
  陸景在倫敦足足停留了三個星期。享受著杰西卡、伊麗莎白的溫柔。這天,他正要離開倫敦,前往法蘭克福時,突然接到慕潔的電話,“陸哥,我有件事情要請你幫忙。”xh:.74.240.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