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1993 這個人

美國的政治中心是華盛頓,號稱華府。而經濟最活躍的城市自然是紐約。p美國的政治中心為什么不設在紐約,自然是因為美國立國時南北兩派斗爭妥協的產物。華盛頓的地理位置正好就會是位于南北之間。
  白云漂浮在蔚藍色的天空中,哈得孫河上波光粼粼,白帆點點。在午后時分帶著一股幽雅的靜謐感。仿佛說話的聲音會飄散在天空中。
  當陸景帶著墨靜雯和葉靜雨踏上美國東部財團最具影響力的人物丹尼-希爾的豪華游艇時,哈得孫河左側曼哈頓公園大道的豪華公寓中,安迪-摩根在落地窗前神情有些落寞的抽著雪茄,看著窗外美麗的河景。
  管家韋斯特畢恭畢敬的上前給安迪-摩根添了紅酒,再退開幾步。
  安迪-摩根緩緩的問道:“韋斯特,陸景來了紐約?”
  韋斯特心里也是嘆口氣,美國東部財團也主張和陸景和解,再加上前不久傳來的消息,高爾德財團已經和陸景“化解”仇恨。安迪-摩根在環顧間身邊竟然沒有盟友了,輕聲答道:“是的,安迪。是丹尼-希爾先生親自邀請他來紐約面談。”
  安迪-摩根沉默了一會,咨詢道:“韋斯特,你覺得他們會談得怎么樣?”
  韋斯特有點不忍心說出心中的答案,但想了想,還是開口說道:“陸先生和丹尼-希爾先生兩人肯定是虛與委蛇。但在近期應當會處在和平中。”
  財團之間的斗爭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見成效。看看,陸景即便在收購沃倫財團中讓安迪-摩根巨虧約500億美元,安迪-摩根都沒有倒下。要知道即便是世界級的企業虧損達到200億美元左右就會傷筋動骨、無以為繼。
  美國東部財團為首的金融資本力量只是暫時的與和華財團達成和平協議,但如果有機會紐約會那些人肯定不介意暗中對付和華。但這有個前提,就是得等到合適的機會。而等待的時間就是兩家財團和平的時間。
  兩者的爭斗,長遠一點來看,可以說是和華財團這個世界級財團中的佼佼者與超級財團美國東部財團之間的較量。再往深一點說,是中國和美國在資本領域的較量。
  和華財團如果無法像美國東部財團那樣取得政府的支持,最終還是會在這場較量中落敗。但從目前的情況來看,和華財團的實力是相當強悍的。
  安迪-摩根不甘的道:“康恩里-伯納德肯定會在不久的將來對付和華!我倒要看看他們怎么和平相處?”回首四顧。他卻是突然發現圍繞在他身邊的朋友都離他而去。這讓他對陸景如何甘心?當年第一次在紐約第五大道朗豪坊酒店和陸景見面時的朋友:杰西卡-富林明、雷納德-洛克菲勒、馬文-克朗等,現在無一不是離開他。
  韋斯特建議道:“安迪,你有沒有考慮讓肯尼-波特居中說和,與陸先生緩和關系。”畢竟。現在摩根家族的實力有些損失。通用汽車是摩根家族與杜邦財團共同控制的超級企業,說破產就破產了。頹勢已經出現。而敵人和華財團太過于強大。但陸景和安迪之間的恩怨并非不能化解。
  安迪-摩根擺擺手,斬釘截鐵的道:“韋斯特,我不會和陸景和解。他這個人不行!”
  韋斯特點點頭,不再提這個話。看向窗外的都市風景。心里悠悠的嘆口氣。
  …
  …
  下午時分,紐約曼哈頓的哈得孫河上,陸景、墨靜雯、葉靜雨在豪華游艇的艙內和丹尼-希爾、尼爾森相對而坐,仿若主題餐廳的主艙內空間寬敞,裝飾奢華。
  陸景打量著眼前慈祥得如同退休的鄰家老爺爺的老頭,六十多歲,氣質內斂。仿佛無欲無求。眼中充滿著睿智的光芒。這種人都很難纏。笑了笑,微微品著手中酒杯的紅酒。想必丹尼-希爾也在琢磨著他的一些事情,評估他的性格。
  丹尼-希爾笑呵呵的道:“陸先生,華爾街的資本對和華財團是持開發態度。我聽說和華銀行削減了在北美的業務。這大可不必!********,高盛,微軟,高通,摩根士丹利,花旗,匯豐在中國都有投資的。我是歡迎和華銀行來北美市場發展。”
  一旁的尼爾森插了一句,“北美市場是全球所有企業都要爭奪的高端市場。和華銀行沒有北美市場份額,難稱全球性的銀行啊!”
  尼爾森是紐約會中影響力排位第二的人物,高于和陸景有間隙的康恩里-伯納德。
  陸景笑了笑。“尼爾森先生,電信巨頭華為沒有北美市場,還不一樣是全球性的公司。”
  美國人的尿性誰不知道?西方世界對中國充滿了偏見,經常會對中國的產品。中國人搞審查,以美國為甚。
  尼爾森給陸景搶白了一句,尷尬的笑了笑。
  丹尼-希爾雙手交叉的放在小腹前,笑著回緩,“陸先生,我們雖然能夠影響到華盛頓的一些決策。但是對國會的一些議員的想法卻無能為力。你知道,思想、認識這是最難以改變的東西。美國社會的認識是這樣的。華為退出北美市場,我只能說很遺憾。但景華手機還在北美銷售的。”
  這番話說的綿里藏針,陸景不置可否的點點頭,他自然不會相信這種流入表面的解釋和理由。當然,他今天是來和美國東部財團達成和解協議,不必沒有把事情論個明白。
  陸景道:“希爾先生,謝謝你的好意。我對東部財團不和摩根家族站在一起的態度非常贊賞。希望我們能在未來有合作的機會。”
  丹尼-希爾就笑,“不用未來,眼下就有一個機會。葉小姐,聽說你打算將出售給谷歌?放心,我保證美國國會的那些議員不會對彩虹基金的投資持有偏見。”
  葉靜雨在商業場合相當的沉穩,說道:“哦?希爾先生,你有什么新的提議嗎?”
  丹尼-希爾和善的道:“我覺的一間視頻分享網站無關國家安全這樣的話題。彩虹基金可以繼續控制。”
  葉靜雨反應很快,笑著說道:“行啊,那我就賣40%的股份給谷歌。”
  丹尼-希爾點點頭,這是他的“善意”。當然。他更看中的是彩虹基金手中另外一家企業:。他的智囊團已經做出評價這家社交網站將會成為互聯網巨頭。
  美國社會以及全球的網絡的話語權當然不能給中國公司控制。
  陸景略一沉吟,有些明白丹尼-希爾的意圖,他不會無緣無故的提起互聯網企業,說:“公司在上市前還想再做幾輪融資。我想希爾先生應該會有興趣參與!”
  丹尼-希爾微微一笑,舉起酒杯,“陸先生,為我們的友誼干杯!”
  陸景笑著舉起酒杯。
  友誼?他很早就不信這東西了。美國人見利忘義是出了名的。
  …
  …
  賓主盡歡,下午四點許。陸景、墨靜雯、葉靜雨離開游艇。
  丹尼-希爾和尼爾森等人將陸景一行送下游艇,回來時邊走邊聊。丹尼-希爾笑著道:“尼爾森,覺得陸景這個人怎么樣?”
  尼爾森給陸景搶白了一句,心里有些不悅,到他這個位置,敢于當面嘲諷他的人還真不多,淡淡的笑了笑,說道:“很有銳氣的年輕人。”
  丹尼-希爾哈哈笑起來。“年輕人”三個字道盡尼爾森心底的看法。從美國東部財團的角度來說,和華財團想要挑戰他們這家超級財團還差了些實力。
  當然,看問題不能這么看。美國東部財團以紐約會13人為核心組建的財團。這可比那幫猶太人的共濟會強大得多。但是。這種組成模式對外要看人心齊不齊。利益為先。很多時候都要靠游說才能統一意見。而和華財團陸景一言而決,這就是區別。還是要重視這個青年的影響力。
  丹尼-希爾、尼爾森兩人笑著走進游艇富麗堂皇的船艙中。正中的客廳中坐著一個五十多歲的金發胖子。赫然便是康恩里-伯納德。他剛到沒多久。來的時候,陸景和丹尼-希爾等人的“友好”會談還沒結束。
  丹尼-希爾、尼爾森分別微笑著和和康恩里-伯納德握手。
  丹尼-希爾結果侍女遞來的清水喝了一口,笑著道:“康恩里,你這是沉不住氣啊。放心,我們只是暫時與和華和解而已。”
  康恩里-伯納德嘿然一笑,“丹尼,我當然信得過你們。就怕和平的時間太長,和華財團又壯大了幾分。最近和華與洛克菲勒合作在南非攫取了一個國家的政權。”
  “撮爾小國。非洲是不毛之地。”尼爾森沒有將這個消息放在心上,道:“康恩里。現在歐洲爆發歐債危機,我們需要緩緩。美國在金融危機中失血太嚴重了。”
  康恩里-伯納德無可奈何的聳聳肩,現在美國的經濟情況他當然非常清楚。
  別看高盛和摩根士丹利以及華爾街日報等媒體天天鼓吹美國經濟復蘇,回暖。XX指數,XX指標昭示著積極的經濟信號,但那都是忽悠全球資本來美國當接盤俠的。美國的經濟依舊非常糟糕。仔細的看看美聯儲的貨幣政策就知道:還在量化寬松的放水。
  丹尼-希爾以補充的方式解釋道:“康恩里,我們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從全球經濟中吸血來恢復。要是能‘騙’到中國來給美國輸血就最好了。”
  美國吸血的最佳的選擇是歐洲。但是現在歐洲同樣出現了經濟問題,貨幣超發。那么,美國剩下的選項就不多了:中東、中國、日本。首先要看中國上不上當。不上當。香港那邊的街頭運動就要鬧起來。迫使資本向美國流動。
  而日本,需要拿出一些好處給他們。日本當然最希望是美國通過同意他們修改和平憲法,突破成為正常的國家。這是一張后手牌,現在沒必要大。
  至于中東那邊倒是一個軟柿子。CIA已經有計劃在中東制造事端,讓位于中東的資本流向美國(阿拉伯之春在2010年底開始)。從而達到讓美國“吸血”的目的。
  “騙”這個字,針對的是和華財團,具體點說是針對陸景。要讓陸景相信美國又誠意讓他們來投資。從而讓和華財團帶動中資來美國接盤。當然,能不能騙到是另外一回事。康恩里-伯納德心知肚明,道:“摩根家族就這么放棄了?”
  “別但心,摩根家族還是有些底蘊。一時半會不會出問題。而且這是美國,不是英國,一旦和華財團要收購摩根家族的核心資產,我們會說動國會禁止交易。”
  康恩里-伯納德提醒道:“但是,丹尼,你要注意到:芝加哥財團最近復蘇的非常厲害,克朗家族正在反向滲透摩根家族和洛克菲勒家族。馬文-克朗是陸景的崇拜者。”
  位于芝加哥的芝加哥財團一直不被華爾街待見,曾經被華爾街的資本聯手打壓。其旗下的旗艦企業大多數都被摩根家族、洛克菲勒家族滲透。現在,克朗家族得到和華財團的資金支持,自然正在努力回購股份。
  哈里斯銀行就并購了摩根家族的一些資產。
  芝加哥財團被華爾街打壓的原因,是因為芝加哥這座城市的潛力。芝加哥位于美國五大湖區域,是美國的精華地區。芝加哥期貨交易所是全球最大的期貨交易市場。
  試想,這樣的情況下,以紐約為根本的美國東部財團如何會不打壓芝加哥財團。
  簡單的理解,就是兩個經濟核心城市之間的競爭。而芝加哥財團在上世紀70年代的輝煌之后,就給華爾街弄得跪了。
  丹尼-希爾輕嘆口氣,“康恩里,我知道。如果是中資資本,我們當然可以阻止,公開打壓。國內有‘**********’這樣的氛圍。但是,馬文-克朗要擴張的話,國會很多議員未必會附和我們的觀點。克朗家族是美國的公民、納稅人。我們有些手段不好用。”
  康恩里-伯納德輕輕的嘆了口氣。
  高盛知道招聘中國-的官-二-代開拓中國市場。和華財團同樣知道招募代言人。中國和美國的經濟貿易總額非常大。早就形成一個“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局面。這確實有點讓人無語的。至于,安迪-摩根,就讓他先撐著吧。
  …
  …
  加長的林肯在夕陽中緩緩的行駛在紐約的大街上,往曼哈頓下城的麗都酒店而去。
  “陸景,干嘛要答應將的股份給一些給東部財團啊?搞得我心疼。的股份很值錢的。”葉靜雨故意捂著胸口說道。
  陸景笑著道:“靜雨,飯要一口口的吃啊。我們現在還不能和東部財團硬碰硬的正面剛。”
  墨靜雯道:“那我們是先找機會把安迪-摩根解決嗎?”xh:.234.4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