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1991 戲劇性的變化

陸景并沒有等在安曼參加阿卜杜拉四世:薩利-阿卜杜拉的登基典禮,而是在安曼當地時間6月25日上午乘坐飛機飛回京城。》。》他需要避嫌。
  薩利-阿卜杜拉于6月28日就任約旦新國王。因為政變登基,略顯倉促。但有軍隊的支持,一些禮儀上的小問題就不是問題。隨即,阿卜杜拉四世履行對陸景的承諾:說服沙特國家石油公司和科威特國家石油公司執行與第四石油集團的合同。
  這時,時間已經是7月6日。
  小暑時節。酷熱的陽光照射在燕子湖上,知了啼叫不休。暑假時分,定海四中門前的湖東路梧桐樹蔭下顯得很寂靜。偶爾有補習的學生騎車飆過。
  陸景和李菲菲一起約了王燦在四中附近的藍錦酒店吃飯。
  奢華的包廂中,三人一邊吃飯一邊說著初中時的趣事。王燦感嘆道:“我靠啊。菲菲,說出去誰信啊,你和陸景的兒子都快2歲。”
  前些天才從珀斯回國的李菲菲依舊美麗得如同高貴的天鵝。173m的身高,高挑而豐盈。一襲薄紗淺藍色長裙勾勒著她嫵媚靚麗的身姿曲線,****豐挺,玉腿修長,藍色的高跟水晶涼鞋,有著宛如大片中女郎的美麗。氣質優雅靜謐,透著一股怡人的發自內心的寧靜,32歲成熟的美人沉淀在歲月中的韻味。
  李菲菲吃著牛肉片,微笑著道:“王燦,說好了,不笑我的。”
  王燦道:“菲菲,我這是感慨啊!”初中、高中那幫同學、校友要是知道校花李菲菲和陸景的兒子都兩歲,八成都想把陸景大卸八塊,太讓人嫉妒了。
  陸景笑著搖頭,在桌子下面握著李菲菲的手,十指相扣。
  王燦沒有取笑李菲菲的意思,轉移話題。說道:“陸景,最近京城的風向變了,你知道吧?”
  陸景笑著點頭,“總得讓人秋后算賬吧?”
  王燦哈哈大笑。豎起個大拇指,“你牛逼!哦,倪昭君托到我這里,謝海逸和謝海璐想在匯海大酒店請你吃飯。”
  陸景笑了笑,“等幾天吧!”
  …
  兩周后。陸景讓白唯給倪昭君回了個話,約了周四晚上在匯海大酒店副樓12樓1號包廂中吃飯。
  夜幕淡淡的籠罩在現代氣息十足的大樓上,從12樓的包廂可以看到窗外,華燈初上。
  謝海璐、謝海逸姐弟倆有些拘束的和陸景握手。謝海璐嫁給了楊家的楊修誠,對最近發生的一些事情很清楚。誰有能想到陸景的反擊如此干脆利落呢?竟然能影響到沙特和科威特兩個國家的石油決策。
  吃飯時,陸景和謝海璐、謝海逸隨意的聊著京城里的一些趣事。
  倪昭君蓄起長發,穿著卡其色的絲質中裙,身姿窈窕,中裙下露出的雪白長腿很耀眼。混血兒的精致臉蛋上靈動的美眸不時的眨著,巡梭在陸景和謝海璐。、謝海逸的臉上。她在揣摩著陸景說話的用意:大概吃這一頓飯就是代表著陸家的反擊結束吧。
  半個小時后。陸景和謝海璐、謝海逸喝一杯白酒,“今天,就到這兒吧!昭君留一下,我和你說點事。”
  “哦,好的。”謝海璐起身抓起包包,和謝海逸一起離開
  倪昭君從謝海璐姐弟到包廂門口,笑孜孜的走回來,坐到陸景對面的沙發上。1號包廂中,除了餐桌還有休息用的沙發、茶幾。
  倪昭君坐的筆直。粉背秀挺,倩影極是美麗。吊頂上圓形的水晶燈灑落在她臉上。熠熠生輝。精神振奮的道:“陸少,謝謝啊!”能調停這件事讓她在京城的地位更加鞏固。
  陸景靠在沙發上,好笑的道,“昭君。你讓我說你什么好啊?這種事情,你都敢攙和,簡直是不知死活。詩凝和謝海逸算是表親,都沒在我面前說一句話。”
  “啊…”倪昭君臉上的笑容頓時消失,輕輕的掩住嘴唇。煙詩凝是陸景身邊的保安負責人,而且還是陸景的情人。她都不敢在陸景提這件事啊。自己說來和,這算什么?怪不得陸景兩周后才給自己答案。
  陸景擺擺手,“好了,這件事算過去了。下次這種事你別再摻和。呃,你是不是沒和白唯或者秦成文說起過這事?”
  倪昭君難堪的像做錯事給人抓住的女孩,低著頭,腦袋點一下。她性子其實很傲的。坐穩京城第一美女的位置后,和白唯的來往就少了。她可不樂意天天恭維人。至于秦哥?秦哥是勸她“依附”陸景。帶她來京城的那份情愫在這些時間的疏遠中,慢慢的飄散。感情,總是會有這樣、那樣的不如意。
  陸景就笑著搖頭,“你啊…,驕傲自滿了啊!”
  倪昭君燥的慌,俏臉緋紅,低著頭說道:“陸少,那我以后遇到這事,我先問下你。”
  陸景不置可否的笑了笑,站起身來,指了指倪昭君的裙擺,“昭君,你走光了。”
  倪昭君扭頭一看,她剛才太興奮,坐在沙發上坐得太急,側面的裙擺給壓著,大腿根部的白色三角內-褲的邊緣都給露出來一點。頓時羞的滿臉通紅。
  這時,陸景已經走出了包廂。
  …
  京城,某處。
  兩個中年男人在夜色中喝酒。
  其中一人緩緩的道:“別看和華財團現在得意。一家公司有這么大的能量誰不忌憚?這就像打太極拳,打出的力量越大,反饋回來力量就越大。到時候他陸景能擋得住?”
  另一人笑了笑,拿起酒杯。
  …
  7月份下旬,紐約受矚目的資本大事是創立數年的丹尼爾汽車公司在納斯達克上市。
  作為全球有數的電動汽車公司,位于硅谷的丹尼爾汽車公司在發布第一季度季報后,之前批評丹尼爾汽車公司依靠美國政府5億美元貸款的置疑聲嗓門就小很多。
  而后,隨著彩虹基金宣布投資丹尼爾汽車公司以及********對外發布消息作為丹尼爾汽車公司股票承銷商,華爾街資本的風向為之一轉。《華爾街日報》刊載評論文章聲稱丹尼爾汽車公司前景看好,有希望擊敗來自中國的電動汽車巨頭昆云汽車公司。雖然,昆云汽車至今還在丹尼爾汽車公司持有30%的股份。
  2010年8月4日,紐約時間上午10點,丹尼爾汽車公司成功在納斯達克交易所掛牌。
  慶祝的人群中。一身紅白色禮服的唐雨瑤笑著鼓掌。功成身退,她可以回國回到陸景身邊了。
  唐雨瑤這樣清艷、華麗的大美人,到那里都頗為惹人注目。媒體紛紛拍照留念并在第二天登上各大新聞報紙、網站的頭條。
  丹尼爾汽車公司的ceo是美國汽車行業的一名資深職業經理人,有過很輝煌的履歷。在去年接任丹尼爾-沃倫。頗受董事會信任。但丹尼爾汽車公司內部的高管都知道,擁有至高權力的是這個來自東方的女人。
  …
  紐約,曼哈頓公園大道431號公寓大樓頂層的豪華公寓中。
  安迪-摩根臉色不悅的看著代表********出席丹尼爾汽車公司上市儀式的比爾-查爾斯。
  比爾-查爾斯是********的副主席。
  安迪-摩根按了鈴,找來管家韋斯特,“韋斯特。你去一趟********的總部,問問弗蘭克-皮特曼的想法?”
  在********宣布將承銷丹尼爾汽車公司的股票,他就非常的憤怒。弗蘭克-皮特曼非但拒了他的建議,還派高管出席丹尼爾汽車公司上市儀式。這是在打他的臉。
  …
  下午時分,********在華爾街的總部中,美國近年來最杰出的銀行家弗蘭克-皮特曼在他的辦公室中迎來了一位不速之客。
  “沒事,安妮,將下一個會見推遲一會。”弗蘭克-皮特曼吩咐著自己的秘書,然后邀請招待韋斯特坐下,“請坐。韋斯特管家,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嗎?”
  即便他日理萬機,非常繁忙,但韋斯特來見他,他還是得抽出時間來。
  韋斯特并沒有坐下,而是站在辦公室中,和坐在辦公桌后的弗蘭克-皮特曼說話,“皮特曼先生,摩根先生讓我來問問你的想法?”
  弗蘭克-皮特曼坐在辦公桌后見他的態度相當不友好。
  “什么想法?”弗蘭克-皮特曼嘴角浮起一抹譏諷的笑意。
  韋斯特道:“丹尼爾汽車公司是和華財團旗下的產業。他們掌握著丹尼爾汽車公司股權,控制著其董事會。而你之前遭受到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的調查便是和華財團推動的。”
  弗蘭克-皮特曼譏笑道:“然后呢?”
  韋斯特心里有些不好的預感。但還是堅持說完他的想法:“摩根先生希望你能拒絕丹尼爾汽車公司上市…”
  弗蘭克-皮特曼強勢的打斷了韋斯特的話,“韋斯特管家,不要把別人都當傻子。我知道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的調查便是和華財團推動的。但是,我在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還是有些關系的。為什么這個調查持續了3個月呢?”
  和華是推動的。但接下來的動作其實是安迪-摩根在背后操控的。希望讓自己反感和華。但是。前不久和華的葉靜雨女士在比爾-查爾斯的引薦下,和他談了一次,說明了真相。
  和華財團確實有削弱安迪-摩根的計劃。具體的執行人就是葉靜雨。他管理的********在一定程度上是會受到摩根家族的影響。但后來和華財團因為其掌舵人陸景心情不佳,停掉了這個計劃。原因是陸景的父親去世了,他悲傷了有幾個月的時間,無心處理公司事務。
  韋斯特無言以對。心中暗自心驚。弗蘭克-皮特曼從哪里知道這些消息的?
  弗蘭克-皮特曼語氣嚴厲的道:“我是********的主席,我對********所有的股東負責。********承銷丹尼爾汽車公司的股票,可以獲利12.1億美元。摩根先生與和華財團的那些恩怨不是我這樣的職業經理人可以加入的。我只對股東的收益負責。
  如果摩根先生對我個人的工作有什么不滿,可以請股東大會罷免我的職位。韋斯特管家,你現在可以走了。”
  韋斯特點點頭,灰溜溜的離開********的總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