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1989 小人物的逆襲(完)

在震驚之后,隨即是一種荒謬絕倫的感覺涌上眾人的心頭。p宋衛強和他們高中同學三年。像張若姍還是他的同班同學。大家對宋衛強可謂知根知底。實話說,宋衛強能考上煙東大學都是屬于高考常揮的那一類人。
  而現在,宋衛強竟然說找到一份月薪2萬的工作,這是情況?
  短暫的安靜之后,眾位同學紛紛難以置信的問道:“小強,多少?”
  “我去。小強,你要沒吹牛的啊,我今天敬你三杯。”
  “靠!小強,我以后跟我你混了。你在非洲那家公司?”
  看著餐桌上的風向改變,高千臉色就變的有些不好看。他剛才還逼問宋衛強來著,口氣很大。現在看來人家根本就不需要他的照顧。這個人丟大了。
  宋衛強也不知道該怎么應付這樣的場面:大家都在恭維他,而高千似乎很不悅。這應該就是網絡小說中的打臉吧。他本來是不想說的。今天是高千請客吃飯,他沒必要去出什么風頭。
  想了想,宋衛強拿著酒杯站起來,說道:“各位同學,我敬大家一杯。我晚上還有點事情,就先走啦。改天,我再請大家吃飯向大家賠罪。”
  宋衛強喝了酒,大步走出餐廳,看著漫天的星月,長吐一口氣。這種應酬實在不是他所擅長,干脆離開算了。
  張若姍追著出來,“誒,小強,我送送你!”
  宋衛強愣了下,點頭道:“好。”
  餐廳內的8名高中同學看著張若姍追著宋衛強離開,面面相覷。這畫風不對勁吧?姍姍大美女竟然對小強高看一眼。
  高千黑著臉,一言不。
  …
  …
  晚間街道上學生眾多。昏黃的路燈和樹枝落在陳舊的水泥道路上。小吃店、書店、小賣部都是生意極好。
  宋衛強和張若姍并肩從學校后門的道路上走進煙大校園。兩人都沒有說話。宋衛強是不知道怎么引導話題。而張若姍是在考慮怎么讓宋衛強幫她參考一下選擇那份工作。
  走了幾步,快到籃球場時,張若姍開口道:“小強,恭喜你啊!找了一份好工作。當然。非洲那邊貌似很危險哦。”
  “是很危險。姍姍,我想:重要的不是我們現在每個畢業生每個月能賺多少錢,而是未來我們能賺多少錢的能力。”
  張若姍就笑起來,眉眼如月。美麗無端,“真沒看出來你會說這么有道理的話。小強,你老實說以前是不是藏拙?我感覺你和學校比有些不同。”
  宋衛強搖搖頭,“沒有。只是我到非洲的這一個月經歷了太多的事情。經歷了,自然就會有變化。”
  張若姍嘴角翹起來。正要說她的工作邀請的事情時,一輛白色的保時捷跑車“喀”的一聲停在宋衛強和張若姍面前。車窗落下,露出一張年輕的帥哥臉。
  帥哥露頭道:“姍姍,這都快要畢業了,你還沒答復我啊?怎么,等著拖到離開學校時拒絕我?”
  張若姍看了看退后半步的宋衛強一眼,心里有點失望,勉強笑著對帥哥道:“謝少,我長得又不漂亮,你何必要我當你女朋友啊?我壓力很大。”
  謝少笑著道:“姍姍。誰說你不漂亮我跟誰急啊?我就喜歡你的胸。又挺又白。”歪歪頭,“上車吧。我今完在臨海酒店有個pa
  ty,缺個女伴。”
  臨海酒店就是煙東市知名的五星級酒店。
  張若姍心里憤怒。任誰給這樣當面點評都會不滿,她又不是坐臺的小姐。這個混蛋!就有一會在體育館打乒乓球自己穿著T恤彎腰撿球給他眼睛占了便宜。她很清楚,這種富少基本就是想玩玩她,圖個新鮮。根本沒有什么未來可言。
  張若姍遲疑著。
  謝少似笑非笑的看著張若姍,眼睛盯著她豐挺的****,“放心,答應你進入我們家的企業就不會食言。月薪1.2萬。姍姍,和我談一場戀愛吧。我很喜歡你。”
  張若姍露出個無奈的表情。還是拒絕道:“謝少,謝謝你的抬愛。可我馬上就要畢業離開煙東了。”
  謝少臉冷下來,“姍姍,我心眼很小的。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
  “謝少。我…”
  “姍姍,你在煙大里打聽打聽,我謝少想玩的女人,最后有上不了的嗎?英語學院的王老師,漂亮吧?都結婚了,我照樣在她家里搞了她幾次。她后面都給我開出來。嘿,法學院的周學姐,夠冷傲吧?學習尖子。還不是給我在酒店里破-處,一年的時間為我打了兩次胎…..”
  張若姍表情“精彩”。這人恬不知恥,反以為榮。但她又十分的害怕謝少的魔爪伸向她。
  可她該如何拒絕?
  想到這兒,張若姍的身-體不自覺的有些抖。謝少自吹的那些惡心的事情中,展露出強大的背景。
  宋衛強走上前,眼睛平靜的看著豪車中囂張的謝少,說:“謝少,是吧?敬酒是怎么樣,罰酒又是怎么樣?”
  謝少翻個白眼,“你他媽誰啊?姍姍的一個備胎。滾一邊去!”
  張若姍對宋衛強能做出來說句話就很感激,強自鎮定的說道:“小強,謝謝。這不關你的事。”
  “沒事,姍姍,我有分寸。”宋衛強擺擺手,只是看著謝少。
  謝少“喲呵”了一聲,打開車門從車上走下來,足有1米85的個頭,穿著T恤衫,寸板頭,帶著金項鏈,身上有著一股濃濃的紈绔氣息。
  謝少用手指戳了戳1米7不到的宋衛強,居高臨下的道:“小子,你想架梁子,也得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
  宋衛強給戳得推了兩步,抬頭說道:“你劃下道兒來吧!”
  “有種。這么說吧。敬酒的吃法,我今天帶姍姍去pa
  ty上喝點酒,一起玩玩,晚上就在酒店那邊住下,我和姍姍在一起好好的研究下人生。姍姍的工作我會搞定。月薪只多不少。
  罰酒的吃法,我等會立即就走。但我明天會找人輪了她。我還會拍點姍姍的藝術照。到時候,姍姍以后就要隨叫隨到。不然,這些照片可是會傳到網上去的。”
  宋衛強點點頭,“就這樣?”
  “哈哈。怕不拍?啊…”謝少忽而出殺豬般的慘叫。宋衛強借著說話的機會,突然暴起難,一記膝裝重重的打在謝少的褲襠上。緊跟著,一拳砸在痛苦的要彎腰的謝少的鼻子上。頓時謝少的臉上就開了一個染色鋪。
  宋衛強單手捏著謝少的脖子,表情還是淡淡的。說:“怕,我怎么不怕…”說一個字,就抓著謝少的頭往保時捷車門上砸一下。
  “嘭嘭嘭”
  “嘭嘭嘭”
  “啊…,小強是吧,勞資要殺了你。瑪德,勞資這車你陪你的起嗎?混蛋啊,啊…”
  謝少的慘叫就像是電視劇中努力扮演反派的富二代,相當入戲。當然這從一個側面說明,小強砸的很用力。
  這邊的動靜很快就讓路過的大學生們現。紛紛駐足圍在遠處觀看。指指點點。
  張若姍還沒反應過來,就看到人高馬大的謝少給宋衛強打得像孫子一樣哭天喊地的放狠話。然并卵。
  “呃。小強,你別這樣,他家里的背景很強大….”張若姍有些擔心的說道。
  謝少給打的頭暈腦脹,給宋衛強提溜在車門邊,色厲內荏的叫道:“聽到沒有,再不住手,今天過后,勞資弄死你…”
  “咔嚓!”
  宋衛強伸手就卸了謝少的下巴,“真是吵。”說著,看著謝少的眼睛。臉色淡淡的模樣,一字字的道:“謝少,我知道你家里很有錢,很有權。那有怎么樣?匹夫一怒。血濺五步。你信不信我現在殺了你?”宋衛強手稍微用力的捏住謝少的喉嚨。
  “啊啊啊啊…”謝少眼睛驚恐的眨了下,呼吸急促。他感覺到了死亡的氣息,宋衛強是玩真的。這么熟練的就將他的下巴給卸了,捏在喉嚨上的那種力量。這不是一般的人能辦得到的。
  宋衛強平靜的道:“記著,姍姍少一根頭,我殺你全家。”說著。拍了拍謝少的臉,將他的下巴接上恢復他的說話能力。
  “啊…”謝少大口的喘著氣,蹲在地上,看著宋衛強。最終沒有丟下一句狠話就坐進車內,開車離開。至于保時捷被砸了這種小事,他是不敢向宋衛強要賠償的。
  威脅人是一門技術活。不是暴怒就可以。相反,宋衛強這樣帶著殺氣的人,平靜的說殺人才是最可怕的。這意味著他心中對殺人的感受和殺個把豬狗沒區別。
  謝少當然可以在今天走脫之后再來報復。但威脅、震懾這種事,玩的是心理戰,是意志力的比拼。謝少這種紈绔子弟的意志力有多堅定是可想而知的事情。
  他不敢和宋衛強賭命!
  …
  …
  隨著車門被砸的變現的豪車消失在校園的夜色中,圍觀的學生們都散去。
  宋衛強拍拍手,淡然自若的對微微張著小口還沒回過神來的張若姍道:“姍姍,搞定了。這個謝少以后不敢再來找你。”
  張若姍輕撫著胸口,難以置信的看著宋衛強,激動的抓著他的手臂問道:“小強,謝謝。謝謝啊。你…你什么時候變得這么厲害了?”
  宋衛強笑了笑。
  非洲雇傭兵戰場上殺人的事情怎么和這樣嬌柔美麗的女孩子說?完全是兩個不同的世界。
  …
  …
  宋衛強一時間在煙東市沒什么事,留在煙大校園中。學校宿舍要到6月份才趕人。
  第二天,張若姍請他在校外的餐館吃了頓飯表示感謝。順便聊了下工作的事情。張若姍打算考研。
  本來是畢業分手的傷感的季節,但宋衛強和張若姍的聯系突然緊密起來。一周會見三四次面。
  下半年的考研的準備工作也不會在5月份就開始。張若姍拜托宋衛強幫她寫畢業留言、給室友們一起合影、幫忙背東西什么的。宋衛強也意識到一些什么。
  6月11日,周五晚上,宋衛強請張若姍在煙東市的豪華餐廳錦江樓的包廂中吃飯。
  “小強,不愧是月薪2萬的人啊,吃得起這么闊氣的餐廳喲。”張若姍一襲白裙,豐盈的乳-峰挺拔,笑著說道。她帶著卡,看得經過一番裝扮修飾,嬌嫩膩白。
  宋衛強還是一身廉價的衣衫,撓撓頭,笑道:“姍姍,我的薪水和獎金都留給我家里了。當然,在這里吃頓飯我還是請得起。”
  張若姍咯咯一笑,輕盈的坐在精美的餐桌邊。
  服務員上了菜,一瓶紅酒。兩人邊吃邊聊。氣氛極好。
  宋衛強道:“姍姍,我打算最近回非洲。”
  “打工啊?”
  “嗯。”
  “什么時候能夠回國?”
  “這哪里知道。”
  張若姍沉默了一下,心中有些傷感,笑著說:“那你回國之后,一定要給我打電話請我吃飯。我這是打土豪。”
  宋衛強不知道怎么回答,笑了笑,說:“一定。”
  晚餐結束。宋衛強讓服務員買單。起身幫張若姍拎著手袋,看著張若姍美麗的容顏。淡淡的香氣撲鼻而來。宋衛強心里一陣心猿意馬,這是他當年在高中暗戀的女孩啊,問道:“姍姍,我可不可以抱一下你?”
  張若姍就笑著白了宋衛強一眼,扶著椅子背,亭亭玉立。
  宋衛強撓撓頭,感覺大囧,但是見張若姍半天沒有動一步,就有些明白過來,走過去,將這個美麗的女孩擁在懷中。柔軟豐滿的乳-房頂在他胸口。讓他一陣口干舌燥。女孩子的香氣縈繞滿懷。雙手處,軟綿綿的觸感。
  宋衛強就感覺腦子一下子當機。就這樣,就這樣將夢寐以求的女孩抱在懷中?完全不敢相信。無法自持。
  張若姍嬌嗔道:“喂,你別亂摸啊,我都起雞皮疙瘩了。”
  宋衛強這才現,不知道什么時候,他雙手抱在張若姍渾圓綿柔的屁-股上。又是一陣口干舌燥。
  宋衛強期期艾艾不知道說什么。
  張若姍扭頭噗嗤一笑。
  這時,手機鈴聲響起。宋衛強依依不舍的放開張若姍,接了電話。“小強,6月14日到約旦都安曼報道。”
  “好!”
  宋衛強應道。有一絲驚喜。要開工了。他的征程又要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