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988 小人物的逆襲(五)

煙東大學的畢業典禮于5月17日上午在校園可容納2千人的新體育館內舉行。p宋衛強穿著廉價的休閑裝、運動鞋從公交車上快步下來,腳步平穩的走在校園中的林蔭大路上。他已經計算好去體育館的時間。不會遲到。
  如果不是他手臂擺動的較小的幅度與常人不同,很難讓人想象他幾天下剛從非洲戰火紛飛的戰場上下來。
  上午時分,風景優美的校園中人來人往。新體育館位于煙東大學的北側,從正校門口的林蔭道中直走十分鐘,再往左轉去體育場的路上走七八分鐘就可以到。
  宋衛強抵達時,同宿舍的胖墩、小虎、阿澤已經等在體育館外,還有相熟的幾個同學。畢業典禮九點半正式開始,現在還在入場的階段。大家都不急。
  一起去交州的聶章也在。今天是煙東大學經濟管理學院國際貿易專業的畢業典禮。
  “小強,這邊!”胖墩等人招手。
  “胖墩,虎子,阿澤…”宋衛強喊道,心里有些激動。曾幾何時,他以為他在戰場上再也回不來。再見到室友、老同學們的感覺真好。
  “小強,你小子變化有點大啊!小肚子都沒了。”胖墩一臉笑容,用力的拍拍看起來結實了不少的宋衛強,“走,就等你了。”
  “還行吧!”宋衛強摸著頭,笑了笑。和大家一一的打招呼,輕捶著肩膀,表達喜悅之情。
  眾人一邊說話一邊往體育館里面走。
  “我日啊,小強,你去一趟非洲還學了新的打招呼方式啊!哈哈。”小虎笑著和宋衛強勾肩搭背的說道。
  隔壁宿舍的一個同班同學好奇的問道:“小強,聽聶章說,你和馮鴻云給騙去南非打工?”
  “是的。我和老馮在南非約翰內斯堡打工。老馮還在那家汽配廠,我換了一個工作。”宋衛強神情有些黯然的說道。
  體育館中人山人海,聲浪撲面而來。一個系的畢業生,總共有500多人。一會頒發畢業證書的校長估計臉都要笑抽筋。
  聶章插話道:“我說呢。合同上都寫著要干滿三年才能回國。怪不得你能回來參加畢業典禮。而老馮沒有回來。”
  宋衛強勉強的笑了下。他從塞拉哥回國之前給老馮打了電話。老馮已經確診感染了艾滋病,也就10年左右的壽命。老馮這輩子都不打算回國,免得這病害了家人、親戚朋友。想在南非隨便找點事情做賺錢寄回國報答父母的養育之恩。
  因為計劃生育,老馮是他家里的獨子。
  造孽啊!
  小強至今都不后悔他一刀捅死那個黑人的事。那個王八蛋!
  …
  …
  新體育館中校歌飄揚。
  經濟管理學院國際貿易專業4個班外加工商管理、市場營銷總計600多人一一依次走向布置好的講臺上。從校長手中領過畢業證書和學位證書,然后與校長合影再離開。
  頒發完證書之后,時間也臨近中午,宋衛強一些同學們一起回臨近宿舍的二食堂吃飯。臨近畢業,要聚的同學基本都聚過。學生黨也沒有錢天天下館子。
  在食堂里。大家一起聊起工作、考研的事情,各自感慨。
  “小虎考研面試成績怎么樣?”
  “毛線,哥復試資格都沒有取得。”
  “小強,你呢,你在非洲混得怎么樣?別過兩年我聽到你娶個黑美人啊!哈哈。”
  “哦,聽說非洲的風景很漂亮,有沒有拍照。”
  “是啊,我都很久沒看到你SIT消息更新了。也不知道傳幾張照片上來。”
  宋衛強平靜的笑道:“在非洲給人打工。有點危險,工資還可以吧。無所謂混的好還是不好吧。”說著,把老式的功能手機調了幾下遞給同學。“這是我在非洲拍的照片。”
  在塞拉哥的時候有移動網絡。但是,他那時候沒有心情更新自己的sit動態。另外,他也不想讓同學知道他在非洲上過戰場。殺過人的人在同學中會被孤立。他喜歡目前這樣的狀態。
  “我看看…”胖墩看了十幾張,叫道:“我靠,小強,你在非洲干什么工作,怎么又是裝甲車,又是步槍啊!”
  “咳咳,重點看草原啊,安利比里昂的風景很漂亮。”宋衛強正想著怎么圓謊時。一個悅耳的聲音傳來,“嗨,小強,真的是你啊!”
  正在說話的六七個男生都看過去。就見一個穿著水藍色連體修身短褲漂亮的女生和三名女生一起,端著餐盤。說話的女生裝扮時尚,短褲下一雙白皙修長的美-腿,靚麗的美女。正是那天送小強離開燕大遇到的他的高中同學張若姍。
  “姍姍,這么巧!”宋衛強驚喜的從座位上站起來,打著招呼。
  張若姍笑吟吟的道:“誒。你別和我客氣,你坐著吃飯啊。我們高中在煙大的同學今天晚上7點在小重-慶聚餐。千哥請客。小強,我算是通知到你了啊,到時候一定要來。”
  “嗯,我一定到。”宋衛強應了下來。
  張若姍走后,一幫同學立即轉移話題,不再問小強在非洲的事情,而是議論張若姍的美麗。有人還拿宋衛強打趣幾句。
  張若姍并不是那種五官精致到極致的美女,但是皮膚很白,一白遮百丑。而且體態略顯豐盈。屬于系花級別的美女。“豐盈”的意思就是說,雖說沒有波-霸那么夸張,但她比大學女生中常見的B杯要大一些。飽滿的酥-胸很能吸引男生們的目光。氣質中帶著美人性感的韻味。
  宋衛強只是笑了笑。他以前看到張若姍,大抵是自慚形愧,現在心中卻沒有這樣的想法。在非洲的煉獄中走一場,還不至于被她的美麗所震攝。
  有張若姍這個插曲,宋衛強也不用專門去遍謊話,大家的注意力轉移到點評同學們的工作上。說到底,小強在同學中并不起眼,屬于小透明。
  臨近晚飯,宋衛強從宿舍出發,到煙大后門的“小重-慶”參加高中同學聚會。
  “小重-慶”是煙東大學周邊比較有名的一家川菜館。價格公道。性價比高。很受學生們的青睞。
  兩層樓高的餐廳,橙色的裝飾風格。臨窗的地方都是落地玻璃窗,可以看到校園后門街道上來來回回的學生。
  宋衛強走進“小重-慶”,就看到一樓臨窗拼起來的方桌處8名高中同學都已經來了。
  “喲。小強,來了。”一名帶著眼鏡的男生宛若帶頭大哥一般招呼著宋衛強落座。
  “千哥,姍姍…”宋衛強笑著和同學打招呼。不管平常關系如何,高中同學一場,又是大學校友。大家內心里還是很親近的。
  千哥的大名叫高千,很會說話,還是校學生會的干部。這些聚會活動基本都是由他來組織。
  高千推了一下眼鏡,拍拍宋衛強的肩膀,“再等一等余品。我們就開飯。小強,我在學生會聽說你和一個同學給交州的一家公司騙到非洲去了,到底怎么回事?說說看。”
  宋衛強喝著茶水,低調的道:“算是勞務派遣吧。當時欠了合同,離職的話要陪8千塊錢,我就去了南非。那邊很危險。但待遇還可以。”
  高千笑笑,“能有多少,加上加班費能有6k就很了不起。小強,你們找工作不能急功近利,要選擇一家好公司。我聽說商學院有個女學霸拿了3個學士學位,找了一份年薪10萬的工作。”
  說笑著,姓余的同學來了,聚會開始。10名同學一起干了一杯說著預祝前程似錦的話之后,話題由高千引領著。兜兜轉轉,又轉到找工作的事情上。
  “姍姍。你的工作怎么樣?”高千扭頭問坐在身邊的靚麗美女張若姍。
  張若姍還是中午那身水藍色的連體修身短褲裝,白生生的俏麗感,輕笑道:“我,有幾個。我還沒確定去哪一家。不行的話就再考一年的研究生吧!”
  高千道:“姍姍,你這個想法可不對啊。現在本科生的薪資2k左右,你讀2年的研究生出來5k起步。但是在社會上混了2年的工作經驗,絕對比研究生找工作要吃香。當然,關鍵要看進入什么行業的公司!”
  “姍姍,千哥這話說得不錯。”一名黃姓的同學附和。看向張若姍雪白的脖子。
  高千就笑,說:“我在大家面前吹個牛啊。我找了一份在黃海3.5k的工作。世界500強的西爾斯公司。我相信2年后,我的工資絕對超過5k。”
  “哇塞!”有幾個同學都驚嘆著,敬佩的恭喜著高千。
  從煙大畢業找到一份3.5k的工作非常了不起,都快是普通大學生2倍的工資了。
  張若姍心里笑了笑,附和著恭喜了高千幾句。她的那幾份邀請月薪都1萬了呢。只是,可能會有些不妥當的陪酒工作。
  高千很有范兒的擺擺手,道:“大家客氣了。都是同學,進了社會就要相互扶持。呃…,小強,你要不要回國到西爾斯面試下?我可以幫你推薦。你在非洲那邊工作也不是個事啊?”
  宋衛強微微有些失神,在安利比里昂的戰爭結束回國后,他還不知道他接下來要做什么工作。但他感覺他應該很難靜下心來坐辦公室。“千哥,謝謝啊!我再考慮下。”
  高千很豪氣的道:“考慮什么啊?小強,你在非洲那邊的工資多少?”
  宋衛強道:“沒多少!”他不好說。
  高千逼問道:“到底多少?放心,都是同學,沒人會笑話你。說出來,大家給你參考參考,看是留在非洲好,還是回國內好。”
  幾名同學附和著。
  宋衛強卻不過,說道:“2萬。”他的傭兵月薪是2500美元。這次回國薪水加獎金一共拿到手3.25萬美元。
  原本鬧哄哄的酒桌上,立即安靜下來。所有人都跌碎了眼球。這怎么回事啊!
  小強竟然能拿2萬的月薪?那不是比那個三個學位的女學霸還猛?
  敢情,這才是真人不露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