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197 自我介紹的方式

這件事雖然起因于楊晚婷和劉有朋的爭執,但是事情到了這個份上,說句很俗的話,就是嚴景銘和陸景的面子之爭。
  絕無退讓的可能。
  小姑父說人都活在膚淺的面子,這句話是很有哲理的。
  爭得就是一口氣。
  嚴景銘笑了笑,轉頭問李經理:“這樣的服務態度不好吧?這讓我們這些住在海岸明珠的住戶很不滿意啊。我建議你開除這個女服務員。當然,工錢要正常結算。”
  楊晚婷的臉色有些發白,但是咬著嘴唇不肯道歉。
  “你一個人還代表不了大家吧?”說著,面帶微笑的環視一圈:“大家愿意被他代表嗎?”
  人群中響起了輕微的笑聲。居住在高檔社區里面的人多少都有些見識,又怎么會不明白劉有朋設的陷阱呢。
  姓劉的壓根就不是好心,只是覬覦女孩的美麗罷了。
  陸景對李經理說道:“我也不為難你,你的老板是誰?這家物業公司上面的總公司叫什么名字?”
  一般而言,很少有物業公司是單獨運營都是與小區的開發商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
  李經理賠笑著道:“這個…”
  嚴景銘嘴角掛著淡淡的笑容,摟著齊靜瑤陸景表演。他倒要陸景打算玩什么花樣。
  李經理想了想說道:“上面的總公司是朗越國際股份有限公司。”職員不清楚上面的總公司是誰,他坐到了經理的位置上自然知道。
  “那倒是巧了。”陸景拿出電話打給衛東陽,“衛哥。有件事請你幫忙。”說了說大致的情況,衛東陽在電話里笑著道:“小事一樁。沒問題。我這就給我二叔打電話。”
  “李經理。你就在這兒等電話。”說完,陸景和占哥兒坐回到椅子上等結果。
  占哥兒笑著道:“意氣之爭。你不是要做手機嗎?你怎么還得罪方老頭的孫女。她那樣子在家里也是得寵得很。要是在家里說你幾句壞話,恐怕就有的你受。”
  郵電|部正是手機企業的主管部門,今年十月的三張手機行業準入證就是由郵電|部頒發。
  陸景斜靠在椅子上吸著果汁說道:“是有點麻煩,這件事需要另外再謀劃一番。”說著,淡然的掃了一眼坐到左側球道邊休息的嚴景銘。
  “你似乎嚴景銘不順眼?”占哥兒有些擔心的問道:“這樣會不會樹敵太多。”
  魏曉華的法拉利被扣了一個月,終于在部|委一位重量級人物斡旋之下,兩個公子哥的斗氣才結束。江南系的新星魏源基本上算是被推到了對立面去。
  另外一位強力對手楊修武更是不消說了,肯定與江哥有一番龍爭虎斗。還有死對頭的劉家。現在陸景的架勢似乎對嚴家也不感冒。算下來前面的路會越來越窄。
  他忍不住要提醒下陸景。
  陸景左手不自覺的握成拳頭,眼光很銳利的向保齡球館的遠端。低聲道:“占哥兒,有些人是注定了的敵人,妥協也沒有用。唯有將他們統統掃除掉才是唯一選擇。”
  涉及到個人或者家族的根本利益之后,妥協是無法解決問題,那只會給敵人成長、喘氣的機會。要以雷霆之速,一擊必殺。
  日后嚴昌舟出面將大哥拉下去,背后必然有劉家的影子,那是劉家已經是豫北派系的重要力量,遠非現在可比。
  而嚴昌舟的動作也有他自己的利益在里面。并非只是簡單的理念分歧。
  嚴老和老頭子是不太對付的。大哥小嚴昌舟五歲,恰好一屆的年紀,如果大哥上去,這五年的差距時間足以搞出很多動作了。就像嚴家之前在老頭子死去后對陸家所做過的那樣。
  有仇不報非君子。
  陸景心里就沒有和嚴景銘妥協的想法。
  等了五分鐘,李經理就接到頂頭上司的電話,微微彎腰點著頭對電話里說道:“是。是。”掛了電話之后,笑瞇瞇的對楊晚婷說道:“小楊。今后好好工作。不要有思想負擔。要是有人再騷擾你,直接來找我。我為做主。”
  “謝謝你,李經理。”楊晚婷應了一句。心里卻不以為然。剛才第一時間你怎么不這么說,非要等到電話才這樣說。
  “不客氣,都是自己人嘛。”李經理笑呵呵的說著,指著下陸景,說道:“你去陪那位客人練練球,后面的事情我來處理。”
  楊晚婷點了點頭,心里有些不愿意去找陸景,但是也知道李經理肯把這事擔下來是陸景的電話起了作用。
  一時間有些躊躇。她對陸景惡劣的印象沒有半點改觀,她不想才被人騷擾了,又要被陸景騷擾。
  李經理笑著去找嚴景銘。到他們四個人在悠閑的說著話,心里有些感嘆。他和嚴景銘沒有太深的瓜葛,但是嚴公子是屬于他需要巴結的對象。好不容易搭上的線現在要毀了。如果他不過來按照上司的話照辦,頂頭上司馬上就要免了他的職,他搭上嚴公子的線也沒用。
  沒有作用的人誰愿意理會。
  只是想不到京城里面嚴家也不是一手遮天,他明顯的能感覺到另外一股力量的威壓。頂頭上司在電話里的要求就是明證。
  “劉先生。經過我們的調查和分析,我們的工作人員沒有任何工作失誤的地方,完全符合工作條例,所以她不會向你道歉,我們也不會對她做出任何的處罰。同時,我查到你在我們海岸明珠并沒有購買住房,所以理論上你是無法享受我們物業公司配套的服務。呃…”
  劉有朋不爽的道:“李經理,你這番話什么意思?”
  李經理懶得理他,不就是一個戲子而已。還是名氣不大的那種,賠笑著對嚴景銘說道:“嚴少。我也是奉命行事。”
  嚴景銘鼻孔里哼了一聲。齊靜瑤冷眼了李經理一眼。質問道:“你什么意思?”
  李經理訕笑一下,心想:“你裝個屁呀。還不是高級玩物。”咬咬牙說道:“夫人,我是奉命行事,上頭希望劉先生以后不要出現在我們海岸明珠。”
  說著,對劉有朋說道:“劉先生,鑒于你低下的素質,從現在起你是我們海岸明珠不受歡迎的客人,希望你以后不要出現在這里。以免降低我們海岸明珠的檔次。”
  “操!你怎么說話的”劉有朋炸毛,想要去推李經理一把。
  “夠了。”嚴景銘臉上無光,喝止住他。對方淺語說道:“程東華呢,你們的感情出問題了嗎?”
  方淺語搖了搖頭,“沒有。劉有朋是我同學,我和他在這兒聊聊天。”
  “走吧。”嚴景銘冷冷的打量了一眼劉有朋,心里極為不快。站起來帶著三人離開。這件事他會再做計較。
  等將劉有朋送離,他對方淺語說道:“我很不喜歡你這個同學,你以后離他遠一點,你找他聊了什么?”
  方淺語低頭捏著衣角,她得出來銘表哥很生氣:“他不是演了一部戲嗎?我找他問問里面具體的情況。我馬上就要畢業了。我想去當演員。”
  嚴景銘想了想說道:“淺語,你這個想法還是要和姨夫多溝通溝通,我就不多說什么了。程東華這個人的能力我非常好,你考慮下我的意見吧。”
  “哦。”
  …
  楊晚婷在球道邊站著扭頭了眼墻壁上的掛鐘。終于到了工作結束時間九點半,長長的出了一口氣。剛才那五分鐘熬得她難受。好在陸景略坐了一會就離開。她倒也不用擔心李經理要她過去陪陸景打球。
  在工作間里換了衣服,在海岸明珠的大門口卻到陸景藍色的賓利聽在門前。心里有些郁悶。原來他在這里等著的。陸二少有輛拉風的藍色賓利四中里面基本都傳遍了。
  陸景的頭從賓利車里露出來,“楊晚婷。要不要我送你一程?”
  “不用了。你玩你的吧。”楊晚婷清聲說道。說完,沿著小區外的大路往前走著。步行三分鐘有一個公交站臺。她坐公交車回家。
  陸景笑了笑,他等在這里是有些好奇楊晚婷怎么上晚自習的時間在這里打工以及想對剛才的事情做一個解釋。雖然最初是好意解圍,但是最后變成了意氣之爭。他倒是不希望楊晚婷誤解他的舉動。
  他剛才問了李經理,知道楊晚婷下班的時間。
  不過到楊晚婷不想理他的樣子,想著自己八成是多此一舉。摸著鼻子笑了笑,讓曾紅英開車。
  點了一支煙,問道:“曾姐,你說人一生當中是不是會有很多對手?”見自己的保鏢沒有反應,自嘲的笑了一下。曾紅英是一個稱職的保鏢,但是絕對不是稱職司機、下屬。
  賓利在夜色急速向燕湖家園駛去。他這次去蘇江和周羅奔的朋友陳水游談的很順利。陳水游的設計理念有些超前,想把手機做成精美的工藝品,但是現在的技術水平是很難做到的。
  雖然如此,陸景還是邀請他來京城為景華通信工作。陸景現在等著衛東陽的資金到位,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在今年拿到手機行業的準入證,而不是等到九八年再去謀劃這件事情。
  讓他興起這個念頭的原因就在于與謝晉文的密切合作。他家里在郵電|部有門路。
  景華公司這種半吊子產品不適合請大佬說話,但是請郵電|部內部的人士說話卻沒有什么顧忌。他們是主管這一部分的。只要陸景拿出實物產品來就行。只是今天和方老頭的孫女鬧翻,還要籌劃一番才行。
  一支煙抽完,車窗外的夜色越來越濃。一直沒有說話的曾紅英突然開口說道:“沒有對手的人是庸庸碌碌的人。”
  陸景好奇的著她,倒不是知道她嘴里怎么可以冒出這樣有道理的話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