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986 小人物的逆襲(三)

轟轟的汽車行駛聲音在凌晨中安靜的約翰內斯堡街區中很引人注目。約翰內斯堡在晚上基本就沒有行人。昏黃的路燈單調的落在3輛行進中的奇瑞面包車上。
  宋衛強坐在第二輛的車中,瞪著充血的眼睛,手緊緊的攥著。
  今天晚上那短短的十分鐘經歷就如同地獄級的噩夢一般縈繞在他的心頭。老馮那平靜的近乎可怕的絕望讓他心里感到刺痛。深深的刺痛。
  宋衛強自認為自己并不是一個勇敢的人。從小到大的都是乖學生。沒有和同學打過一次架。他習慣于膽小和懦弱。即便是現在,在醫院的熱血沖動過去之后,他現在略微冷靜后,心里有點后怕的抖。
  但在醫院里上了gI保安公司的車就沒有辦法回頭。他在離開前給老馮說了:幫他討一個公道。
  宋衛強感覺到他一時的義憤和沖動已經讓他的人生正在走向不可預知的旅途。是好,是壞,他完全無法控制。
  宋衛強胡思亂想之際,車子什么時候停在路邊他都沒有留意到。約十幾分鐘后,車門“咣當”一聲被暴力拉開,打斷了宋衛強的沉思。宋衛強看到一名被帶著頭套的黑人給兩名保安扭送上來。
  “走!”中年模樣的保安沉聲喝道。
  前面的司機迅打火起步。三輛黑色的面包車在夜色中宛若幽靈輕靈的駛出約翰內斯堡的老城區。
  約一個小時后,三輛車在郊區的一處廢棄的倉庫中停下來。12名保安隊員分別將5名被抓來的黑人帶下來,扯下頭套,一腳一個的踹到地上。
  那些黑人哇哇亂叫,但是因為嘴巴被透明膠布封著,說不出完整的話來。
  方隊長揮揮手,手下的保安們拿出各種槍械、將槍口指著倉庫場地正中的5名黑人。看到槍,這些黑人頓時安靜下來,臉上露出驚恐的神色。
  方隊長歪外頭,戲虐的笑著。對宋衛強道:“小子,人我抓來了。你要討公道,現在可以討了。”手指著5名黑人中左側的一個厚嘴唇大個子,“喏。那個就是侵犯你同學的變-態。”
  宋衛強生在新中國,長在紅旗下,哪里見到過這樣無法無天的場面,口里使勁的咽唾沫,心跳加。
  有一名精瘦的保安低聲罵道:“呸。孬種!”
  一名皮膚黝黑的保安輕蔑的看了宋衛強一眼,說:“小強是吧?你們6個人,對方才5個人,怎么反抗都可以頂十分鐘等到我們過來救援。你們偏偏沒有反抗。人抓來了,你他媽倒是動手啊!”
  哀其不幸,怒其不爭!
  “好…!”宋衛強給這番言語刺激到,胸口起伏,咬著牙走上前踢打蹲在地上的黑人。
  “你嗎的,勞資讓你害老馮!你個死變-態,死基-佬。你******去死吧!”
  宋衛強拳打腳踢了五分鐘,自己累的氣喘吁吁,但那名被毆打的黑人基本沒有怎么受傷。
  國字臉的方隊長搖搖頭,這也太弱了,吩咐隊員們道:“干活吧!”
  叫大牛的中年男子反持一把閃亮的匕,抹過一名黑人的脖子,鮮血飚射……。黑人們一臉的死灰。想要反抗但是手腳被拷住,嘴巴被封住,只能絕望的看著死神來臨。
  宋衛強嚇傻了,他沒有想到竟然會是殺人的局面。腎上腺激素猛增。
  方隊長冷漠的解釋道:“他們在狄克租界內搶劫已經觸犯到我們在約翰內斯堡立足的根本。我們以直報怨。黑子,把軍刀給他。”
  最后留下的是侵犯老范的黑人,正嚇的抖。
  宋衛強接過皮膚黝黑的黑子遞來的制式軍刀,閃亮的刀刃刺眼。他的手在抖,他想起投名狀之類的事情,電影情節多少看過一點,問道:“方隊長,如果我不殺人,我是不是會被你們殺死?”
  果然只是才畢業的學生。這時候還問這種話。方隊長不屑的答道:“不會。我們今晚就要去安利比里昂的都塞拉哥參戰。你總不會回國去告我們吧?你有兩個選擇。第一,什么都不足,等會我們會送你回去醫院。呆到天亮自己回去。約翰內斯堡市的警方那邊不用擔心,我們都安排好了。第二,殺了這個垃圾,跟我們一起走。”
  宋衛強愣一下。那確實不會。國內的司法管轄不到南非。
  一旁的精瘦的保安猴哥催促道:“快點啊,你他媽不會就是個嘴炮黨啊。他把你同學給強了,按照法律都要判個七八年,你不會覺得你花拳繡腿打了他五分鐘就扯平了吧?這就是你要的公道?”
  宋衛強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緩步走向癱軟在地上嘴巴被封住的黑人。
  揮刀!
  血色飛揚。
  宋衛強感覺道心靈中某道枷鎖突然打開。
  在非洲,法律的懲罰只是虛言,我要的公道,只能用自己的刀槍來實現。
  做錯了事,請你付出代價!
  …
  …
  安利比里昂已經停火數年的內戰自2o1o年4月1日起烽煙再起。當南非的媒體報道出來時,國際社會還以為是開了一個玩笑。
  兩周之內,安利比里昂總理福爾曼控制的政府軍就將**武裝恩康加擊潰。順利的控制塞拉哥、貝桑、馬察、烏科普斯四大城市。掌握著安利比里昂的局勢。
  但戰局隨即膠著。據美聯社報道,有約1oo名俄羅斯的武裝傭兵介入到這次內戰中。位于第四大城市烏科普斯失陷,落入恩康加武裝手中。
  4月18日,宋衛強跟著方隊長一行6o人從南非的邊境合法進入安利比里昂在塞拉哥休整后前往位于其國內西南的烏科普斯參戰。
  安利比里昂國家領土面積中等,但人口稀少只有2o4萬。國內多是臺地地形,經濟依賴于鉆石開采、養牛業和新興的制造業。
  其都塞拉哥作為國內第一大城市就在邊界線上,毗鄰南非的約翰內斯堡。制造業以畜產加工業、飲料、金屬加工、紡織、汽車裝配業為主。
  茫茫的草原充滿了原始的生態。河流、枯木、高原以及不時出現在實現中的斑馬、野牛,獅子,組成一副蒼茫的非洲草原畫卷。
  草原上一條崎嶇的水泥公路蜿蜒的伸向遠方。十幾輛各式各樣的卡車、皮卡、武裝巡邏車組成的車隊士氣高昂的向前方的城市前進。
  宋衛強抱著一把95式自動步槍,貓在卡車的一角。那天殺人之后,他的心里狀態生了劇烈的變化,而從塞拉哥出后,他已經參加了數次戰斗。成為一名比黑叔叔們更合格的步兵。但心態還沒有完全的從學生轉變為軍人。
  “小強,來,我們一起唱歌!”說話的是猴哥,長的精瘦。模樣有點丑,但人不錯。他原本很看不起小強,兩次戰斗下來,還是當小強是戰友。
  宋衛強無精打采的應道:“好。”他被編在方隊長這個小隊。這個小隊的人其實都是軍人。而且是在海外執行任務的精銳特種兵。安利比里昂礦產資源豐富,中國在這里有國家利益。這次來安利比里昂主要是與gI合作。要在非洲的草原雨季來臨之前擊斃恩康加。草原上5月就是雨季。時間緊迫。
  片刻后,草原上響起“團結就是力量…”的歌聲。
  這歌聲帶著豪情、熱血,飄散開來。
  …
  …
  4月23日,烏科普斯城中的中心廣場,斷垣殘壁。槍聲漸漸的熄滅。
  約有2oo名隸屬于gI公司的武裝人員肅立在廣場上。
  宋衛強站在隊尾,一臉土灰來不及擦,看著戰死的猴哥身體上覆蓋著的草席,眼淚禁不住流下來。
  猴哥在勝利的最后半小時前給恩康加武裝人員埋設的一個地雷炸的重傷。他想起猴哥臨死說的話:“小強,哥要死了,你給哥說句實話。哥帥不帥?”
  “帥!”小強在哭。
  方隊長、黑子、大牛幾人都在哽咽,滿臉含淚。
  “回國能不能泡個大學生當老婆?”
  “能!”
  “好,唱歌給哥聽一聽。哥有點累了,要睡一覺。”
  “團結就是力量,團結就是力量…”
  …
  …
  “鳴槍!”
  為的漢子大吼道。
  “點火。”
  戰死的戰友們的骨灰都會收在骨灰盒中,等待著回國交給對方的親人。
  隨后,gI公司的武裝隊伍從烏科普斯撤離,返回塞拉哥。城市的控制權重來就不是目標。
  …
  …
  約翰內斯堡市郊區的一間別墅中,一名文秀帶著眼鏡的中年男子在大廳中看著地圖。
  身邊的一名助理正在接收著sIT郵件,片刻后抬起頭道:“元總。恩康加已經被擊敗。刺熊行動順利完成。對方1o5人無一逃脫。我們傷亡32人。”
  這名文秀的男子正是gI公司的負責人元文。
  一聽傷亡數字,元文有點肉疼,“瑪德,兩倍的兵力加無人機幫忙都損失這么大。老毛子的傭兵很強啊!撫恤的事情你好好安排一下。接下來執行第二階段計劃。”
  …
  …
  3月底。6景、雷納德等人在開普敦度假數天后就啟程前往英國參加查爾斯王子的大婚。
  查爾斯王子的前妻就是已故的戴安娜王妃,他于2o1o年4月9日與卡米拉結婚。雖然英國王室很低調。但6景、雷納德這樣的身份自然是受到參加婚禮的邀請。
  6景參加完婚禮后就帶著助理回國。
  雷納德-洛克菲勒、布魯斯-卡地亞、戴安娜、羅德斯等人在倫敦參加戴比爾斯舉辦的原鉆交易會。
  包廂中,雷納德笑著感慨道:“和華手下的傭兵實力很強啊!要是有這樣的1ooo人,估計黑水公司在非洲都要靠邊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