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985 小人物的逆襲(二)

重要的事情說三遍。p春哥強調了三遍的事情,這次前來打工的近200人乖乖的連續一個星期都呆在工廠中工作。p宋衛強和同學馮鴻云分配到了一個10人的宿舍,每天在汽配工廠的產線中工作8個小時,另外加班4小時。薪資加起來確實有5k每個月。在同學當中算是不低的了。
  他從一些老工友的口中了解到約翰內斯堡的治安確實非常糟糕。約翰內斯堡分為新城和老城。老城里面全是黑人,他這樣的人走進去基本就出不來。新城里面的治安要好得多。特別是狄克租界那一片,堪稱天堂。
  春哥在約翰內斯堡7年,從來沒有單獨外出過。購物都是開車前往保衛森嚴里三層外三層的超市。
  春哥告誡:非要外出的話,一定要結伴而行,而且身上要帶一點錢,讓那些黑人搶,免得被毆打。人沒事是第一位的。
  時間在不知不覺中流逝。宋衛強也跟著老工友們一起出去買過一兩次生活用品。欣賞過約翰內斯堡的風景。
  約翰內斯堡號稱太陽城,經濟發達。城區里高樓林立,商業區里熙熙攘攘,富有活力。娛樂場所光影繽紛,那份喧嘩和熙攘展示著其國際性大都市的風采。
  這一天下午,夕陽的余暉落在繁忙的汽配廠區中。廠區里都是三五層樓的廠房。倉庫,、組裝車間、食堂、宿舍等等區域一字羅列開。
  一隊隊穿著帆布工作裝的中國工人們從規劃好的水泥大路上前往食堂用餐,有的人則是先回宿舍拿飯盒。水泥路上偶爾駛過一輛運貨的大汽車。員工們慌不迭的避開。
  宋衛強和馮鴻云從工廠里出來直奔食堂,打好飯菜后坐到簡單的快餐塑料餐椅扒著。
  “靠啊!小強,你說現在和學校的生活沒什么兩樣啊?都是兩點一線嘛。”馮鴻云帶著眼鏡,感慨的說道。
  宋衛強現在也基本適應現在的生活。別看出國之前說的挺嚇人的,至少在工廠這邊大家的安全都是有保障的。他甚至胖了些許,笑著道:“老馮,差別大了。學校有妹紙,這里沒有。學校有網絡打游戲,這里沒有。”
  馮鴻云就笑。“學校是好,也輕松。可惜不發工資啊!噢,小強,我前些天跟著張工他們出去轉了轉。感覺新城那邊治安挺好的。特別是狄克區里面,和國內差不多。我們拿著護照進去吃了頓中餐。很爽。改天我們一起去。”
  “安全嗎?”
  “安全的很,開車直接到狄克租界的入口就可以了。我記得你會開車吧。”
  宋衛強點點頭,來些興趣。他來南非這邊感覺娛樂活動很少。
  …
  …
  周五傍晚,馮鴻云在廠區里借到一輛二手昆成汽車。低配。分期付款2萬塊錢就可以買來。約翰內斯堡很多中產都開昆成汽車。
  宋衛強開車帶著一起來南非的大學生,一起6人,花費約1個小時,抵達新城區中的狄克租界。
  這里是很繁華的商業區,門口車水馬龍的穿行。十幾個電子閘門。有大半給汽車使用,小半給行人使用。全部都是電子化的卡片。10名穿著GI保安公司制服的保安全副武裝的巡邏。防衛嚴密。
  這在約翰內斯堡不是什么稀奇事,在2010年世界杯期間,一些酒店都設置了三層路障,搞得像軍事禁區一樣。不要低估了黑叔叔們的“犯罪本事”。
  狄克租界的門匾并非叫狄克租界,而是叫做狄克租借區。這個名字掛在5米高的廊柱上。像牌匾。高大厚實的圍墻向兩側伸展開。據說狄克租界有多次門禁,可以很方便的同行。
  寬敞的若廣場一樣的正大門處有著中國風的石獅子。這令宋衛強心里浮起一股親切感。宋衛強這輛車有過登記,徑直的在門口的汽車到通行進入。
  同行的一名大學生道:“這太簡單了吧,看起來似乎安全有漏洞。”
  熟門熟路的馮鴻云笑道:“你想著有漏洞,這車輛可是以公司的名義擔保的。只要我們在里面犯罪,立即就會扣除公司的保障金。取消以后通行資格。沒有資產的人或者在里面工作、房產的人可進不來。”
  開著車緩緩的進入狄克租界后,道路兩邊綠化極好,綠樹成蔭,花壇中鮮花綻放。廣場和街道上人流密集。入眼所見基本都是高聳入云的大樓,車輛穿梭。秩序井然,充滿著繁華的現代化都市的氣息。
  一行人按照計劃現找了一家餐廳吃晚飯,然后相約著去看電影K歌。
  “嘖嘖,感覺狄克租界里面比外面市區強很多啊!”
  “最重要的是讓人感覺到秩序。”
  大約晚上12點鐘左右。宋衛強一行6人從KTV里面出來準備回工廠里。前往路邊的停車場時的一段街道時,幾名黑人突然跳起來將6人截住,用英語道:“!”
  宋衛強等人都蒙了,沒想到在號稱治安最好的狄克租界里遇到打劫的。
  “嘭!”馮鴻云反應慢了一點,被一名強壯的黑人一拳打在臉上,飛出半米。眼鏡落在地上。
  “咔嚓!”為首的穿著皮靴的黑人用腳踩在眼鏡上。輕蔑的看了一眼面前的6名青年,用土語道:“搜他們身上的東西,快點。我們只有10分鐘的時間。”
  宋衛強等人也沒想反抗,老老實實的蹲在地上,將身上錢包都丟出來。
  幾名黑人神色興奮的翻檢著。
  這時,一名黑人突然嘀咕了幾句,為首的黑人不耐煩的揮揮手。那名厚嘴唇的黑人就撲向了坐再地上的馮鴻云,將他褲子脫下,接下來一幕簡直慘不忍睹。
  馮鴻云拼命的反抗,然后被打,頭上都打出血,嚎叫著,“小強,幫我,小強,幫我…”
  宋衛強完全嚇傻了,“老馮。”下意識的站起來。一個學校的同學,這種事情當面,他還是想去救的。但正瘋癲的大笑的一個黑人一腳將宋衛強踹飛。
  “啊!”宋衛強大叫一聲,坐在地上,睚眥欲裂的看著馮鴻云被黑人侵-犯,心中的怒火燃燒但無能為力,用手捶打著堅實的地面,“啊…”一聲聲的嚎叫,痛徹心扉,要將那最難受的情緒宣泄出來。
  十分鐘后,一隊12名保安趕來。現場一片狼藉。
  宋衛強、馮鴻云被送到租界內的醫院檢查。其余4名被搶的大學生給GI公司的保安開車送回去。
  醫院內,馮鴻云雙目呆滯。這種事情無論發生在誰身上都會情緒崩潰。而且剛才醫生還提醒了要過一段時間去做個檢查,防止感染艾滋病。
  宋衛強被打的一下還受得住,就是手拍地面拍出了血,給醫院包扎好。
  宋衛強讓守衛在病房里的GI公司的保安帶路找到走廊里溝通的保安小組的隊長,方隊長,一名中國人,國字臉,濃眉大眼,英氣十足。
  “方隊長,怎么會這樣,你們這里不是號稱最安全的地方嗎?我同學要是感染艾滋,這輩子就毀了。”宋衛強情緒有些激動,揮著手問道。
  方隊長將手里的手機揣到衣兜里,皺了皺眉。這些人就是在自己人面前橫,面對黑人就只會挨打。但職責所在,耐心的解釋道:“宋先生,我們已經將犯罪的6名黑人逮住。正在移送給約翰內斯堡的警察局。相信他們會受到法律的制裁!”
  “就這樣就完了?”宋衛強仰頭,眼睛泛紅的盯著方隊長問,“我聽說約翰內斯堡的警察很黑,很偏袒黑人。”
  方隊長給眼前的青年搞出一點火氣,硬邦邦的道:“那你還想怎么樣?誰讓你們貪小便宜將車子停在偏僻的角落里!我們最近人手不足,碰到這種事情,只能說你們運氣不好。那些黑人確實會被放走。”
  安利比里昂戰火紛飛,據說俄羅斯插手支持安利比里昂的叛軍。GI公司在約翰內斯堡的精銳保安被調了5個小組約60人過去。
  方隊長的推辭,黑人之間的偏袒,兇手得不到懲罰。宋衛強感覺自己的肺都快要氣炸。呼呼的喘著氣。他剛進入社會,不善于言辭,大聲吼道:“
  方隊長,什么叫運氣不好?老馮******不應該受這份罪。我要一個公道!老馮******被毀了啊!你看不見?你是不是中國爺們!不幫助我們自己的同胞。你明知道那些黑鬼會被放掉,還要把人交給那些警察?”
  方隊長看著竭力嘶吼的宋衛強,冷笑道:“人交給約翰內斯堡的警方是協議里面早就商定的。不是我個人的決定。勞資當然是中國爺們。小子,公道不是嘴上喊的,是要靠自己用雙手去討的!你他媽要是有種就跟我來。”
  那些在租界里犯罪的黑人移交給約翰內斯堡的警方之后確實會被放掉。但是,和華有自己的討債方式。約翰內斯堡有扶持的華人的黑幫。
  當然要懲罰,不然和華在約翰內斯堡的生意還怎么做?
  那些罪大惡極的黑垃圾,實在沒有在這個世界上存在的必要!
  宋衛強沒說話,回到病房里拿起自己的外套,對躺在病床上的馮鴻云輕聲道:“老馮,我這就去給要一個公道。”憋著一股氣,紅著眼睛跟在方隊長身后。
  凌晨的夜色中,一個個信息走GI公司的渠道傳遞到方隊長的手機上。
  目標鎖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