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984 小人物的逆襲(一)

2010年3月,位于魯東省煙東市的煙東大學校園中春暖花開,藍藍的天空,潔白的云彩,湖泊岸邊的柳樹,宛若海濱花園般的精致,賞心悅目。
  又是一個畢業的季節。
  夕陽點綴著校舍、梧桐、林蔭水泥道。大學生們三五成群。浸染在這最美好的金色年華中。
  校園的廣播輕柔的播放著音樂,“梔子花開,so
  eautifulsowhite,這是個季節我們將離開,難舍的你,害羞的女孩。就想一陣清香,縈繞在我的心懷……,揮揮手告別歡樂無奈,光陰好象流水飛快,日夜也將我們的青春灌溉……是淡淡的青春純純的愛……”
  宋衛強背著簡單的行李,張望著熟悉又感覺到陌生的校園,心里無限感慨的往校外的車站走去。
  同行的是送行的室友,還有兩名一起提前去同一家公司報道的國際貿易專業的系友。
  “小強,你小子牛逼啊,竟然找到了一份工作。”一名微胖的室友感嘆道。
  在如今大學生畢業即失業的年代,找一份月薪2K的工作很不錯了。煙大可只是個二本。
  “胖墩,我牛逼個鬼啊。才2k,在交州那地方能不能混個溫飽都難。咱們系里最牛的是…”
  “別扯了,能找到工作就不錯了。”
  “小虎,你不是考研嗎?成績快出來吧?”
  “哥天天打dota,你覺得我能考上。”
  一行十幾個學生說著平常的話題,間中夾著對未來的迷茫,走向校門外的公交車站。
  “小強,你們這是要離校了?”煙大的校園的正大門口,迎面走來三個女生,說話的是中間漂亮的女孩。她秀發披肩,額前留著劉海,秀美的臉蛋肌膚白皙、細膩。很有學生女神韻味。
  中等身量,穿著杏黃色的修身連衣裙。淺色外套,略顯豐盈,有著亭亭玉立的美感,在夕陽中有著白凈女孩子優美的暗香散開。沁透人心。
  宋衛強眼中閃過一抹驚喜的神情,“啊…,姍姍,這么巧!嗯,我和同學一起去火車站。準備去交州的公司報道。”
  姍姍笑道:“噢,昨天還和千哥說我們高中同學一起聚聚,沒想到你就要走了。5月底的畢業典禮回校參加嗎?”
  “應該會吧。”宋衛強有點黯然。張若姍是他的高中同學,很漂亮,成績也好,據說是因為高三時和隔壁班的一個富少談戀愛高考發揮失常才考入煙大。不然,她這會兒應該去徐城、或者黃海念書。
  “那行,我們5月份再聚聚。”張若姍笑著揮揮手,笑著和兩名朋友一起離開。
  “姍姍,剛才那是誰啊?好像有點喜歡你哦。”
  “我高中的一個同班同學。別瞎說。人家是好學生。”
  “哈哈。就是看起來有點挫。”
  女生們議論著離開,這邊男生們也在議論著張若姍的美麗:男朋友什么的。
  宋衛強卻是沒什么心思,簡單的說了說同班的情況。在公交車站臺和四年的兄弟們擁抱道別,背著一個大背包和兩名同伴上了公交車去煙東市的火車站。
  公交車穿梭在城市中,報站聲不時的響起。宋衛強呆坐在座位上看著煙東這座熟悉城市的晚景。思緒飄飛。
  他心里有那么一絲對張若姍的想法,又有著黯然、自卑。說到底他太普通。張若姍可是系花級別的美女。除了對愛情美好的向往之外,還有離開大學的失落,對前途未知的忐忑,年輕人步入社會的向往…..
  種種情緒混雜在一起,令虛胖的宋衛強沉默寡言。
  …
  …
  從煙東到交州花了35個小時。深夜出發,第三天的9點左右抵達繁忙的交州火車站。火車站內人流密集,喧雜的聲音如同集市。
  宋衛強和同行的馮鴻云、聶章在火車站外給招聘他們來交州的江哥打了電話,問明路線后拿著行李坐地鐵前往位于花都的公司。
  三人簽約的企業叫做:交州偉達外貿有限公司。位于花都區一處陳舊、破敗的工業園內。在門口登記后。三人在公司行政樓二樓的會議室中見到江哥。
  江哥是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帶著眼鏡,又高又胖,說話笑瞇-瞇的,給三人倒了水,寒暄著道:“小宋、小馮、小聶。你們來公司,就像是到家了一樣。我一會給你們安排住處。報道之后呢,先培訓半個月然后就開始工作。你們這批新招的大學生一共有32人,我很看好你們未來在公司的發展…”
  江哥這個說法,讓宋衛強三人心里松了口氣,人生地不熟的,報道順利讓他們忐忑的心中有了依靠。
  半個月的培訓,都是培訓企業文化,中間還有一些管理的課程。聽起來公司對新入職的大學生們很重視。
  但半個月后,宋衛強就懵逼了。公司決定他們這批人外派出國到設立在南非非約翰內斯堡的工廠工作。
  簡陋的會議室中,交州偉達外貿有限公司人力資源部部長江哥在講臺上給眾位稚嫩的菜鳥說著公司的規則,“
  新入職的職員要先去南非約翰內斯堡的工廠里面工作三年,才能返回公司在交州這邊的總部。這是我們公司的慣例。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吶。
  為什么要你們去南非?因為南非那邊的黑叔叔們就只會偷竊、搶劫。他們懶惰、不守時、不守紀律。公司也沒有辦法啊。但凡有一點可能,我們也不想千里迢迢派人去南非。
  我們這次是和一家勞務派遣公司一起。一共200人。大家過去,最低的級別都是一個小組長,你們是大學生嘛!
  而且呢,在南非的加班費、工資比國內要高。你們在交州一天工作8小時,薪資是2K。在南非,一天工作8小時再4個小時的班,算上出差補助,可以拿到5k。難以想象吧?心動嗎?
  愿意去的同事到小秋那里去拿一份合同,簽個名。我們后天上午出發。不愿意去的同事,我們也不勉強,這半個月的培訓我們在各位每個人身上花費了5k,再算是3K的違約費用,你們交8千塊錢就可以公司了。好了,各位同事考慮吧!”
  江哥威逼利誘的說完,很有風范的大手一揮,大搖大擺的離開了會議室。留下32名大學生各自議論紛紛。有人不滿的罵著,有人憤怒的敲著桌子,更多的人在和相熟的人相互商議思考對策。
  很多人都是一次步入社會,竟然遇到這樣的事情:反應再遲鈍的人都知道給這家公司騙了。
  會議室中,到處都出現這樣的對話:“怎么可以這樣?這不是明擺著騙人嗎?”
  “就是,離職還要我們陪8千塊錢,我哪里有錢陪給他們?”
  “我不想去南非。聽說那里很亂。會死人的。”
  “我也不想去。可怎么辦啊!”
  “騙子!”
  “騙子!”
  坐在會議室門口第一排桌子邊的小秋是個三十多歲的女人,帶著眼鏡,安安穩穩的坐著,冷冷一笑。面前幾個學生宣泄情緒的場面只是小兒科。這一幕她見得太多。大多數還是服從的。公司在南非有一個汽配廠。需要工人。
  宋衛強和馮鴻云、聶章在會議室的第五排左側焦慮的商量著。
  “小強,你去不去?”馮鴻云問道。
  “我也不知道!我家里肯定賠不起8千塊錢。你們呢?”
  “我去******。勞資不去。”馮鴻云道:“大不了在這邊拿2k的工資。”
  聶章搖頭道:“馮鴻云,你剛才沒仔細聽啊。留下來的人,不離職的話,公司不提供食宿。兩千塊前在交州這種大都市里面能干什么?要么賠錢離開,要么就去南非。我們沒得選。”
  “這…”馮鴻云就泄了氣。
  宋衛強聳拉著腦袋和同學一起唉聲嘆氣。
  走入社會第一步就遇到騙子公司,這實在太令人郁悶,這相當于是人生的開端沒有走好。男怕入錯行啊!
  處在人生低谷的宋衛強,恐怕無法預料到他日后多姿多彩的經歷。
  …
  …
  宋衛強和馮鴻云兩人沒有錢陪給偉達外貿公司,就只能接受被騙的安排前往南非。好在,只是被騙去打工,人身安全有保證。偉達外貿也不可能將招聘來的大學生送到南非掛掉。那他們早就被國家查封了。
  而同行的聶章選擇了賠錢離開。
  3月25日,宋衛強和馮鴻云和一幫三四十歲的工人飛抵南非約翰內斯堡。
  從寧靜的海濱城市煙東到繁華的國際大都市交州,再到異國他鄉的約翰內斯堡。宋衛強有種不真實仿佛在做夢一樣的感覺。當然是一個噩夢。
  他只希望這三年的時間能快點過去。他賺到錢回國,離開這****的坑人公司,重新開始自己的生活。他只是個小人物罷了。面對這樣的命運無法反抗。
  機場大廳里一塊塊寫著英文的字母的廣告牌;拖著行旅的各種旅客:白人、黑人、用英語交談的人群;在3月份里暖和的不像話的天氣;各種風格的高樓大廈,這一切都提醒著宋衛強,他來到了國外。
  來機場接機的是幾名穿著休閑裝的中國人。一行187人陸續的坐到4輛大巴車中。車中人擠人如同罐頭一樣。宋衛強和馮鴻云擠在角落里,聽著為首的春哥發表“演講”。
  “各位,歡迎來到南非約翰內斯堡!我需要提醒大家最為重要的一件事:約翰內斯堡的治安非常差,非常差,非常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