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983 瓜分

陸景一有疑問,普利策當即就表明他的態度。鉆石巨頭埃羅莎只是做鉆石生意。這是一家企業,而不是類似于和華這樣的財團,胃口大到要控制一個地區的政治、經濟來賺錢超額利潤。
  普利策喝著咖啡,提醒道:“陸先生,我建議你考慮一下全球四大雇傭兵公司的影響。”
  埃羅莎在哈溫斯瓦納鉆石礦擁有30%的權益。價值600億美元。他可不希望和華搞出來的戰爭,影響埃羅莎的利益。
  元文嘿嘿笑了一聲,說:“GI公司也是全球知名的保安公司!”
  全球大約有100多家集團公司化經營的雇傭兵公司,2010年所有公司的收入達到2千億美元。其中規模最大的四家公司分別是:南非私營武裝公司(EO)、SI公司、軍事職業資源公司(MPRI)、黑水安全咨詢公司。
  EO公司屬于南非,約有700多名南非的退役軍官。SI公司屬于英國。里面有大量的英、美軍官。MPRI屬于美國。其名冊中退役的美**人超過2000名。黑水公司名氣很大,多次出現在美國在全球主導的戰爭中,被稱為美國政府的傭兵。其創始人埃里克-普林斯說:“我們不是雇傭兵,我們是為美國政府工作的美國人。”關系隸屬可想而知。人員約有1000多名。
  GI公司目前擁有兩家雇傭兵團,人員約400名。控制安利比里昂將是GI公司在雇傭兵業內打響名氣的第一槍。
  普利策打個哈哈,沒有反駁眼前的這個帶眼鏡的白凈中年男子。他又哪里知道未來的十年間,這個中國人會成為南部非洲的“戰爭之王”,影響力巨大。
  陸景微笑著喝咖啡,眺望著遠處的風景。
  普利策坐了一會,就告辭離開。
  別墅客廳中,唐悅瞇著狹長的眼睛笑道:“都說老毛子貪婪。今天算是見識了。這個普利策不怎么識趣啊!”
  易國搖頭笑道:“他也不想想看:埃羅莎什么力氣都不出,竟然想要保住哈溫斯瓦納鉆石礦30%的收益。價值約600億美元。他和查爾斯-沃倫達成的協議,憑什么我們要繼續遵守?”
  元文推了一下眼睛。笑道:“毛熊是老大哥當習慣了。以為我們要哄著他。話說俄羅斯境內,經常有中國商人的貨物被扣的事情發生吧!說是關系好,實際經貿往來數額并不大。俄羅斯的**情緒可見一斑。”
  中、俄兩國有交好的時期,有對抗的時期。現在被美國逼迫的站在一起。國家戰略層面當然是“好哥們”。但俄羅斯國內的仇華力量并不弱。他們很害怕中國的企業占有俄羅斯市場。害怕中國重新奪回資源豐富的遠東。
  陸景笑著擺擺手,“要注意團結!”
  國家之間的利益一碼歸一碼。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國家利益。大國之間不是說:盟友就一定跟著你的指揮棒走。俄羅斯會賣武器給越南。英國會為經濟利益和中國合作,不顧美國的警告。國家,只有自己實力強大才是王道。
  網上經常有些人說,美國的朋友多。中國沒朋友,所以美國受到全世界人民的認可,所以制度比中國好,外交政策有成效。這種認識很膚淺、很可笑。美國為什么朋友多呢?
  利益,唯有利益!
  元文微笑著點頭。
  陸景沉吟了一會,道:“看來我們需要和安利比里昂的政府軍談談了。”
  目前控制哈溫斯瓦納鉆石礦的是**武裝恩康加。埃羅莎不愿意讓出利益,那就重新洗一下牌吧!
  “這沒問題,我們已經做好兩邊的準備。”
  “我們既然拋棄埃羅莎,就可能需要和戴比爾斯談談。”
  陸景微微點頭,“我一會問問董冰。戴比爾斯的情況怎么樣?”
  ….
  …
  董冰在南非的事務繁忙,并沒有參加接待埃羅莎普利策的談話。晚間時分回到別墅一起吃飯時,陸景問了一句。
  董冰沉思的回顧了一會,微笑道:“呃…,戴比爾斯最近一年多都挺老實的。”
  陸景就笑起來,說:“董冰同學,外邊都在傳和華銀行的董總對鉆石交易不看重。”董冰應該是和戴比爾斯打交道比較少。她的工作重心是租界。
  董冰挽著秀發笑了下,輕聲道:“陸景,非洲這邊鉆石有個別稱,血鉆。每一顆鉆石背后有數不清的血在流。我不大想碰這一塊業務。和華深耕服務業一樣能賺到利潤。”
  陸景微征了下。就笑著舉起酒杯道:“董冰,為你的人文情懷干一杯!”
  董冰赫然的一笑,如秋水般純凈的眼睛看著陸景,“陸景。你不怪我就好。”
  餐桌上的季婉彤和高婉薇都舉起酒杯。四人舉杯共飲。
  陸景放下酒杯,笑著道:“怪你干什么?和華銀行在南非的發展是你來掌控。鉆石交易這一塊讓格拉夫(g
  aff)來承擔!”
  董冰的人文情懷他能理解。畢竟,董冰才31歲。南非這里很混亂。戰爭、疾病、犯罪頻發。估計對她的心里沖擊很大。這種情懷很美好,更添她迷人的魅力。他自然會支持。
  但是,陸景對鉆石交易沒什么偏見。真要論起來,那消費鉆石的人們怎么說呢?世界上很多事情都是利益驅動。弱肉強食。不管人類怎么掩蓋,就是這樣:物競天擇,適者生存。
  每個人要做的是,保護好自己、家人,親屬朋友。再有能力的,保護自己的國家、自己所屬的民族。至于保護全世界的人民,保護地球,這基本就是奢談。不切實際。
  圣母為什么不被認同呢?一個是因為幼稚:當前全球矛盾尖銳,戰爭不絕。發達國家在經濟掠奪發展中國家,各種民族之間的血仇加深。一味的同情受害者就是善惡不分。比如:敘利亞難-民為什么將襲擊選擇在巴黎呢?
  一個是雙重道德標準。自己做不到卻要求別人做到。一味的占道德制高點。說就天下無敵,做就無能無力。《論語》上說: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雖令不從。
  …
  …
  陸景問過董冰后,第二天就約了戴比爾斯的羅德斯到南非麗都酒店中面談:準備支持安利比里昂總理福爾曼平定國內的叛亂。
  三天后,雷納德-洛克菲勒、布魯斯-卡地亞、戴安娜帶著各自的團隊匯聚在南非約翰內斯堡。參與和陸景的會談,一起瓜分在安利比里昂的利益。
  洛克菲勒家族就不說,卡地亞在法國有些關系,戴安娜是中東迪拜酋長的代言人。
  任何時候。建立一個國家都是要首先考慮戰爭因數。陸景當然不會傻到讓和華獨自頂雷。他只需要占據主導就可以了。
  最終四方劃分:和華占據6成的份額,雷納德-洛克菲勒和戴比爾斯占2.5成,卡地亞占1成,戴安娜占0.05。
  這主要是依據于各方所出的軍事實力來劃分。后面還會調整。和華財團將會主導軍事戰斗,控制安利比里昂全境的重要城市。洛克菲勒要保證美國CIA不會在新政府成立時搗鬼。卡地亞家族要保證新政府成立后法國能影響到的非洲政府會聲援。并保證法國政府支持。戴安娜則是要出一筆1億美元的軍費,來讓迪拜鉆石集團享受日后的優待。
  分配的大體框架在一周之內就談好,剩下的細節都交由手下的員工們處理。
  3月29日,雷納德-洛克菲勒邀請陸景一行到他位于開普敦的海濱別墅度假。
  開普敦歷史悠久,最早是歐洲殖民者的立腳點,市區整潔漂亮,高聳入云的玻璃帷幕大廈點綴其中,為其增添了幾分現代化國際大都市色彩。
  雷納德的海濱別墅擁有私人沙灘和游艇碼頭,海灘上熱帶樹木三三兩兩,美景如畫。
  下午時分。一群人在別墅的露天陽臺上舉行燒烤聚餐。長長的餐桌上擺放各種酒水飲料。
  清涼的遮陽傘下,陸景、董冰、雷納德、艾德蒙-阿伯特、戴安娜、羅德斯、布魯斯-卡地亞圍坐在沙發邊。其他的隨從們則是在聚餐會各自聊著。
  雷納德喝著紅酒,拿著一張非洲的地圖,比劃著道:“陸景,安利比里昂屬于內陸國家,要將鉆石運出去,恐怕還是要依靠南非。戴比爾斯在南非的實力很強大。”
  董冰喝著冰鎮朗姆酒,低頭看了看。非洲的地圖上國界全是一條一條筆直的線,這都是當年列強殖民時期的外交官拿尺子劃分的。令人感嘆。
  陸景笑一笑,“雷納德。你是什么想法?”
  雷納德看了身邊的羅德斯一眼,說:“陸景,我希望和華銀行不要再打壓戴比爾斯的空間。”
  他去年年中在收購沃倫財團過程中背叛陸景的事情已經揭過。現在和陸景的關系還可以。不說是親密的合作伙伴,但雙方合作的事宜還是可以溝通。比如這次。
  陸景將地圖拉過來。用手指在安利比里昂第二大城市貝桑西北面的一角點了一下,笑著道:“鉆石出去的通道走南非約翰內斯堡會增加各種成本,我看還是把木薩米這座港口城市打下來。”
  眾人一臉的震驚。
  羅德斯吞了口口水,道:“陸先生,可,可木薩米是屬于納米比亞的?”
  陸景微微笑了笑。
  布魯斯-卡地亞一拍大-腿道:“各位。我看這個方案可行。木薩米距離貝桑不過600公里。完全有可能實現。”
  戴安娜點頭贊同,“我覺得可以。拿下木薩米之后,可以徑直將鉆石原石運往歐洲和美國東海岸,不用轉一道南非的市場。”
  見眾人紛紛贊同,雷納德無奈的道:“好吧,我同意。現在就看和華雇傭的雇傭兵們是否能夠達成這個目標了。”
  陸景輕笑著品酒,沒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