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980 逝世

仿佛有一道驚雷在陸景的耳邊響起將他震得呆住,無法做出任何反應。
  “小景,快點來!我馬上給你哥打電話。”胡瑩說著就掛了電話。
  陸景捏著手機沉默著。雖說有心理預期,但這個消息依舊讓他感覺到難以言喻的痛楚。不可抑制的悲傷從心底涌起來。翻騰著將他的五感都隔絕。
  去年7月份的時候老頭子就昏迷過去好幾次。最近幾個月都是昏迷的時候多,清醒的時候少。母親羅玉蘭一直在醫院陪著老頭子。陪著他走完生命最后的一程。只是沒想到這一天來得這么快。
  “陸景,你怎么了?”景華大廈明亮的辦公室中,墨靜雯給陸景匯報著工作,窗外小雪飛揚。陸景去窗邊接了個電話就呆住,完全沒有聽到她接下來話,墨靜雯禁不住走到他身邊問道。然后就震驚的捂住嘴,“啊…”
  兩行熱淚從陸景眼窩里徑直流出來。
  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
  墨靜雯從來沒有見陸景哭過,哪怕是那一年他在交州被人用槍頂在頭上都沒有。這將她嚇了一跳,溫柔的抱緊陸景的身-體,放輕聲音安慰道:“陸景,沒事的。沒事的。”
  陸景勉強的笑了笑,哽咽的道:“靜雯,我爸病危。安排車送我去*。”
  “好,我這就去安排。你要不要通知衛姐嗎?”
  “嗯,我來打電話。”
  …
  …
  消息仿佛巨大的風暴一樣在京城中擴散。陸家的親朋好友陸陸續續的匯聚到醫院中。
  當天晚上,陸景在病房外見到了風塵仆仆從徐城趕回來的大哥陸江。
  看著哭泣中的陸景,陸江輕輕的拍拍了弟弟的肩膀,最終什么都沒說。他知道弟弟不是不夠堅強,只是情難自禁。
  兄弟倆在父親病床前守了一夜。
  連著幾天,陸續的有親朋故舊來病房看望父親。
  老頭子一直住在*中。這一次的病況來得很急。離世就在這兩天。陸家所有人都來醫院陪著老頭子走過這最后一程。但病房里不能總圍著太多人。大部分時候,陸家的人都在隔壁休息室中。
  休息室中,黑壓壓坐滿了人。陸家人,二代三代的子弟。衛家、胡家也很來了幾個人。沙發、木椅都坐得滿滿的。但沒有一個人說話,氣氛十分壓抑,只能聽到輕微的呼吸聲。
  “江哥怎么還沒回?”大嫂胡瑩有些焦急的輕聲嘀咕著。
  陸景扶著神情憔悴的母親羅玉蘭,輕聲道:“沒事。再等等。”大哥去審核最后的訃告去了。父親訃告上的定語要爭一下。這是蓋棺定論的評價,不能出差錯。
  大哥的意思,在訃告中對父親要用到三個偉大、一個杰出、一個卓越。即偉大的無-產階級革-命家、政-治家、軍-事家,杰出的馬克-思主-義者,黨-和國-家久經考驗的卓越領-導人。
  到現在。陸家所有人已經有足夠的心理準備,所有的事情都在有條不紊的進行。
  衛婉儀抱著兩歲大的女兒陸瓊華安靜的坐在角落中。看著丈夫這幾天從極度的痛苦中掙扎,再到和陸江分擔著這個家族的重擔。分派、組織,再安慰著眾人。昨天晚上獨處時,陸景在她懷里失聲痛哭。
  …
  …
  病房里燈光幽幽。
  “小景,爸,去了。”父親心臟波停止后的一分鐘,胡瑩去通知陸景。
  一直等候在隔壁休息室中的陸景、占正方、唐悅就得到消息。跟在大嫂身后涌出休息室。
  陸景快步的沖進病房中。大哥和母親正在父親的病床前無聲的抽泣。
  看著病床上的父親,枯槁的容顏。蒼老冰涼的手。陸景跪在床前,握著父親的手。心如刀絞,眼淚就落下來。父親竟沒有再醒來,連最后一句都沒說上。
  從小到大的一幕幕聆聽父親教誨的畫面從腦海中劃過。而現在再也聽不到了。
  不斷的有住在醫院賓館里的人趕來。
  嗚嗚的哭泣聲在病房中響起。
  …
  …
  2010年1月14日,訃告在媒體上發布。
  一連串的紀念活動展開。
  …
  …
  2月11日,臘月二十八,陸景在錦園別墅的書房里和母親一起整理著父親的遺物、書稿。書房中,一疊疊的書擺放得整齊,又略顯凌亂的放在書房的一處處角落。
  “媽,你別累著了。我給讓人煮點吃得去。”陸景將手里一本父親做過批注的《史記》放在地上,對書桌前帶著老花鏡的母親說道。
  羅玉蘭停下來。將眼睛上的老花鏡摘下,疲倦的靠在椅子上道:“我沒事。小景,你爸走之前和我聊過的。說起我們一起讀《鋼鐵是怎樣煉成》的時光。
  生命屬于人只有一次,一個人的生命是應該這樣度過的?當他回首往事的時候。他不會因虛度年華而悔恨,也不會因碌碌無為而羞恥,這樣在臨死的時候,他才能夠說:我的生命和全部的經歷都獻給世界上最壯麗的事業----為人類的解放而斗爭。
  你別擔心我。我接下來的日子會把老陸的書、事跡、日記都整理出來。時間會不夠用的。”
  小兒子的擔心,她是知道的。快一個月了,都住在這里陪著她。她沒事。
  陸景釋然的笑了笑。“媽,我陪你做這些事情。”
  羅玉蘭搖搖頭,“人老了,容易回憶往事。你忙你的事情去吧。喏,你爸給你留了一些字帖,我都整理出來了。你一會拿回去找人裱起來。”
  陸景輕輕的點頭。
  …
  …
  溫馨的燈光在現代化的四合院中亮起。陸景洗過澡和妻子衛婉儀,女兒陸瓊華在臥室里說著話。
  “婉儀,這段時間辛苦了。”陸景握著妻子的手,誠懇的說道。這一個月都是婉儀在兩頭跑,還照顧小家伙。
  衛婉儀依偎在丈夫懷里,溫婉的笑了笑,“沒什么。我在體育總-局那邊的工作又不忙。”
  “又瘦了一點。”陸景在燈光下看著妻子:30歲的婉儀已經褪去少女的青澀,還是如初見時那樣的略顯消瘦,俏麗清秀。氣質溫婉。柔美的如同一株月季花。
  “你也一樣!”衛婉儀輕聲道。陸景明顯的讓人感覺到更成熟了些。滄桑寧靜。他要打扮老氣些,氣度和那些四十多歲的成功男人沒區別。
  在房間里來回跑著玩耍的陸瓊華梳著兩個羊角辮,像個小公主,注意到陸景和衛婉儀的對話,忽而跑過來扶著爸爸媽媽的膝蓋,抬頭道:“媽媽,我也瘦了!”
  衛婉儀就笑起來,摸著女兒的秀發,溫婉的道:“嗯,我們家瓊華也瘦了。”
  陸景好笑的捏捏女兒胖乎乎的小臉蛋,“瓊華,你都快成胖丫頭了,哪里瘦了?你琪姐昨天還說你了吧?”
  “壞爸爸!”陸瓊華撅嘴,扭頭躲到媽媽懷里生悶氣。小孩子有著小小的自尊心。
  衛婉儀嬌嗔陸景一眼,一雙明眸溫柔如水,輕輕一笑。家的溫馨感覺從心底涌上來。她想起陸景去年給她寫的一副字:佳人相見一千年。大約,她和會陸景這樣一千年都不會厭倦的吧!
  陸景笑了笑,摟著嬌妻的腰。
  片刻后,陸瓊華不甘心的探出頭看她的壞爸爸,委屈、擔心的模樣,問道:“爸爸,我真的成胖丫頭了嗎?”
  那一刻的童真,抹平了陸景心中巨大的創傷。生老病死。死亡和新生。老人和小孩……
  寧靜的冬夜里一家三口笑說著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