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978 登山(上)

倫敦慕斯酒店的高級套房中,慕潔氣咻咻的掛了電話。高樓外的驕陽落在倫敦繁華的街道上。p哈利-伯納德的意思她自然是懂的。現代社會戀愛自由,只要她對哈利-伯納德有意,他愿意娶她。但是,沒有家人贊同的婚姻有什么意思?誰能隨便的割裂與父母、家族、朋友的關系?韓劇愛情片看多了吧!
  慕潔精致柔美的容顏上露出個苦惱的神情,她在家族的壓力下主動來倫敦拜訪6景。
  當然,不是獻-身。她才不會那么作踐自己。
  她在堂兄的陪伴下來倫敦只是做出一個姿態。只要和6景見面,她和6景談了什么,慕家那幫人難道有本事去找6景求證不成?
  然而,令她苦惱的是,6景竟然已經啟程回國。
  慕潔沖了一杯咖啡,反復推敲了一個下午。吃過晚飯后,算算時間給6景打了一個電話。
  8月份中旬,當慕家旗下的愛爾蘭naspa都柏林銀行實在快要撐不下去時,羅斯柴爾德家族新近收購的渣打銀行突然注資重組愛爾蘭naspa都柏林銀行,將其重組渣打銀行愛爾蘭分行。慕家在這家銀行中保有3o%左右的股份。
  慕家上下欣喜若狂,慕家面臨著的覆滅的危機就此解除。雖說還有虧損約2o億歐元和愛爾蘭債務危機的麻煩,但總算是可以撐得過去。
  慕潔在前些天去倫敦求見6景的事情,慕家所有人都知道。因為6景回國沒有見到,但據說慕潔給6景打了電話。電話內容不得而知,但想來不會脫離那些事情的范疇。
  慕潔在慕家所受到的壓力就此解除。
  然而,談話內容卻不是慕家眾人所想的那樣。
  …
  …
  哈利-伯納德給慕潔罵一句“神經病”,心情極度不好。再加上天才光環的消失、外部的壓力,病了好幾天。.??`
  這種類似于八卦的事情很快就在歐美富豪的圈中傳開。
  就讀于英國帝國理工大學的伊麗莎白在肯辛頓宮花園街杰西卡的別墅里做客時笑兮兮的道:“大家都說6景橫刀奪愛呢!杰西卡,你不是生氣嗎?”
  總體的輿論大抵如此。嘲諷多過同情。笑談多過憤怒。
  誰讓哈利-伯納德挑釁6景失敗呢?
  …
  …
  漫漫黃沙鋪陳在天際邊,大風飛揚卷起然后帶著落寞落下。
  美國知名的都城阿拉斯加豪華酒店洲際酒店中,安迪-摩根坐在套房客廳中。抽著一只雪茄,看著窗外的景象。
  精美的墨色茶幾上放著一個牛皮色信封,一疊照片從中不經意的如同撲克牌般滑在茶幾光滑的面上。
  依稀可見是6景和杰西卡在倫敦、法蘭克福游玩的照片,兩人關系親密。其中不乏6景和杰西卡在餐廳中熱吻的鏡頭。
  安迪-摩根嘆了口氣。
  這是cia送來換錢的最后一批照片。杰西卡和6景的關系都那樣了啊!
  …
  …
  6景在八月份中旬回國。先到京城。再去和華的總部香港。然后前往江州度假。
  零零總總的信息6續的傳來。
  收購的好消息自是不必說。還有卷入這場震驚全球商界的收購戰的消息。比如:查爾斯-沃倫的英國查爾斯投資集團(uk-cig)卷入債務危機,搖搖欲墜。
  莎拉從沃倫金融公司離職離開金融界,在英國政府部門找了一份公務員的工作。
  斯圖亞特-高爾德喪失了高爾德財團的繼承權。?.`高爾德財團繼承于美國加州財團。在美國西海岸擁有很強大的實力。美國的財團到不至于怕中國的財團。美國的實力擺在那里。但斯圖亞特-高爾德在財團內部的對手抓住了機會。
  安迪-摩根拋售了手中的一些資產。馬文-克朗接手了一些。雷納德-洛克菲勒接手了一些,美國東部財團中有人承接了一些。5oo億美元的損失對摩根家族而言,還是承擔得起。但也算是“被打得吐了一口血”。
  私下里。安迪-摩根在摩根家族內部的號召力逐步的減弱。
  這一切就像是一場大戲在落幕。能順手清算的人、事,和華都清算了。不能的,在預謀、在以后。和華財團收購沃倫財團的“戰爭”就此結束。
  2oo9年的1o月份,愛爾蘭公投批準里斯本條件,歐洲一體化基本完成。輿論的焦點也隨之轉向其他的新聞:甲型h1n1流感肆虐全球。世界銀行和imf召開會議,商討全球經濟。
  和華財團的那場驚天的收購逐步的淡出人們的視線。
  …
  …
  京城的1o月下旬已是深秋時分,香山楓葉紅透。街頭的行人們都穿上厚厚的秋裝。
  1o月25日,又是一個星期日。傅婕前往京城俱樂部和中信集團董事長李抿見面。
  傅婕組建的私募基金由裴吳越在黃海操盤在收購沃倫金融公司中大賺了一筆。中信集團投了2億美元,利潤分紅就有2.3億美元。相當高的投資回報。傅婕是應邀過來坐一坐。
  賬目自然是由下面的人厘清。利潤最近七拐八彎的通過各種渠道洗白回到中信集團的賬面上。李抿于情于理都要請老朋友傅婕一起坐坐,聯絡感情。
  華麗的包廂中充滿著中式風格。墻壁的貼面上鑲嵌各種精美的木雕,渲染著典雅的格調。
  李抿笑著邀請傅婕在茶幾邊落座,“傅總,這次謝謝啦。7月份虧損的時候,我還給你打電話施壓壓力,我要向你道歉啊!”
  傅婕一身藏青色的套裙,素雅精致,淡淡的成熟美人風韻溢出來。優雅的并著黑色打底褲包裹著的纖細美-腿,拿起雪白的骨瓷茶杯喝茶,輕笑道:“李總。那時候情況危急。你擔心也是人之常情。給我打電話的可不只你一個。”
  李抿哈哈笑起來,豎起大拇指,“傅總,大氣。這個人情是我欠你的。”
  傅婕笑了笑。手指扶了扶知性雅致的金絲眼鏡邊框。
  喝著下午茶,隨意的聊著,李抿問道:“傅總,6二少回京城了吧?”
  傅婕心里浮起微妙的甜蜜情緒,微笑著點頭,“嗯。”6景上周就回京城了。這些天見好幾次回。昨天晚上6景還在她那里留宿。
  李抿就笑著點頭。他有事情找6景探下口風。
  …
  …
  一輛白色的7系寶馬緩緩的駛離盛世俱樂部,在夕陽下留下一個優雅的背影。
  “滴”的一聲,正開著車的白唯用藍牙耳機接通了電話。她臉蛋紅撲撲的,剛在盛世俱樂部運動過。這里的運動健身確實很不錯。韓鴻信接手之后,這家原屬于風在水的俱樂部慢慢的轉向高檔運動俱樂部,生意逐漸興隆。
  畢竟,韓鴻信的妻子馬晴可是大唐雨景的經理,在經營俱樂部這一塊算是專業人士。
  “白姐,我小倪。下午的時候在嘉南俱樂部陪人打高爾夫,沒接到白姐的電話。”電話里傳來現任“京城第一美女”倪昭君的聲音。
  白唯笑了笑,她手機里有倪昭君打過來的未接記錄,她當時正在健身,“小倪,后天6景約我去爬山,你一起來吧!”
  倪昭君半年前主動的和她接觸、請教,關系處的還不錯。她倒不介意幫倪昭君見到6景。倪昭君需要6景支持她在京城中坐穩京城第一美女這個位置。
  “白姐,這…不打擾你吧?”
  “沒事啊。傅姐、小嫵、安溪都要來。呵,你自己帶好登山用的干糧和水。”
  倪昭君喜道:“好的,白姐。謝謝!”
  白唯笑道:“我就是引薦一下。結果只能你自己爭取。”
  “我明白,白姐。”嘉南俱樂部的一間包廂中,穿著一身高爾夫球服,身材玲瓏凸-翹的倪昭君掛了電話,興奮的揮揮拳頭。
  …
  …
  九九重陽節,歷來有登高望遠的習俗。周六上午,6景、白唯、傅婕、江嫵、安溪、倪昭君一行人在香山腳下匯合。
  1o月底,深夜季節,香山上的楓林全紅,遠遠的望去,蔚為壯觀。連綿起伏的山勢中楓林浸染,景致極美。
  “走吧!開始登山。”
  6景笑著揮手,背著背包帶著五位美女一起登山。白唯將倪昭君帶來他也沒多說什么。保鏢們分成兩撥,暗中前后遠遠的護行著。
  因為是周末,登山的游客不少,緩慢的沿著登山道前行。不少人紛紛向6景一行看來。
  6景一行有五個美女很是惹人矚目。傅婕穿著灰藍色的長褲,珍珠白的長衫,帶著精致的眼鏡,氣質出眾,嫻雅迷人的絕代美婦。白唯穿著粉色的襯衣,象牙色的休閑褲,豐-乳挺翹的撐著襯衣,俏麗的35歲成熟美人。
  安溪穿著一身鵝黃色的長袖t恤,黑色的打底褲。渾圓的小屁-股挺翹緊致。雙腿筆直。嬌媚入骨的少婦風韻十足。
  江嫵穿著黑藍色的運動裝,扎著馬尾辮,17歲的少女身材窈窕。洋溢著明麗嬌嫩的青春氣息。很是動人。
  倪昭君172的身高,身材高挑纖細,穿著酒紅色的襯衫和寶石藍的牛仔褲,無可挑剔的大美女。
  6景背著個大大的背包,里面是他、白唯、傅婕、江嫵、安溪的飲用水和食物。任誰看他都像個美女們郊游的跟班。即便如此,一路上6景還是收獲了不少羨慕的目光。給美女們當搬運工也很幸福的好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