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1977 秋后算賬(三)

位于倫敦西區中心肯辛頓王宮傍邊的那條林蔭大道,是全英乃至世界最貴的街區——肯辛頓王宮花園(KensinonPalaceGa
  dens)。這里居住來自全球的富豪。
  比如印度鋼鐵大亨米塔爾,英超豪門切爾西的老板俄羅斯富豪阿布拉莫維奇,保羅-朱利葉斯-路透,文萊蘇丹、伊拉克費薩爾國王和印度海得拉巴公主等人。近在咫尺的肯辛頓王宮曾經是戴安娜王妃的故居,目前仍居住著英國的王室成員。
  肯辛頓王宮花園街原本叫作皇后大道。1870年,在街邊種植了許多梧桐樹后,就改名為肯辛頓王宮花園。道路兩旁茂密的梧桐樹延伸至街道中。將其與繁華的商業區隔開。
  從街口喧鬧處走進來便立刻沉浸到一片寧靜中。每家每戶的門窗都是緊閉的,聽不到什么動靜。間或看見有人從房子里出來,也是一晃就不見了,給人一種寧靜肅穆的感覺。
  “陸先生,你覺得這棟別墅怎么樣?”
  肯辛頓王宮花園19號的豪華別墅中,印度鋼鐵大亨米塔爾滿臉堆笑的陪著陸景參觀他的別墅。
  2004年米塔爾以5700萬英鎊的價格買下了肯辛頓宮花園街18-19號的別墅。他一共在肯辛頓宮花園街擁有3處房產,剩下的兩處分別在2008年10月,11月購買給兒子阿迪特亞、女兒丹妮莎居住。
  “米塔爾先生,這你不要問我,問問杰西卡的意見。”陸景穿著很休閑的夏裝襯衫,笑著將目光落在不遠處陽臺上正在由米塔爾的夫人、女兒陪伴參觀的杰西卡-富林明,伊麗莎白-拿騷。
  米塔爾就笑起來,胖乎乎的印度人臉上的笑容看起來很真誠。不敢不真誠。他在收購中玩得那些手段,糊弄下有私心的丹尼爾-沃倫可以,在陸景面前隱瞞沒有意義。他不想給陸景秋后算賬。
  “看我,陸先生,那我失陪一會。”說著。往10米開外的六名女子們走過去。
  陸景笑了笑,目光溫柔的看著人群那個身材高挑火辣、性感尤-物般的黑發西方美人。
  要買別墅的是前天來倫敦的杰西卡。要賣房子的則是米塔爾,他昨天找上門。確實很有一手。
  杰西卡正聽米塔爾詢問別墅是夠中意,感受到陸景的目光。便看過去,嘴角慢慢的浮起一抹笑意,帶著一抹成熟女人的嫵媚魅惑。感覺安迪-摩根壓在她心頭上的烏云已經驅散開。真是令人心情愉快的日子呢!
  購買別墅的事情很快就落實。
  米塔爾死乞白賴的讓陸景以4000萬英鎊的價格收下了這棟二合一的別墅。并且用了3個小時的時間,當天傍晚就和妻子搬走。只是帶走了他的私人用品和一些私人珍藏。別墅中的家具、壁畫、用具基本都留給陸景。算是可以拎包即住。
  陸景有輕微的潔癖,將別墅里日常要用的用具基本都讓人換了一遍。第二天上午帶著杰西卡過來布置別墅。不合意的布局自然是要改改。
  “陸景。這樣真的可以嗎?”杰西卡對于第二天就看好別墅感覺有點快。這棟別墅的所有權加上這些豪華的裝飾,算下來應該價值超過了1億英鎊。
  陸景笑笑,“印度阿三嘛!你要給一個讓他跪舔你的機會。我暫時沒有想動米塔爾家族的想法。”
  三哥的想法一貫比較奇葩。假想敵是中國。但****基本都是將他當做一條西方的寵物狗沒事叫幾聲。大國博弈本就沒有阿三們什么事。中國在當前二三十年內的敵人都是日本和美國。
  中國的第一敵人是美國。這是因為美國會將中國視為其全球霸權的挑戰者。而中美一旦爆發沖突,美國肯定要發狗。日本是要崛起的。
  額外說一句,如果日本被美國放開狗鏈子,很多人幻想著日本肯定遲早要去找美國報兩顆原子彈的仇。但這是美好的想法。日本成為正常國家之后,第一個要戰斗的對象肯定是中國,這是********決定的。
  所以,中國的敵人是美日。
  至于阿三,他們從來就不是一盤菜。指望閱兵式上表演摩托車雜技的軍隊有牛-逼那太搞笑了。
  “哦。那我就在這里住下了。”杰西卡嬌笑起來。回頭看了一眼保鏢和仆人都留在別墅的一樓,便保住陸景,熱情的親吻陸景。西方的性感女郎和東方文化下熏陶的女孩子們有些區別。鮮亮的紅唇,吻著特別有感覺,隔著白色薄薄襯衫,杰西卡彈力十足充滿西式風情誘惑的身體令人意亂情迷,飽滿的乳-峰頂在陸景胸口,軟綿綿的。陸景不由的心里火熱。
  半響之后,陸景將衣衫有些凌亂文-胸解開愈發顯得性感的杰西卡摟在懷里,接著電話。
  陸景作為一個正常的男人。在這種時候給打斷心里還是有些火氣的,“慕總?”
  電話那頭,慕修聽得陸景語氣不善,心頭挑了一下。“陸先生,是我。”
  書房里,正在陪著丈夫的汪莜神情擔憂盯著手機,這將是決定慕家未來的一次通話。
  “陸先生,我愿意解除慕潔和哈利-伯納德的婚姻。我…”
  “我知道了。”
  “啪”的一聲電話掛斷。書房中,慕修愣愣的看著手機。一臉的懵逼,精氣神仿佛給抽掉了一般。陸景這是什么意思?
  “修哥,沒事,或許只是陸先生心情不痛快!”汪莜走上前,抱著之前是她姐夫現在是她丈夫的男人,溫聲的安慰著。
  慕修痛苦的道:“小莜,我應該去倫敦當面向陸景請罪的。我剛才是打算問他最近有時間沒有,可他沒給我這個機會!”
  “修哥,這不怪你。我們只要把事情做好就行。相信陸先生不會追究。”汪莜軟語安慰著。
  消息從慕修的書房里傳出去后,慕家內部驚惶。這種情緒在短時間內就浸染了整個慕家、慕園。顯然他們需要再多一點什么來平息陸先生的怒氣。
  …
  …
  陸景并不知道他一個不爽的舉動讓慕家給過分解讀。他還抱著羅衫半解、性感美艷的杰西卡。
  “什么人啊,你發脾氣?”杰西卡眨眨眼睛,仰頭笑著問道。她當然知道陸景為什么發脾氣。為這種事情生氣很不和他的身份,但在她眼里卻越發的覺得情郎的真實。陸景終究不是一個符號化的人,他是她的男人。
  “愛爾蘭的一個華商家族。”陸景隨意的說道。給慕修的電話打擾了和杰西卡的興致,也不好強行的繼續下去。伸手握了握杰西卡那對豐挺白膩的峰巒,就幫她整理好衣服。
  杰西卡羞澀的笑了笑。這些事情,她肯定是依著陸景。今天是和陸景私會。杰西卡穿著白色的襯衫,鵝黃色的短裙。盡顯她魔鬼般火辣的身材。高高挺立的乳峰,特別細的腰肢,豐滿的****,長長的雪白性感美腿,組成一具令人垂涎、完美絕倫的身-體。
  陸景摟著杰西卡去二樓的一處有著落地玻璃窗前的陽臺說話。陽光下。別墅中寬敞的草坪如同球場般,與左側道路兩旁的喬木勾勒著夏季的美景。
  有許久沒見,確實有些話要說。
  “你父親的事情你別擔心,我介紹他購買了丹尼爾汽車公司的股票,3年內少說讓他賺上2億美元。算是一筆不錯的投資。”陸景對老富林明不怎么待見。
  “嗯,我知道。陸景,我是不是很快就可以回倫敦了?”
  “那怎么可能?安迪-摩根雖說虧損了500億美元,但是他還是有手段彌補。我現在只是壓他一頭。時間久了,摩根家族的實力會慢慢的恢復。當然,你也不用擔心我。我會處理好的。”
  絮絮叨叨的說著一些生活瑣事。
  男人和女人的關系親密了幾次之后,只要想著在一起,便是要考慮兩個人過日子的事情。陸景的力量,可以確保將社會的干擾因素見到最小。衣食住行都不會是問題。但感情終究是要時間來澆灌。需要雙方一起做一些小事情:開心的,難忘的。就比如現在只是抱在一起看草坪說話。
  陸景和杰西卡現在的關系,多少有一些是沖-動的產物。但是,感受這個內心柔弱、性子倔強的美女的情意,他愿意對她好一些,照顧她,和她發生情感上的糾葛。
  臨近中午。陸景和杰西卡從別墅離開,回到杰西卡租住的一處高檔酒店公寓里吃午飯。
  …
  …
  慕家的動作很快。慕修給陸景打過電話的三天后,慕修就找到中間人向康恩里-伯納德轉達了撤銷慕潔和哈利-伯納德之間婚姻約定的話。
  幸好,雙方并沒有舉辦訂婚儀式。只是一個默契和口頭的約定。解除起來并無多大的困難。
  慕園的一處房間中,慕修長長的嘆了一口氣:事情終究是做了。
  其實,他也想過去一趟紐約和康恩里-伯納德當面談談,但和妻子汪莜等人商量過后,還是否定了這個想法。
  首先,在西方文化中。兒女親家這種關系并無多大的約束力。伯納德家族并不會因為婚姻就此將慕家視作自己人。非我族類其心必異。慕家作為華人,跟著陸景混,顯然未來上升空間的天花板要高一些。
  其次,并非說康恩里-伯納德沒有辦法拯救慕家。但整個慕家上下還是更看好和華財團一些。美國東部財團強大是強大,但康恩里-伯納德只是排在第三的權力人物。而陸景在和華財團說了算。而且剛剛收購了沃倫財團。
  在動輒數百億美元的較量中,得罪康恩里-伯納德和得罪美國東部財團并非同是一個概念。陸景只要不觸動美國東部財團大多數人的利益,他對著康恩里-伯納德勝算極高。
  慕家的最終選擇還是傾向于和華財團。
  慕修正想著,房間的木門忽而被人一把推開。一身水仙色連衣裙的慕潔從門外進來。
  “爸,你決定解除我和哈利之間的婚姻?”慕潔看著父親,質問道。
  慕修微微皺眉,壓著性子說道:“是的。我已經找人去和伯納德家族說了。他們也同意。畢竟當時只是默契和口頭的約定。算不得數。小潔,我記得你似乎不是很喜歡哈利-伯納德吧?”慕修的表情有些奇怪。
  慕潔很生氣,但腦子里的邏輯很清晰,冷聲說道:“我當然不喜歡他。可是,爸,現在都什么年代了,我的婚姻大事你為什么不問問我的意見就作出決定。我很討厭被這樣那樣。”
  慕修沉默了一下。這件事中,女兒確實被當做了籌碼來計算。但這不是他的選擇,這是陸景的要求。
  “爸,就像你娶小姨,你為什么不問問我的感覺,不問問我媽的感覺。”
  “放肆!你說的什么鬼話!”提起亡妻,慕修心里很悲傷,猛然的怒喝一聲,指著慕潔的鼻子罵道:“給我滾出去!”
  慕潔眼睛微紅,扭頭就走。
  慕修氣得胸口起伏。他是亡妻去世之后才和小莜成婚的。可慕潔天天糾結這些小事,和她小姨搞不好關系。這他媽簡直和豪門言情泡沫劇一樣。問題是慕家現在正處在十字路口,他哪有心情管小女孩的想法。
  片刻后,汪莜來到房間里,整理著給房間,剛才的事情她已經知道經過,“修哥,你別怪小潔。她心情不好。家里有人在游說她主動去倫敦找陸景獻-身。”
  慕修就愣住,隨即氣得坐下來,“這哪里來的鬼想法?異想天開!”
  汪莜苦笑道:“我也覺得是。陸景既然只是要求解除婚姻而已,慕家多做就是錯。但是家里很多人不大明白。只以為陸景很風流。但陸景即便對小潔有意,哪里會用這種低級手段啊。”
  慕修無語的搖搖頭。一時間感覺焦頭難額、心力憔悴。
  …
  …
  紐約。
  與慕潔接觸婚姻的消息傳來,哈利-伯納德痛苦的將自己關在房間中。
  其實,他給父親拎回紐約其實并沒有覺得這次失敗有多么嚴重。150億歐元,伯納德家族不是陪不起。他也不是賺不回來。只要有本金,在資本市場,他可以賺到足夠的錢。
  但是,最近他感覺到了壓力。
  他在華爾街的一些朋友陸續的再和他疏遠。一些話傳得很難聽。他這時才意識到出現了危機。可能,他無法再回到他熟悉的資本運作領域。他的前途沒了。
  而就在這時,一個重大的打擊來臨。慕家解除了他和慕潔的訂婚。
  7月份的紐約,陽光明媚。哈利-伯納德拿出手機撥了慕潔的號碼。電話接通后,哈利-伯納德道:“凱瑟琳,最近的事情我知道了。我并不在意。我依舊愛著你。你是我的天使。我想知道你喜歡我嗎?”
  “神經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