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96 籌集資金

“應該認識。”陸景拿起果汁吸了一口。占哥兒看了眼那個穿著紅色馬甲的女陪練員,側影對著這邊,身材窈窕看不清容貌。她陪練的那個男子在喋喋不休的勸說著什么。男子隔壁球道邊有個穿著乳白色地長袖絲質圓領衫,黑色包臀長裙的女孩,肌膚白嫩,秀色可餐。
  “呵呵。你打聽留學申請的事情,是準備去美國留學嗎?現在準備的話時間有點趕。”
  陸景笑著搖頭,“不是,我九月份會去江州大學讀大學。問留學申請的事情是考慮建立做留學的中介。”
  占哥兒靠在黃色的木椅子上,奇怪的道:“你怎么想起做中介?那事吃力不討好。只是賺個中間差價而已。”
  “是和英語培訓一起做。英語培訓要做成一條完整的產業鏈,留學中介這一部分不可或缺。”見占哥兒有些不解,笑著道:“我的朋友開了一家叫做環球雅思的英語培訓公司。做留學中介是運營策略中計劃好的一部分。”
  占哥兒吸著果汁,指著他笑道:“你腦子里的鬼點子很多嘛。”本來想提醒他集中精力做一件事,但是想想這個弟弟從商以來的步子走得很穩倒沒有必要多次一舉。改天了解一下環球雅思的情況。
  “你的手機研發進度怎么樣了?”
  陸景正要回答,忽而聽到左側傳來清麗的聲音,“對不起,先生,我沒有興趣去當明星。你已經干擾到我的正常工作。我只是陪練保齡球并沒有義務聽你說話。如果你不需要陪練員的話,我可以結束我的工作。”
  陸景轉身看過去,見到身材高挑的楊晚婷正冷著臉和一個男子說話。她的這番話聲音有點大。在保齡球館打球的一些人都看了過來。對這個美麗的女陪練員很多人都有印象,也不知道從哪兒來個沒素質的人搔擾她。
  男子臉上有些掛不住,微微抬起下巴說道:“小姐,你這個服務態度讓我很不滿意。多少人想和我說話都說不上呢。去把你的主管叫來,我要問問他這里就是這樣的服務態度嗎?”
  楊晚婷真想抽他一耳光,明明是他欺負人在先,說那些無聊的話,他現在還想著倒打一耙。
  但是她又不想丟掉這份保齡球陪練員的工作,氣得眼淚都差點流出來,愣愣的站在那里。
  陸景站起來,揚聲道:“服務生,我這兒需要一個人陪我練習保齡球。”
  楊晚婷扭頭看過去,看到是七班的陸景,臉上不自覺的露出厭惡的神色,但是想了想還是朝他走過去。要是有客人要求陪練,自然可以不用去叫主管。
  那男子不滿意的追了過來,“你怎么回事,你沒聽我的話嗎?我讓你去叫你們主管。”
  陸景看了他一眼,皺著眉頭說道:“你什么素質?在這里大吵大叫。一邊站著去。”
  “你小子找抽是吧?我跟你說,你惹不起我。知道我是誰嗎?我告訴你,別摻合這事。”說著,指著楊晚婷道:“她今天必須要想我道歉,她那什么服務態度?”
  占哥兒聽的一樂,還真是怪事年年有,站起來,雙手握拳,指節啪啪爆響,道:“你小子想打架是吧?”
  他身材魁梧,站起來很有威勢。追過來的男子退后了一步,色厲內荏的說道:“你想怎么樣。”
  這邊的沖突引起不少人的注意,有服務生已經去通知李經理過來。陸景淡淡掃了他一眼,一看就是個小角色,對正要說話的楊晚婷打個手勢,“你先休息一下。”
  “劉有朋,別把事情鬧大了。”黑裙女孩走過來傲然的掃了陸景和占哥兒一眼。
  劉有朋賠笑道:“淺語,不是我要鬧大。這女服務員這樣抹我的面子…”
  黑裙女孩對占哥兒說道:“我同學只是邀請這位小姐出演他mv的主角,然后可以順利走上演藝的道路,成為明星。他是一番好意。我認為她的反應有些過激了。”
  占哥兒笑著搖頭,這女孩姿色天然,鵝蛋臉兒,柔嫩嬌美,他倒也不好說重話,“沒那么簡單吧?”
  黑裙女微笑著說道:“只要自己能堅持不被物質誘惑,在演藝這條路上一樣的可以做到一塵不染。”
  “幼稚!”陸景毫不客氣的說道。
  劉有朋臉上有些不好看,高聲道:“你什么人?你居然該這樣對淺語說話?你知道她是誰嗎?”
  陸景笑了一下,諷刺道:“不知道。你介紹介紹吧。我洗耳恭聽”
  劉有朋自傲的看陸景一眼,“她是郵電|部方部長的孫女,星光傳媒集團董事長方總的女兒,方淺語。這下明白你惹上誰了吧?”
  陸景打量了她一眼,嘴角露出一絲詭笑,“這是我聽到的最蹩腳的介紹方式。真正牛叉的介紹只需要報出自己的名字就可以,而不需要在前面加上一大堆修飾的定語。
  下次讓別人介紹的時候,我建議你直接說自己的名字。”心里暗罵一句,“艸。原來是方老頭的孫女。”
  方淺語蹙起眉頭,說道:“那請你自我介紹一下。”
  “陸景!”
  方淺語露出個不屑的微笑,“對不起,我不知道你是誰。聽都沒有聽過。你的語文水平大概還是小學一年級吧?”
  其實,她怎么可能沒聽過陸老二兒子陸景的名字呢?只不過這是第一次見面。
  “所以這正暴露你的無知、幼稚、膚淺的一面。”陸景淡淡的笑著。
  楊晚婷倒是沒有見過陸景如此雄辯的一面,頗有幾分強詞奪理的氣勢,那女孩不知道他是誰不是很正常嗎?他怎么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
  遠處海岸明珠物業管理公司的李經理陪著一對俊男靚女走過來,稀稀朗朗圍觀的人群慢慢散開一條通道。
  過來陪情人度假的嚴景銘正好聽到陸景最后一句話,不滿的說道:“陸景,你怎么可以這樣說我表妹。”
  “銘表哥。”方淺語驚喜的喊道。她到不怕和這個什么陸景辯論,但是銘表哥來了,自然不用這樣費力的和他理論。
  陸景看過去,看到一個俊朗的青年,在他身邊站著一個穿著白色連衣裙的女子,外披著米黃色的小西裝外套,臉蛋嬌美迷人,亭亭玉立的安靜站在青年身旁。
  陸景臉上掛著淡淡諷刺的笑容:“嚴大少有什么指教?”嚴景銘是豫北派旗標人物嚴老的孫子。陸景以前見過他幾次。他家里真正厲害的是他的叔叔嚴昌舟。如果歷史不變,十六年后嚴昌舟會是進入高|層的必然人選之一。
  嚴昌舟將會是大哥的死對頭。前世大哥在魯東折戟沉沙就是時任魯東省|委|書|記的他一手造成的。
  嚴景銘說道:“指教到不敢,就是看你欺負我表妹,我心里不爽啊!”陸景瞇著眼睛冷笑了道:“欺負?嚴景銘你不要裝模做樣的說屁話,先搞清楚情況再說。”
  嚴景銘嘿然一笑,打個手勢。隨行的李經理先賠笑一番,然后問楊晚婷怎么回事。楊晚婷清聲說道:“劉有朋先生邀請我做他mv中的女主角,我不愿意。他就一直在搔擾我。”
  劉有朋怒道:“小姐,你不要亂說,我怎么搔擾你了。和客人溝通不是你的工作之一嗎?”
  占哥兒諷刺道:“人家不愿意,你喋喋不休不是搔擾是什么,難道非要動手動腳才算?”
  嚴景銘的女伴忽而說道:“那也只是話多點而已。劉先生也只是看到合適的女伴臨時冒出的主意,他誠摯的邀請怎么會被視為搔擾呢,是不是想得太多了。”
  陸景打量了她一眼,知道這個女人是誰。齊靜瑤在他的記憶里可是魯東出了名的美女蛇。這個女人野心大的很,不甘心做一個花瓶,借助嚴景銘的力量跳入到仕途中,一步一步的走到實|權副|廳|級|的崗位上。
  “管好你的女人,嚴景銘。這兒沒她說話的份。”
  齊靜瑤恨恨的瞪了陸景一眼,心里暗罵:“你給我等著,小王八蛋。總有要你好看的一天。”嚴景銘微微冷笑道:“你先管好你的跟班吧。”
  “這不是我的跟班,這是我兄弟。”
  占哥兒心里有股子熱流涌動。他不記得陸家和嚴家有舊怨,陸景似乎很不待見嚴景銘。
  嚴景銘冷哼一聲,轉而問李經理,“出了這樣的事情怎么處理?”李經理額頭開始冒汗,這尼瑪神仙打架問我的意見干什么?他不認識陸景,但是看到他一副毫不畏懼嚴景銘的樣子就知道他也不是好惹的主兒。
  想了想,問劉有朋,“劉先生,你的意見是什么?”畢竟他才是當事人。
  劉有朋看了看方淺語,見她嘴角微動,立刻明白,趾高氣揚指著楊晚婷說道:“我需要她道歉。她就算拒絕我也應該小聲拒絕。大聲的喧嘩讓我顏面盡失。我想請她當著大家的面向我道歉。”
  楊晚婷嘴角動了動,這份高薪水又輕松的工作,她實在不愿意丟掉,否則她的大學學費就會成問題。
  但是要她道歉,門都沒有。那人渣趁著方淺語不注意的時候說了很過分的話她才沒有壓住火氣大聲質問他的。
  “道歉?你還沒睡醒吧?”陸景冷冷的看他一眼,銳利的眼神盯的劉有朋打個寒顫,不過劉有朋還是咬牙頂著:“是的,只要她道歉這事就算完了。”
  嚴景銘似笑非笑的道:“我看還是道個歉吧!要求又不高。”說著,問楊晚婷:“你說呢?”
  陸景走上兩步,將楊晚婷擋在身后,冷聲說道:“想都不要想。”
  (未完待續